最新消息:品橙 | 旅游产业链的新视角,每天带来及时、专业的旅游行业资讯,欢迎查找并添加微信公众账号pinchain

航旅:技术创业——在教训中快速成长

来源:航旅IT圈

过去几年中,在最知名的旅游行业公司的支持下,大约有十几家旅游创业孵化器和加速器出现。不用觉得惊奇,能够从众多创业公司中择优而投资的不仅是“即插即用”。

过去几年中,在最知名的旅游行业公司的支持下,大约有十几家旅游创业孵化器和加速器出现。不用觉得惊奇,能够从众多创业公司中择优而投资的不仅是“即插即用”。

已有一大波旅游公司启动了创新计划,帮助旅游技术创业公司快速发展。他们想传递给创业者的信息之一是必须尽快行动并从错误中快速学习和成长。

“那些启动速度慢的创业公司会比启动速度快的创业公司更容易挂掉,至少容易一千倍,”Paul Graham在2006年时这么说过。Paul是YCombinator背后的金主,著名的Lisp程序员,风险投资家,博客和技术作家;而YCombinator是非常著名的创业辅导项目。

不过孵化器和加速器同样会从自身的错误中吸取教训。否则,他们在激烈竞争的环境中就“抢”不到那些最有可能成功的企业家来进行投资了。

在2014年,全球只有3家面向旅游的孵化器。自那以后,旅游技术孵化器如雨后春笋般涌现,而他们之间也开启了竞争模式,大家都在比拼,看到底谁的模式效果最好。

这些新的孵化器、加速器项目包括:空中客车的Bizlab,全球最大GDS Amadeus的Next,知名酒店预订网站Booking.com的Booster,“驾驶舱创新”的枢纽,创始人工场的“旅游实践”,捷蓝航空的技术风投,全球最大的旅行社之一——飞行中心旅游集团的Little Argas,国际航空集团(IAG)的51号机库,汉莎航空集团的创新枢纽,万豪酒店集团的“试验温床”,“即插即用”的旅游实践,SOSA(南萨拉米)和InnoVel的旅游技术创新特区,Travelport实验室以及旅游创业孵化器。

现在才刚刚开始,不过这些孵化器都说他们已经学到了很多东西。

“即插即用”

Amir Amidi是“即插即用”技术中心旅游与住宿创新分中心的执行合伙人,他说,“我们从2015年开始投资旅游行业,原来我们希望每年都能发现一些好的创业公司。不过我们发现大型企业并没有足够动力和新企业合作。他们好像习惯了没有创新的日子。所以我们还要加倍耐心帮助好的创业公司尽快发展。”

捷蓝航空的技术风投

捷蓝航空技术风投的负责人Bonny Simi回应了上述观点:

“对于我们来说,学到的最重要经验在于,从事B2B(企业对企业)并偏重工程实践的创业企业是最有发展潜力的,同时我们发现对于这些企业来说,产品销售要远比B2C(企业对客户)公司困难。通常他们都不会设置销售或市场VP岗位。这类企业的创始人更善于创建企业、团队和产品,却不擅长把自己的故事讲好。在B2B的市场环境中,这是个大问题。

“我们不得不更加努力在内部推销这些创业公司,并帮助他们学会自我推销。因为通常把他们的B2B产品实施给一家大型旅游企业都会拖很久。在这个产品转换的过程中我们学到许多也得到不少好处,但当初我确实没意识到,在两者之间做翻译是如此困难。

“假设你投资了一家早期创业企业,并指导、帮助他们到达正确的点,让他们做好系统实施的所有准备工作,却发现这与IT部门计划的上线优先级冲突了,这很令人沮丧。

“设想一下,如果某大型旅游企业的年收入达到或超过了60亿美元,那他会对一家只能带来200万美元年收入增长的初创公司投入多少注意力呢?这种情况在那些需要大量IT投入的大企业中通常更加严重。不过,创业企业一旦进入就可做更多的事情,确实能发挥更大的价值——远不止200万美元。但如何让创业公司顺利进入大企业比我们预想的要难的多。

“对于这个挑战,目前我们还没有完全攻克。不过请相信我们能够帮助这些初创企业完成部署,因为我们必须做到。很高兴我们能投资这么多优秀企业,但如果我不能让其中一家初创企业成功部署其产品,那其他伟大的初创企业就不会再来找我投资了。因为初创企业想从我这儿获得的帮助就是拿到大企业客户,因为他们都太小仅凭自己的力量很难做到这一点。”

Amadeus的IT集团

Bart Bellers是Amadeus IT集团企业战略部门的资深顾问,通过邮件采访的形式对上述观点表达了赞同:

“鉴于我们在亚太地区以及北美取得的巨大成功,我们目前正在决策,如何将这些有益的经验推广到全球范围,帮助创业社区。该计划自2015年开始在亚太地区推广,我们先后与超过30家初创企业合作。我们可以在全球范围内与更多初创企业展开这类合作。”

旅游初创孵化器

孵化器和加速器能够做更多的事情来获得全球范围内的认可。Matt Zito是“旅游初创孵化器”的执行合伙人,他说:

“从全球视角看,旅游行业比我们预想的要大得多。在我们收到的融资申请中超过一半来自北美以及欧洲以外。从投资角度看,包括印度在内的亚太地区在很大程度上未被充分的开发,因而仍然存在巨大的机会。”

Zito说一些来自早期初创公司的好经验逐渐得到了重视。比如一些初创公司有多个创始人,并且其中至少有一位具有深厚的技术背景。

“到目前为止,我们最好的19项种子投资,无一例外的都有全职投入创业的技术型创始人团队,他们不是那种同时在几个业务方向上担任兼职角色或者顾问的方式。”

Zito还介绍了其他一些经验教训:

“B2B旅游技术初创企业更容易获得扶持,因为他们不需要在面向终端旅客的市场推广方面花费很多资源。比如,一家初创公司的目标客户是酒店或酒店集团,就不需要花钱使用谷歌的AdWords广告服务。”

“试错并改正”的方式也适用于孵化器

Amadeus IT集团的Bellers承认说,初创企业与Amadeus之间的交互越多,那么两者之间的互利互惠就会越多。

“我们在创业计划中学到的另一个重要的事情是,要想真正帮助初创企业,你必须像他们那样思考,像他们那样行动,”他补充说,“当你真正这样做了,即‘像创业公司那样做事’就有机会重振一个大型组织的内部文化。”

Zito说,像他这样的孵化器还有一个需努力的方向,就是让不熟悉旅游的外部投资者们认可好的旅游技术初创企业的潜力,并进来一起投资。

Zito说“由于认知水平所限,一些投资者到现在都会看不上旅游行业。许多人都不知道旅游行业是如何运作的,举个例子,一些人会想,如果你是个旅游初创公司,就永远没有机会击败Expedia或者Priceline——即便你正在创建的是一家B2B公司,因而永远没有机会和这些巨无霸打交道或同场竞技。”

Amidi对“即插即用”的聚焦重点做了一些调整,开始寻找一些不那么具有颠覆性,预期有更多的业务增量,并在近期有实质性收入增长的企业。因为一些大型的企业,比如戴姆勒和优步,更喜欢这类可管理的项目并会向他们敞开胸怀。

按这种方式投资的一个例子是,去年从国际航空集团的51号机库计划毕业的初创公司Vchain。IAG之后宣布,计划对Vchain进行投资,并将其服务集成到自己的现有业务流程中。

Vchain的技术能有效提升机场旅客服务体验。平均每2名旅客就有1位,至少到航班起飞前向航空公司提供错误的个人信息。Vchain能够提前发现这类错误,解除了航空公司人工修正这些信息之苦。IAG说该服务将被扩展为自己的一个完整的商业产品。

结 语

这十几个孵化器和加速器的出现验证了Paul Graham十几年前提出的关于种子公司的一个说法,即“要保证质量似乎只能和他们一起工作……他们在其他方面的差别仍然会很大。”现在才刚刚开始,直到这些计划中真正出现了一个成功案例,业界才会对哪种模式确实有效作出客观的评价。(原题《航旅技术创业——在教训中快速成长》)

转载请注明:品橙旅游 » 航旅:技术创业——在教训中快速成长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