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品橙 | 旅游产业链的新视角,每天带来及时、专业的旅游行业资讯,欢迎查找并添加微信公众账号pinchain

风起青萍言谈之六十:2019 听从你心 无问西东

来源:韦陀一杵

月光无垠,波涛万里,自由飞翔在时空里,天地正气,一片光明。也说说时间和空间,把时光拉开10年、20年和30年,大了说算是改革开放40年的一种纪念,小了说是工作纪念。

白马过隙。

这个时候总要来点仪式感的东西。

古往今来,人们经常想到时间、空间和旅行,来抒发情怀。

王阳明诗云:险夷原不滞胸中,何异浮云过太空?夜静海涛三万里,月明飞锡下天风!

广袤的时空里,一切都是浮云,逝者如斯夫,个人的艰困磨难,怎么会停滞在如同天空的胸怀?!

月光无垠,波涛万里,自由飞翔在时空里,天地正气,一片光明。

也说说时间和空间,把时光拉开10年、20年和30年,大了说算是改革开放40年的一种纪念,小了说是工作纪念。

yanxiangju_20190102184427

——1998年

1998年的一天,在调制解调器的吱吱声中,打开了互联网上的山东旅游网主页,甚至多年以后自己也没有意识到,这一下打开了另一个世界,也打开了一个时代。

yanxiangju_201901021844271

这个很不起眼的东西叫“陶尊”,现藏山东莒县博物馆,上面刻画了一株朝气蓬勃的植物,有人认为这是中国最早的文字雏形,这更是5000年前新石器时代先民们对世界的认知和思维方式的反映。
网络改变了世界,改变了我们自身,也改变了我们的思维方式。

如今,我们到底以一个什么角度观察文化和旅游,以一个什么方式思考文化和旅游之间的关系。

2018年12月19日晚,以沂蒙山革命根据地党政军民“水乳交融、生死与共”的革命历史为创作背景的民族歌剧《沂蒙山》在山东省会大剧院上演,一时好评如潮,各类社交媒体上也是一片赞誉,成为山东文旅界的盛事。以下看看几组照片,换个视角对比一下。

yanxiangju_201901021844272

这是2018年大型民族歌剧《沂蒙山》剧照。

yanxiangju_201901021844273

早在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同样题材沂蒙红嫂的故事就被改编成芭蕾舞剧《沂蒙颂》。

yanxiangju_201901021844274

这是山东省沂水县院东头镇桃棵子村,沂蒙红嫂的原型之一祖秀莲就是这个村里的人,沂蒙红嫂就是在这间低陋的农家房屋里抢救八路军伤员的。

桃棵子村发展起了红色旅游和乡村旅游,这是供游客住宿的漂亮的木屋别墅,距离村子不远就是5A级景区蒙山。

这里有空间、时间、观者、场景等元素。

观者空间移动,这是旅游。

场景空间移动,这是艺术。

核心就是那个时髦的词:IP。

无法改变的是时间。

“我挺身像你一样,再不会躲!我挺身像你一样,你就是我……”,这是《沂蒙山》的一句歌词,好像也说的是文化和旅游。

机构改革常常提到的是职能的增加和减少,部门的裁撤和合并,却给文化和旅游提出了“融合”。

如同不能把“互联网+”理解为工具式的简单相加,也不能把融合理解为“文化+旅游”,那么问题是2019年我们的思维方式会有多大的调整,来适应和促进这种“融合”?!

yanxiangju_201901021844275

还没有进入2019年,着急的“融合”模式就出现了。舞台的前排是舞蹈演员,后排是交响乐团,最后屏幕是场子的主角:目的地,这是2018年12月的一场目的地旅游推介会。

思维方式的调整是困难且漫长的过程,这就很容易想到2019年发生的不太涉及思维方式的事:

1、2019年文化产业和旅游产业的融合或许更多在产业末端发生,也就是靠近市场一端。旅游目的地营销实际上就是通过技术等手段,把目的地“场景”进行空间移动。未来孔子博物馆的孔府文物在法国某家博物馆交流展出的时候,旁边放着一叠山东旅游法文宣传手册应该是一件非常正常的事情。可以想见,这种结合融合会在宣传营销内容、宣传营销渠道和宣传营销手段三个领域发生,旅游、文化、文物的对外宣传交流在三个领域排列组合可以衍生出眼花缭乱大量的宣传营销模式。

yanxiangju_201901021844276

2、2019年博物馆也许会成为文化和旅游融合热点,博物馆是目的地空间、时间、场景的固化浓缩,是文化、旅游和文物的最大交汇点之一。比如,以前旅游行业发力研学旅行很难找到着力点,而博物馆可是多数研学产品的“咽喉”部位,将来以上这种尴尬的文件也可能不会出现了。

3、由于故宫文创的极大成功,2018年还出现了网红产品“故宫口红”。而文创产品是目的地场景的物化,2019年包括博物馆在内的目的地文创产品也许会成为热点,依托文化领域的文创产品绝大部分可以在旅游领域找到“出口”。这几年故宫博物院单霁翔院长在旅游行业里的名声甚是响亮,算是“融合”的标志性人物。

4、2018年,山东台儿庄景区的贺年会营销活动以《非遗文化盛宴即将开启!你准备好了吗?》为题拉开了序幕。2019年,各类非物质文化遗产展演活动会更多地进入景区成为旅游吸引物,其中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体验也许成为热点,重点是要让游客参与进来。

5、尽管目的地实景演出也是文化和旅游的交汇点,2019年对其发展态势反而持相对谨慎的态度。更大的可能性是出现实景演出的多样化模式,比如一个想象空间是类似纽约百老汇这样的目的地演艺项目,同时面向本地人和外地游客。从实际统计数据来看,百老汇观众中外国游客超过美国人,许多来纽约的游客的目的之一就是来欣赏百老汇歌剧。

6、技术在空间、时间、观者、场景等元素调整过程中往往起到很大的作用,比如5G时代的到来,想象空间巨大。技术的进步已经可以使观者“卧游”天下,而空间不发生移动,这是虚拟现实;也可以让观者参与到场景中,这是沉浸式体验,这个观者,可能是在“观景”,也可能是在“看戏”,也可能两者都是。2019年,文化和旅游融合的这些探索,会出现耳目一新的感受,会有更多形式的“身临其境”。

——2002年

2002年4月8日,亚太旅游信息技术大会在中国召开,标志着旅游目的地营销系统(Destination Marketing System,简称DMS)进入中国,意味着中国进入目的地营销时代。

技术进步对目的地营销的影响是潜移默化的,如今回首这个过程,在现实中却感叹过程的漫长和无奈。

2018年,目的地营销光鲜热闹,社交短视频传统媒体锣鼓喧天,论坛会议你方唱罢我登场。直到现在,一个现实是国内的大多数目的地营销体系都缺少核心部分:客户系统,也就是说,在相当长的时间里,中国的旅游目的地营销系统大部分是半条腿。

2018年,整个行业好像已经进入大数据时代,尽管许多人还认为数据“大”或者数据“多”就是大数据,尽管许多人说不出旅游行业大数据的应用例子,依然不妨碍大数据满天飞,也不妨碍旅游数据“井喷式”变“大”。

7、2018年12月,山东省在香港举办旅游渠道商大会开始试水将文化团体、文化组织以及文化协会纳入旅游营销渠道体系,客户系统初具规模。个体只是相加,体系才能融合。

2019年,更多的国家(地区)中的旅行社、航空公司、文化组织、专业协会、孔子学院、大中学校等成为渠道合作伙伴,成为旅游宣传营销的渠道,成为文化传播的渠道;以此为基础,更多的业界精英、学校校长、领队、导游、大中学生、协会会员甚至一般民众等会成为“孔子旅游大使”,成为好客山东的营销员,成为中国文化的传播者。这样,系统化的文化传播和旅游营销渠道体系建设成为可能,而核心部分则是客户系统。

8、2018年短视频在旅游营销领域火起来,伴随着报纸媒体隔三差五的停刊。传播渠道的此消彼长,也让目的地营销多了些迷茫。单一渠道的快速崛起的背后,如果没有稳定的清晰的目的地营销模式支撑,也许会很快被另一个渠道取代。2019年,文化旅游营销市场规模扩大几乎是确定的事,营销渠道多样化趋势进一步加大,营销渠道中线下部分比重反而有所反弹。

9、可以预见的是,2019年文化和旅游营销市场会新增一大批参与者,原有的OTA、营销公司、旅行社、广告公司等等的势力范围被打破、分化、整合,很大程度上考验参与方的营销内容整合能力、营销渠道组合能力和营销方式设计能力。

10、中国庞大的出境旅游人群增长减缓,让世界上所有旅游目的地国家和地区愈加关注中国市场,且更加关注针对中国市场的宣传营销。2019年,相当一部分国家和地区目的地会把营销重点转向二、三线城市,比如拥有庞大出游人群和经济能力的山东等区域。包括OTA在内,还没有看到参与方有清晰的整合营销策略和整合产品渠道规模能力。

11、一个残酷的现实是,山东大多数的景区是通过点数停车场的车牌来测算客源结构数据的。当业内相当多的人把统计数据也称作大数据的时候,一个可能的结果就是两边不靠,既没有科学的统计数据核算体系支撑,而大数据依旧停留在“云端”。国内各个省和城市可以说清楚旅游统计数据是怎么来的吗?在国内旅游市场起码50%是由周边游支撑的情况下,2018年某省预计旅游人次高达9亿多,而该省2017年末全省常住人口是3580万人。2019年,希望会出现一大批旅游数据调查服务机构,为景区以及各级文化旅游管理机构服务;也希望有专业的大数据机构为旅游行业服务,尤其是专业的大数据分析机构。

(解释一下旅游统计数据:开元十三年的那一次山东旅游——风起青萍言谈之二十二)

——2010年

2010年10月,原山东省旅游局官方微博开通,以此为发端,目的地的信息传播、营销和服务逐步跟随旅游者的眼光转向手机移动互联网。

2018年,经过十多年以及更长时间的春秋战国时代,旅游电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