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品橙 | 旅游产业链的新视角,每天带来及时、专业的旅游行业资讯,欢迎查找并添加微信公众账号pinchain

三地门店店长:跨省游市场复苏和想象的不一样

来源:界面

恢复后的旅游出行主力,和往年不太一样。进入暑期,以往这时候的出游人群,会有大量放暑假的学生,或者带孩子出门的家庭。但今年他们大多选择去往北京周边,或者最多跨出本市一小步—去津冀区域,比如去古北水镇、金海湖、香河房车基地,或者前往北戴河的ClubMed和承德。

在关闭店铺五个月之后,6月初,负责经营北京6家中青旅旅游门店的区域经理赵阳和员工们准备跃跃欲试,每个销售人员开始向微信上的几千个客户分享旅游产品、美景、美食的图片。而在新发地疫情爆发后的第二日,所有销售分享的内容,又都变回了口罩、手套等防疫用品。

直到上周一(7月20日),北京文旅局宣布即日起恢复跨省团队游,赵阳负责的所有门店开始全面复工,订单咨询量也终于显著增长。销售人员们也发现,客人们对“出门旅行”的推销,不反感了。

不过恢复后的旅游出行主力,和往年不太一样。进入暑期,以往这时候的出游人群,会有大量放暑假的学生,或者带孩子出门的家庭。但今年他们大多选择去往北京周边,或者最多跨出本市一小步—去津冀区域,比如去古北水镇、金海湖、香河房车基地,或者前往北戴河的ClubMed和承德。

“因为很多学校会对学生出行提出要求。”赵阳告诉界面新闻。携程近日发布的《游客跨省游意愿调查报告》也显示,影响游客跨省游意愿的关键因素中,有74.6%的受访者选择了“一些省市倡导广大师生和家长原则上不出省”。

赵阳发现,老年人反而成为北京暑期跨省出游、出行较远的一批主力。“在家半年没出门,他们想要出去看一看世界。并且现在出行,目的地的人没那么多,价格也比往年更便宜。”赵阳说。

她从门店咨询和预订单中发现,北京的老年游客会选择定制的小包团出行,最受欢迎的目的地,包括适合康养的海南,疫情影响较小且心中向往的西藏,还有希望体验当地文化的山西。在她负责的6家门店中,目前大约六成的订单仍然落在北京周边,跨省游订单量占到30%,还有10%的人选择预订7月底8月初的产品再出发。

在武汉,虽然没有经历北京的疫情反复,但经历了年初悲情时刻的人们,似乎对出门远行更为谨慎小心。

众信旅游武汉一家门店的店长刘玲,在2019年曾是众信全国数百多家门店中的经营业绩前几名,但今年武汉的旅游经营,比其他城市更难一些。

刘玲告诉界面新闻,武汉街市上有不少旅游门店至今没有开业。以往从事旅游业的同行,由于承受不了租金和人员压力,一部分从业者已经关店转行,该做餐馆、物业管理、汽车销售、房产中介、保险销售等行业。“以前的同行朋友圈的内容不再是发旅游产品,而是各种其他行业的广告。”她说。

在武汉的街道上,几乎所有人都还戴着口罩,商场的人也还不多。想要出门透气的人们,会在休闲时刻涌入东湖绿道。更多的武汉市民谨慎选择了以家庭为单位的自驾游去往本地及周边景区。

刘玲和丈夫一起经营的旅游门店,从7月跨省游恢复后,共接到约20个客人订单,订单量与往年同期相比只是凤毛麟角,主要是年轻白领,去往西北地区和云南。有暂时没有工作,孩子也没上学的年轻人,趁着这时候带孩子去三亚亲子旅行。武汉的老年人们则更为谨慎,觉得疫情还没有完全结束。

虽然旅游的生意没有恢复,幸好众信旅游提供的日用品代销平台,在过去几个月中补贴了刘琳一家的收入。另外,刘琳和丈夫接到不少找门店代订回国机票的需求。

“武汉有不少人送孩子到国外读书。由于疫情在国外仍然严重,从5月份开始至今,我们一直接到帮忙订回国机票的需求。”刘琳说。但回国机票太贵,5月份曾有机票价格达到十几万一张,到7月回落到五六万、七八万的价格,并且订回国机票需要有国际绿码,和5天内的核算检测证明,并不是所有咨询者都会顺利买到机票回国,大约有二十分之一的询问最后转化成订单。

在重庆,新冠疫情确诊病例较早实现清零。携程旗下百事通旅游门店的负责人罗建伟在过去两周跨省游逐步放开后,已经迎来业务量大增。

他在跨省游恢复前,一直与老客户频繁互动,为旅游出行的恢复做准备。比如2月份疫情严格防控时,给客人邮递一些消毒水、口罩等实用物品;向客人们介绍豚厂生活馆的乳胶用品和电器;等到3月份出门更方便的时候,自己做了菜送给周边几个社区的老客户。

今年4月,国内疫情防控稳定的部分城市,周边游已经有所恢复,包括重庆。罗建伟开始鼓励客人出去走走。他先去乡村踩点,确定线路,然后组织五六个人的小团,开启乡村之旅。虽然利润微薄,但与客人们加强了联络和信任。

罗建伟的主要客群是一批每年都有出境游计划的老年人。如今出境游尚未恢复,他会邀请一些老人们出门逛公园,一起拍照、免费请喝下午茶,去重庆的礼嘉智慧公园体验无人驾驶汽车。也有老客人会主动找罗建伟,和他们一起去公园散步留影。

从4月至7月,罗建伟自己去了一遍云南、四川、贵州、青海和宁夏,去旅游线路上实地打卡,在朋友圈晒美照和短视频,用亲测体验,给自己三个微信号里共一万五千个好友“种草”。

7月上旬,罗建伟去了趟青海,回重庆后,接到共约20个游客的订单,同样要去往青海。“虽然我自己去青海花了6000多元,收20个客人的利润也就2000多元,但我觉得至少让客人认可了,并起到引导作用。同时也会有其他门店从业者说,你看他敢走出去了,我们也都带客人走出去吧。”罗建伟说。

他发现一个有意思的趋势:虽然不能出境旅行,但国内那些具有异域风情的目的地,开始受到游客关注。比如青海的火星一号营地,搭配雅丹地貌,穿上租赁的宇航服,拍出的照片就像在火星。还比如大理的圣托里里尼悬崖小镇,在当地民宿、酒店拍照,看上去像在爱琴海。

跨省游恢复后,不少疫情期间保持联络的老客人前来罗建伟的门店下单。目前所有订单中,有50%以小包团的形式出游,2-6人成团(亲子、家庭、朋友、同学等形式组团)。只有大巴车的车辆供应商暂时失去了生意。“进入旅游恢复期,我们需要告诉客人,有更丰富的产品可选。”罗建伟说。另外,按照文旅部的跨省游通知,旅行社也会提醒游客随身配备洗手液、口罩,注意避免公共区域人群拥挤和用餐卫生。(原题《三地旅游门店店长:跨省游市场复苏和想象的不一样》)

转载请注明:品橙旅游 » 三地门店店长:跨省游市场复苏和想象的不一样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