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品橙 | 旅游产业链的新视角,每天带来及时、专业的旅游行业资讯,欢迎查找并添加微信公众账号pinchain

昆桂入境:另辟蹊径,才能走的更稳

作者:品橙旅游

入境旅游是区域旅游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但对昆明和桂林来说,本市入境却远不及国内游的发展迅速,因地制宜地利用自身优势快速打开入境缺口,已经成为两省旅行社发展入境游的共同选择,与此同时,虽然同处西南,但昆明和桂林的入境困扰却不尽相同。

【品橙旅游】入境旅游是区域旅游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但对昆明和桂林来说,本市入境却远不及国内游的发展迅速,因地制宜地利用自身优势快速打开入境缺口,已经成为两省旅行社发展入境游的共同选择,与此同时,虽然同处西南,但昆明和桂林的入境困扰却不尽相同。

rujing190809c

昆桂入境的兴衰

在中国入境游的版图上,以桂林、昆明为首的西南旅游城市算是迎接入境游客的“先行者”,尤其是50年代后期,涌现了一批以桂林中国国际旅行社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桂林国旅”),和昆明中国国际旅行社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昆明国旅”)为首的本土旅行社,大力发展本省入境旅游。

与中国大部分内陆省份一样,昆明与桂林早期的入境游主要以外事接待为主。“在成立初期,旅行社的主要任务就是协助政府接待外国游客,政府引导,国中青三大社输送客源,我们来做地接工作,将游客带领到各个大型景区,以单纯的观光为主,而且服务也比较单一。”桂林国旅总经理陈曦说。

rujing190809a

在长达几十年的入境旅游市场,改革开放可以称得上是一个重要节点,在这个时期,昆桂航空口岸对外逐步开放,与世界接轨,昆明和桂林旅游市场纷纷进入高速发展期,昆明国旅也是在这个时期才以企业的名义接待入境游客。至于桂林国旅则更加晚一点,一直到80年代末开始逐渐独立,开放入境业务。

“神秘”红利一直持续带动着昆桂入境游发展,一直到2000年左右,昆桂两省入境开始进入“最后的辉煌”。

黄敬介绍:“昆明的入境游在2000年开始走下坡路,在这个时期,中国本土对外国游客的吸引力变弱,再加上昆明的旅游产品开始在中国本土打响,中国游客的经济能力提高,导致昆明的国内游和出境游开始逐步挤压入境游市场,尤其是国内游的兴旺,正逐步占用昆明旅游市场有限的旅游资源。”

rujing190809b

正是在这种大环境下,昆明国旅的入境板块开始逐年压缩,从刚成立的100%到了现在的32%,2018年接待游客数量仅有不到2万人。桂林国旅的入境板块则同样面临国内游挤压的问题,在加上2008年金融危机的余韵,目前桂林国旅的入境游板块仅占旅行社的10%。

“在金融危机爆发之际,全国的旅游市场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打击,桂林国旅的入境游业务同样遭受重创,举个例子来说,桂林国旅在2008年之前每年最多能接待16万名左右的入境客人,但是2018年旅行社仅接待了3万人左右,虽然近两年桂林入境市场在逐渐好转,但影响依然存在。”陈曦说。

发展入境业务,昆桂另辟蹊径

在“先天不足”的市场环境下,昆明和桂林发展入境游各有妙招。

云南地处边境线,位置靠近东南亚等国家,拥有发展过境旅游得天独厚的地理优势,据了解,昆明国旅除了日常接待欧美、日本游客,还正大力发展过境游,引导马来西亚、越南等周边国家入境。

“云南是泰国、马来西亚、越南等周边国家自驾进入中国的首选地,昆明又是旅游大市,这些自驾外国游客大多数会选择从西双版纳入境,辐射昆明、四川、湖南、内蒙古、新疆等地,再选择从云南回国,这种自驾游跟团较多,由旅行社牵头形成车队,再派导游全程陪同。”黄敬说,当前自驾跟团游已经在云南入境游市场形成趋势,再加上普通的入境跟团游,导致昆明国旅的入境游跟团占比70%以上。

没有昆明的地理优势,桂林国旅的选择则是专注线上。近两年,随着国内OTA市场增速逐渐放缓,各大OTA开始寻求出海机会。而桂林国旅旗下的专属海外平台已经在海外形成规模,成为旅行社发展入境游市场的一大“利器”。

成立于50年代末的桂林国旅在90年代末就已经开始着手于线上业务的扩张,算是较早一批开拓线上平台的旅行社之一,也是通过此,桂林国旅的线上入境游业务正式打开,跳出桂林本地,将业务辐射全国。

据陈曦透露,桂林国旅的线上业务于1998年左右开始,正式成立独立英文网站,主要针对来中国旅游的英语国家游客,通过在网站展示入境旅游产品,吸引游客在线下单。经过多年的发展,网站也从当初的单一英文网站发展到如今的德语、意大利语和西班牙网站,服务于更多国家的入境游客。据统计,当前线上业务占总入境游业务的60-70%,拥有很大分量。正因如此,桂林国旅接待的入境游散客明显多于跟团游客人,分别占比60%和40%,算是入境旅行社中“不一样的烟火”。

昆桂的机遇与阻碍

虽然昆明国旅和桂林国旅分别拥有“杀手锏”,但发展昆桂入境市场也确实迫在眉睫。

“昆明发展入境的一大阻碍就是大交通的成本问题,这不仅包括航班的成本,在外国游客入境后还有省内交通和景区内交通的运营成本问题。此外,昆明市的景区基本都是山岳景区,门票较为昂贵,多数超过100元,导致很多外国游客对昆明著名的旅游景区望而却步。”黄敬说。此外,客源国的国际航班进入昆明的航线较少,大多都是中国航企的航线维持昆明国际航线的运作,因此,黄敬也认为,在这种情况下,航企很难持续影响客源国游客,对昆明的宣传作用不大。

2018年底,云南实行了144小时过境免签业务,力图大幅提升云南入境旅游市场,但据黄敬透露,过境免签的业务并没有如预期一样,吸引到很多的外国游客。“过境144小时免签的硬性要求太多,必须要第三国机票签证才能使用,而且免签的52个对象国多数是发达国家,但昆明国旅的接待对象基本为东南亚游客,如马来西亚、泰国、越南等,这些对象又无法使用免签政策,因此免签政策的使用效果并不好,据统计,2018年使用免签政策的境外游客仅有几十人。”更何况,就算是使用了144小时过境免签政策,在这144小时内,游客也很难逛遍昆明的景区。

甲之蜜糖,乙之砒霜。对昆明有些困扰的过境免签业务,却在桂林发挥了其价值,据了解,桂林于2015年开放了东盟十国的过境免签业务,极大地带动了以马来西亚、泰国、菲律宾、新加坡等国家的入境积极性,而且昆明的旅游景区发展时期较长,景区与景区之间的交通设施链接较完善,境外游客可以在144小时内基本逛遍桂林景区。

不论是有帮助还是没有帮助,过境免签业务极大地证明了国家层面对入境游市场的影响巨大,在陈曦和黄敬看来,国家层面的支持是昆桂两市发展入境游的最大力量,但是目前的政策支持还是不够。陈曦表示,如果要发展入境,不能仅凭企业的一己之力,当前桂林的入境导游人才严重缺乏,小语种导游更是“提着灯笼难找”,其根本原因还是入境市场不够重视人才培养造成的,为了解决问题,国家层面的扶持必不可少。与此同时,黄敬也表示,政府可以设立一些简单的奖励性政策引导旅行社发展入境市场。

面对市场短板,“一带一路”政策的提出,又是另外一个促进入境业务的新节点。据了解,“一带一路”政策极大地带动了东南亚国家进入昆桂旅游的积极性,目前缅甸飞往昆明的直飞航班已经覆盖了缅甸的3大城市;“东盟博览会旅游展”每年都会在桂林召开,吸引了大量有旅游潜力的国家旅行商参展,对桂林发展入境市场起到了决定性的帮助作用。

有了国家层面的帮助,昆桂两省的入境游产品依然存在旅游产品单一等问题。所幸,昆桂两省旅行社已经注意到了这个问题,近年来,昆明国旅和桂林国旅分别在大力发展人文体验互动,力图将外国游客带入到本省生活中去,“做当地人,贴近当地人”。

以昆明为例,黄敬透露,昆明国旅从2003年起就推出了体验类产品,丰富旅游体验,其中包括户外徒步登山、观花、观鸟、摄影团等等,目前来看,虽然体验旅游团刚刚起步,但收效不错。

应对入境市场变化,昆桂两省的入境出路成为关注重点,伴随国际航班的密集,陈曦认为,政府可以适当引导昆桂两省合作发展入境市场,如合作推进精品线路、针对外国游客联动推介旅游产品等,这种1+1必然大于2的计算公式,也必将会为昆桂两省的入境游市场带来新的活力。届时,响彻80、90年代的精品昆桂旅游线路或许会被重新唤醒,绽放独特西南光彩。(品橙旅游 Yangqi)

相关链接:

入境大咖谈 | 宁夏国旅徐辉:持续发展入境,将如何破壁?

入境大咖谈 | 成都海外王涛:深挖入境“红利”,迎着风走得远

入境大咖谈 | 西安国旅:流量界的“杠把子”,如何逆袭入境游?

入境大咖谈 | 康辉旅行社:回归本质,入境游也可以做好

入境大咖谈 | 中青旅胡继英:面壁十年图破壁

入境大咖谈 | 上航旅游集团:三十余年,国内入境游市场的参与和见证者

入境大咖谈 | 凯撒旅游:新形势下入境游的机遇与挑战

入境大咖谈 | 国旅张陵捷:曾经的创汇大户需要再现辉煌

入境大咖谈 | 河南国旅黄德洲:中原入境游需发挥地域优势

入境大咖谈 | 桂林天元国旅,入境游平台出海的“先行者”

入境大咖谈 | 湖南入境游,能做和要做的还有很多

入境大咖谈 | 昆桂入境:另辟蹊径,才能走的更稳

【郑重提醒】本文为品诚旅游独家原创内容,如需转载请加微信:Pc18611752735 获取授权,并注明来源,否则视为侵权。

转载请注明:品橙旅游 » 昆桂入境:另辟蹊径,才能走的更稳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