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品橙 | 旅游产业链的新视角,每天带来及时、专业的旅游行业资讯,欢迎查找并添加微信公众账号pinchain

南华北首:如何再造一个千亿级别旅游集团?

作者:品橙旅游

数月之前,共青团中央将下属的青旅集团无偿转让给光大集团,直接导致青旅集团控股并持有20%股份的中青旅(600138.SH)划归光大集团,而中青旅被划归光大集团看似平静的背后,“旅游+金融”的想象空间却被急剧放大。

【品橙旅游】3年前,首旅酒店110亿元收购如家,掀起一地波澜。

2年前,一纸人事任命,让王府井重组传言,至今未停。

如今,又是一纸公告,揭开了2年后重组的前奏。

而这背后,始终绕不开的,却是体制下的首旅集团。

数月之前,共青团中央将下属的青旅集团无偿转让给光大集团,直接导致青旅集团控股并持有20%股份的中青旅(600138.SH)划归光大集团,而中青旅被划归光大集团看似平静的背后,“旅游+金融”的想象空间却被急剧放大。而此次,王府井(600859.SH)划归首旅集团,是否将意味着“旅游+新零售”进入新的台阶呢?

此次重组形成一个千亿资产级别的首旅集团,就地域上而言,在南北相对的深圳,也有一家千亿级别的旅游集团,即华侨城集团。与“旅游+地产”的华侨城集团不同,单体华侨城A早在数年前就已成为千亿规模旅游集团,而靠不断重组壮大的首旅集团,又被赋予了何种使命?

1.再造一个千亿旅游集团

如何造就一个千亿级别的旅游集团呢?对民营企业而言,似乎有些难度。但是对于体制内的国企而言,似乎就显得简单的多了。

是的,最快造就一个千亿级别的旅游集团的方式,就是重组。

拥有三家上市公司的首旅集团,再添新贵。王府井(600859.SH)1月30日晚间公告显示,原国管中心下属的王府井东安与首旅集团合并重组,王府井东安无偿划归首旅集团的同时,其持有26.73%股份王府井也被划归首旅集团,进而导致首旅集团跻身成为拥有四家上市公司的豪门,也促使首旅集团成为千亿资产规模的旅游商贸服务业平台。

20180323shoulva

图1:王府井原股权与实控人关系图 图片来源,2016年度报告

截止2016年末,王府井总资产177.88亿元,首商股份(600723.SH)总资产64.32亿元,全聚德(002186.SZ)总资产19.80亿元,首旅酒店(600258.SH)总资产172.93亿元。2016年,首旅集团营收实现436.61亿元,资产总计729.62亿元,净利润为6.68亿元,归属母公司所有者净利润为4.09亿元。(备注:2016年纳入报表的子公司有:首商股份、首旅酒店、全聚德、首汽股份、康辉旅行社、燕莎中心、东来顺、丰盛世纪、建国饭店、京兆饭店等40余家)

20180323shoulvb

图2:首旅集团2016年主要公司财务情况(单位:万元)

作为体制内的首旅集团,最大、最直接的推手莫过于其最终实控人北京市国资委。确切来来说,是不断的重组造就了,今天千亿规模级别的旅游集团。首旅集团自1998年2月成立以来,先后进行了五次大规模的资产重组,才形成了产业链完备的旅游集团。第一次,是1999年,国家旅游局及国家各部委与其所属企业脱离行政隶属关系,部分在北京的旅游类企业并入首旅集团;第二次,是2004年,首旅集团实现了与北京新燕莎集团、全聚德集团、古玩城集团和东来顺集团的资产重组和业务整合;第三次、第四次,是2010年,北京农业集团、西单友谊集团先后并入首旅集团;最新一次,即2018年王府井东安并入首旅集团。通过五次重组,首旅集团经营业态进一步完善,构筑起了涵盖“宿行游购娱”全旅游产业链的六大专业板块,成为以经营旅游业为主,涵盖酒店、餐饮、旅行交通、旅行社、商业、景点景区等业务领域的国内具有较强竞争力的千亿资产规模的大型旅游企业集团。

数月之前,共青团中央将青旅集团无偿转让给光大集团,直接导致青旅集团控股并持有20%股份的中青旅(600138.SH)划归光大集团,揭开了2018年国有上市企业重组改革的序幕。而中青旅被划归光大集团的平静的背后,“旅游+金融”的想象空间被急剧放大。而此次,王府井(600859.SH)划归首旅集团,是否将意味着“旅游+新零售”进入新的台阶呢?

2.蓄意2年,一纸人事任命揭开重组前奏

在2012年12月,刘冰接替郑万河时,已经58岁,延长退休似乎已成定局。在3年任期后的2016年,王府井原董事长刘冰已经62岁,按照相关规定,早已超过法定退休年龄。而接替刘冰的却是首旅集团副董事长刘毅,显然有些出乎意料之外。与刘毅不同的是,刘冰自1993年加入王府井以来,已经在王府井工作23年,而郑万河更是掌舵王府井近20年。显然,刘毅“空降”王府井的背后,在酝酿着什么?

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刘毅接替刘冰担任董事长,这是2000年8月北京东安集团董事长汤庆顺“空降”王府井就任党委书记以来,首次由王府井体系外人士接任董事长一职。当年的9月19日,王府井与北京东安集团实施了资产重组,组建王府井东安,并由其间接控股王府井。随后,汤庆顺在2001年2月正式担任王府井董事长一职。

王府井在重组后的十多年里,一直秉承着从自身经营体系内挑选掌舵人的“传统”,从郑万河到刘冰,更是无一例外。

而也正是有了前车之鉴,因此在首旅集团任董事等职务近18年的刘毅“空降”到王府井时,难免不让人浮想联翩。现在看来,一切都在“故伎重演”。

但是本次重组与18年前的重组,却又有了不同之处。王府井与东安集团的重组更多的是在百货零售业务提前下的重组,而现在的王府井与首旅集团的重组,已经不是千禧年(2000年)时的环境。此时的商业环境,更多的被互联网跨界的内容所充斥。

也许难以想象,但是现实的商业环境就是如此。

2018年初的,中青旅与光大集团的结合,让“旅游+金融”的想象空间被急剧放大;而拥有30年“造城”经验的华侨城集团,让“旅游+地产”模式,在特色小镇方兴未艾的今天变得如火如荼。用官方的话说,这是“文化+旅游+城镇化”模式。

也因此,不得不叫人去想象,同样作为体制内的首旅集团与王府井的结合,是否能让传统零售企业,在国改和互联网浪潮下,接受和创造出“旅游+新零售”的模式呢?无从猜测。

暂且不说,日后首旅集团是否会发展“旅游+新零售”模式。有一点事实却不容忽视,刘毅在首旅集团任职的履历中,曾在2014年5月到2015年2月,短暂担任首商股份的董事长,而刘毅是“品牌+资本”战略的倡导者。首商股份为北京百货零售业重要竞争者之一,旗下经营燕莎商场、西单商场等北京市内优质百货零售资产。与王府井、翠微股份(603123.SH)形成北京国资系百货零售企业三足鼎立态势。

中国商业联合会与中华全国商业信息中心共同发布的《2016年度中国零售百强榜》显示,中国零售百强销售规模达到4.82万亿元,同比增长18.5%,增幅较2015年同期下滑3.9个百分点。而在上榜6家电商的销售额在零售百强整体销售中占比达到51.2%,对零售百强整体销售增长的贡献率高达83.5%。其中京东表现更为突出,2016年交易总额同比增长为47%,明显高于本次上榜电商34.2%的平均增速。

20180323shoulvc

图3:2016年零售百强中6家电商企业销售情况

据此来看,王府井与首商股份的整合似乎迫在眉睫,而翠微股份在2017年经历更多的则是人事动荡。更让王府井和首商股份难堪,恐怕还是连年不理想的业绩表现。

首商股份过去三年营收增幅都为负值,其中,2016年营收同比下滑扩大,达-7.85%。净利情况则长期在每年3亿元左右波动,2016年首商股份净利润同比下降达23.40%。

王府井则再经历连续两年营收负增长后,2016年营收略微增长不足3个百分点,净利则在每年6亿元左右波动,2016年王府井净利润同比下降高达38.12%。

另外,据榜单数据显示,零售百强企业的市场集中度进一步提高。2016年我国零售百强企业中,前10名企业占百强整体销售规模的比重为69.2%,比2015年上升3.4个百分点。因此,在如今的互联网电商新业态、国企改革以及供给侧的冲击下,市场对国资零售业未来整合预期已经没有多大疑问,疑问的是什么时候整合、何种方式整合,以及整合能带来何种优势放大。

3.北有新首旅,南有华侨城

同属于体制内的华侨城集团,在30多年的发展历程中,先后控股华侨城A、深康佳A、华侨城亚洲、云南旅游、曲江文旅、厦门天视等6家上市公司,资产规模近2200亿元。

尤其是以华侨城A(000069.SZ)为代表,总市值为849.12亿元(截止发稿时),总资产约为1463.45亿元(2016年度报告)。华侨城A在2017年参与地方国企混改的表现尤为突出,作为“老曲江人”段先念,把2017年的首笔巨款就打到了古城西安,计划未来5年投资2380亿投资,打造大西安文化旅游新高地;接下来的华侨城更是113.58亿元增资曲江文投,控股曲江文旅(600706.SH);150亿元与瘦西湖管委会打造扬州瘦西湖大型文旅综合项目、70亿元打造“剑门蜀道”世界级旅游目的地。

20180323shoulvd

图4:华侨城A2016年度旅游综合和房地产项目营收情况

作为被允许从事房地产业务的央企,华侨城几乎毫不掩饰的将其在房地产方面的收入展示出来,虽然其现在极力强调“文化”与“旅游”的关系,但依然离不开作为房地产企业的基因属性,也没有必要刻意去房地产基因化,30多年的发展,已经血脉相连。

而在段先念上任前,掌舵华侨城20年的任克雷,已为华侨城奠定了“旅游+地产”的发展模式,培育出了世界之窗、东部华侨城、欢乐谷等品牌项目。2013年8月,任克雷卸任董事长时,华侨城A的总资产已近900亿元。而在经历2年左右的人事震荡后,段先念2015年初正式掌舵华侨城,年末华侨城总资产首次突破1000亿大关。华侨城由此站在一个新的发展阶段。但是,此时的华侨城集团将何去何从呢?无人知晓。

就在此时,作为掌舵人的段先念在华侨城集团“领航II阶2015”培训班上提出了三个转型模式:一是继续推进“旅游+地产”的创业模式;二是创新“旅游+互联网+金融”的补偿模式;三是深耕“文化+旅游+城镇化”的发展模式。他说,华侨城的产业终极选择依然是旅游。从段先念担任董事长以来,华侨城确实在按照这一思路布局。随着2016年“文化+旅游+城镇化”发展模式相继在四川、云南、海南等地方落地,单一的主题公园模式最终成为过去时的同时,新的“造城”模式也在异地不断的规模化。

20180323shoulve

图5:华侨城A2016年新增土地情况

历年不断变化的新增土地储备以及城市名称的更替变化,将见证华侨城“文化+旅游+城镇化”异地“造城”的进程。

因为首旅集团与王府井东安的合并重组,促成了首旅集团成为千亿规模的旅游商贸服务业平台。至此南北两地,已各自形成千亿规模的旅游集团。虽然彼此侧重点不同,但是双方的产业终点都是旅游,殊途同归。而恰恰就是南北地域上的差别,造就了首旅集团作为首都城市定位的处境。

即便是整合如家集团后的首旅酒店,在2017年净利增幅超过185%。但是,截止2017年第三季度,首旅集团营收为355.04亿元,净利润同比减半仅为2.67亿元,归属母公司所有者净利润更是出现负利润仅为-0.98亿元。

靠重组不断壮大的首旅集团,即使是铁肩担重担,又能走多远?(中博文旅 梁国庆)

转载请注明:品橙旅游 » 南华北首:如何再造一个千亿级别旅游集团?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