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品橙 | 旅游产业链的新视角,每天带来及时、专业的旅游行业资讯,欢迎查找并添加微信公众账号pinchain

住百家:“共享住宿第一股”盛衰记 风险未根除

来源:新京报

6月15日,住百家针对近期媒体报道的住百家公司倒闭及离职员工集体讨薪等情况发布了澄清公告。住百家称公司各项业务均正常开展,离职员工的大部分补偿金已履行完毕,剩余部分公司正在积极解决中。这样看来,住百家此次的“倒闭”危机貌似平安度过。但业内人士分析认为,受制于住百家管理团队、业务模式以及市场竞争程度,住百家的风险仍未得到根除。

6月15日,住百家针对近期媒体报道的住百家公司倒闭及离职员工集体讨薪等情况发布了澄清公告。住百家称公司各项业务均正常开展,离职员工的大部分补偿金已履行完毕,剩余部分公司正在积极解决中。这样看来,住百家此次的“倒闭”危机貌似平安度过。但业内人士分析认为,受制于住百家管理团队、业务模式以及市场竞争程度,住百家的风险仍未得到根除。

zhibaijia180620a

被爆倒闭欠薪,住百家发澄清公告

6月15日晚间,深圳市住百家发展股份有限公司(下文简称“住百家”)发布了一份关于近期相关媒体报道的澄清公告。

据澄清公告,住百家表示其母公司及下属控股子公司独角兽商旅服务(深圳)有限公司(下面简称“独角兽商旅服务”)、内蒙古住百家新天地国际旅行社有限公司的各项业务均正常开展。在业务方面,住百家表示基于战略发展,母公司除正常开展海外民宿业务外,暂停了机票代订、接送机、租车、景点门票预订等服务,子公司独角兽商旅服务继续为客户提供机票代订、接送机、租车、景点门票预订等服务。

至于此次引爆“住百家疑似解散”事件的员工离职补偿问题,住百家表示公司目前已完成了大部分根据《离职协议书》中商定的赔偿补偿金,剩余部分公司正积极解决中,预计近期履行完成。

此外,住百家还对之前媒体爆出的公司地址变更进行了说明。住百家表示基于成本控制的原因,已将原租赁位于北京市朝阳区时代凌宇大厦6层的办公室退租,目前北京分公司的经营地址已搬迁至北京市朝阳区海南航空大厦。

6月8日,有媒体援引住百家员工爆料,称住百家已经解散,拖欠员工五六十万的离职补偿,并且创始人张亨德还拉黑了讨薪员工的微信,退出了公司微信群。此外,媒体还报道称,住百家北京分公司已于一个月前搬离了北京时代凌宇大厦。

经查询发现,虽然住百家官网显示可以正常下单预订,但仅限于民宿,此前开展的机票、接送机、租车、景点门票预订等业务已经停止。已经预订成功的客户能否正常入住尚不确定,但是有消费者向媒体爆料称在住百家疑似解散的新闻出现后,他申请取消已经预订成功的客房并要求退款后,四天的时间里住百家没有任何回信,客服电话一直处于忙碌状态,无法顺利接入。

连续三年亏损,2017年年报未能按期披露

截至6月18日,住百家尚未能按期披露2017年年报。这家2012年成立的创业黑马,自2016年挂牌新三板之后的两年年报均未按期披露。依照新三板规定,若住百家不能在2018年6月30日前(含6月30日)披露2017年年度报告,则住百家存在被终止挂牌的风险。很难想象,这是一家曾致力于成为中国版Airbnb,挂牌新三板不到一年就拿到亿元融资的公司要面临的风险。

头顶“共享经济第一股”光环的住百家,其主营业务是向中国用户提供海外短租服务。早期为与Airbnb进行区分,住百家称其在Airbnb的C2C模式的基础上进行了本土化创新,推出了更加“轻资产”的C2B2C模式。但在景鉴咨询创始人周铭岐看来,住百家所谓的C2B2C模式,就是不与实际房东签约或接触,仅仅通过数据抓取境外平台(如Airbnb)的房源,然后加价卖给用户,并同时承担各类预订退款和补偿风险。

该模式虽然免去了对房源做资本投入,但房源品质控制和用户服务体验成为影响住百家业务的重要因素,房态的更新速度、线下服务到位程度等都使得服务成本不断提升,再加上承担各类预订退款和补偿风险等,住百家高昂的服务成本、较低的毛利乃至巨额亏损成为必然结果。目前已公布的数据显示,住百家2013年至2016年实现的净利润分别为-66万元、-223万元、-8958万元和-8660万元。

“Airbnb+凯撒旅游”模式已停止服务

易观旅游健康行业资深分析师姜昕蔚认为,住百家C2B2C的模式导致其对房源的掌控力非常的薄弱。资料显示,住百家拥有30万套房源,覆盖全球80个国家800个城市,但这其中住百家C2B2C模式下真正有掌控力度的房源数量并不理想。

这一系列问题,让住百家不得不拓展业务范围。2017年成立五周年的庆典上,在投资人之一海航的支持下,住百家与凯撒旅游达成战略合作,推出其重新定义的“Airbnb+凯撒旅游”模式,即除了像Airbnb一样提供大量非标住宿产品,还会以非标住宿为切入点,提供“凯撒旅游”一站式旅行服务,包括行程规划、接送机、租车、当地人服务,以及机票、景点门票、酒店代订等。

虽然有相关人士表示,这些住宿预订之外的周边产品服务开展之初,营收与利润均有所提升,但在这次发布的澄清公告中,住百家明确表示已叫停相关业务,至于重启时间则需要根据实际业务需求和市场变化情况而定。在姜昕蔚看来,住百家的这一举动并不意外,“Airbnb+凯撒旅游”模式本质上是一个流量奋发,对于住百家这类低频且无大流量实力的平台而言,并没有发展前景。

zhibaijia180620b

核心团队成员频频出走,导致发展战略受损

对于住百家多业务的叫停,有行业人士表示,这个业务的拓展方向本身并没有太大问题,业务被停止更多的是因为曾经提出该理念并负责运营相关业务的团队相继离开,导致住百家之后的运营与发展无法继续。

根据公开信息,自2017年5月至今,住百家核心团队成员一直在出走。2017年5月,董事阮智敏及梁慧敏因个人原因递交辞职报告,其中联合创始人阮智敏作为Wimdu亚洲区(爱日租母公司)创始人之一,有着丰富的国际不动产行业知识,一直以来都负责住百家海外房源拓展;2017年8月,住百家推广负责人、监事吴贵桂女士辞职;今年3月,在原定财报公布之前,董秘兼首席财务官郑铁球递交辞职报告,现由首席运营官邹鑫暂代首席财务官及信披人职责。

多名高管出走,使得他们之前提出并掌控为住百家带来营收翻倍、亏损小幅收窄等有望扭转公司盈亏发展策略大大受损。事实上,住百家对其公司骨干高流失率的风险一直心知肚明,直言公司核心及骨干的稳定性直接关系到公司能否持续稳定健康发展。

董事长张亨德疑心管理令高管流失

在姜昕蔚看来,问题频发的住百家最主要的症结点在公司董事长张亨德。几乎所有媒体在报道张亨德时,都不可避免地提到他“我爱我家”富二代的身份,虽然张亨德在成立住百家之前,围绕房子进行过多次颇有成效的创业,但多位行业分析师认为,作为短租平台住百家的实际控制人,张亨德对于整个民宿短租的行业理解并不深入,对其商业市场的变量判断也并不坚定。

住百家公开资料显示,自住百家设立以来,张亨德一直是公司第一大股东,作为公司实际控制人,张亨德实际控制公司股东大会33.62%的表决权,超过公司三分之一的股份,按规定,他实际拥有对公司重大经营决策享有否决权,且在联合创始人阮智敏离职之后,张亨德一人独大的局面更加明显。

有分析认为,住百家之所以出现较高的高管流失率,就与张亨德的较大的疑心管理方式存在一定的关联。但在张亨德看来,“不信任”是自己创业以来的一大心得。他曾表示,创业过程中不能太轻易相信任何人,包括创业的创业团队、投资人、合作方等。

此外,住百家离职员工还曾爆料称,作为海归留学生、创业精英,张亨德却令人跌破眼镜地迷信,甚至听道士的话进行公司治理。相较于公司战略和日常经营管理,张亨德更加热衷于道儒家等的游学活动等,虽然对此住百家官方及张亨德本人并没有做过相关回应,但是在一些张亨德公号的游学分享中,还是找到了印证其迷信的部分细节。

质疑:1.32亿资金三个月花完

在“共享经济”的狂热下,即便是三年亏损,住百家依然顺利挂牌新三板。据财报显示,住百家2016年挂牌新三板时,虽然营收实现高速增长,但2014年至2016年,连续三年亏损。对自身“造血”能力差的住百家而言,融资成为其一大重要选择。2012年成立的住百家,自2014年至2015年两年的时间里,连续三次获得超5亿人民币的投资,更有明星Angelababy、行业巨头海航系加码支持。

但自2016年4月挂牌新三板之后,公司业务毛利率的下降态势、公司人工成本、运营成本等的飙升,使得住百家的融资能力日渐疲乏。从2016年上市至2018年6月来两年多的时间里,住百家只拿到了两笔来自海航等机构的定增。共计1.32亿元的融资并没有让住百家坚持太久。完成定增不足三个月,住百家在2017年5月宣称1.32亿资金已花完。

2017年半年报显示,公司货币现金由起初的1.12亿元变为2432.8万元,所有流动资产不过7000万余元。有分析指出,去年上半年,住百家经营性现金净流出7837万元,即住百家每个月要消耗约1300万元的现金,2016年同期每个月消耗的现金才约合700万元。

大笔资金去向成谜

从住百家运用大量明星和达人站台的造势来看,资金大部分被用于了广告营销费用等。此外,一个名为“Travel旅行链(TRA)”的项目也开始进入公众视野。根据项目白皮书,Travel核心团队成员来自住百家,并与住百家达成战略合作。但该项目的官方公众号却是个人认证,而Travel组建的群显示工作人员为住百家员工。住百家与TRA的关系也成为人们猜疑的重点。

对此,住百家在发布的澄清报告中指出,Travel旅行链早期项目团队部分成员系住百家离职员工。该项目与公司及公司控股股东无任何直接关系,亦未与公司签署合作协议,公司及公司控股股东不持有或参与发行相关虚拟货币,也亦未将该项目募集资金用于公司经营。

住百家的融资去向一直都是行业关注的焦点。在其2016年挂牌新三板之时,有媒体曾曝出住百家2015年宣布获得海航旅游集团超5亿人民币C轮融资,实际到账只有4000万。对此,住百家表示,海航约定分阶段持续进行投资,总额不低于5亿元人民币,而重大战略投资分阶段投入是业内惯例。

截至目前,对于住百家融资来源与花费去向并没有系统的确认,但住百家频发的裁员、拖欠离职款、延迟披露2017年财报,都在说明住百家缺钱的事实。

行业背景:市场竞争白热化 民宿短租进入有门槛

部分行业人士分析认为,住百家状况频出,与当下民宿短租激烈的市场竞争大背景有关。自2016年以来,国内在线短租市场高速扩张并进一步分化,业内多家大额融资也增加。途家在获得携程、去哪儿巨大的流量入口优势之后,开始加速布局海外市场。小猪在完成D轮融资之后,也与飞猪开始合作,打通流量入口。再加上海外老牌优势平台Airbnb的夹击,房源掌控力及导流能力都存在较大差异的住百家,在其专攻的海外民宿短租市场上,被抢占了较多市场份额。

周铭岐认为,目前民宿短租市场已进入一个白热化的竞争阶段——平台的运营管理能力与融资能力将成为平台笑到最后的资本。“民宿短租是一个非常烧钱的业态,只有较高融资能力可以使得平台切入更多的优质稀缺资源。”他还表示,在包含服务体验度、上下游控制力度、管理团队水平以及导流能力、运营效率在内的运营管理能力中,能够达到最优化资源配置、提升竞争优势的运营效率最为重要。

但姜昕蔚却表示,未来的民宿短租市场竞争中,平台的导流能力最为最要。目前民宿短租市场中,途家依靠携程去哪儿,小猪牵手飞猪,榛果依赖美团,都是拥有大型流量的平台。而在此方面,海航虽然涉及业务较广,但住百家并没有从中得到优质导流。

在周铭岐看来,目前民宿短租市场的进入门槛非常的低,只要有资本支撑皆可以入场。但随着民宿短租市场监管政策日趋严格,进入门槛也在随之提高。今年6月15日开始实施的民宿行业新规,就因为严格、标准的进入规定,将大批客房挡在门外,日本民宿房源骤减。受此政策影响,包括途家、小猪等在内的国内民宿平台以及Airbnb国际民宿平台的线上房源数量都出现了断崖式下滑。(原题《住百家:“共享住宿第一股”盛衰记》王真真)

转载请注明:品橙旅游 » 住百家:“共享住宿第一股”盛衰记 风险未根除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