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品橙 | 旅游产业链的新视角,每天带来及时、专业的旅游行业资讯,欢迎查找并添加微信公众账号pinchain

从高管薪酬透视大型旅企经营状况

作者:品橙旅游

大型旅游企业的CEO总要面对收购整合、品牌营销、成本收益和市场扩张等问题,而他们披荆斩棘的能力和公司的盈利能力,通常会表现在每年获得的薪酬之中。最近几年,欧洲旅游业被经济低迷、英国“脱欧”、过度旅游、燃油成本上涨等诸多问题所困扰。尽管旅行社承压、小型航司接连倒闭、酒店并购案不断,但依然有一部分旅企高管能够处变不惊,平稳掌舵。

【品橙旅游】大型旅游企业的CEO总要面对收购整合、品牌营销、成本收益和市场扩张等问题,而他们披荆斩棘的能力和公司的盈利能力,通常会表现在每年获得的薪酬之中。

gaoguan190813a

欧洲旅企高管:有人欢喜有人忧

最近几年,欧洲旅游业被经济低迷、英国“脱欧”、过度旅游、燃油成本上涨等诸多问题所困扰。尽管旅行社承压、小型航司接连倒闭、酒店并购案不断,但依然有一部分旅企高管能够处变不惊,平稳掌舵。

lvqi190813f

注:Thomas Cook因目前市值不到10亿美元,嘉年华邮轮因其双重上市结构不算在内。

数据来源:Skift

Amadeus的Luis Maroto在2018年名列前茅,这位为公司长期服务的CEO的薪酬比上一年增长了5%,总计560万美元,其中340万美元是股票,约100万美元以薪水的形式出现。Amadeus的市值超过350亿美元,在过去两年中每年的净利润超过10亿美元,是名单上最有价值的旅游公司,他的高管薪酬还是与之匹配的。2019年上半年,Amadeus实现了稳健的发展,营收同比增长14%,达到28亿欧元,调整后利润也与去年上半年相比增长了10%,达到6.66亿欧元。

虽然通常很难证明CEO的薪酬是否合理,但薪酬是对其成功的奖励。排名第二的是综合休闲旅游公司途易集团(TUI Group)的Fritz Joussen,他在2018年获得了包括190万美元的长期股权激励在内共530万美元的薪酬。

加薪幅度最大的Nick Varney是拥有乐高乐园等IP的默林娱乐集团的CEO,这家公司正在被私有化。这一增长源于他自2014年以来首次获得更大的长期股票奖励和40.2万美元的奖金。洲际酒店集团CEO Keith Barr 43%的增长主要归功于他从2017年7月接任后一整年的工作。

欧洲航空公司的日子普遍都不太好过,但低成本航司瑞安航空的CEO Michael O’Leary大概对自己的表现最不满意。2017年秋天,公司遭遇了所谓的“飞行​​员排班失败”,导致其取消了当年9月和10月的13万次航班中的2000次。他对此非常懊恼,后来在2018年决定放弃他的奖金。在7月底公布的2019财年Q1财报中,受燃料成本增加、低迷经济形势和价格战的影响,公司盈利下降21%至2.43亿欧元,运营成本增长19%,员工成本增长21%。随后O’Leary在向员工发送的信息中称瑞安航空需要裁掉500多名飞行员和约400名空乘人员,合理怀疑O’Leary的薪酬也可能会受到影响。

美国旅游巨头:大方背后的困扰

相比备受困扰的欧洲旅企,美国的巨头们似乎要“壕气”很多。Fogel在2018年的2045万美元薪酬是Booking Holdings员工平均工资的402倍,Okerstrom的 1308万美元是Expedia员工平均工资的194倍,就连Kaufer 197万美元也是TripAdvisor员工平均工资的19倍。

lvqi190813e

数据来源:Skift

不过,除了Booking.com前总裁兼CEO Gillian Tans(2016年4月至2019年6月任职,她的现金奖金与Booking.com的业绩挂钩)的薪酬在2018年增长了6%至1447万美元,挤掉Expedia CEO Mark Okerstrom跻身第二,其他三位高管的薪酬相比2017年都下降了。因为2017年对他们比较特殊:Booking Holdings的Glenn Fogel和Expedia的Mark Okerstrom都在2017年被任命为CEO,TripAdvisor的Steve Kaufer则获得了令同行艳羡的长期激励奖。

Booking Holdings的薪酬委员会考虑到公司经营面临的市场竞争和宏观经济环境,2018年间夜预订量增长12.9%,收入增长16.8%,调整后的收益增长18%,出手阔绰,使得CEO Glenn Fogel仍是2018年薪酬最高的在线旅游上市公司高管,总薪酬为2045万美元,比2017年减少了26.3%,因为他的股票奖励减少了约700万美元。他在2017年从战略和计划负责人晋升为CEO,获得了一笔补助金。2018年奖金下降源于Booking Holdings在运营上面临税务和系统问题,以及Rentalcars.com品牌与Booking.com品牌整合的延迟。

2019年,Fogel的薪酬可能会有所不同,因为6月26日,他接替Gillian Tans兼任了母公司最大的子公司Booking.com的CEO一职。2019年Q1间夜预订量同比增长10.3%,Q2间夜预订量增长11.8%,预计Q3酒店间夜量将同比增长6%到8%。将在Booking.com新设立的主席职位上任职一年的Tans算是为他开了个好头。

Expedia集团总裁兼CEO Mark Okerstrom的总薪酬在2018年下降了57.4%至1308万美元,这主要是因为他在2017年8月被任命为总裁兼CEO时获得了近350万美元的股票奖励,2018年便没再获得任何奖金,期权奖励也暴跌64%至908万美元,不过现金奖励增加了140%,达到300万美元,因为Expedia考虑到2018年公司收入增加12%、EBITDA 增加15%和每股调整后的收益增加35%,以及关键地区的扩张,网站上的房源数量增加到100多万套。Expedia在2019年Q1的总预订量同比增长了8%,收入同比增长4%,Q2总收入和总预订量都同比增长9%,并努力将Vrbo非标住宿业务扶入正轨。

TripAdvisor联合创始人兼CEO Steve Kaufer 2017年的薪水有点像一个终身成就奖,他获得近2860万美元的股票奖励和1820万美元的期权奖励,总薪酬接近4790万美元,不过他2022年之前没有资格获得另一项长期激励股权补助金了,2018年的薪酬总额仅为197万美元,是在列四位高管里最低的。尽管如此,或许源于在2018年更新品牌和酒店购物体验,推出新品牌广告活动,重振酒店业务部门的盈利能力,同时增加体验活动和餐厅服务这两个关键的战略业务部,Kaufer 2018年的奖金增加了232%,达到116万美元。不过2019年Q1和Q2,TripAdvisor的总收入都同比下降,不禁让人担心起他2019年的奖金。

lvqi190813d

数据来源:Skift

虽然美国主要航空公司的CEO薪酬看起来相对稳定,没有OTA的CEO的那样大起大落,但背后的故事也不少。在九家大型上市美国航司的领导者中,达美航空CEO Ed Bastian成为最大赢家,总薪酬接近1500万美元,实际上,其中94%都是奖金,Ed Bastian的基本薪水不到90万美元。但董事会认定在其领导下的公司实现了许多运营和财务目标,为实现短期和长期激励措施给予他巨额奖金,更使他2018年的总薪酬高于2017年的1320万美元。

美国航空CEO Doug Parker是四大CEO中唯一收入低于前一年的。他的薪水下降了1.45%至1200万美元。他不拿薪水,所有的奖金都以股票形式支付,奖金结构也比大多数竞争对手更为简单,大部分薪酬是根据航空公司的税前收入计算的。这种薪酬计划似乎将管理层的利益与股东的利益很好地结合起来。然而,这样可能让管理层变得自满和缺乏紧迫感,从而引起投资人的不满。

美联航CEO Oscar Munoz去年的总薪酬为1050万美元,比2017年多出近100万美元,因为2017年美联航暴力逐客引发的芝加哥机场事件等使他损失了奖金。

与此同时,尽管西南航空CEO Gary Kelly继续献上可靠的业绩,但他的收入仍然低于同行。 他去年的总薪酬为770万美元,与2017年相比增长约2%。Kelly的可变短期薪酬由许多指标决定,包括单位收入、成本、投资资本回报率等等,西南航空虽然实现了93.2%的短期目标,略高于前一年,但还是连续第二年未能实现短期年度目标。

阿拉斯加航空的Brad Tilden是除美航的Parker以外唯一2018年薪酬低于2017年的CEO。他的薪酬下降超过23%,为437万美元。值得注意的是,Tilden在安全相关奖金方面的收入大大减少,也许是因为去年8月份,子公司地平线航空的一名员工偷走了庞巴迪Q400客机并将其撞毁。同时,阿拉斯加的相对股东回报和投资回报率落后于2017年。

捷蓝航空的CEO Robin Hayes去年的收入为359万美元,同比增长超过7%,董事会认为公司在客户满意度、航班准点率和成本控制方面取得了进步。但与竞争对手相比,他可能仍然薪水过低。夏威夷航空的CEO Peter Ingram 2018年3月刚刚从首席商务官升任为CEO,获得335万美元的总薪酬。公司使用19个指标来确定CEO薪酬,包括单位收入、单位成本和投资资本回报率等,这可能是业内最多的。忠实航空的创始人兼CEO Maury Gallagher去年的收入约为285万美元,由82.5万美元的全权委托现金奖励和200万美元的全权证券组成。精神航空CEO Robert Fornaro在上任三年后于12月底离职,他在最后一年获得了240万美元的总薪酬,他的收入也是基于单位收入、成本和航班准点率等指标。

博弈与激励

放眼全球,如印度的MakeMyTrip、中国的携程和阿根廷的Despegar,都在美股上市,但没有分别报告每个高管的薪酬,只是总体上报告了他们的高管团队的薪酬。

在国内,华强方特两位高管占据2018年旅游上市公司高管薪酬榜前两位。其中,华强方特董事长戎志刚以781万元的年薪名列第一,其次是年薪779.5万元的副董事长、总裁刘道强。首旅酒店总经理孙坚也以677.38万的年薪位列第三。但总的来看,年薪200万以上的高管还是少数。

旅游上市公司高管薪酬应该是各方力量博弈的结果。首先,高管薪酬与公司规模有关;其次,高管薪酬水平与公司业绩呈现正相关的关系,提高高管薪酬水平可以使公司业绩提升。同时,有研究指出,高管团队成员之间的薪酬差距也与公司业绩呈现正相关关系,高管薪酬差距的扩大可以促进公司业绩的提高。

纵观海外旅企高管薪酬不难发现,我国旅游上市企业高管薪酬依然普遍偏低,这可能源于薪酬结构不合理带来的薪酬激励不对称。从海外旅企的薪酬激励体系中可以看出,他们已经将股权激励作为一种常见长期激励的方式,将高管人员的行为和企业的长期利益绑定,一来有助于增收,二来可以避免他们做损坏企业利益的不良行为。同程艺龙于2016年开始采用股权激励计划,2017年股权激励支出5678.3万元,到了2018年这个数字已经增至5.72亿元。这可以作为我国上市旅游企业努力的一个大方向。(品橙旅游 Cathy Liu)

【郑重提醒】本文为品诚旅游独家原创内容,如需转载请加微信:Pc18611752735 获取授权,并注明来源,否则视为侵权。

转载请注明:品橙旅游 » 从高管薪酬透视大型旅企经营状况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