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品橙 | 旅游产业链的新视角,每天带来及时、专业的旅游行业资讯,欢迎查找并添加微信公众账号pinchain

曾经乘风破浪的海航酒店

作者:品橙旅游

7月3日,*ST东电(SZ)发布公告称,就有关拟向海航酒店集团(香港)有限公司增发约1.56亿股H股,由于在最后截止日期前(6月30日)尚在中国证监会国际合作部审核中,且订约方尚未就延长最后截止日期的任何进一步延期达成一致。

【品橙旅游】7月3日,*ST东电(SZ)发布公告称,就有关拟向海航酒店集团(香港)有限公司增发约1.56亿股H股,由于在最后截止日期前(6月30日)尚在中国证监会国际合作部审核中,且订约方尚未就延长最后截止日期的任何进一步延期达成一致。因此,历时3年之久的海航酒店集团增发东北电气H股事项协议,以失败落幕。

而在5月19日,*ST东电第一大股东北京海鸿源拟将所持有的全部约49万股A股股份(9.33%),转让给云鹰科技。

值得关注的是,北京海鸿源实际控制人为海南省慈航公益基金会,主导海航酒店集团。在近4年间围绕东北电气A股33%股权,从新东投到苏州青创,再到海航系,辗转三度易手。若本次交易获得通过,*ST东电将成为海航旗下又一家易帜的上市公司。

*ST东电作为被海航系2017年1月初以13亿元高价收购的壳,在被海航系控股的三年时间里,*ST东电的酒店营收占比已达六成。即便如此,也没有改变东北电力江河日下的状况,不可避免的走上披星戴帽的道路。

比较巧合的是,海航系收购东北电气的时间的发生在海航集团流动性债务危机爆发之际,其全程见证了海航酒店集团由海外买买买到卖卖卖的转变。如今随着对A股东北电气的甩卖与H股增发的失败,无疑成为海航酒店业务变化的一个缩影。

haihang200715a

海航酒店买的下A股的壳,却拿不下H股的增发

东北电气前身是沈阳的东北输变电设备公司,1995年7月,东北电气(HK)在香港联交所上市(H股全流通)。同年12月,东北电气在深交所主板上市,由此形成了A+H的股权结构。

对*ST东电而言,在被海航系2017年收购之前,其从未踏足过酒店业领域。

但这一切在2017年1月发生了改变。

2017年1月23日,停牌一个月后的东北电气,此前因腾壳重组方案惨遭港交所否定的大股东苏州青创,终于物色到了退出方,即财大气粗且正在买买买的海航系。苏州青创将所持49万股股份,以15.95元/股的价格,作价13.00亿元转让给海航旅游集团有限公司全资子公司北京海鸿源,苏州青创净赚5亿元。

在此前的1月2日,海航酒店集团(香港)有限公司拟以35港元/股,认购东北电气拟增发新H股合计1.36亿股,合计3.20亿港元(约为人民币1.89亿元)。

但在2017年3月6日,东北电气召开的临时股东大会上,审议海航酒店集团认购H股定增相关议案均未获得通过。来参加股东大会的几乎均为A股小股东(H股股东仅有1个小股东参与),且与会股东以86%的高票把议案给否了。

时隔一个月,东北电气重新推出H股定增方案,定增价格上升至40港元/股,定增股份也上升到1.56亿股,海航酒店集团的认购成本也随之上升至3.74亿港元。

虽然,在同年6月5日召开的第二股临时股东大会上,海航酒店集团认购东北电气H股的方案才勉强以74%的赞成票获得通过。其中,与会A股股东的赞成率为67.54%,显然,该方案并不太受A股股东的认可。

与此同时,该议案也在同年8月获证监会受理。但截止目前,该事项一直未获证监会批复。因此,这段历时3年,且一波三折的H股定增,就此结束。

但好在A股的壳被顺利拿下,也就有了后来海航系对东北电气A股腾壳和保壳的一出。

买壳不易,腾壳不易,保壳更不易

2017年9月,东北电气再度出售核心资产新锦荣100%股权的方案。虽然,与上次苏州青创的重组方案几乎如出一辙,但此时的新锦荣作价35亿元,2016年其营收仅为2890.51万元,占总营收的45.51%,

正是由于新锦荣营收占比等方面的下降,使得港交所在审核交易类型认定上由非常重大出售(VSD)转为主要交易(MAJOR)。与此同时,在问询函中,东北电气披露:2016年4月设立的上海凯欣互联网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已经将酒店智能化通讯设施、商旅网络代购平台等增值业务纳入其主要经营方向。

2018年7月,东北电气注册地址由江苏常州市变更为海南省海口市。与此同时,其办公地址也迁移到新海航大厦。而在一个月以前,上海凯欣更名为海南唐苑科技有限公司,而这就是日后的海南逸唐飞行酒店管理有限公司。

同月,海南唐苑科技与海航公益基金会控制下或关联的东莞御景湾、海南国商、天津中心等八家酒店公司签署为期3年的租赁合同,作价租金合计约8,862万元。但一年后,就有5家酒店以租赁场地整体进行装修改造和出租方经营调整决定收回、出租方计划进行资产处置等原因为由,提前终止了合作。

10月,海航旅游集团有限公司全资子公司上海驿舟更是将其持有的天津中心50%股权,对应资产估值2.01亿元,无偿赠予东北电气,以此提振东北电气业绩。

经过海航系3年打理的东北电气取得了怎样的成绩呢?2017年,东北电气营收33亿元,同比下降48.07%;净利润(扣非)-0.97亿元,亏损同比减少2.96%;净资产为-1.99亿元,同比减少197.95%。此外,由于东北电气2016年净利润也为负数,导致A股股票被实行退市风险警示。于2018年4月,被“披星戴帽”,成为*ST东电。

2018年,东北电气度实现营收32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0.14亿元,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资产为0.09亿元。此时的东北电气已满足申请撤销退市风险警示的要求,于2019年8月,*ST东电变更为ST东电。

可是好景不长。2019年,东北电气年净资产为-0.57亿元,同比减少56%。于是,东北电气在2020年5月又一次被“披星戴帽”。但值得关注的是,正是由于控股子公司逸唐酒店与关联方海航集团旗下酒店陆续签署了场地租赁协议及酒店委托管理协议,才使得2019年东北电气在酒店类业务收入实现6131.47万元,占当年总营收的59.91%。与此同时,海航系酒店方面的高管也相继入驻东北电气推动其转型打造特色精品机场空港酒店向现代服务业转型的目标。

尽管海航系在东北电气的买壳、腾壳,甚至保壳方面作出耗费巨资、无偿注入资产、派驻高管等努力,但依然难以改变东北电气面临退市的潜在风险。

即将被海航系半价甩卖的*ST东电

即便困难重重,海航系依然没有放弃拯救东北电气的决心。2020年4月26日,逸唐酒店拟以4890万元受让由海航酒店控股持有的重庆海航酒店投资有限公司30%的股权。该议案最终于6月29日在新海航大厦召开的“东北电气2020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上通过。截至2019年底,重庆海航酒店净资产为16,509.94万元,2019年度营业收入为73万元,净利润为530.74万元。显然,收购重庆海航酒店股权,不仅有利于拓展东北电气酒店业务,而且有望进一步提升其风险抵御能力和持续经营能力。

可就在海航系一面将酒店资产注入东北电力,以期保壳的同时,一面却又在筹划甩卖东北电力股份。

2020年5月19日,东北电气发布公告称,大股东北京海鸿源拟将所持全部约49万股A股股份,占总股本的9.33%,作价5.6亿元转让给云鹰科技。对本次收购,云鹰科技明确表示,意在获得对东北电气的控股权。

但这并非易事。因为早在一年半之前,北京海鸿源已将这49万股A股股份全部质押给广州银行,而质押期限到2025年3月21日,因此该项股权转让的关键取决于广州银行是否同意。

相较于2017年,海航系耗资13亿元收购A股东北电气33%股权,暂且不算中间2亿元无偿股权资产转让以及一系列援助,如今只能以5.6亿的价格“大甩卖”来看,海航系无疑是吃了大亏。

但与目前东北电气38元/股的股价来看,海航系所持这部分股票市值约为1.12亿元以及若东北电气一旦退市,海航系手中所持有的东北电气股票将一文不值相比,这无疑是无奈之中的明智之举。

曾经乘风破浪的海航酒店

1997年成立的海航酒店集团的第一大股东是北京海鸿源,亦是东北电气的第一大股东。自2009年开始,海航酒店集团自主打造推出了“唐拉雅秀”系列酒店品牌,曾在酒店业取得一定的关注。。

海航集团对海外的疯狂扩张始于2010年,而对海外酒店的并购亦是始于当年。于是在海航内部流传着:(海航的)飞机飞到哪里,酒店就收购到哪里。

  • 2010年,海航集团收购澳大利亚ALLCO航空租赁业务;同时耗资810万美元收购数家位于悉尼的酒店;
  • 2013年4月,海航集团收购欧洲第三大连锁集团NH酒店集团20%股权;
  • 2014年11月,增持NH酒店集团股权至5%,成为其最大股东;
  • 2015年6月,海航集团收购红狮酒店15%股份,布局北美市场;也是在这一年,海航集团首次入选《财富》500强第464位;
  • 2016年5月,海航集团收购卡尔森酒店(Carlson Hotels)100%股权;10月,海航集团耗资65亿美元从黑石集团购得希尔顿集团约25%的股权,成为希尔顿单一最大股东。这一年,海航集团位列世界500强第353名;
  • 2017年,海航集团的债务危机爆发;年底,海航由买买买转向卖卖卖。这一年,海航集团位列世界500强第170位;
  • 2018年年中,海航释放出明确信号,回归航空主业。这一年,海航集团退出世界500强排名。

与此同时,一场声势浩大且有序的退场仪式已经在悄悄进行。2018年3月-4月间,海航集团完成对希尔顿酒店股票的出售,套现约85亿美元。从2017年11月,海航集团开始出售NH酒店股份;至2018年6月,海航集团以7.29亿美元的价格,将所持NH酒店剩余26.47%股份售予泰国的美诺国际,至此全部出清海航所持NH酒店的股份。2018年2月,传出海航集团拟出售所持红狮酒店股份股权相关消息, 海航所持16%股份价值3800万美元。

受出售海外酒店业务影响,2018年海航酒店实现营业收入91.63亿元,同比下降11.65%,其中酒店业务收入90.93 亿元,同比下降11.17%;实现归母净利润-1.2亿元,同比下降366.43%。这也成为海航酒店历史上首次出现业绩亏损。

与此同时,截至2018年年末,海航酒店总资产292.27亿元,同比减少31.20%;总负债为175.22亿元,资产负债率为59.95%。其中,海航酒店总的有息负债高达97.48亿元。此外,与关联方的往来款常年保持在50亿元以上;而由于此前海航酒店频繁海外并购,导致积累了大量商誉。这些无疑均成为海航酒店潜在的风险危机。

从2019年9月,因海航集团多次被动减持凯撒旅业(000796.SZ),导致丧失对凯撒旅业的控制权开始,已先后有海越能源(600387.SH)、供销大集(000564.SZ)正走向脱离海航控制的道路。

如果包括东北电气在内的上述上市公司股权变更顺利实施,那么海航旗下A股上市公司将由10家减少为6家。就当前相对稀缺的A股壳资源而言,对海航无疑又是一大损失。

2020年3月,东北电气收到北京海鸿源间接控股股东海航集团的告知函,为有效化解风险、维护各方利益,应海航集团请求,海南省人民政府牵头会同相关部门派出专业人员共同成立“海南省海航集团联合工作组”。

但这距离海航系真正走出流动性危机,穿越暴风眼,显然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中博文旅 梁国庆)

【郑重提醒】本文为品橙旅游独家原创内容,如需转载请加微信:Pc18611752735 获取授权,并注明来源,否则视为侵权。

转载请注明:品橙旅游 » 曾经乘风破浪的海航酒店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