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品橙 | 旅游产业链的新视角,每天带来及时、专业的旅游行业资讯,欢迎查找并添加微信公众账号pinchain

新三板旅游企业退市指南(二十九)

作者:品橙旅游

西藏旅行地接服务连续为负毛利的现实,无疑成为其致命痛点。但自2016年新增的高端定制游业务已成为西藏旅行新的利润增长点,却又是可喜之处。中青国际的成功源自新股东带来的新资源,而危险也却来自看似只占主营业务不足十分之一的度假酒店。

【品橙旅游】西藏旅行作为西藏地区为数不多进入资本市场的旅游企业,其地接服务连续为负毛利的现实,无疑成为其致命痛点。但自2016年新增的高端定制游业务已成为西藏旅行新的利润增长点,却又是可喜之处。

中青国际的成功源自新股东带来的新资源,而危险也却来自看似只占主营业务不足十分之一的度假酒店,经过近4年尝试的蓝唐度假酒店模式遭遇滑铁卢的同时,与之相关的合同纠纷更是将其带入诉讼深渊。

xinsanban200812a

西藏旅行:挂牌即巅峰,高端定制游成新利润增长点

继4月9日,西藏天康旅游股份有限公司(简称:西藏天旅,837206.OC)主动退出新三板后,西藏信仰旅行旅游股份有限公司(简称:西藏旅行,872215.OC)成为又一家退出新三板的西藏地区旅游企业。与之不同的是,西藏旅行因未及时披露2019年度报告,遭被动摘牌。

相关链接 | 西藏天旅:西藏首家新三板旅游企业,挂牌3年连续四次收到风险提示函

由于西藏地区特殊的地理环境和政策因素,导致其较难满足上市指标,以至于罕见有(旅游)企业能进入资本市场。但西藏天旅和西藏旅行两家旅行社相继在2016年5月9日和2017年10月9日进入新三板,实属难得。

  • 2013年6月,由黄孝龙成立的拉萨七彩云图旅行社有限公司,即为西藏旅行的前身;
  • 2016年12月,七彩云图旅行社进行定增,初步形成挂牌时的股权结构;
  • 2017年5月,更名为西藏旅行的同时完成股改,并增设四川分公司。

xinsanban200812b

西藏旅行成立至今七年时间,其主要从事西藏地区地接服务和高端旅游定制服务。值得一提的是,2016年被业界认为是“定制旅游元年”。因此,西藏旅行的高端旅游定制业务也始于2016年。显然,西藏旅行嗅到了定制游的商机。

2015年,西藏旅行地接服务(总收入)实现营收720.37万元;2016年,新增高端定制游业务后,西藏旅行实现营收1,387.75万元,同比增长92.64%,其中,高端定制游业务为121.23万元,占收入的8.74%;净利润(扣非)40.31万元。这些积极向好的财务数据,无疑给西藏旅行登陆新三板带来了勇气。

但现实很快就给西藏旅行反戈一击。挂牌当年(2017年),西藏旅行营收同比下降18.88%,毛利率为负值,以至亏损483.27万元。虽然,一部分原因在于固定资产等费用有所增加(包括购买5辆宝马小型越野客车和房产),但业绩下滑显然与主营业务脱不开干系。2017年,西藏旅行地接收入为877.75万元,同比下降30.70%;高端定制游业务仅占到总收入的22.03%,显然,距离高端定制游成为“气候”还有相当远一段距离。

虽经主办券商多次催促,西藏旅行才在规定期限内(2019年4月27日)披露2018年年度报告。与同期相比,西藏旅行主要财务指标有所回升,但依然未能恢复到2016年水平。这还不是低谷。2019年7月29日,西藏旅行对其2018年度报告进行更正的同时,会计师事务所出具非标审计报告。

原因在于:2017-2018年,西藏旅行连续两年亏损。截止2018年底,西藏旅行累计亏损达696.16万元,负债102.89万元。一定程度上,表明西藏旅行在持续经营能力方面存在不确定性风险。而截止2019年6月末,西藏旅行未分配利润已达-892.82万元(未经审计)。

此外,值得关注的是,自2017年来,西藏旅行地接服务连续处于负毛利的现实。其中,2017-2019年中,地接服务亏损分别为52.45万元、10.49万元和15.03万元。虽然,高端定制游体量较小,但从2016年新增以来均为正利润,2016-2019年中分别实现23.94万元、42.62万元、32.71万元和31.93万元。可见,高端定制游业务已经成为西藏旅行新的利润增长点。

另外,早在2018年12月,西藏旅行为缓和经营困难,拟作价150万元出售此前购买的宝马小型越野客车中的三辆。而据主办券商披露:2019年1月,西藏旅行将三辆宝马小型越野客车作价86万元出售,但该笔资金被转让实控人黄孝龙的私人账户。而截至2019年末,该笔资金尚有81.10万元未归还给西藏旅行。实际上,这并不是西藏旅行的新问题,而是由来已久的资金不规范问题。

中青国际:挂牌4年营收净利润双降,蓝唐度假酒店模式遇冷

2003年2月,河南欢乐假期旅行社有限公司注册成立,此后十年间,先后更名为河南金冠旅行社、河南金冠国旅,直到2013年8月才更名为中青国际。

伴随着公司名称更迭,中青国际股权也在发生变化。自2010年7月,被胡晓敬(70%)和樊婕(30%)接管;至2015年4月,中青国际在引入新投资者完成实控人变更基础上,新股东也为其带来新业务资源。当年,中青国际营收达到8,719.89万元,同比增长254.05%。

在此期间,中青国际与上海卓平数据和上海易屹创投签订2015年实现不低于280万元净利润的对赌协议。但2015年,中青国际亏损51.72万元。显然,没有完成对赌协议。

但这并没有阻挡中青国际挂牌的步伐。2016年5月16日,河南中青国际旅行社有股份有限公司(简称:中青国际,837248.OC)如愿挂牌新三板。但中青国际挂牌半年,就接连遭遇两任董秘辞职。与此同时,上海卓平数据即将所持57.29万股股份以协议转让方式全部减持,退出中青国际股东序列。

xinsanban200812c

2016-2018年,中青国际分别实现营收1.40亿元、1.39亿元和1.07亿元,净利润(扣非)分别为-55.73万元、-202.92万元和-449.37万元。不论是营收还是净利润,中青国际均出现较明显下滑,且呈现扩大趋势。

对此,会计师事务所对中青国际2018年度报告出具带强调事项段的审计意见,主办券商也发出风险提示。截止2018年底,中青国际总资产为4168.41万元,总负债为4048.79万元,负债率达到97.13%。同时,中青国际面临较为严峻的短期偿债压力。

2019年上半年,中青国际营收下降和亏损的状况依然没有得到有效改观,且负债率更是创历史的达到98.86%。截止2019年6月底,中青国际未分配利润为-570.87万元(未经审核),已经超过550万元的实收股本总额。

对于中青国际营收和净利润连续下降的原因,除了河南省旅游市场竞争激烈和其产品竞争力下降的内外部因素外,还有重要的一点因素是:中青国际曾积极拓展酒店市场。

2016年8月,中青国际出资500万元,在海南设立全资子公司海南蓝唐假日酒店,试图解决自由行中“住”的问题。同年12月,北海蓝唐度假公寓也注册成立。实际上,海南蓝唐成立当年就实现4.93万元的净利润,表现还不错。

但问题出现在随后的两年里,海南和广西北海旅游度假市场,尤其是养老度假市场的竞争日趋白热化。2017-2018年间,海南蓝唐和北海蓝唐连续亏损。其中,海南蓝唐分别亏损为90.02万元和265.72万元;北海蓝唐分别亏损165.04万元和119.11万元。在此基础上,2018年9月,郑州美地粼洲酒店管理有限公司成立,当年亦亏损8.74万元。

但该问题直到2019半年度报告中,中青国际才予以承认,并决定对酒店板块进行精简。在此前时间里,中青国际的重心在抢占和布局海南市场。显然,经过两年的尝试,其结果并不理想。

随着近四年的度假酒店模式遭遇滑铁卢,中青国际更多问题也暴露出来。自2019年下半年开始,与中青国际相关的旅游合同款诉讼案件接连爆发,涉及金额较大。其中,有相当一部分是与海南酒店、精品民宿租赁相关,最终使其在2020年1月被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

2020年6-7月,主办券商相继对其出具风险提示,其中涉及重大未决诉讼仲裁,重大亏损、损失或承担重大赔偿责任,其主要资产被查封、扣押、冻结,未能规范履行信息披露义务等情况。(中博文旅 梁国庆)

相关链接:

新三板旅游企业退市指南(二十八)

新三板旅游企业退市指南(二十七)

新三板旅游企业退市指南(二十六)

新三板旅游企业退市指南(二十五)

新三板旅游企业退市指南(二十四)

新三板旅游企业退市指南(二十三)

新三板旅游企业退市指南(二十二)

新三板旅游企业退市指南(二十一)

新三板旅游企业退市指南(二十)

新三板旅游企业退市指南(十九)

新三板旅游企业退市指南(十八)

新三板旅游企业退市指南(十七)

新三板旅游企业退市指南(十六)

新三板旅游企业退市指南(十五)

新三板旅游企业退市指南(十四)

新三板旅游企业退市指南(十三)

新三板旅游企业退市指南(十二)

新三板旅游企业退市指南(十一)

新三板旅游企业退市指南(十)

新三板旅游企业退市指南(九)

新三板旅游企业退市指南(八)

新三板旅游企业退市指南(七)

新三板旅游企业退市指南(六)

新三板旅游企业退市指南(五)

新三板旅游企业退市指南(四)

新三板旅游企业退市指南(三)

新三板旅游企业退市指南(二)

新三板旅游企业退市指南(一)

【郑重提醒】本文为品橙旅游独家原创内容,如需转载请加微信:Pc18611752735 获取授权,并注明来源,否则视为侵权。

转载请注明:品橙旅游 » 新三板旅游企业退市指南(二十九)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