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品橙 | 旅游产业链的新视角,每天带来及时、专业的旅游行业资讯,欢迎查找并添加微信公众账号pinchain

民宿业“大转折”:前十年看浙江 后十年看河南

作者:品橙旅游

民宿在中国的发展来到了新的阶段,也正在经历一段若隐若现的“大转折”时期。十年前,中国民宿产业看东部,浙江莫干山民宿成为精品民宿的代表,而现在新区域的民宿集群也在崛起,河南正成为新的引领者。2019年,河南省文化和旅游厅在全国率先启动民宿资源普查工作、加快出台支持民宿发展的意见、制订民宿的标准。先期选择30个重点县、100个乡村,新运营100个民宿品牌。

【品橙旅游】民宿在中国的发展来到了新的阶段,也正在经历一段若隐若现的“大转折”时期。

十年前,中国民宿产业看东部,浙江莫干山民宿成为精品民宿的代表,而现在新区域的民宿集群也在崛起,河南正成为新的引领者。

2019年,河南省文化和旅游厅(以下简称“河南文旅厅”)在全国率先启动民宿资源普查工作、加快出台支持民宿发展的意见、制订民宿的标准。先期选择30个重点县、100个乡村,新运营100个民宿品牌。

2019年9月,习近平总书记在河南考察时,走入信阳新县民宿“老家寒舍”,与店主韩光莹亲切握手交流,被业者称为民宿业的“高光时刻”。

十年民宿路,如今渐成规模,也渐入佳境,然而,有些问题仍然需要直面探索。

minsu191011a

前十年:野蛮生长的爬坡阶段 诗画浙江一马当先

“民宿”一词源于日本(Minshuku),最初是由一些登山、滑雪等发烧友租借当地民居而发展起来的家庭式旅馆,后来,民宿业主将其闲置的房间出租给旅游者,并为其提供早晚餐、床单更换等简式家庭服务。

2008年前后,以云南的丽江和大理、浙江的乌镇西栅等为典型代表,真正拉开了中国民宿业发展的大幕。

当然,以点状发展来追溯的话,敢为天下先的浙江人下手应该更早。2000年,浙江德清县莫干山的颐园遇到了新主人——夏雨清,经过30万的改造,本已萧索的民国富商的私宅又变得清爽起来。当时外国人多喜欢冬天来,没地方住,因颐园是山上设施最好的房子,水到渠成就成了莫干山最早的一家民宿。

那些年,高天成还没遇到裸心谷,司徒夫也还没造法国山居,他们来莫干山,也住颐园。

现在成为莫干山代名词的“裸心”是另一个故事了。裸心的创办人高天成是南非人,在2005年来到中国大都市上海工作后,异常思念南非纯净的自然环境。经过“七探上海周边”后,高天成终于发现了莫干山的一座基本废弃的老别墅,自此,确立了他创业的方向。2007年,裸心乡正式开业,此后,八栋度假屋就不断的有客人入住。2011年,裸心谷开业,位于裸心乡下方的山腰上,是一个拥有数十栋树顶别墅及圆形夯土小屋的度假村。再后,裸心堡开业。现在,在苏州、西安等地,裸心集团不断打造着一个都市外让人与自然“赤裸相见”的世外桃源。

luoxinbao191011a

随着裸心的开办,翠竹满坡的莫干山上,民宿有如春笋般次第冒出,据不完全统计,截至2017年,莫干山民宿已有690家。充分竞争带来的恶果显而易见,除了风格相似、价格战以外,如何平衡环境与发展的关系成为一个大问题。

政府的调节作用不可小觑。2015年德清发布了全国首个县级地方标准规范《乡村民宿服务质量等级划分与评定》。此后,当市场徘徊不前时,当地政府又通过一系列的活动、项目,让旅游内容丰富化,吸引人气。

资本作为“另一只手”对于市场的作用不言而喻。外来资本的介入,导致有一些口碑较好的民宿迅速扩张,如大乐之野,迅速在当地品牌化。单一品牌规模的扩大,挤压了其他品牌空间,让多元主体竞争变得单一。此外,民居所有权和经营权的分离、日益高涨的房租、后来者的简单复制让品质参差不齐……这些问题日益凸显。

为此,浙江相关部门也不断努力,如2016年12月5日,浙江省出台的《关于确定民宿范围和条件的指导意见》,2018年1月浙江省公布了2017年度浙江省首批白金级、金宿级、银宿级民宿名单,目前,浙江省获得“官方认证”的民宿已经达到311家。

此外,各种培训也在增加。浙江文旅厅副厅长杨建武更是亲自上阵,为多地民宿业主做讲座、讲方法,比如2018年在浙江东阳为民宿业主作的《浙江民宿发展的实践与思考》专题授课,就颇见行业主管部门的见识水平。

在课堂上,杨建武说,浙江民宿“姓民”,既要为民惠民,更要民办民享;民宿有主,既要有主人,也要有主题;民宿要融,既要融居游一体,也要融城乡一体;民宿务工,既要工于设计,也要工于运营;民宿重情,既要求真情、更要讲情怀;民宿须静,既要环境静,更要头脑冷静。

后十年:合规高质量发展  老家河南异军突起

近几年,业界普遍感觉,河南民宿业发展势头迅猛,市场供需两旺。

最高领导人在河南考察时,走入乡村民宿,与民宿业主的亲切交流,更是极大振奋了民宿业的市场信心。

新华社报道,“在‘老家寒舍’民宿店,习近平仔细察看服务设施,同店主韩光莹一家围坐在一起交谈。韩光莹告诉总书记,他是红军后代、革命烈士家属,近年来靠乡村旅游实现了增收,还带动乡亲们发展民宿走上致富路。习近平听了十分高兴。他指出,依托丰富的红色文化资源和绿色生态资源发展乡村旅游,搞活了农村经济,是振兴乡村的好做法。”

“9月16日,习总书记来到‘老家寒舍’,我介绍了自己经营的民宿的设施、历史、经营发展情况等。他问入住率怎么样?我回答旺季的时候差不多一个月有22天都是满的。总书记很高兴,还问了其他一些经营情况。临走时,总书记对我们说了一些叮嘱的话,我到现在想起都很激动。”河南“老家寒舍”店主韩光莹对品橙旅游回忆着当时的情景。

本来已到淡季的“老家寒舍”,现在依然宾客盈门,韩光莹心里美滋滋的。

9月27日,“河南省旅游协会民宿与精品酒店分会”、王屋山民宿学院正式成立以及王屋山小有洞天民宿正式开业。在这次大会上,省文旅厅领导发表的主题演讲正是:乡村民宿,让人人享有更美好的未来。

河南省文化和旅游厅厅长姜继鼎表示,作为民宿从业者,要立愚公移山志,让河南民宿放光彩。

“这几年,河南民宿处于全面开花的状态。”中国旅游协会民宿客栈与精品酒店分会的首任会长张晓军表示。

2018年,河南将乡村旅游作为全域旅游发展的重中之重,将民宿作为发展乡村旅游的重要抓手,明确提出“民宿发展争最快”的发展目标,并确定了“生态旅游抓三山,三山旅游抓民宿,民宿引领大发展”的发展思路。

据了解,2019年3月,河南启动了声势浩大的“民宿发展进三山”活动。截至目前,已经组织开展了12个批次25个县(市)的民宿走进县(村)活动,邀请国内200多位知名的民宿品牌经营者、创始人走进民宿发展重点县。

河南省文旅厅副厅长朱建伟介绍,活动开展以来,每一次活动都有现场考察、项目洽谈、专家培训、实战授课,每一次活动都达成了投资意向。

张晓军回忆,文化和旅游部2018年11月30日在浙江的安吉召开“发展乡村民宿,推进全域旅游”工作现场会。会上雒树刚部长就明确提出,乡村民宿方兴未艾,大有可为。这个会议把“民宿发展”与“全域旅游”相提并论,对于民宿发展来讲是里程碑式的会议。“雒部长现场点名了两个省份的民宿发展实践,河南省受到了表扬。”

2019年的4月9日,在携程途家的协同支持下,中国旅游协会民宿客栈与精品酒店分会、河南省文化和旅游厅还联合举办了中国首届民宿投资大会。 11批、200个民宿头部品牌的创始人、从业者,以及著名的民宿投资机构分期分批走进河南。

jiyuan191011b

品橙旅游获悉,河南新县也极有可能成为即将召开的第五届全国民宿大会的举办城市。

品橙旅游首席分析师周易水说,民宿业的前十年,浙江、云南等地做了新鲜尝试和积极探索,形成了一个极有价值的发展阶段。如今河南民宿崛起,形成一个从上到下、由下至上的能量“加持”氛围,渐渐有了新的经验和模式,当然这并不必然意味着其市场规模、市场需求等就一定会远超其他省份。业界更期待,以河南为代表的区域,在政策突破、发展模式创新、合规高质量发展等层面为民宿业再上层楼。

“河南发展民宿业的做法是系统的、全方位的,这里边既有政府的力量,又有本土民宿企业的力量,也有携程途家这样大平台的支持。当政府给了阳光给了沃土,企业会少了很多后顾之忧,能够更好地成长。”张晓军说。

济源文旅集团正是这样的本土企业代表。作为国企,济源文旅拥有王屋山、愚公移山红色基地、那些年小镇、卢仝茶园、济水源龙源花谷等核心景区,近日民宿集群小有洞天开业,而老兵工民宿也被网友们称为“河南最美十大民宿”之一。

济源文旅集团董事长邱英平说,借助乡村振兴的东风,民宿发展空间很大,能够成为一种产业支撑。“我们要把中国非常优秀的农耕文明,移值到民宿产业中去。我们新做的民宿群,就和附近村庄进行整体协调,挖掘乡村文化特色内涵,挥发出休闲度假的韵味,这样自然‘生长’出的产业才有生命力。”

在刚刚开业的“小有洞天”,原始村落的脉络得以保护,料姜墙内又进行“现代”设施转换,方便宜居,同时,图书茶室、进口超市等细节设计也使得这个王屋山下的民宿集群更有情致。再配合农家乐、中端酒店品牌小十方等,形成了王屋山住宿接待集群。

据小有洞天运营团队的管理者赵震介绍,为了这个民宿,途家派出了运营管理、线上营销、销售、培训四个部门的工作人员协助开业,并在软装设计等多方面进行了协调。

jiyuan191011a

携程旅行网集团副总裁王韦对品橙旅游表示:“我们与河南省的合作是全方位的,是从营销到产品到产业各个方面,希望能通过我们的流量、营销活动、销售平台、培训对于河南民宿发展进行促进。”

周易水说,作为民宿企业领头羊的途家,一直还是比较具有创新精神。杨昌乐时代,途家需要拿出更好的作品证明自己的行业地位。“途家与河南的合作,前期应该也有配合携程整体战略的因素。但对于途家而言,这次也是一个重要机会。济源长期处于焦作、洛阳两大旅游重镇的覆盖下,呈现阴影区效应。途家如果成功借势济源独特的利好因素,在济源都能打样成功,就能够切入更多目的地资源,也能向资本方讲出更好的故事。因此,济源项目,不容有失,而且要做得漂亮。”

民宿之困  在前进路上解决

显而易见,在如火如荼的发展中,民宿业也遇到了不少的问题,有些直到现在依然存在,甚至越来越尖锐。

张晓军认为,民宿业发展了十年,但民宿企业经营合法性的问题依然没有得到解决。土地资质的问题、消防的问题等都是这个行业发展十年“埋下的雷”。“作为民宿协会,我们怎么能发挥协会的作用来保护并发展这个行业、保护经营者的合法权益是迫在眉睫的事情。”

中国建筑科学研究院防火所副总工肖泽南研究员多年聚焦民宿消防研究。肖泽南表示,过去,由于乡村民宿普遍难以通过旅馆开业前的消防安全检查,无法取得消防安全许可证,导致无法办理特种行业经营许可、工商营业执照等。2017年,住建部、公安部、国家旅游局联合发布了《农家乐(民宿)建筑防火导则(试行)》,将农家乐、乡村民宿定位为一种新兴业态,而不是原有的旅馆、餐厅属性,一定程度上有效解决这一制约农家乐、乡村民宿发展的瓶颈问题。该导则明确了农家乐(民宿)不纳入建设工程消防监督管理和公众聚集场所开业前消防安全检查范围,从制度层面打破了束缚小微农家乐、乡村民宿发展的桎梏。符合该导则适用范围的农家乐、乡村民宿,经过适当的防火改造,完全能够满足要求,从而进行合法经营。

据了解,2018年11月,西安已经为20位房东办理首批民宿营业执照,迈出民宿合法经营一大步。

张晓军表示,现在河南民宿业发展已经成为新典型,在一些领域完全可以先行先试,积极打破政策的瓶颈,给全国做出表率和积累经验,实现民宿业的可持续发展。

对于业者来说,如何看待民宿经营的“非标性”也是未来绕不开的话题。张晓军认为,目前,民宿人把“非标”的内容无限放大,“非标”成了至上主义了。实际上,民宿设施、服务的基本内容需要标准化,而合法合规一定是未来的主流方向。

jiyuan191011c

对于培训的需求、专业人才的渴望也成为一线经营者的呼吁。对于像“老家寒舍”这样的民宿主来说,靠自学提升有些难度。

“我们新县也有民宿协会,我希望他们想办法带我们多出去走走,看看别人家的民宿是怎么做出来的。到目前为止的话,我没有出去看过,都是闭门造车。”韩光莹感叹:“现在我们虽然叫民宿,但是严格说,和别人没法比,都是自己琢磨着弄。”

邱英平从镇长、书记到县发改委工作,最后进入了旅游业。摸索了十几年后,他发现:“做旅游和做高科技产品一样,门槛还比较高,不是什么人都能干的,民宿业同样如此。民宿作为新业态,有太多的坑需要提醒、规避以及解决,包括经营模式和理念的学习,是需要对入行者进行培训提升的。王屋山民宿学院要在这方面做出积极探索。”

“民宿业的一些现实发展尴尬和政策制度性壁垒,只有在前进路上才能更好地解决,而不是停下来,等一切制度都设计完美。四十年的改革开放,很多行业和企业的起势,都是不断推进对模糊边界的突破和探索,政策也往往会对成为集体现象的现实困境做出有效呼应。”周易水说。(品橙旅游 Lisa)

【郑重提醒】本文为品诚旅游独家原创内容,如需转载请加微信:Pc18611752735 获取授权,并注明来源,否则视为侵权。

转载请注明:品橙旅游 » 民宿业“大转折”:前十年看浙江 后十年看河南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