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品橙 | 旅游产业链的新视角,每天带来及时、专业的旅游行业资讯,欢迎查找并添加微信公众账号pinchain

山岳型景区“过冬”:一个必须直面的拷问

作者:品橙旅游

进入十一月以来,中国大部分省份气温骤降,寒意渐起。应和着季节,当前很多山岳型景区也遇上了“寒意”,这虽符合旅游淡旺季的行业特点,但是今年的“寒意”似乎更明显一些。即使今年上半年,很多山岳型景区经营状况也难言理想。

【品橙旅游】进入十一月以来,中国大部分省份气温骤降,寒意渐起。应和着季节,当前很多山岳型景区也遇上了“寒意”,这虽符合旅游淡旺季的行业特点,但是今年的“寒意”似乎更明显一些。即使今年上半年,很多山岳型景区经营状况也难言理想。

在多方压力下,各大山岳型景区正在“寒意”下积极转型,寻求发展机遇。有的柳暗花明,有的越陷越深,更多的还在突围的路上。

jingqu191125a

山岳型景区的“过冬”之象

在A股市场中,共有张家界、丽江旅游、黄山旅游、长白山、峨眉山、九华旅游6家山岳景区上市公司,它们有着极好的旅游资源,但目前来看,这6家景区的2019年半年报成绩大多不尽如人意。

在同比增长方面,峨眉山和九华旅游是在这次半年报“飘绿”洗礼中存活下来的唯二两家景区。

九华旅游发布2019年半年报显示,报告期内,九华旅游录得营业收入2.90亿元,同比增长17.74%;归母净利润同比增长33.77%至8057.75万元。峨眉山A发布2019年半年度报告显示,上半年峨眉山营业收入5.29亿元,同比增长0.82%;净利润7711.09万元,同比增长10.10%。

与之相比,其他景区则没有那么幸运。在6家景区中,张家界和丽江旅游是两家上半年营收和净利润均同比下降的公司。

丽江旅游发布2019年半年度业绩快报显示,丽江旅游营收3.18亿元,同比减少7.07%;净利润9804.5万元,同比减少17.53%。 张家界发布了2019年半年度报告。报告期内,张家界实现营业收入1.7亿元,同比减少10.76%;净利润825.45万元,同比下滑59.01%。

黄山旅游和长白山是两家营收上升、净利润堪忧的山岳型景区。

长白山发布2019年半年度报告显示,2019年上半年,长白山实现营业收入1.29亿元,较去年同期增加17.91%;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348.53万元。黄山旅游发布2019年半年度财报显示,上半年,黄山旅游实现营业收入 7.28亿元,同比增长 6.77%;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 1.68 亿元,同比减少 23.19%。

对于收入下降,多家景区将其归结为景区门票降价,虽然门票降价后景区人数出现相对上涨趋势,但依旧难掩景区颓势。数据显示,张家界的环保客运的购票人数为139.93万人,同比下滑3.53%。对此,张家界方面称,环保客运营业收入减少的原因之一在于门票降价。

丽江旅游同样将其收入降低归因于索道票价调整,有分析指出,索道成本费用相对固定,营收下降对利润影响较为明显,同时也会抬升丽江旅游成本费用率,降低盈利能力。有报道显示,玉龙雪山索道票价从180元降至120元;云杉坪索道票价从55元降至40元;牦牛坪索道票价从60元降至45元。

黄山旅游在半年报中表示,当前园林开发业务收入 1.01 亿元,同比减少 4.83%;若门票不降价,园林开发业务收入 1.22 亿元,同比增长 15.09%。

峨眉山A的经营收入也同样受到影响,半年报数据显示,2019年上半年,峨眉山A游山门票收入2.19亿元,同比减少6.43%,占营业收入的41.34%。

多方压力下,景区被迫转型

截至目前,门票降价的余震仍在持续,在已披露三季报的山岳类景区中,黄山旅游、峨眉山A、丽江旅游、九华旅游、长白山、张家界前三季度营收分别为12.39亿元,8.73亿元、5.58亿元、4.17亿元、3.85亿元、3.24亿元。营收增幅方面,九华旅游依然保持14.96%的高增长,而峨眉山A、黄山旅游增幅不到10%,长白山营收增长不到1%,张家界和丽江旅游依然出现下滑态势,分别减少11.39%、0.29%。

种种数据说明,门票经济在中国山岳型景区中依旧占据主导地位,营收模式单一的问题严重。“山岳型景区在当前的市场环境下,运营确实存在压力。我们都知道,现在大部分山岳型景区还是门票经济的运营模式,虽然很多景区已经着手转型,但在新的业态还没有成型的时候,门票的下降对景区来说,压力非常大,这个问题不能一刀切。”某位山岳景区上市企业高管王奈(化名)表示。

中博文旅特约研究员周易水说,长期以来,山岳景区经营模式普遍相对单一,缺乏新颖品质高的业态,多以观光游览为主,产业链条不完备,依赖门票经济,自然景观改动难,文创产品薄弱,抗风险能力有限,资本运作方式以及介入形式往往也比较初级。“近几年的困境,是以往多重不利因素的叠加效应,再加上更加凸显的环保压力、安保压力、门票降价压力等,本轮尤其需要相关景区用更大智慧、更多勇气、更巧策略、更强决心进行转型和调整。”

“山岳型景区几十年的运营模式就是靠山吃山靠水吃水,管理模式单一,导致员工的市场意识不强,对新的市场商业化模式不够敏感,让他们突然走向市场存在困难,因此基本所有山岳型景区都面临着人才贮备的问题。”王奈说。

在上半年半年报中,张家界宝峰湖的购票人数为21.999万人,同比下滑25.76%,远超过门票降价带来的环保客运营收损失。对此,张家界宝峰湖景区因多年未提质升级,面对其他成熟的景点景区,旅游客源的竞争力弱化的问题跃然纸上。

对此,中国旅游研究院文化旅游研究基地副主任肖建勇认为,门票持续下调会直接推动国有景区向纯粹事业型和纯粹产业型分化,地方政府应该准备做好相应的政策储备和妥善解决方案,不能一降了之。

他表示,山岳类景区转型特别困难,一方面是因为现有制度不允许再在山上进行大规模开发,另一方面是山下新业态开发也面临各种瓶颈,既有自身专业能力的问题,也有城乡二元结构调整以及多元利益主体调和的问题。因此,建议地方政府和旅游行政主管部门在推动国有景区门票下调的时候,要充分考虑实际情况,因景施策,推动国有景区健康可持续发展。

所幸很多山岳型景区已经意识到了这个问题,选择转型。但转型说的容易,实行起来却不是简单的事。

王奈透露,山岳型景区每年都会接待游客量的上限是可见的,单纯围绕一座山发展已经遇上了瓶颈,很难发掘新客源,而伴随游客旅游需求变化,深度体验类旅游产品受到欢迎,因此各大山岳型景区都在酝酿产品转型。

据介绍,各大山岳景区转型的方向大体分为两种,一种是‘旅游+’的扩展,从旅游上下产业链入手,包括旅游+文创,华山打造华+文创旗舰店;旅游+温泉,长白山温泉度假区……这些都是山岳型景区为挖掘游客流量优势,拉伸游客体验,专门打造的长线旅游产品。

第二种是横向的打造景区目的地资源,如黄山就在10月正式加入了长三角,这样一来,黄山将围绕黄山景区整合周边资源,形成新的目的地旅游资源,以此吸引长三角周边更多游客。

从单一向多样,再难也要做

不论是半年报还是最近新出的三季报,九华旅游都是傲视群雄的存在,分别在半年报和三季报中净利润同比增长33.6%和14.96%,对此,九华旅游给出的说法是,天台索道、百岁宫缆车和花台索道等三条索道缆车的营业收入上升, 导致九华旅游收入稳定。

在中国山岳型景区中,索道业务利润大已经是众所周知的事情,九华旅游披露,半年报报告期内,索道缆车业务收入达1.25亿,占营业收入的29.68%;黄山上半年报中同样有所体现,报告显示,黄山索道业务的营业毛利率为86.74%,且毛利率比上年增加1.13个百分点,是酒店、索道、园林开发、旅游服务四大业务板块中唯一正增长的业务。

在2019年前三季度依然“双降”的张家界也在索道实现正盈利。三季报显示,张家界的十里画廊观光电车与杨家界索道购票人数与营业收入则呈上升态势。其中,十里画廊观光电车今年前9个月的购票人数为110.98万人,同比增长11.36%,营业收入为4312.08万元,同比增长11.53%;杨家界索道购票人数为94.85万人,同比增长122.13%,营业收入为5128.51万元,同比增长82.03%。

在门票降价的当下,发展玻璃栈道等“二消”产品的确是山岳型景区前行的一大方向。不过,伴随河北全省封禁玻璃栈道,景区早就无法一股脑地把鸡蛋放在同一个篮子里,为此,不少景区开始积极转型,扩大业务方向。

若以2016年左右为节点,黄山旅游“二次创业”已来到第四年,意图在重点构建的“一山一水一村一窟”创业版图上,增添文旅投资、特色小镇等产品内容。截至目前,黄山旅游信息化蓝图设计总体建设规划内容已完成,包括花山谜窟项目在内的多个项目以正式开工建设;花山谜窟运动板块项目、黄山旅游大厦、“旅游+小镇”、“旅游+供应链”等项目正在推进前期工作。

九华旅游在推行索道项目的同时正全力推进重点项目建设:一是平天半岛大酒店一期改造项目,正积极推进交付使用前的各项准备工作,二是五溪山色度假区文宗古村花海景区项目,顺利完成古建筑房屋采购和建筑设计单位招投标。

张家界大庸古城项目的进度已达到96.97%,完工在望。张家界方面表示,将抓好大庸古城重点项目建设,并积极推进门票分离,全力推进环保客运公司环保车票与景区大门票的分离工作。

峨眉山力争用3-5年时间,建成7 10个五星级宾馆、5个主题公园、2个大剧院等高端旅游设施,形成酒店度假、会议会展、休闲养生、娱乐演艺、商务购物等产业集群。

按丽江旅游计划,2019-2020年,将加大玉龙雪山、泸沽湖、金沙江旅游带景区投资开发,整合拓展大香格里拉 (茶马古道)生态旅游环线,加快并购重组,优化股权结构等。

长白山旅游则因地制宜,未来将继续加快长白山冰雪产业的布局,平衡淡旺季客流差异,丰富冰雪旅游产品种类。在2019年工作会议上,其董事长王昆强调,下一阶段工作将继续启动温泉部落项目建设,打造“中国冰雪第一股”。

虽然各山岳型景区在有条不紊地转型,不过,各山岳景区开展副业的路上,危机依然存在。

另有报道显示,还未从门票降价的打击中正式回温的山岳型景区恐怕会迎来第二次降价,2019年8月23日,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进一步激发文化和旅游消费潜力的意见》,提出继续推动国有景区门票降价,同时落实带薪休假和发展夜间经济。

对此,王奈认为,景区门票再降可能会让景区迎来第二轮打击,不过,在未来3-5年时间里,山岳型景区可能会成功脱离门票型运营模式的束缚,完成转型,“目前是各家山岳型景区的产业培育期,旅游产品存在的一大特征就是前期筹备时间长,经过3-5年的建设期,各家的旅游产品都会成型,届时,山岳型景区市场可能就是另一番景象了。”他说。(品橙旅游 Yangqi)

【郑重提醒】本文为品诚旅游独家原创内容,如需转载请加微信:Pc18611752735 获取授权,并注明来源,否则视为侵权。

转载请注明:品橙旅游 » 山岳型景区“过冬”:一个必须直面的拷问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