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品橙 | 旅游产业链的新视角,每天带来及时、专业的旅游行业资讯,欢迎查找并添加微信公众账号pinchain

寻找城市之“最”,旅游业怎么靠“城市漫步”赚钱?

作者:品橙旅游

疫情让人们的生活慢下来,他们会在某个天朗气清的午后约上爱人、叫上朋友,甚至自己一个人,漫步在城市某个角落,感受城市独有的韵味,听着领队讲述城市自己的故事。

【品橙旅游】一个充满未知的拐角、一杯冒着热气儿的咖啡、街头巷尾疾驰而过的汽车……这些是城市最小的组成元素,也是年轻人寻找心灵放松的最佳场景。

疫情让人们的生活慢下来,他们会在某个天朗气清的午后约上爱人、叫上朋友,甚至自己一个人,漫步在城市某个角落,感受城市独有的韵味,听着领队讲述城市自己的故事。

但随心所欲的漫步骑行与一般的旅游出行不同,当“消费”不再是出游动机之一,旅行社与旅游企业想要从中分一杯羹,将城市漫步作为城市旅游延长线上的一环,还需重新调整经营思路。

微信图片_20220421095500

用一个下午“贴近”城市

这个周末,北漂10年的林佳圆了心底一个“小小的梦”——走一次北京的中轴线,看看最有韵味的北京。

中轴线记录着北京七百多年兴衰,在这条世界现存最长、保存最为完整的古代城市轴线周围,散落着故宫、天坛、万宁桥(大运河的一部分)三处世界文化遗产,覆盖十四个历史文化点。

2011年,北京中轴线申报世界文化遗产工作启动。2012年,其被列入国家文物局《中国世界文化遗产申遗预备名单》。2022年,中轴线申遗文本正式报送。

摄图网_500598035_wx_北京故宫紫禁城(企业商用)

©摄图网

伴随北京疫情逐渐平稳,在这个特殊的历史时期,林佳参加了一次中轴线骑游活动,在三四个小时里,透过一次“City Walk”,首次触摸到了被隐藏在钢筋水泥之下的老北京的脉络。

“City Walk”被称为城市漫步,是一种新的城市旅游形式,发源于英国伦敦,简单来说,就是游客围绕城市,围绕街道,通过步行、骑行的方式用脚步丈量认知城市。

一座城市就像一个人,有其特有的灵魂与色彩。旅客在城市游走深入,了解一座城的过程就像结识一位新朋友。

“城市漫步并非游客的随机游荡,这种活动比普通人的走走看看更有设计感与计划性。在参加城市漫步活动的时候,游客在希望看到不同的景色的同时,也能获取建筑、历史、地理、艺术等多方面知识,听更多故事。”某城市漫步爱好者说。

伴随城市漫步线路成熟,这条延长线上的咖啡厅、景区甚至是历史人物故居,都成为年轻人最关注的漫游目的地。于是各种城市漫游路线越来越多,从而出现了一批以城市骑行、城市漫游为主题的旅游活动,甚至还有人将领队作为工作。

有人靠“城市漫游”做生意

疫情导致本地游成为旅游市场“独苗”,在内卷成风的如今,城市开始讲述老建筑那些过去的故事,用厚重的历史吸引年轻人目光。

在上海,“建筑可阅读”项目已运行3年,目前覆盖全市16个区、开放建筑1037处、设置二维码2437处。如今,上海“建筑可阅读”仍不断推进开放,阅读深度不断丰富,基本实现了建筑的“可读”“可听”“可看”“可游”。

摄图网_500194310_wx_上海滩外景(企业商用)

©摄图网

“建筑可阅读”等活动的推进,也让城市漫步在年轻人中的影响力越来越大,如此一来,就有旅游企业与骑行公司将其作为一种盈利模式。

北京市文旅局骑游(行)线路标准化制定起草人窦俊杰介绍,每个城市都有专属历史,北京更是中国历史的记载地,很多年轻人追求个性化,愿意了解城市历史,但中轴线整体较长,仅用徒步的方式不仅耽误时间还体验不好,于是,骑行成为北京城市漫步的最优选择之一。

值得注意的是,为提升城市骑游游客的骑行体验,助力自行车正成为骑游的专业辅助工具,其区别于传统自行车,自带助力系统,游客使用助力自行车时,可节省很大力气。

“现在城市旅游竞争激烈,故宫、博物馆的参观游览一片红海,我们希望基于文化分享层面,推出更有创新的文化旅游产品,城市骑游能让游客一边骑行走马观花浏览城市美景,一边也能随时停下脚步听听某条胡同的历史故事。在游览过程中,我们会注意将骑行和步行结合,通过不同出行节奏,维持游客兴趣。”窦俊杰说。

上线半年,中轴线骑行活动已经累计吸引1000人左右,投诉数量0,且好评率95%以上。未来,窦俊杰计划与高级酒店、餐厅等企业合作,将助力自行车放置到更多地方并安装景区导览语音包,以此撬动高端酒店客户。

窦俊杰表示,其所在的北京京骑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刚刚得到广州三毛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的战略投资,双方的高级导游资源已经打通,未来公司准备重点培养十几位双语城市漫步专属领队,一方面是提升领队能力,另一方面也是为之后的出入境游做准备。

“领队”是城市漫游中最重要的角色之一,除已经自成体系的旅行社、旅游企业外,还有一批亲自规划线路、亲自带团的领队,甚至研究出了专属的盈利模式。

上海80后青年董雄飞出生在上海市徐汇区衡山路一带,在留学归来工作的同时,喜欢用闲暇时间探索城市。2020年,他离开供职10年的外企,把多年爱好“城市漫步”发展成了主业。每周,董雄飞会选取几个半天,带领10名左右中外游客在上海市区走走,讲述历史变迁、建筑风格和名人轶事。

除带领游客走街串巷外,董雄飞还和创业伙伴一同策划运营文创设计等项目。他们寻找、搜集、复刻与上海有关的艺术字、宣传画等,经过再次设计,制作成徽章、明信片、帆布袋、文化衫等产品,吸引不少消费者。

将兴趣转变为工作不是一个能轻易下的决定,对以董雄飞为首的城市漫步领队人来说,一方面是真正热爱,一方面是疫情影响了原来的行业,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在跨省游不能顺利进行的时候,城市漫步是吸引游客关注的新产品。

不过,若跳脱出经营思维,比起专门围绕某个目的地进行游玩的活动,城市漫步更像是人们茶余饭后利用空闲时间的一次城市探索,可能难以适应传统的旅游产业链。

很难做大?旅游业下手要慎重

全联旅游业商会文旅夜游专委会驻会副会长何海涛举例说,某知名夜游企业曾计划在大理环洱海138km范围内打造文旅夜游项目,但在该项目部分建设好并试运营后发现,城市漫步骑行环游与文旅夜游项目的商业逻辑并不尽相同,若以城市为活动对象,城市漫步比夜游的概念更宽泛,偏向于夜间运动休闲范畴。虽然人群夜间出行对繁荣城市夜经济有一定促进作用,但难以将其视为真正的文旅夜游项目,其运营成本和难度都较大。

摄图网_500070704_wx_梦幻夜幕下的京城(企业商用)

©摄图网

“文旅项目的核心功能和价值属性,使其能获得目标受众关注和从而引导消费,夜游和城市漫步两者的目标客群和出行动机都不一样,城市漫步者的首要目的不是消费,如果做出了一条城市漫步路线,适当融合光影科技,可能更多的就是吸引游客过来拍照散步运动,其盈利模式模糊和成本回收周期长,且存在诸多不确定性,并非真正意义上的有故事、有互动、有IP的夜游产品。目前更多的城市漫步线路是政府惠民工程,打造的城市公共休闲空间,以提升城市品位,展示城市形象,完善城市功能和改善人居环境为目的,如城市的荧光步道或夜光跑道等。”何海涛说。

从这点看,旅行社与旅游企业可以根据景点位置自编导览线路,但要“做”出一条城市漫步旅游线路,甚至还要与线上的景区、餐厅合作,就不那么容易了。

“城市漫步这种对文化素养要求较高的旅游产品吸引的都是具有一定文化素养且有闲的人,这些人有充足的时间与能力上网查找路线或与好友结伴出行,对旅行社的依赖程度低。”原神州商务旅行公司总经理,神州国际会展公司总经理黎明表示。

他认为,城市漫步的某个路线火爆不代表旅行社推出同种产品也能一炮而红,且很多城市漫步的领队纯粹是出于个人爱好利用自媒体网络宣传路线,若真正靠着领队挣钱也不会有太大收益,与旅行社合作的收益较小。

而在旅行社跨省游业务“归零”的状态下,若有旅行社或旅游企业要深入城市漫步领域分一杯羹,还需关注几个待解问题:

1、 城市漫步爱好者大多对历史文化需求度高,城市漫步领队需要了解城市历史古迹、风景名胜的背后故事,有一定文学素养与服务意识,现有的部分导游对城市细枝末节的历史故事了解还需加深;

2、 城市漫步路线大多依附当地知名历史景点,路线重复率高,没有专利性,当某个路线火爆后,很快会有模仿者,由此限制旅行社揽客,降低旅行社与旅游企业积极性;

3、 城市漫步产品不是传统意义上的涵盖“吃住行游购娱”六大要素的旅游产品,虽然文化含量很高,但旅游要素含量少,盈利模式较不清晰,如何撬动游客出游积极性的同时将路线上的各个景点、餐厅、文创店衔接起来,还需持续旅游企业探索。

截至目前,各大城市基本都有自发组织的城市漫步团队,但多不以盈利为目的,只将其作为一种社交行为,年轻人对个性化的推崇让他们更喜欢小团出游,结识新朋友,当城市漫步成为另一种意义上的“一日游”产品,年轻人能否买账还不得而知。

另一方面,素质参差不齐的领队也在一定程度上限制着城市漫游的发展,在形成完整产业链之前,城市漫游的“灰色地带”值得被相关部门关注,旅行社与旅游企业若要现在“下手”,还是要考虑清楚。(品橙旅游Yangqi)

【郑重提醒】本文为品橙旅游独家原创内容,如需转载请加微信:Pc18611752735 获取授权,并注明来源,否则视为侵权。

转载请注明:品橙旅游 » 寻找城市之“最”,旅游业怎么靠“城市漫步”赚钱?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