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品橙 | 旅游产业链的新视角,每天带来及时、专业的旅游行业资讯,欢迎查找并添加微信公众账号pinchain

携程二次赴港上市猜想

作者:品橙旅游

2019年底,随着阿里巴巴-SW(09988.HK)成功赴港二次上市后,一度关于携程计划回港二次上市的消息在业内被传的沸沸扬扬;此后在2020年7月底,有消息传出:携程计划从纳斯达克退市。两次传言均以携程暂不置评草草收场。

【品橙旅游】2019年底,随着阿里巴巴-SW(09988.HK)成功赴港二次上市后,一度关于携程计划回港二次上市的消息在业内被传的沸沸扬扬;此后在2020年7月底,有消息传出:携程计划从纳斯达克退市。两次传言均以携程暂不置评草草收场。

但不可否认的是,在2018年3月,关于海外“新经济”借道CDR回归A股被流传较广的一份名单中携程赫然在列,而携程方面也曾一度表示释放出积极信号;甚至早在2016年3月,携程还曾计划与众信旅游就重组实现在A股上市,发生过一段无疾而终的姻缘。

随着2018年11月,携程作为第二大股东的同程艺龙(00780.HK)敲响港交所铜锣;2019年3月,开元酒店(01158.HK)也紧随其后在港交所上市,其中开元酒店的股东中出现了携程和鸥翎资本的身影;2020年8月,在港交所二次上市仅两个月的京东集团-SW(09618.HK),就与携程达成战略合作。

可见,与携程有关的重要资本运作和商务合作,正逐渐从以纳斯达克为中心的美股回落到以港交所为中心的港股市场上。此刻,对直播带货乐此不疲的梁建章以及其所创立的携程,在关注到中概股公司相继实现赴港二次上市的背景下,难道不会有所心动么?

xiecheng200916

同程艺龙,携程伸向港交所的第一只手

同程艺龙可谓携程伸向港交所的第一只手。同程艺龙在港交所的上市,代表着持续烧钱多年的价格战最终以携程的全胜收场,在线旅游进入资本盈利阶段。

以1999年成立的艺龙和携程作为起点,回看在线旅游20年发展史,艺龙与携程竞合关系角色的转换,具有标志性意义。2015年8月,以艺龙收到腾讯私有化要约作为在线旅游分水岭:在此时间段之前,是OTA在互联网下的野蛮生长;在此时间段之后,先后以艺龙、去哪儿网私有化退市为契机,拉开BAT对在线旅游疯狂资本渗透局,也预示着OTA即将走向合并的终局。

在线旅游第一波“资本收购”战始于携程与艺龙在酒店住宿领域的厮杀。因此,双方都将彼此视为最强劲的对手。2016年3月,在艺龙私有化之后,携程持有艺龙38%的股份,维持第一大股东地位。而这一切要归功于自2004年就开始增持艺龙的Expedia,至2015年5月,携程联手铂涛集团、腾讯以6.7亿美元收购Expedia持有艺龙的全部股权时,Expedia已持有艺龙62.4%的股权。

随后而来的同程在门票领域逐渐作出成绩,使携程嗅到危机后,于2014年4月底,以超过2亿美元战略投资同程,获得其30%股权并成为其第二大股东,强行拆散同程旅游和艺龙网这对刚组合起来的CP。2017年12月29日,同程旅游集团旗下的同程网络与艺龙正式合并为“同程艺龙”。时隔一年,合体后的同程艺龙便在港交所实现上市。

xiecheng200916a

图:2019年底携程持股同程艺龙情况  数据来源:同程艺龙2019年度报告

据同程艺龙2019年度报告显示:携程通过携程(香港)和Trip.com Group直接合计持有同程艺龙33.34%的股份;通过C-Travel间接持有同程艺龙19.34%的股份。数据显示,同程艺龙2019年实现总收入73.93亿元,同比增长21.4%,实现净利润15.44亿元,同比增长35.4%。与同期携程相比,携程在2019年实现356.85亿元,同比增长15.2%;实现净利润70.11亿元,同比增长530.5%。除此之外,梁建章还亲自出任同程艺龙非执行董事。

在市值方面,目前同程艺龙市值约合300亿港元(合计264.51亿人民币),携程市值约合170.57亿美元(合计1165.50亿人民币)。虽然在营收和市值方面,携程与艺龙均相差较远,而此时携程受疫情因素等方面影响,市盈率为负值;相反,同程艺龙亦受此影响,却出现正值高市盈率。

从同程艺龙赴港一年半以来,其股价正处于第二个波峰的爬坡阶段;而携程在纳斯达克上市7年来,正处于第三个波峰的下坡阶段。可见,短期内同程艺龙的市场活跃度更高。而同程艺龙在港交所的首发上市,为携程蹚出了一条可行的上市路径同时,为携程积攒了港交所上市的经验。

开元与华住,携程伸向港交所的第二只手

开元和华住集团可谓携程伸向港交所的第二只手。酒店行业,是OTA价格战的主战场之一。因此,酒店资源成为OTA价格战中被最想争夺的部分。

2020年9月10日,携程作为主要股东的华住集团通过港交所聆讯。华住集团的回归,成为继阿里、网易、京东、百胜中国之后,又一家赴港二次上市的中概股公司。

xiecheng200916b

图:华住集团主要股东中的携程持股情况  数据来源:华住集团聆讯版本

华住的前身是汉庭酒店,其于2005年由被称为“携程四君子”之一的季琦创立。2006年10月,季琦参与创建的如家酒店集团在纳斯达克上市;2010年3月,华住集团在纳斯达克上市。

在华住集团2010年上市之际,按照约定,携程以发行价认购华住720.25万股股份,向华住投资人(包括Chengwei Funds、CDH Courtyard Limited、IDG Funds、Northern Light Funds及Pinpoint Capital 2006 A Limited)购买1164.70万股股份,合计约5700万美元,交易完成后,携程持有华住普通股近8%的份额。其中,包含携程持有华住320万股美国预托股份。

2020年7月,以携程作为发行人,纽约梅隆银行作为受托人,携程发行5亿美元2027年到期的可交换高级债券。该债券相关条款约定,携程在遵循特定条件下将向交易持有人支付或交付现金、华住集团的美国存托股,或现金和华住存托股的组合。8月,华住与携程就此事项,签署补充协议。

值得一提的是,目前,季琦尚担任携程的独立董事;携程则先后提名范敏和携程首席财务官兼执行副总裁王肖璠任华住董事。携程和华住的竞合关系就是在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中度过。2017-2019年间,华住向携程支付酒店预订服务佣金费用分别为7700万元、6100万元和7200万元;携程向华住支付市场推广及培训服务费用分别为2400万元、1200万元和4100万元。

相较于华住,携程伸向开元酒店集团的手,初起略显隐晦。2019年3月,开元酒店在经过8个月等待后,顺利敲钟港交所的铜锣。开元酒店引起市场关注的焦点除其灵魂人物陈妙林外,还因其股权结构中出现了携程和鸥翎投资的身影。

2016年11月,凯雷投资以投资期限到期为由,将所持股份转让给NC Hotels、鸥翎投资及OC Hotels,其中鸥翎投资出资1.84亿元受让开元酒店11.9%股权。2017年4月,开元旅业及陈妙强希望增持开元酒店管理的股权。因此,鸥翎投资分别以1.26亿元和0.31亿元的价格将开元酒店8.0%和2.0%的股权转让给开元旅业和开瑞世祺。与此同时,开元酒店与开瑞世祺及泰亨投资订立增资协议,在增资认购及股改完成后,鸥翎投资对开元酒店的持股比例下降至1.8%。

xiecheng200916c

图:开元酒店主要股东中的携程持股情况  来源:开元酒店2019年度报告

此外,携程作为开元酒店的基石投资者参与认购3200万美元的股份,从而直接持有开元酒店5.30%的股份。其中,携程是鸥翎投资的大股东。在开元酒店的9位董事中,包括江天一和张弛两位鸥翎投资的董事,担任开元酒店的非执行董事。

携程通过股权投资的方式,先后拿下华住集团和开元酒店集团,无疑为其在OTA对酒店资源的争夺中增添了主动权,更为其进一步试水港交所摸清了门路。

京东,携程伸向港交所的一只隐形的手

京东可谓携程伸向港交所的一只隐形的手。在线旅游从一开始就不缺少BAT的身影,作为后起之秀的京东,自然也少不了其参与的戏份。

京东在2020年电商年中大促中敲响了赴港交所二次上市的铜锣。在此之前,京东以与途牛5年独家合作到期为由,结束与途牛蜜月期的同时,将其所持有途牛约21%的股权甩卖给凯撒集团。

在另一方面,京东并不想就此放弃旅游领域。于是,8月16日,京东与携程达成战略合作。按照协议约定,携程核心产品供应链将接入京东平台,双方将在用户流量、渠道资源、跨界营销、商旅拓展、电商合作等方面开展合作。

显然,携程已经取“牛”而代之。截至目前,京东集团-SW市值为9175.34亿港元,较赴港二次上市时上涨26.02%。也就说,京东集团用一个月时间,市值增加了近2000亿港元,因此京东的表现也被演绎成“回家的诱惑”。

携程曾在与众信旅游重组、计划拆分度假业务板块在国内上市遭遇滑铁卢后,2018年3月,携程对出现在流传甚广的首批CDR名单中,表现出极大的热情。并曾表示:很高兴能够成为首批被提及的互联网公司之一。如今,在这份首批八家名单中,除腾讯和舜宇光学原本就在港股外,阿里、网易、京东已相继在港交所二次登陆,目前只剩下携程、微博和百度。

无风不起浪。面对一一被坐实的传言,携程也正在一步步逼近港股。稳坐中军帐,尚在直播间卖力吆喝的梁建章还在等待什么?(中博文旅 梁国庆)

【郑重提醒】本文为品橙旅游独家原创内容,如需转载请加微信:Pc18611752735 获取授权,并注明来源,否则视为侵权。

转载请注明:品橙旅游 » 携程二次赴港上市猜想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