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品橙 | 旅游产业链的新视角,每天带来及时、专业的旅游行业资讯,欢迎查找并添加微信公众账号pinchain

OYO再失一员大将,“独角兽”折角

作者:品橙旅游

OYO酒店再起波澜,酒店合伙人兼首席财务官(CFO)李维离开。近一年来,一系列的风暴向OYO酒店席卷而来,毫不逊色于它曾经疯狂在国内扩张之势,不免令人唏嘘和猜疑,曾经那个凶猛的独角兽还能继续战斗吗?

【品橙旅游】OYO酒店再起波澜,酒店合伙人兼首席财务官(CFO)李维离开。

近一年来,一系列的风暴向OYO酒店席卷而来,毫不逊色于它曾经疯狂在国内扩张之势,不免令人唏嘘和猜疑,曾经那个凶猛的独角兽还能继续战斗吗?

oyo200709a

中国豪华“CXO” 团队瓦解

7月6日,OYO内部信宣布,OYO酒店合伙人兼首席财务官(CFO)李维离职。

据悉,2018年9月,李维出任OYO酒店合伙人兼首席财务官(CFO),成为其国内市场的主舵手之一,负责重大战略项目制定落实,并领导公司财务规划及运营计划、风险控制、会计管理及税务筹划等方面的工作。任职期间,李维主导了全资收购“千屿”品牌。

在OYO的官网上,最近一次关于李维的新闻停留在2019年6月的活动上。有消息透露,从OYO推进2.0模式开始,李维就逐渐脱离权力中心,2020年4月起就很少出现在公司。

一年之前,“OYO酒店”8位“CXO”级别高管团队集结完毕。其中,只有前CFO李维和前COO施振康是合伙人,如今两人都已经离开。截至目前,OYO酒店原“CXO”级别高管团队仅剩首席技术官邹嘉和首席收益官朱磊两人在职。

“没有任何核心竞争力的企业,仅仅靠短、平、快来抢占市场,本身就不是长久之道。机制决定成败,OYO一开始机制就是错误的,越走偏差将会越远。”世界酒店总经理联盟总干事,深圳市饭店业协会副会长甘涌表示,世界酒店业发展至今,林林总总的各类品牌,能发展壮大的酒店集团,均有自己的标准,而这套标准就是自己最核心的竞争力,显然,OYO这方面是严重缺失的。如今出现高管团队集体出走的情况,纯属意料之中的事。

值得注意的是,有消息称,2020年5月,OYO酒店已任命一位印度人为中国区CEO。而至今该消息未获OYO中国方面证实。

重金下注中国市场

OYO酒店从2017年底进入中国市场,回顾这头独角兽的国内进阶史,简直不要太精彩。

2019年7月,OYO方对外宣称已成为全球第三大连锁酒店。截至2019年6月,在房间数量方面,其拥有超过85万间客房,仅次于万豪和希尔顿。OYO宣布全球资产已经增长到15亿美金,并表示,专注于维持其跨地域的增长势头,其中40%的资金仍将投入中国市场。

可见OYO对中国市场抱有的期望之大,但究竟是谁给了OYO酒店勇气呢?

梳理一下它背后的金主便一目了然。很长的一段时间里,OYO绝对算得上是资本界追捧的“香饽饽”。2012年至2019年8月,OYO共计获得10轮融资,累计约16.5亿美元,投资方不乏为软银、红杉等明星资本,以及Airbnb、滴滴、Grab等头部企业。

特别是2018年9月, OYO酒店获得软银领投的共计10亿美元投资,其中6亿美元投入中国市场,创下了中国酒店业史上单次融资规模最大的私募融资记录,震惊业界。

OYO酒店也的确不负众望,在国内的这30多个月里,犹如“野蛮人”一样疯狂扩张,一时间,带有OYO标识的酒店遍布全国各地。

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2月底,OYO已进驻中国298座城市,上线超过7400家酒店,中国地区业务收入占到OYO全球的40%,已经追上OYO印度市场,中国客房数目更占OYO全球总数一半以上。

更直观一点的对比是,本土三大酒店品牌的华住、首旅如家、锦江集团2018年的酒店数量分别为4230家、4049 家、7443(均为直营店+加盟店数据),而OYO仅用一年的时间就赶超了,足以可见,这只独角兽有多可怕。

OYO酒店也从不掩饰自己的壮志雄心,宣称预计到2020年底,其员工规模将超过2万人。高光时刻似乎让独角兽得意忘形了,并未察觉危机正在一步步靠近。

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快速扩张”是把双刃剑,既可以让OYO攻城略地,但也难免“萝卜快了不洗泥”。

从2019年下半年开始,业主解约、OTA封杀、裁员、融资受阻等负面新闻席卷而来,OYO酒店不断地被推上风口浪尖。

为了解决1.0模式中过分注重规模和速度导致的一系列问题,OYO酒店推出了2.0模式。面世100天后,签约酒店超过3000家,再次跑出了“OYO速度”。

同时,为了获得国内OTA平台订单,OYO酒店不得不向相关平台支付了上亿元的渠道费用,在平台上达成交易后还要支付一定佣金。

但其实,2.0模式推出没多久便再次遭到酒店业主的抵制。2.0模式采用超低价吸引客户,不仅打乱了中小酒店市场的价格体系,也导致了OYO无法兑现签订协议时承诺的保底收入,酒店业主纷纷要求解约。

西安某酒店人士透露,实行控价后,OYO酒店将酒店原本100元左右的住宿价格普遍都是拉低到几十元,用低价来做私域会员,等客群做大后再调整价格。而酒店依赖的保底收入,仅有两个月按时到账,之后便不了了之。有些酒店还没等做大,就已经黄了。

此外, 对于OYO酒店来说,疯狂扩张背后代价是巨额的亏损。财报信息显示,其2019年度亏损高达3.35亿美元,比上年度扩大6倍。其中OYO中国区亏损1.97亿美元,占全球亏损的64%,成为OYO酒店集团亏损的重灾区。

OYO曾做预测,中国业务将一直亏损,直到2022年将盈利4亿美元。但似乎投资者已经对其失去信心,一步步把它培养成独角兽的软银集团掌门人孙正义也失去了耐心。2020年4月,OYO开启新一轮裁员,大股东软银派驻中国区的部分高管已集中离职。软银之所以派出高管有意补强OYO中国专业运营力量之意,但显然无能为力。

“目前来看,OYO酒店在中国市场的扩张,无疑是遇到了巨大的挫折。”北京联合大学在线旅游研究中心主任杨彦锋认为,当下,疫情所带来的冲击是全球性的,是大家共同的面临困难。但OYO进入中国这个市场没有料想到的是,国内用户如此依赖于各OTA平台,对其发展产生的制约性不言而喻。

其次,在国内中低端酒店市场里,本土的锦江酒店、华住、首旅如家三大酒店集团已经成绩斐然。OYO酒店出现后,他们也一直在强有力地回击。

第三,OYO酒店在市场整合过程中,有些粗糙,除了CI品牌输出以外,技术贡献上、流量倾斜上、内控上面等方面没有形成自己独特的竞争能力,立足点不够坚强,这也是制约其发展的主要原因。

对于OYO酒店的发展,有戏电影酒店创始人兼CEO贾超评价到,OYO在印度的模式是成功的,但是在进入中国市场时采用了“农村包围城市”的战法,并不奏效;团队长期没有总负责人,人员拓展速度太快培训没有跟上,加之运营模式本身存在诸多问题,复制后只会源源不断地亏损,且品牌声誉受损严重。

会放弃中国第二大市场吗?

本就摇摇欲坠的OYO,在突发疫情的推动下,更加速了其全球业务的大范围缩水。

今年4月,OYO创始人兼CEO李泰熙(Ritesh Agarwal)表示,疫情已经导致OYO营收和入住率下降50%至60%,给公司的资产负债表带来严重的压力。他表示,作为成本重组计划的一部分,全球相当数量的员工将被休假至少60天至90天。

OYO首席运营官Abhinav Sinha在内部邮件中向美国员工表示,预计OYO的全球业务到2021年下半年才能恢复。

中国虽然作为OYO的第二大市场,却也是亏损重灾区,业界纷纷在观望,OYO酒店真的会退出中国吗?

杨彦锋表示,OYO酒店应该不会全面撤出中国市场。中国仍然是被好看且有潜力的市场,也是中低端品牌连锁酒店的重镇。OYO酒店想要在中低端市场有所斩获,中国市场肯定是不能放弃的。在此之前,OYO酒店已经花费了重金,并且有一定的沉淀。未来,它很有可能会缩减中国市场的规模,然后待进一步发展和扩张。

不仅如此,近期印度传出“3000家酒店拒绝中国人入住”,而中国社交媒体上,也有用户表示要抵制OYO酒店。命悬一线的第二大市场,OYO酒店还有机会吗?

甘涌则并不看好OYO酒店未来在中国市场的发展。他表示,企业能否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存活下来,是顾客用钞票投票选举出来的。如今,这个品牌不管从美誉度、舒适度都不被酒店加盟商、消费者认可,何来的机会?

据曾在OYO工作的中国员工小欣表示,OYO除了模式的问题以外,还有几点较为致命:如国外管理层对于中国团队的不信任,导致沟通成本较高,且对中国情况了解不深,决策有时会有偏差。此外,因为处于探索的阶段,前期给业主的福利较大,“烧钱太冲”,而后来规则改变得又太突然、太剧烈,引发了业主不满,更是给后期工作带来困难。

“其实他的模式还是不错的,但是照搬印度的模式难免水土不服,中国市场和印度市场完全不同,中国作为较为成熟的市场很难套用印度的模板。此外,也不得不说,单体酒店业主的水平参差不齐,整合起来并不容易,这也是客观难点。”小欣说。

但无论怎样,OYO的风暴仍在继续,至于它未来的归属,时间总会给出答案。(品橙旅游Cici)

【郑重提醒】本文为品橙旅游独家原创内容,如需转载请加微信:Pc18611752735 获取授权,并注明来源,否则视为侵权。

转载请注明:品橙旅游 » OYO再失一员大将,“独角兽”折角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