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品橙 | 旅游产业链的新视角,每天带来及时、专业的旅游行业资讯,欢迎查找并添加微信公众账号pinchain

2018九大旅游人物的“背影”和“脚步”

作者:品橙旅游

总有些人,天生注定不愿当庸众。即便走在平凡之路上,他们也要踏出魔鬼的步伐。他们性格各异。有人低调,有人高调;有人求稳健,有人路子野;有人擅长研究技术,有人擅长资本运作。但无论如何,他们都创造了属于自己独特的故事。对于这样一批不愿当庸众的旅游业者而言,2018年,他们的命运也很不相同。有人迈上巅峰,被鲜花掌声包围;有人跌落谷底,被追债人围堵;也有人依然在默默积蓄力量,等待更大的爆发。

【品橙旅游】总有些人,天生注定不愿当庸众。即便走在平凡之路上,他们也要踏出魔鬼的步伐。他们性格各异。有人低调,有人高调;有人求稳健,有人路子野;有人擅长研究技术,有人擅长资本运作。但无论如何,他们都创造了属于自己独特的故事。

对于这样一批不愿当庸众的旅游业者而言,2018年,他们的命运也很不相同。有人迈上巅峰,被鲜花掌声包围;有人跌落谷底,被追债人围堵;也有人依然在默默积蓄力量,等待更大的爆发。

2018年,有留下意味深长的“背影”黯然离场的,也有迈着兴冲冲的“脚步”豪情入场的。

旅游创业黄金期已过,那些传奇人生也已在过去十多年中被书写殆尽。这是个难出英雄的时代,但总有些人,还是值得遥望。

jiuda181229a

1.李少华——壮志未酬,格局多大才算大

2018年3月,李少华离开飞猪,调任阿里巴巴集团总部。飞猪由阿里巴巴全球化领导小组组长赵颖直接领导。很多人认为,这是飞猪在全球化战略上加快步伐、加大力度的一种表现。

李少华2014年担任阿里旅行•去啊总裁,2016年担任飞猪总裁,以其鲜明的个人风格带领飞猪这个行业的后来者迅速跻身强者之林。比如,强调与传统OTA的区别,坚持平台化策略,重视技术创新,打造芬兰、南极、贝加尔湖等一系列目的地IP。但他也有自己的弱点,比如在全球化市场扩张中,讲故事和慢节奏恐怕难以与竞争对手的资本吞噬相抗衡,也许正是这一点难以让高层满意。也有业界人士喜欢事后诸葛亮般追加一条,李少华的格局还是不够大。

李少华的离开让很多人意外,但飞猪显然已准备迈向新的战略阶段。10月,飞猪宣布“新旅行联盟”计划,赵颖也首次正式亮相阐释相关模式,一段新的故事正在展开。飞猪似乎又开始“活跃”起来,不知道还是不是那只风口上的猪。

lishaohua161121a

2.吴志祥——01号选手,搞搞新意思

酝酿14年后,吴志祥带领的同程艺龙终于成功上市。当年在苏州大学白手起家的少年心气,终于等到一次扬眉吐气的爆发。

据说同程员工有一段必看的视频,是吴志祥2006年参加央视《赢在中国》创业大赛时的过程。他是这场比赛的01号选手,当年略显青涩的他面对评委立下豪愿:“我的目标是把同程旅游网做成中国乃至世界上最大的旅游社区。”

今天,要实现这一目标仍有很长的路要走,但吴志祥应该比当年有了更多的底气和信心。与同时期的其他明星创业者相比,吴志祥一直比较低调,但一路走下来,他却可以算是运气最好的。他也遇到过艰难、困惑、看不清方向、找不到钱,但每次同程生存发展的关键时刻,他总能逢凶化吉,要么抓住机会翻身,要么获得巨额投资。

纠其原因,或许是他总能够以务实、灵活的姿态,看到并去去抓住企业转型的契机。从结束价格战,到开线下门店,再到微信九宫格、小程序,许多关键时刻的果断取舍,成就了今天的同程艺龙。

wuzhixiang180425a

3.梁建章——从未远去,谈何离场

梁建章第二次卸任携程CEO已经快两年了,但他从没有淡出过携程相关的新闻。每次携程有重大战略或活动,他都会亲自站台,发表观点,聚拢人气。比如

今年9月,携程在上海发布“高铁游”新产品,他不仅当时出席,还在后来的多个场合反复提到,为高铁游打call。

在携程二季度财报公布后的电话会议上,梁建章的角色是宏观分析,稳定信心,而不是回答具体问题。他谈到“中国经济前景仍然非常光明”,“旅游业作为高端服务行业之一,表现将会超过其他行业”,“我们仍然对全球旅游消费非常有信心”。

就像他一直扮演的角色一样,人们会觉得,有他在,携程才是令人放心的。今年一整年间,携程遇到的麻烦不断,深陷捆绑销售、机票退改签、大数据杀熟等质疑,甚至一度被媒体称为“全民公敌”。越是在风波中,越需要一个“镇得住场子”的主心骨给企业提气。这样的人,只有梁建章。

对于旅游创业者来说,梁建章仿佛是一座难以跨越的高山。偌大的旅游行业,今天很难再出现这样独特的创业人物。而他留给继任者的,除了遗产,还有压力,更有彼此无形的“治理”边界的把握。

liangjianzhang171026a

4.单霁翔——文旅融合的一面镜子

2018年,故宫在网红的路上越走越远。搞综艺,开咖啡店,卖彩妆,话题热度不断,文创产品越来越丰富。这背后,离不开院长单霁翔的奔走推动。

今年,在文旅体制融合、改革开放40周年的大背景下,故宫的创新显得尤为有意义。这座拥有600年历史的古老建筑群,既是文化地标,又是旅游重地,在文旅融合创新上,故宫的一举一动都备受关注,并引领风潮。

单霁翔已经64岁了,他是改革开放的同行者,曾说“改革开放的四十年也是我人生中最为重要的四十年”。他在故宫的改革举措让人们重新认识了文化遗产与当代生活的联系,也让他自己变得家喻户晓、妇孺皆知。

体制内的文旅实践者想学习单霁翔,很容易只学到那些表面“花哨”的皮毛,比如开发点文创产品,写几篇幽默的文案。其实,这些并不是最核心的。单霁翔是“萌萌哒”的院长,也是严肃的文物守护者;既了解并“迎合”当代消费者的喜好,又坚守文物保护的底线,把创新与保护有机融合。

文旅融合不是一条轻浮之路,相反,更需要潜下心来。

shanjixiang161024a

5.杜江——期待“侦察”出中国旅游业的未来

11月,杜江成了中国旅游集团总经理,开启了渡江侦察记。

不过,杜江这次渡的不是江,是海。就在一个月前,中国旅游集团刚宣布将国内总部从北京跨越琼州海峡,迁往海南。

从学者到官员,再到企业家,杜江再次迎来身份巨变。而对于中国旅游集团,这也是一年内第二次重大人事变化。去年12月,该集团刚迎来新一任董事长、原任中远海运集团总经理的万敏。

今天的中国旅游集团,业务网络遍布香港、內地和海外,涵盖旅行社、线上旅游、酒店、景区、免税、地产、金融、旅游客运、文化演艺、邮轮、房车等各细分领域和旅游新业态。旅行社方面,拥有2100多家经营网点,经营规模国內第一;在线旅游方面拥有芒果网;酒店方面主打维景国际、维景、睿景、旅居三个系列四个品牌;景区方面已形成以世界之窗、锦绣中华为代表的人造主题公园、以珠海海泉湾等为代表的温泉系列国家级休闲度假区、以嵩山、沙坡头、安吉为代表的山地休闲度假区三大系列。此外,还积极开发房车、邮轮等旅游新业态,适应新的市场需求。

公开报道中,杜江在一次会上说了这样一段话——“在过去几年中,一个个来自不同商业领域的旅游集团依靠开放与共享的战略思想发展壮大起来,并相应地提出了更高更大更强的发展目标。事实上,在一个从旅游大国向旅游强国转型的过程中,充满市场活力和国际影响力的旅游集团群体都是国家战略的关键支撑。”

对于中国旅游集团来说,规模化发展已初见成效,接下来要在业务创新、精细化服务、全球化战略等方面进一步发力,向世界500强的目标持续迈进。

过去几十年中,杜江与中国旅游集团像是两条线,分别串起一段现代旅游业筚路蓝缕的历史,终于在这个金色的深秋,汇合在被寄予厚望的大海彼岸。他们共同的使命,是“侦察”出中国旅游业的未来。

dujiang181210a

 6.段先念——段先念的“城”,华侨城的“念”

段先念是个强人,也是个能人,无论是从过往看,还是从当下看;也无论是横看,还是侧看。

今年6 月 ,西安市委书记王永康带着人马到深圳与华侨城集团董事长段先念举行了一次座谈会。在这次座谈会上,曲江新区与华侨城集团共签约产业基金、城市配套、文化旅游类项目三个,总投资 300 亿元。

这是近几年华侨城一路奔跑的缩影。2015 年 9 月 28 日,段先念正式履新华侨城 A 董事长。华侨城进入了快速转型节奏,具体而言,” 旅游 + 地产 ” 是创业模式,” 旅游 + 互联网 + 金融 ” 是补偿模式,” 文化 + 旅游 + 城镇化 ” 是发展模式。华侨城在战略布局上,所做的就是:继续推进创业模式、创新补偿模式、深耕发展模式。显然,重点是后两者。

华侨城的 “执念” “就是要进一步做大做强,尤其是面对新组建的中国旅游集团。这个“执念”  的完成,段郎 “先念”是个非常合适的人选。未来旅游央企究竟是 “双轮并驱”还是合成“ 一夫当关” ,这个发展态势,恐怕一定程度上也取决于华侨城此刻的姿势。作为央企的命运,即使并不能完全掌握在自己手中,但是做强自己才可能有平等的议价空间,而不是被一方主导。更何况,经历混改的华侨城,面对多种情势的主动权并不弱。尽管,段氏一阳指打出的一些战略布局和实施举措依然伴有争议之声。

多年前,从西安离场,副市长段先念带走多少不甘和委屈,只有他本人知晓。守不住西安城的段氏,在遮天的帅旗下离场,又换了个赛道,他大概太想证明自己了。

“弄潮儿向涛头立,手把红旗旗不湿” 。撤离 “西安城””的段先念能否守住“华侨城” ,能否这片天地里填补段市长曾经留下的遗恨,时间会给出答案。只是留给今年已经 60 岁的段先念的时间,真的不多了。  按照中组部和国资委的规定,一般来说,央企领导退休年龄是 60周岁,视情况可以放宽至 63 周岁。前两任,任克雷是上限 63 岁退休,刘平春是 60 岁退休。

huaqiaocheng180614c

 7.何巧女——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对于何巧女而言,今年,是难熬的一年。

12月9日晚,东方园林发布公告称,公司实控人何巧女、唐凯夫妇拟通过转让5%的上市公司股份,为东方园林引入战投北京市盈润汇民基金管理中心(有限合伙)。为了缓解流动性问题,今年10月以来东方园林、公司实控人开展包括引入战投等一系列措施。

幸亏,在爱护民营企业的转暖氛围下,一些力量的出手相救,一切有了转机的可能。

在100多家园林行业上市公司中,传统项目都是工程、设计、养护、苗木、组培,先知先觉者们渐渐往房地产景观工程转,再进入旅游地产,然后做一些标准意义上的旅游项目。岭南园林、普邦园林、铁汉生态、棕榈股份等第一方阵的园林上市公司都在积极布局旅游业。

不过,像何巧女领导的东方园林转得这么坚决的,在园林类上市公司也比较少见。它力图由从事以市政园林工程建设为主的企业转型为以水系治理、固废危废处理和全域旅游为三大核心业务板块的综合性企业。2017年半年报提及“全域旅游”多达12处。

何巧女掌舵的东方园林开启“外脑”模式,挖了不少旅游业精英进入中军帐下。比如莫跃明、商瑛等等,基本“配置”了较为齐整的旅游队伍。

东方园林在全国陆陆续续签约50多个相关项目,包括腾冲、凤凰、敦煌等景区度假地,也包括北京顺义、杭州临安、重庆万盛、福州永泰等大城市周末自驾游。

有着足够PPP项目运作经验和模式的东方园林,显然更关注政策动向,东方园林声称,将以国家全域旅游示范区为标准,以“投资+建设+运营”三轮驱动为模式,打造具有鲜明特色的全域旅游项目。

数据显示,作为PPP的领头羊,东方园林从2015年至今年5月,合计中标PPP项目113个,总中标额达1693亿元。

东方园林曾在投资者交流会上表示,PPP模式的问题在于,如果利润不能覆盖投资,公司会有现金流问题,所以大家对PPP都不看好。但对于东方园林而言,只要贷到款,就没有风险。

目前的情况是,东方园林确实出现了资金问题。何巧女也有了“巧女难为无米之炊”的苦恼。或许,这只是苦恼的表层。而模式的调整、节奏的控制等等,是何巧女必须认真且需深入思考的。

甩开膀子干的时候,既要仰望星空,也要脚踩大地,尤其是当前经济形势下。

有些企业应该救,有些企业不值得救。是前者,还是后者,希望2019乃至其后的几年,慈善聪慧、铁血杀伐的何巧女告诉大家东方园林属于“前者”。

dongfang170820a

8.李泰熙——印度模式搅动神州大地

李泰熙是谁?大多数业界人士应该都不知道。但是他带领的OYO酒店正震撼神州大地的经济型酒店业界。

李泰熙其实是个印度年轻人人,名叫利特施·阿加瓦尔,为了“示好”中国市场,CEO取了个中国名字。OYO成立于2013年,目前已成为印度第一大经济型酒店品牌,并大力向中国扩张。

OYO背后不乏软银、红杉资本的身影,据不完全统计,OYO酒店从2013年成立至今,在7次融资中总融资额近20亿美元。在资本大鳄的加持下,李泰熙开启了印度模式在中国的输出。

2017年11月22日,OYO初次登陆深圳,目前已入华一周年。新近披露的一周年的数据显示:截止到2018年11月30日,OYO已攻下全国280多个城市,酒店数量超过4600家。

在OYO模式中,单体酒店加盟不需要支付加盟费、保证金、PMS系统费、店员培训费等一系列费用,只收取营业额的3%—8%作为管理费。低廉的加盟成本和住宿价格,是李泰熙直观“呈现”出的商业模型,一度被中国同行对标为酒店界的“拼多多”。

拼多多抓住了“五环外”的巨大商业价值。平均房价100-200元的OYO,在中国的扩张速度也远超国内各大经济型酒店品牌,而OYO捕获的就是国内二三线乃至更小城市的单体经济型酒店。

这种“奇怪”甚至有点看不懂的模式,在印度也并不是就没有争议。人们还会追问,价格战的红利还有多大的空间。能否健康发展下去,自然需要等待市场去检验。

但,李泰熙在邮件中写道:“我还没有听过有哪个年轻创业者说自己创业总是成功,从来没有失败过”。一股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味道,扑面而来。

2012年,18岁的李泰熙就想要在印度复制Airbnb的商业模式,创立了Oravel Stays公司,但之后遇到了挫折。第二年,李泰熙选择整合经济型酒店,并在线上推出类似的业务,一手打造了OYO帝国。

机遇都是留给有准备的人,这句中国老话,值得送给这个印度人,同时也值得给中国业界人士提个醒:天花板都是留给井底之蛙的。

oyo181114a

9.许涛 —— 能否向死而生?

7月,海涛旅游创始人兼CEO许涛对外宣布,美域高晟投资集团将以战略合作的形式投资海涛旅游,前期注资1亿元,定向解决海涛旅游客户出游重启及后续服务。在资金链断裂的漩涡中徘徊的海涛旅游似乎又有了一次机会。

创业以来,局气混杂着草莽气的许涛经历过不少沟沟坎坎。海涛旅游的一些操作手法饱受争议,押金模式、粗线条的销售管理、韩日线路的all in、类金融复合手法等等,但其对C端之心的捕获力和洞察力,一直是海涛旅游的强项。

这一轮所经历的应是许涛的“至暗时刻”,直到现在,也没解除警报。死亡气息,还萦绕在周遭。

“死很容易,但现在很多人还在承压——家人、兄弟、客人还有供应商等等。我又有什么条件说我要死?还是熬完最后一口血再说吧,我就不相信自己起不来。”许涛受访时动容地说。

说的无限悲凉,也倔强显示出站立的姿态。许涛是谁?那是当年可以和冯滨、陈小兵并提的一代旅业枭雄。人家都上了主板,许涛刚上新三板一年又黯然退市。廉颇即使老矣,饭否之问,无异于胯下之辱,因为这类人的血管里,流淌的都是马蹄声。

xutao150805a

现在,让一个企业死太容易了。向死而生,才是见证奇迹的时刻。多给点时间,也多给点宽容和理解,看看能不能有这个奇迹。前提是,如同何巧女们一样,许涛一定也需要狠狠检视自己的模式。

除非市场规律使然,否则没有人应该被勒令离场。那些勤勉的创造者、智慧的创新者、朴实的劳动者、敏锐的投资者,都应值得尊重。

2018年,对于宏观经济而言,开得最成功的一次大会就是年尾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实事求是,谋取共识,想要凝聚力量,解决问题。作为一剂药方,尤其突出了“加快教育、育幼、养老、医疗、文化、旅游等服务业发展”。

对于今年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有一番解读最耐人寻味——“从今往后,请你务必要更加努力奋斗!只有更多的付出,才能获得跟以往一样的收获。因为环境变了,不管内还是外,宏观还是微观,国家还是个人。今后的成绩,会更加来之不易”。

别被“厉害了”体带歪了路, 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奋斗。

2019年,期待一切好运。(周易水)

【郑重提醒】本文为品诚旅游独家原创内容,如需转载请加微信:Pc18611752735 获取授权,并注明来源,否则视为侵权。

转载请注明:品橙旅游 » 2018九大旅游人物的“背影”和“脚步”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