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品橙 | 旅游产业链的新视角,每天带来及时、专业的旅游行业资讯,欢迎查找并添加微信公众账号pinchain

被“玩坏”的共享经济终于在民宿领域找回了场子

作者:品橙旅游

部分主流共享单车企业的集体涨价,和不久前交通部要求共享单车等运营企业不收取用户押金的新规定,让共享单车市场迎来新一轮活跃期。值得关注的是,有人忙着在共享单车领域背水一战,有人却已经放弃“单车”,转投住宿。近日,有消息称,OFO的联合创始人薛鼎已经确认退出共享单车领域,正在共享住宿市场展开新的探索。这一新闻引发了新的讨论,同样是共享经济的产物,比起稍显沉闷的共享单车,共享住宿市场为何能长盛不衰?这背后的原因值得深究。

【品橙旅游】部分主流共享单车企业的集体涨价,和不久前交通部要求共享单车等运营企业不收取用户押金的新规定,让共享单车市场迎来新一轮活跃期。值得关注的是,有人忙着在共享单车领域背水一战,有人却已经放弃“单车”,转投住宿。近日,有消息称,OFO的联合创始人薛鼎已经确认退出共享单车领域,正在共享住宿市场展开新的探索。这一新闻引发了新的讨论,同样是共享经济的产物,比起稍显沉闷的共享单车,共享住宿市场为何能长盛不衰?这背后的原因值得深究。

gongxiang190619a

时代的眼泪

“‘共享’概念已经走偏了。”这是薛鼎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的想法,正是这种想法,让他毅然脱离共享单车市场。

在成立初期,“OFO”还不叫现在的名字,而是“OFO骑游”,初衷是为了解决校园内的出行问题,一年多后,包括薛鼎在内的创业者们决定将业务转型至共享单车领域,并正式将名字改成“OFO小黄车”。之后,OFO开始一边疯狂融资,一边快速扩张市场的生存方式,这时候的小黄车,风头无两。

OFO在共享单车领域“折戟”是在2018年下半年。2018年9月,OFO因拖欠6800余万元货款,被合作伙伴告上了法庭,在这之后,OFO正式迎来资金链断裂和退款热潮的双重打击。

退款潮终于在2018年12月迎来了热度顶峰,之后影响持续扩大,截至2019年5月份,OFO共享单车在线排队退押金的用户已经超过1500万人,以每人99元计算,OFO需要退还的押金高达14亿8千万元,而若以每人199元计算,那么OFO需要退还的押金总额高达29亿8千万元。面对巨额押金退费,不少用户反映,OFO承诺的15个工作日内退还押金早就成了一纸空文。

网友“一只猫大财”在6月14日向某投诉平台反映:“从2018年12月份开始退款到现在2019年6月,始终还是排在一千万的位置,一开始队伍排的还是挺快的,到后面就开始慢下来了,照这种速度下去要排到什么时候。”

退款事件的余波更是让OFO面临生存威胁,在2019年1月正式退出海外市场后,同年6月,OFO的法定代表人陈正江被法院限制出境。另据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显示,目前OFO被法院列入被执行人的信息多达146条,执行数额从数万元到数亿元不等;又曾14次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截至目前全部未履行,被执行标的也从数万元到数千万元不等,累计执行标的合计超5360万元。

mobike190619a

被关上的黄金时代大门

虽然OFO在现阶段饱受诟病,但谁也不能否认OFO为共享单车领域带来的变革。作为世界首个“无桩单车共享”模式的缔造者,“小黄车”几乎以一己之力推开了“共享出行”的大门,紧接着又迎来了“共享经济”的黄金时代。

同一时期,摩拜单车、悟空单车、哈啰单车、小鸣单车、熊猫单车等各类共享单车平台蜂拥而至,上演了一场又一场的投放量比赛,北京、上海、深圳、广州这些热点城市成了主战场。

在经历了两年的资本追逐后,共享单车市场终于趋向饱和,单车领域的泡沫也被逐渐吹散,开始接连暴露出单车损坏率高、不计后果盲目扩张、没有独自造血盈利能力等一系列问题。

据不完全统计,2017年各共享单车企业在社会投放了共2000余万量单车,伴随大量共享单车的损坏、丢失,预计报废后将产生30万吨的废金属,给社会造成了极大的负担。与此同时,共享单车违规、违停的现象屡禁不止,为了规范这些行为,某些共享单车投放省份推出“共享单车罚单”政策,督促共享单车企业及使用者按规定停放车辆,虽然起到了部分规范作用,但还是杯水车薪。

除不可忽视的社会问题,对单车企业来说,最大的问题还是单车的损耗——单车的前期投入和后期维护是保持运营的关键因素,在前期花费金钱投入大量单车后,却无法很好地解决单车损耗的问题,这使得大量共享单车企业正处于入不敷出的阶段。正因如此,大部分“耗不起”的单车企业只能选择退出时代舞台,而留下来的“幸存者”则继续面临新的变革。

日前,交通部发布新规,要求网约车、汽车分时租赁和共享单车等运营企业原则上不收取用户押金。如确有必要收取,用户申请退还押金后应当于当日(至迟次日)基于原路退还原则退还用户。该消息一出,虽然规范了共享单车市场,但却成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由此,共享单车生存更是举步维艰。

以被美团收购的摩拜单车为例,在共享单车大混战时代,摩拜单车算是其中的佼佼者,但目前,摩拜在美团的市场矩阵中,依然扮演着拖后腿的角色。2018年9月,美团公布IPO招股书,据数据显示,摩拜单车自2018年4月被美团收购后一直处于亏损状态,2018年4月4日至2018年4月30日的毛损为人民币4.07亿元,相当于每天亏损约1500万元。如果按年计算,摩拜单车一年的毛亏损竟达到了54.7亿元。

可怕的是,不只是摩拜单车,据了解,市场上大部分幸存的共享单车企业仍处于亏损状态。为了生存,部分单车企业开始集体涨价。“共享单车行业发展正趋于理性,此次调价正是基于共享单车行业市场发展阶段做的相应调整。” 哈啰出行高级副总裁李卓生说,在他看来,目前共享单车市场正迎来下半场竞争,以往跑马圈地,靠低价竞争的模式必然会带来融资困难的情况,企业经营和成本管控即精细化运营才能成为共享单车企业长久可持续发展的有力手段。

不是不能玩,而是玩不会

共享单车的沉寂让共享经济饱受诟病,事实上,除共享单车外,共享充电宝、共享雨伞、共享睡眠舱等在引发资本追捧后,纷纷快速凋零。

究其原因,则在于以共享充电宝、共享雨伞的共享模式同样具有共享单车的“毛病”——损坏、丢失率高,没有独自造血能力,导致入不敷出;而睡眠舱的落败则更为直观,睡眠质量差、卫生效果堪忧,直接导致了以白领为首的主流目标人群不买账。于是,市场开始戴起“有色眼镜”,“共享经济终将成为泡沫”的言论甚嚣尘上,共享单车市场首当其冲。

共享单车领域真的在萎缩?这一观点被李卓生强烈否认。“我并不认为共享单车市场正在萎缩。目前,整个两轮出行行业的整体用户日均需求达2.5亿频次的需求,而共享单车行业的需求在1.2亿次。目前,整个行业大概只服务3000万左右的日均用户频次,这个市场依然存在很大增长空间。而且共享单车的用户习惯已被教育养成且成为刚需,我们已经收获了一大批忠实用户。”他说。

据了解,为了抓住机会,哈啰单车业务仍在拓展中,包括千县计划、高校计划等;并已经在320座城市落地。

不过,李卓生也承认,共享单车市场仍存在顽疾,如企业与城市管理者在行业管理的共管共治方面,如单车动态管理、规范执法方面仍需多方合力。最重要的是,截止目前,仍有许多城市未开放共享单车行业的准入与动态监管政策。

在“共享+”领域,管理永远是最困难的,也是共享企业投入最多的部分。共享充电宝和共享雨伞承担的风险自不用说,在OFO成为“时代的眼泪”后,薛鼎曾接受采访称:“OFO曾经花了很大精力推进‘大共享计划’,就是希望能快速吸收闲置的自行车,但并不顺利。”事实上,对自行车这种轻资产来说,用户并没有足够的动力去获得极低的共享收入,同时还要承担高损坏率,自然没有人买账,对此,薛鼎颇为唏嘘。

正因如此,薛鼎在脱离共享单车领域后,开始转向闲置重资产领域。“相对于比较便宜的自行车,如果是房子或汽车等价值高的东西通过无人值守的技术创新实现共享的话,应该是共享经济更适合落地的场景。”薛鼎说。

共享住宿“打脸”共享经济泡沫言论

民宿正是共享住宿的代表,它由2008年在美国创业的Airbnb牵引,在欧美等地普及。目前,这股东风已经彻底席卷了国内外住宿市场。

“过去几年中国的民宿行业发展健康且迅速,能够看到供给侧的升级,目前中国大量有特色的、高质量的房源,房东与房客之间在一定程度上形成了良好互动。根据国家信息中心发布的《中国共享住宿发展报告2018》显示,2017年中国共享住宿市场交易规模约145亿元,比上年增长70.6%。预计到2020年,中国共享住宿市场交易规模有望达到500亿元。”Airbnb内部工作人员表示。

同时,据报告显示,中国的空置房源达5000万套,占中国五分之一的房源,民宿可以很好地盘活这些空置房源,减少资源浪费,同时为当地带来更多就业需求,提升就业率。最重要的是,民宿本身的高回报率和完善的民宿企业服务正是空置房源所有者的动力之源,这种动力足够让空置房源所有者持续不断地为民宿市场提供稳定房源,带动市场发展。

庞大的市场规模和良好的发展前景让中国的民宿市场正趋近完善。据《2018年共享住宿行业深度分析报告》显示,根据房源量、用户量、融资额、其他机构排名等综合情况来看,目前中国民宿行业已初步形成较稳定的三级梯队格局。第一梯队以Airbnb、小猪短租、途家为首,用户数量、房源量、融资额等各方面遥遥领先其他企业;第二梯队以木鸟短租、蚂蚁短租、榛果民宿等为首,虽然颇具影响力,但相比第一梯队较弱;第三梯队由则行业新进入者及大量长尾特色品牌企业组成。

同时,全球民宿市场正愈加规范化。以民宿大国日本为例,2018年6月,日本民宿法正式实施,与交通部在共享单车市场出台规定一样,这一法案的出台极大地规范了日本民宿市场。但不同的是,共享住宿领域并没有在日本市场消亡,反而就像剪去了多余枝叶的小树一样,愈加茁壮成长。

当前,民宿市场的排头兵Airbnb已经在日本共享住宿市场发光发热。当前,Airbnb在日本已经有大约 50000个房源,并在酒店和日式旅馆等传统住宿拥有超过 23000 间客房。

除Airbnb外,中国本土民宿品牌途家也在民宿法出台后采取积极的应对方式,据悉,途家是中国境内最早、也是唯一取得日本民宿经营合法资质的中介平台。“为了符合新法规定,途家对新申请登录日本的房东和房源进行了更严格筛选,目前已经全面完成合法房源的标注,途家在日本合法且可售卖房源已经超过2000家。”途家海外事业部负责人唐亚杰曾表示。

在较成熟的日本民宿市场,以Airbnb、途家为首的外来客能在短时间内取得这样的成绩,一方面来源于其优秀的经营模式,另一方面,也证明了民宿在日本大住宿市场未来可期。有预测认为,日本民宿市场的规模在2020年预计达到1297亿日元,比2018年增长80%以上。

共享住宿市场的未来可期直接打破了“共享经济终将成为泡沫”的言论。正因如此,薛鼎才会在短暂修整后创造了麦极智能投身硕果仅存的共享住宿市场,“共享经济是让有价值的东西更有价值,而‘闲置重资产+无人值守服务’会让共享者变得更容易参与到共享中来。”他曾对媒体表示。据悉,麦极智能中国首家面向住宿后市场的无人值守服务品牌,专注于用技术弥补民宿市场的不足。

且不论麦极智能最后能不能被市场接受,但可以肯定的是,科技正成为未来民宿市场发展的新方向,如在民宿中插入AI智能和语音交互系统,民宿房门配备智能锁等,甚至是系统化成熟化的个体民宿管理平台,这种在一两年前只属于成熟酒店的智能设备,正集体进入共享住宿领域。

“从技术层面上来讲,我们发现中国用户非常愿意接受新的技术,接受的速度也非常快,这跟移动互联网的高度普及也有关。大部分千禧一代预定行程都是通过移动平台完成,而且他们希望预定流程越简单越简单越快捷越好。”Airbnb工作人员说,据了解,Airbnb早就在内部普及AI智能系统,用于帮助用户预定住宿,以及中期服务和后期售后等。

除Airbnb外,小猪短租等中国本土企业也正逐渐深入AI领域,在创新的经营模式和高科技技术加持下,现有的民宿企业正不断迎合着市场发生变化,再加上以薛鼎为首的新创业者的投身,他们的持续探索也是现有企业创新的原动力,在这个不革新就会被湮灭的战场,中国的共享住宿市场似乎永远不会落幕,而中国的共享经济也终于证明了其存在价值。(品橙旅游 Yangqi)

【郑重提醒】本文为品橙旅游独家原创内容,如需转载请加微信:Pc18611752735 获取授权,并注明来源,否则视为侵权。

转载请注明:品橙旅游 » 被“玩坏”的共享经济终于在民宿领域找回了场子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