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品橙 | 旅游产业链的新视角,每天带来及时、专业的旅游行业资讯,欢迎查找并添加微信公众账号pinchain

不做沉没的孤岛,廉航也想活下去

作者:品橙旅游

新冠疫情全球爆发以来,已经有多家廉航和区域航司宣布倒闭、被收购或资金告急,比起动辄因为获得政府救助而登上头版头条的大型航司,它们才是真正来到生死关头。无论是对于国家经济还是行业健康来说,都不应只有大型垄断企业的容身之地。廉航和区域航空给航空业带来的活力与可能是有目共睹的,所有在危机中努力生存的企业都值得拥有一个翻身的机会,预算不那么宽裕的旅行者也该有坐飞机的权利。

【品橙旅游】6月27日,泰国廉航酷鸟航空公司宣布其董事会通过了一项决议案,决定关闭该公司,425名员工已被裁减。

同日,在大洋彼岸的加勒比群岛,区域航司LIAT宣布将停止运营并进行破产清算,组建新的实体之后再为加勒比岛国们提供至关重要的联系。

新冠疫情全球爆发以来,已经有多家廉航和区域航司宣布倒闭、被收购或资金告急,比起动辄因为获得政府救助而登上头版头条的大型航司,它们才是真正来到生死关头。

lianhang200701c

危机加剧 孤掌难鸣

IATA数据显示,各国或各地区政府共向航司提供1230亿美元的救助资金,以债务支持为主,集中在美国和西欧。大部分接受救助的航司是国有航司和国家旗舰航司,也是知名国际企业,从各方面来讲,政府都不会让它们倒闭,可其他航司就没这么好命了。

3月初,在全球航空公司竞争最为激烈和混乱的欧洲,英国区域航司Flybe成为第一家被新冠肺炎疫情拖垮的航司,成立于1979年的Flybe曾为全方位和低成本航司弃用的较小区域机场提供服务。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近两年,欧洲已经有十几家航司陆续倒闭。在欧洲出现第一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之前,Flybe就已经陷入困境,航空旅行需求大幅下降,还曾获得政府1亿英镑的短期贷款,疫情的爆发只是压垮Flybe的最后一根稻草。

4月21日,主打廉航市场的澳大利亚第二大航空公司维珍航空由于受到疫情的打击,最终进入自愿托管状态。6月26日,澳洲维珍宣布与美国私募巨头贝恩资本达成收购协议,只待今年8月获得澳洲维珍的债权人投票批准。

类似的剧情也在亚洲上演。去年3月27日,本身已经连续亏损的国泰航空竟宣布以49.3亿港元收购香港快运航空(HK Express)全部股权。其中22.5亿港元以现金支付,26.8亿港元透过发行及更替承兑贷款票据结付。国泰当时还称,国泰及香港快运的业务在很大程度上可以互补。收购完成后,香港快运继续作为低成本航空公司独立运作。

然而就在一年多之后,尚未“完全消化”香港快运的国泰,自己也没能逃过倾覆,2020年前四个月亏损高达45亿港元,不得不在6月宣布将进行总额400亿港元的资本重组计划,接受香港政府的直接注资。而寄人篱下的香港快运,前景也变得模糊起来。

廉航也敢于叫板

航空公司的裁员、休假、退飞机、求援助和客机改货机等自救方式,似乎已经在行业内通行。

而作为业内财务状况最好的航司之一和欧洲最大的廉航,底气稍足的瑞安航空(Ryanair)决定不走寻常路。

lianhang200701a

数据来源:瑞安航空控股公司2020年财报

6月26日,瑞安航空呼吁欧盟委员会阻止荷兰政府出资34亿欧元帮助法航荷航集团,并称这是非法国家援助,相当于荷兰的每位每男女老少都要为其补贴200欧元。

就在此前的一个月,瑞安航空还对德国政府向汉莎集团提供90亿欧元纾困资金提出质疑,认为这项救助扰乱了市场竞争。

瑞安航空CEO Michael O’Leary称,德国政府提供的援助资金将使汉莎能够以“低于成本价的价格”进行销售,从而使瑞安航空和其子公司Laudamotion,以及同为竞争对手的易捷航空(EasyJet)等更难展开竞争。

在对“非法”国家援助提出上诉的同时,瑞安航空还呼吁政府解除隔离,使爱尔兰的航空旅行协议与其他欧洲国家保持一致,并刺激更多航班和消费者需求。

自去年以来,接连受到波音737Max停飞影响和疫情冲击的瑞安航空已与工会谈判关于减薪、让员工无薪休假和裁员至多3000人等措施,其预计截至6月底的本财年第一季度将亏损2亿欧元,并将年度客运目标大幅下调至8000万人次。

除了叫板政府对传统航司的救助计划,欧洲的廉航还正向机场施压,要求其大幅削减费用以恢复航班运营。Wizz Air、瑞安航空和易捷航空要求长期的费用折扣或机场的豁免,好让它们在需求回暖后用最低的报价赢得更多的客流量。

低成本的旅行热潮在过去20年中刺激了欧洲航空业的发展,廉航将精力集中在二级机场上,其中许多由当地政府拥有,在机场方面的实力是廉航与传统航司竞争时的主要优势之一。

lianhang200701b

注:品橙旅游根据公开报道和财报数据不完全整理

路在何方

新冠肺炎大流行使航空旅行几乎停摆,导致全球空前数量的航班被取消,航司面临巨额亏损,航班运营量比正常情况下减少90%,但随着需求开始回升,各航司正逐渐将航班重新添加到航班时刻表中。

目前对于未来的预测似乎绕不过“低价”这个主题。爱尔兰证券经纪公司Goodbody认为,廉航的航班从较小的基地出发,比高成本的对手在机场中更有竞争力。目前廉航占欧洲市场份额的27.5%,预计两年内将增长4.3%。

Wizz Air的CEO Jozsef Varadi近日预测,经济危机将带来“从高价航空公司向低成本航空公司的转变”。

全美最大廉航西南航空的CEO Gary Kelly也在5月底表示,他预计新冠疫情缓解和客流逐渐回归之时,将形成“残酷的低价”环境。因为目前飞机座位远远多于客户数量,而且还将持续一段时间。而低成本理念、战略和架构将非常适合公司业务的复苏。

最近,AirlineRatings.com网站评出2019-2020全球最安全廉价航空公司TOP 10,包括(按字母顺序):Air Arabia(阿联酋)、Flybe(英国)、Frontier(美国)、HK Express(中国香港)、IndiGo(印度)、Jetblue(美国)、Volaris(墨西哥)、Vueling(西班牙)、Westjet(加拿大)和Wizz Air(匈牙利)。

在这些“物美价廉”的廉航中,有的以后再也没有机会上榜了,其他的也基本都在苦苦挣扎。

无论是对于国家经济还是行业健康来说,都不应只有大型垄断企业的容身之地。廉航和区域航空给航空业带来的活力与可能是有目共睹的,所有在危机中努力生存的企业都值得拥有一个翻身的机会,预算不那么宽裕的旅行者也该有坐飞机的权利。

2020年刚刚过半,往者不可谏,来者犹可追。(品橙旅游 Cathy Liu)

【郑重提醒】本文为品橙旅游独家原创内容,如需转载请加微信:Pc18611752735 获取授权,并注明来源,否则视为侵权。

转载请注明:品橙旅游 » 不做沉没的孤岛,廉航也想活下去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