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品橙 | 旅游产业链的新视角,每天带来及时、专业的旅游行业资讯,欢迎查找并添加微信公众账号pinchain

乡村振兴:将成为最大投资热点 村落保护是重点

作者:品橙旅游

当代中国经历了经济快速发展,对于传统文化也重新认识,但是“故乡的面貌却是一种模糊的怅望”。对此,清华大学建筑学院副教授、住建部传统村落专家委员会副主任委员罗德胤对品橙旅游表示:现在是“村落保护的最佳时期”。

【品橙旅游】有人说:30年后乡村将成为最大的投资热点。但随着“乡村振兴”战略的提出,这一进程将大大加快。

当代中国经历了经济快速发展,对于传统文化也重新认识,但是“故乡的面貌却是一种模糊的怅望”。对此,清华大学建筑学院副教授、住建部传统村落专家委员会副主任委员罗德胤对品橙旅游表示:现在是“村落保护的最佳时期”。“乡村振兴战略对于古村落保护事业可谓一付‘强心剂’。在习总书记提出的五方面振兴之中,第一就是产业振兴,而我认为就产业而言,目前最容易做起来的就是旅游业,有了旅游业的基础以后,其他行业都可能被带动。产业要分析资源优势,古村要比一般的村落的资源优势鲜明,因为他至少有文化品牌可以打。”

而近日,国务院机构改革方案将“组建文化和旅游部”的消息,再次印证了那句话:“文化是旅游的灵魂”。只有文化导向和文化深入,才能让旅游业真正的转型升级,同时也能让更多的古村落在现代社会中找到自己的位置。

“传统村落”“民族村落”傻傻分不清,古村落该如何划分?

在两会上,有众多关于“村落保护”的提案。安徽代表团储小芹代表在《关于保护自然村落,建设新型农村的建议》中建议,保护与发展传统自然村落要以实现“五宜”为总目标,即:“宜居、宜文、宜业、宜游、宜农”,打造让人“常想、常来、常住”甚至“长住”的新农村。在保护的同时,让村落活起来。根据自然村落建筑单体的价值和实际情况,或保真、或修复、或完善、或置换、或拆除、或移建、或新建,实现有机更新。”

内蒙古代表团杨飞云代表建议:每个地区的当地政府可根据各地的具体情况设立各省市地区的文化聚集地,选择一些旅游条件比较好、古村落密集、值得保护的地方做原样恢复性的搬迁,就近城市周边划出保护和开发的旅游辖区,开发一种新型的绿色旅游集中地。他特别指出:“保持传统的婚丧嫁娶的节日礼仪,延续上千年建立起来的传统文化基因。”

贵州代表团韦祖英代表建议:从国家层面统筹传统村落和民族特色村寨的保护发展,打破各自为政的局面。统一普查或命名标准,科学规划传统村落与民族特色村寨保护与发展工作。整合资源,加大资金投入力度,使传统村落和民族特色村寨在保护中得到更好的开发利用,确保民族地区能够实现整体脱贫和同步小康。

提案中提及的“传统村落”“民族特色村寨”“自然村落”到底特指哪些?

为此,罗德胤介绍说:“民族村落主要指少数民族村落。它的特点是量大且相对完整,文化历史信息的丰富度没有中原那么高,但浓郁的风情又特别突出。古村落主要是指那些保存比较完整的,包括少数民族村落和汉族的两大类。汉族的又分为几种,其中一种是保留完整的,且内部发育比较充分,民居类型比较丰富,又有较多公共建筑,如庙宇、书院、祠堂等,历史信息很丰富,也代表了儒家文化圈的主流文化,可以说是文化历史价值最高的一批。第二种是半好半坏的古村落,这样的村落看起来不那么完整,但从历史信息的角度来看价值还是很高的,因为建筑类型很丰富很全,只是数量上少,导致看上去不那么漂亮。还有一种就是非常不完整,只剩下零散的古民居和建筑,这可能就是提案中的‘自然村落’。这一类的保护很麻烦,没有办法进行整体性的保护,但如果不保吧,那几个也有价值,扔掉还挺可惜的。所以也有人提出来做集中式的‘迁移保护’。”

罗德胤

虽然在半世纪前就有学者关注村落价值,但在学术界掀起新一轮的热潮是上世纪90年代开始的,扩展到国家高层政府的认识是在2012年,当年国家住建部成立了传统村落保护和发展专家委员会,意识到村落的重要性,并且开始评选国家级传统村落。到目前为止,评选出的国家级传统村落全国有4153个。国家从政府层面重视,带动了社会公众的认识和保护。

罗德胤说:“国家能投资多少做遗产保护实际上取决于全体国民对于乡村遗产的重视程度,所以国家不是最终答案,全社会才是。”

茶油博物馆

走过一千多个村子,依然还是在摸索

罗德胤为了古村保护,走过一千多个村落,但说起现在的古村保护事业,他依然说“在摸索”过程中。

文化保护与商业化、土地政策、当地人的支持……这些可能都是当今古村保护的“路障”,但罗德胤觉得最根本的问题主要是“遗产价值观的普及问题”,因为中国是农耕大国,农耕遗产包括物质和非物质两方面,非物质的是绑定在村民身上的,也就是说物质的遗产可以交给别人保护,但非物质的部分没有办法转移,这和欧洲非常不一样。因此,住建部明文规定:中国传统村落不能改变以村民为主体的性质。

既然不能改变村民为主体的原则,那就只能改变村民的想法。在实际的保护过程中,现实与梦想总有一些错位,眼下的现实问题依然是:如何提高当地村民的生活水平。“只有想办法让村民的经济水平通过村落保护有明显的改善,才能获得村民的支持,以此为基础才能逐渐地普及乡村遗产的价值观。”罗德胤说。

此外,由于担心文物商人倒卖民居,所以国家对于民间资本进入村落保护领域也是慎之又慎,住建部明文规定:传统民居不得搬迁。这也使得曾在国际上获得认可的“异地迁移”成为泡影。为此,罗德胤建议一个“折衷的办法”,就是暂时规定传统民居“不能出县”,即民居可以在本县的区域里搬迁。“但也要经过论证,如果是价值非常高的,还是不能异地搬迁,如果价值不是那么高的民居,可以做成一个公园集中展示,这个地方也可以让非遗传承人进行集中展示。”罗德胤说。

据介绍,商业化在中国一直是一个相当矛盾的问题,国家规定“传统保护不能改变以村民为主体”,这也意味着挡住了很多民间资本进入乡村的直接的可能性,但如果只依靠政府的力量保护,也很难负担这么高的成本,所以这个问题还未找到良好的解决办法。

在实际的情况中,已经出现了有少数的村落因为居住的人数较少,当地政府就把完整的村落交给了开发商进行修缮与运营。这种开发商目前有两类,一种是拿地先放着,他们可能是预计农村土地将会升值,现在手头又有余钱,就提前布局,以备将来有用。

另一种投资商是真的想把村落用起来的。当他们把村落拿下来后会做仔细地修缮,和改善性的设计,进行运营。罗德胤坦承,这样的开发商有可能在村落的修缮方面比一般的单位甚至专家都要好。因为他们是责任内化的,如果修缮不好未来也不便于运营。

罗德胤不赞同动辄用“商业化过度”来做批判。他认为,这个问题本身很难放一个客观、统一的标准。另外,商业化的程度也不是哪一个人所能掌控得了的。遗产利用到什么程度才合适,现在大家都经验不足。一个地方的知名度提高,很多时候是缘于某个偶然因素,或者几个因素恰巧发生了合力。火之前没人能知道它会火,更不知道它什么时候会火。只有火了之后,才意识到是火了。通常到这个时候,专家们都会觉得“商业化过度”了。商业化如何适度,是需要反复试错才能找出经验的。在目前阶段,传统村落自然损坏和人为拆旧建新的威胁要大于商业化过度的危害,尤其是在物质遗产方面。

大交通不成问题,文化挖掘还待深入

今年,四川杨先农代表提出了“关于在乡村振兴战略中加强村落文化内生性建设的建议”,他指出:村落是乡村文化的重要载体,人们能够记住的家祠祭祖、邻里宗亲、乡贤家规、农耕节日的乡愁,也是民族文化之根。村落文化建设是乡村文化振兴的重要组成部分,近年来各级政府对村落文化建设投入了大量的资源,但是要从根本上振兴村落文化,还任重道远,亟待在乡村振兴战略实施过程中,高度重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引领,加强村落文化内生性的建设。

文化重生,是村落保护的重要内容。在罗德胤团队的乡村改造中,就有着将古建改为“博物馆”“儿童图书馆”,也有修复“萨坛”的内容。

醉月楼改造的图书馆

中国的传统建筑很多与文化息息相关。罗德胤曾经做过客家文化中“赏丁”的研究,他说:“赏丁这种活动与祠堂比较密切,每个客家的男孩都要举行‘上灯’仪式,一生只有一次。只有经过赏丁才说明被大家族所接受。赏丁的活动又是几家人出钱请大家吃饭,体现了一定的集体凝聚力。这种活动一般在围龙屋里进行的,也正因为此,很多围龙屋被保留了下来,因为没有这个围龙屋就没有办法进行这种集体活动。”

总的说来,以赏丁、婚丧嫁娶为代表的中国传统文化对于村落的意义并不比建筑小。民间戏曲、舞蹈、花灯、腰鼓等传统的艺术形式贴近农民的审美需求,能够给予村民精神慰藉,为村民提供精神给养。只有有了精神文化的魂儿,中国的农村才能真正的振兴起来。

相比于村落文化生活,近年来政府对于大交通、基建的工作更为重视。罗德胤在实际做落地的案例当中,一般会选交通条件较为发达的村,离县城的路可能不太理想,但地方政府会提前做好基建工作。“现在大部分村落一般距离高铁或机场两个小时车程,可能还有少数很偏僻的村落也有,但已经不多了。”他说。

所以罗德胤认为,问题最终还是回到村落保护本身,首先规划设计人员是不是可以挖掘出这个村落的特点,将它独特的价值体现出来,引发游客到此体验的兴趣。其次,还要引入市场化机制,要产生一定量的现金流,才有利于在短期内让村民和基层政府产生信心,同时宣传推广需要创意,比如是否可以通过策划事件、搞节庆活动让大家关注?总之,古村落保护不光是技术、原理,还需要很多创意,才能获得最大的支持,最终实现生存和发展。(品橙旅游 Lisa)

【郑重提醒】本文为品橙旅游独家原创内容,如需转载请加微信:Pc18611752735 获取授权,并注明来源,否则视为侵权。

转载请注明:品橙旅游 » 乡村振兴:将成为最大投资热点 村落保护是重点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