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品橙 | 旅游产业链的新视角,每天带来及时、专业的旅游行业资讯,欢迎查找并添加微信公众账号pinchain

长江告急,景区安否?

作者:品橙旅游

7月2日,“长江2020年第1号洪水”形成,当时可能除了本地人,外界并没有太多感知。7月7日,歙县高考因50年一遇的洪水而延迟的消息让人不得不直面洪灾的“真实”。很快,洪灾的消息如洪水一般扑面而来。在担心灾区人民生命安全的同时,我们不得不忧心:景区还好吗?

【品橙旅游】7月2日,“长江2020年第1号洪水”形成,当时可能除了本地人,外界并没有太多感知。7月7日,歙县高考因50年一遇的洪水而延迟的消息让人不得不直面洪灾的“真实”。很快,洪灾的消息如洪水一般扑面而来。

7月11日至12日,长江流域内有13站超历史最高水位(其中12站位于鄱阳湖湖区及尾闾)、11站超保证水位、88站超警戒水位,主要分布在长江中下游干流、鄂东北水系、洞庭湖、鄱阳湖湖区及水系、雅砻江上游、大渡河上游、下游支流水阳江、巢湖等……南方多省受灾,多个县市成泽国的图片、视频带来更大的震撼。

在担心灾区人民生命安全的同时,我们不得不忧心:景区还好吗?

水淹景区

长江干流所经省级行政区总共有11个,中下游包括重庆市、湖北省、湖南省、江西省、安徽省、江苏省和上海市。其支流流域还包括甘肃、贵州、陕西、广西、河南、浙江等省的部分地区。而这些省份正是旅游富集地区。2019年末全国共有A级旅游景区12402个,截至2020年2月,5A景区280家,其中,江苏独占鳌头,浙江紧随其后,河南、广东并列第三。

jingqu200716a

自汛期以来,多个省市受灾,景区自然也在劫难逃。

7月2日以来,安徽黄山、池州、宣城等7市38个县(市、区)遭受严重洪涝灾害,两座明代古桥损毁,徽州古城被洪水包围。

7月9日,江西龙虎山景区发布紧急通知:因泸溪河水位上涨,即日起,龙虎山景区竹筏漂流停航、寻梦停演,恢复日期另行通知。

近日,新华社记者在探访南京绿博园时发现,沿江岸线受淹严重,从绿博园北门开始直到左岸花海的沿江区域,包括儿童乐园区域、景区办公区域全线被淹,积水最深达到了1.2米。

此外,江苏省花果山风景区、海上云台山景区、 世外桃源风景区均发布了暂停开放公告。

7月12日,国家防总将防汛Ⅲ级应急响应提升至Ⅱ级。……

在“百年一遇”的洪水面前,景区自救成为主题。

歙县旅游发展有限公司( 以下简称“歙县旅发”)总经理汪建军对品橙旅游介绍说:“汛情对我们公司影响严重,我公司下辖国家5A级徽州古城景区(含渔梁景区)、国家4A级雄村景区以及印象摇橹船旅游,均为滨水及涉水景区,此次洪水受损严重。第一是景区的经济损失。在洪灾期间,54台电脑、打印机、传真机、自动取票机票务系统及LED屏、停车场停车收费系统和监控系统等被毁,60多个标识标牌被淹没,景区的8辆交通工具全部被浸泡在水中报废,游步道路面损毁严重,部分房屋墙体受损,墙面污损。由于景区仓库存货被淹,以致宣传物料、景区门票等物资以及景区文创产品、二销产品被损毁,总共损失达650万元;第二是景区的客流量损失,因洪水过后的景区一片狼藉,多条道路通行受阻,导致原定到达古城旅游的团队临时改变目的地,且灾后的清淤、消毒等工作量较大,使得景区在近期无法正常接待游客,客流量以及营业收入也大幅下降。”

武汉市黄陂区被喻为武汉的后花园,曾经每个周末这里游客如织。今年遭遇疫情,直到5月,游客才渐渐走出家门,而各个景区也摩拳擦掌准备大干一场。但6月雨季的提前到来让这一切都成为“泡影”。

锦里沟景区负责人对品橙旅游表示,景区出现几处小型险情,交通受到影响,正在积极抢险。晚上组织有10余人的巡查小分队,在景区四处查看汛情,随时准备应对各类地质灾害,损失惨重。

面对天灾人祸,景区徒唤奈何!

自救、他救及其他

上半年的疫情还未彻底消除,下半年的洪灾又来袭。疫情带来的巨额亏损还没“消化”,公司员工要发放工资同时还要采购大量物资,填补灾后的损失以及被冲毁的基础设施的重建工作,这些对于受灾景区的考验非比寻常。

“资金压力非常大。如果旅游市场疫情影响不能放开的话,下半年公司的正常运转将成问题。周边景区亦是如此,甚至更甚。如果要说好的措施,只能是多元化发展旅游业态,转向受疫情影响不大的旅游业态,但这都需要一个过程,‘远水解不了近渴’。”汪建军说。

水灾过后,歙县旅发上下一心,及时开展灾后自救重建工作,投入大量人力物力和资金进行清淤、清洗、整理、消毒、重置重建等复产工作,以确保景区能够在较短的时间内恢复正常接待。

“对今年景区暑假期间的旅游市场预期相比往年接待人数会明显下滑,因为高考及中招考试的延迟,暑假时间缩短了,受上半年疫情的影响,跨省旅游还未开放,本省居民出游率由于上半年出台的优惠政策影响,有出游意愿的已经成行,因此下半年本省旅游游客量也不会太高。”面对残酷的现实,汪建军略显焦虑。

更“难”的是武汉的业者。“我们在5月底也曾提出‘自救措施’,如推出住宿+门票套餐,原价268元间夜的住宿加两个30元的门票,还包括双人早餐,现在只需198元,其实这仅仅是我们的成本,但当时我们想就先把人气养起来……偏偏刚刚一个月就发洪水,怎么可能有游客?于是我们7月初就闭园了。”锦里沟负责人介绍,2019年景区有两百七十多名员工,现在因防汛的需要,剩下三十余名,接下来,可能还会减员。

可见,靠景区自救完全是不现实的事。

政府是否可以有所支持?据《中国旅游报》报道,湖北、江苏、安徽、浙江、重庆等省市文旅主管部门纷纷出台防汛方案、预案,但内容多是针对保障游客生命安全的,对于企业、景区的处置、帮扶还未部署。

安徽歙县政府出台了一些减免政策,为景区缓解了一部分压力。如,洪灾后政府安排志愿者帮助景区、公司进行大面积的清淤,并让公司整理填报各项损失,也给景区重新开业带来一定的希望。

“目前希望得到有关资金方面、税收减免方面的帮助,以及希望政府在旅游资源使用费上能够给予一定的优惠和旅游基础设施灾后重建中给予补助,缓解企业经济压力。”汪建军说。

更让人揪心的是,洪灾并没有停止的迹象。气象学家表示,7-9月为第二个多雨季节,又称“华南后汛期”,这一时期的降水主要受台风、副热带高气压等热带天气系统的影响。天气预报显示,一直到7月28日,武汉黄陂区依然是大雨倾盆。南方多个省市还将继续承压。

专家支招:景区如何防灾?

浙江旅游科学研究院执行院长张晓峰在古北水镇工作多年,对于景区防险有很深的感受。他认为,景区防险主要有三个方面的工作:

一是在景区设计时就要把防险、抗险考虑进去,提供“预防机制”,如在规划设计时留出逃生通道、消防通道、避难场所,配备视频监视系统、SOS呼救系统等;

二是根据景区所处位置、气象条件,设计一套行之有效的“监控机制”、“应急机制”,成立应急小组,平时针对各类灾害多做演练。“在古北水镇工作时,汛期,我们在汤河上游设有水文观测点,工作人员24小时值班,高度警惕以防山洪,同时还配有‘防洪SOP(标准作业程序)指导书”。

此外,他还建议景区、特别是地质灾害频发的景区购买财产险。

其实购买保险的确是在特殊情况下的重要保障手段。华泰保险电商业务部总经理伍岩向品橙旅游介绍说,应对灾害性天气,景区可以购买“财产险”,暴雨洪水导致的损失在此险种受保范围内。

“从经济角度看,保险是分摊意外事故损失的一种财务安排。作为企业经营者,从经营的角度、财务角度,要做好风险防范,就是保险。一旦发生极端的情况、大的自然灾害,或者是一些大的意外事故,保险至少可以避免企业破产,理赔的金额还为企业重新启动提供了资金来源,是一种非常重要的风险防范的手段,但是同时也要在未发生风险时接受它,虽然不贵,但它依然是运营成本。”

由于保险意识不强,或保险知识缺乏,很多景区没有购买财产险,一些景区负责人对品橙旅游表示,景区仅购买了“游客意外伤害险”等针对游客的险种,而对景区自身安全保障的险种知之甚少。

张晓峰回忆,某年古北水镇受水灾侵害,停车场受损,因为保有财产险得到了赔偿,损失有限。而离其不远的另一景区就因水灾而停业半年。

经此“一役”,大家才发现无论是未雨绸缪,还是亡羊补牢,保险不失为景区一种风险防控的手段。

此外,旅游景区专家、中景信集团总经理助理方言建议,受灾景区除了做好常规的防汛安全事项外,接下来还得加强三方面工作:

一是积极对接当地政府,千方百计申请财政受灾救助和政策优惠;二是通过接下来的恢复期进行产品升级转型和内部人员提升,将灾情期变为改革期;三是进一步压低经营成本,力争“活下去”,当然中长期不看好的状态下也要有“壮士断腕”的勇气。

“今年汛期对景区的影响是雪上加霜。综合来看,七八月份要占到景区全年收入的三分之一,本来疫情后的暑假是各地景区的快速恢复期,但很多景区受到近期汛情影响,今年游客数和收入可能再也上不去了。”方言感叹。

的确,2020年对于中国景区、特别是长江沿线景区十分不友好,但无论如何,只要挺过当前的困难,就一定能迎来旅游回暖的那一天。(品橙旅游 Lisa)

【郑重提醒】本文为品橙旅游独家原创内容,如需转载请加微信:Pc18611752735 获取授权,并注明来源,否则视为侵权。

转载请注明:品橙旅游 » 长江告急,景区安否?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