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品橙 | 旅游产业链的新视角,每天带来及时、专业的旅游行业资讯,欢迎查找并添加微信公众账号pinchain

改革开放40年:旅游接待条件发生了怎样的变化

来源:中国旅游报

改革开放四十年,中国的旅游接待条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现在中国已是世界旅游接待大国,2017年,入境旅游市场接待了2916.53万人次外国旅游者,其中法国来华旅游者达到49.37万人次。2017年中国入境旅游外汇收入达1234.17亿美元。这四十年,中国的入境旅游,国内旅游,出境旅游,都经历了井喷式发展,中国公民已把旅游视为其生活的一部分。

我1968年大学毕业生,法语专业。同年到军垦农场劳动锻炼,1970年分配工作,公布方案的是解放军连长,他带着浓厚的乡音念到我的单位“旅游局”,会后,有同学带着关心和惋惜的口吻问我:“你怎么了?怎么分到邮局了?”那时,没有几个人知道还有旅游这个行业。

我来到当时只有百余人的中国旅游事业管理局报到,这才知道原来旅游局和中国国际旅行社是一套人马两块牌子。我那年只接待了一个法国记者,我是全陪,北京国旅一位老同志是地陪。我们去参观颐和园,颐和园正在保护性关门,为我们特别批准接待。站在雪后的佛香阁,放眼望去心旷神怡,诺大的园林只有我们三人,黄色绿色的瓦顶覆盖着白雪,而红色的宫墙时隐时现。这是我的导游生涯的开始,我已经爱上这个职业。

lvyoujiedai181105a

1971年周总理接见法国青年代表团,后排左上角为本文作者

1971年3月,召开了全国旅游工作会议,我有幸作为工作人员参加了会议。这次会议主要是落实毛主席的指示:允许外国游客到中国来旅游,并给予接待。1971年旅游局计划接待800到1000名外国游客,可是截至到当年的4月7日,旅游局只接待了41名外国游客。周恩来总理出席会议并讲话,他要求旅游局的同志不要保守,要打开民间外交战线,允许外国人到中国来,他身体力行,经常深夜抽出时间接待外国旅游团,特别是日本旅游团。

1978年12月,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了,国家的改革开放政策为旅游注入了巨大的发展活力。1979年一月邓小平同志对我们旅游局局长卢绪章说:“搞旅游业要千方百计地增加收入。“三天后,他又对副总理余秋里再次强调:“旅游事业大有文章可做,要突出的搞,加快的搞,旅游赚钱多,来得快,没有还不起债的问题,为什么不能大搞呢?”他还把旅游和石油并提,称为“两油(游)”,给旅游订出了本世纪末创汇100亿美元的目标。邓小平的讲话极大的鼓舞了我们旅游战线的从业人员,旅游迎来了大发展的时期。

80年代中国开放了,向来神秘的中国外国旅游者越来越多了,但是,我们的接待条件并不具备。首先是住宿问题,北京只有北京饭店,前门饭店,友谊宾馆可以接待外宾,而北京饭店主要接待政府客人,一度将旅游团拒之门外,中央领导发话了,旅游团才能住进北京饭店。而友谊宾馆又不在市中心,外国游客强烈要求在市内,特别是法国客人,他们不知道住友谊宾馆已非常幸运,还有的客人一下飞机就被拉到涿县,甚至拉到天津。为了保证客人住房,导游经常不得不在饭店大堂度过一夜,个别时候,客人也每人一张毯子,在餐厅会议室席地而睡。

饭店短缺成了亟待解决的问题,当时国家没有资金建饭店,邓小平指示:搞旅游要把旅馆起盖来,对外开放,下决心要快,第一批可找侨资,外资。国务院决定将旅游饭店列为首批对外开放,利用外资的行业之一,成立了领导小组,旅游局也同时成立了利用外资建饭店的小组,一年的时间,先后和20多个国家(地区),100多家侨商外商进行接触和洽谈。第一份合资协议是建设北京建国饭店,经由17位中央领导人审批。现在已有40多家国际饭店管理集团70多个品牌,管理中国1000多家饭店,世界上排名前十位的国际饭店管理集团均已进入中国市场。可以说,旅游是中国改革开放的急先锋。

lvyoujiedai181105b

和法国旅游团合影,一排左一为本文作者

在旅游发展初期,空中交通运输是另一个大问题,1980年我国只有17架大型客机(载客100人以上),主要是苏制的伊尔十八。有一次我陪团从兰州飞往乌鲁木齐,在去往机场的路上,地陪不断的对我说,兰州的伊尔十八是最破最老的飞机,其中一架马上淘汰,你千万别赶上这架飞机。我说,今天就是说这架飞机掉下去,我也得上,那时兰州飞往新疆的航班,每周三班,下个航班是两天之后。我到了机场,一看,正是这架要淘汰的飞机,我什么都没说,带着外宾,义无反顾地登上了飞机,飞机在巨大的轰鸣声中起飞了,终于降在了乌鲁木齐机场,乘务员告诉我这是这架飞机的最后一次飞行。

还有一次,我带着加拿大魁北克律师团从杭州飞往广州,乘坐一架安二十四飞机,只有40几个位子,中途必须降落南昌,我们在快要降落时,窗外雷鸣电闪,不久大雨倾盆而下,一下就是两天,我们全天候等在南昌机场,那些律师们比较理性,广州的行程算是完了,他们要求从广州急转飞机去香港,不要误了香港飞加拿大的国际航班。我自然知道问题的重要性,一天3个电话通知广州国旅,请他们预定好去香港的机票,这是让该团按时回国的最后机会,终于到了广州机场,但民航告诉我,没有预定,不知道是国旅还是民航工作出了差错。律师们有紧急工作要回国处理,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他们甚至跟我说要打官司,我觉得太冤枉了,顾不得脸面,大哭起来,把机场的负责人哭来了,把机票哭出来了。律师们登上飞机之前,他们一一和我拥抱告别,他们说:杨,我们不会忘记你的。

1984年,国家旅游局国旅总社政企分开,那一年我被推举为国旅总社欧洲部经理,我整天发愁的就是饭店和交通。欧洲部接待国际大邮轮,每次客人至少有700多人,正赶上国际饭店开业,但是尚未准备完毕,晚上客人就要到了,床垫还没安好,总经理带头,所有员工手拖肩扛,硬是走楼梯把床垫运了上去,使我们的邮轮客人晚上有了睡觉的地方。国旅总社的外宾越来越多,每天有1000多人从北京飞往西安,可是北京的地接社只能拿到100多张机票,而且,民航只提前一两天给消息。那时只能求助空军,我们在东长安街6号的楼上眼巴巴的望着院里,终于看到王尔康总经理带着从空34师转业的干部上了汽车,我们就知道这是去见空军领导了,我们的团有救了。我作为经理,欧洲部的员工只有我家里安了电话,除了上班时间,每天晚上8点,孩子上床睡觉,我的夜班开始了,客人对饭店不满意,正在闹,天气不好,飞机不能起飞,民航不给消息,往往夜里11点半才宣布航班取消,客人住哪呀?直到12点客人安顿好,我家的电话铃声终于停止,战斗的一天过去了,我精神依然亢奋。那时想的是为国旅争光,为国家赚外汇。

现在交通已不再是阻碍旅游发展的瓶颈,我们乘坐的不是波音就是空中客车,2017年波音公司生产了700多架大型客机,其中202架飞机是提供给中国民航的。那时,我们整天担心给外宾买不到软卧,现在我们的高速铁路达到1.8万公里,黄金旅游线路北京至西安高铁只需4个多小时,游客们有了更多的选择。那时我们乘坐的旅游大巴,没有空调,有时得停在路边,让汽车休息休息,等待水箱冷却。国旅总社接待的墨西哥总统夫人,因为没有车,而有幸乘坐公共汽车(专车)在北京市游览,现在,我们国产的旅游大巴也非常舒适整洁。那时,我们带团游长江三峡,乘坐的是东方红号轮船,我们和鸡呀鸭呀,有时还有小猪崽一起坐船,现在长江七八十条豪华游轮在游弋。

改革开放四十年,中国的旅游接待条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现在中国已是世界旅游接待大国,2017年,入境旅游市场接待了2916.53万人次外国旅游者,其中法国来华旅游者达到49.37万人次。2017年中国入境旅游外汇收入达1234.17亿美元。这四十年,中国的入境旅游,国内旅游,出境旅游,都经历了井喷式发展,中国公民已把旅游视为其生活的一部分。

今天,回顾改革开放四十年来旅游业的发展变化,心中无限慨叹,我们为之挥洒了汗水,我们为之贡献了青春,我们经历了艰难创业的年代,但是我们无怨无悔,“烈士迟暮,壮心不已”,今天,我们仍然关注着旅游的发展,我们为其发展而欢欣鼓舞,为其问题而焦虑不安,我们是旅游战线上永不退伍的老战士。(原题《改革开放40年旅游接待条件发生了怎样的变化?听听老旅游人怎么说》杨文珍)

转载请注明:品橙旅游 » 改革开放40年:旅游接待条件发生了怎样的变化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