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品橙 | 旅游产业链的新视角,每天带来及时、专业的旅游行业资讯,欢迎查找并添加微信公众账号pinchain

旅游上市公司的退市危机

作者:品橙旅游

疫情之下,旅游业承受着巨大的生存压力。从更大范围来看,不同资本市场下的旅游上市公司,正在上演多幕退市大戏。

【品橙旅游】疫情之下,旅游业承受着巨大的生存压力。从更大范围来看,不同资本市场下的旅游上市公司,正在上演多幕退市大戏。

微信图片_20220513100405

国内沪深两市A股旅游企业多因业绩不佳,被风险警示,披星戴帽;港交所H股对旅游业而言赴港潮已经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私有化退市潮;海外美股上市的中概股旅游企业日子也不好过,股价暴跌,收到被列入“预摘牌名单”的告知。

上市不易,守住上市的牌子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上市与退市之间,既定的规则不会因为谁受疫情严重就会让步,唯有抓住疫情反复下敞开的不确定性窗口期,紧跟政策确定性风口,靠业绩去说话,方能自渡。

A股亦忧亦喜

5月6日,凯撒旅业(000796.SZ)变更为“ST凯撒”。受此影响,当日凯撒旅业股价下跌4.96%,收盘价7.85元/股。此前,凯撒旅业聘请中审众环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对其2021年度内部控制的有效性进行了审计,出具了否定意见的内控审计报告。根据《深圳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2022 年修订)》中的相关规定,凯撒旅业股票交易被实施其他风险警示。

摄图网_401960103_wx_金融风险(企业商用)

©摄图网

众环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对凯撒旅业2021年度报告非标审计意见主要集中表现在,凯撒旅业2021年度投资海南微凯4900万元,占49%的股权;截至报告出具日,事务所未能获取充分、适当的审计证据以获知上述4900万元的资金使用情况。除此之外,凯撒旅业受疫情影响近两年累计亏损13.88亿元,流动负债合计金额超过流动资产合计金额10.96亿元,对凯撒旅业持续经营能力产生重大疑虑的重大不确定性。

比凯撒旅业困境更大的还有腾邦国际(300178.SZ)。4月27日,腾邦国际收到深交所下发的《事先告知书》(创业板函〔2022〕第 41 号),称存在可能被终止上市的风险,其股票交易自2021年5月6日起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

腾邦国际经审计的“2021年年度财务会计报告”显示,2021 年经审计的期末净资产为-11.49亿元,且被出具了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综上所述,腾邦国际的股票触及深交所《创业板股票上市规则(2020年12月修订)》中的终止上市情形,因此,深交所拟决定终止腾邦国际股票上市交易。

虽然最近A股正在紧张的进行3000点的保卫战,但对A股的旅游上市公司而言,经过2021年的努力,形势确实发生了不小的变化,其中就包括正在申请摘帽的大连圣亚(600593.SH)和西域旅游(300589.SZ)。

大连圣亚2020年度经审计的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0.70 亿元,扣除与主营业务无关的业务收入和不具备商业实质的收入后营业收入为 0.84 亿元,触及《上海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2020年12月修订)》中相关退市风险警示的规定,自2021年7月22日起对其股票实施退市风险警示,变更为“*ST圣亚”。2021年,大连圣亚2020年度中的非标审计意见已经消除,4月23日,大连圣亚向上交所申请撤销股票退市风险警示。

西域旅游2020年度经审计的净利润为负值且专项扣除后的营业收入低于1亿元,触及《深圳证券交易所创业板股票上市规则》中的退市风险警示情形。根据相关规定,西域旅游股票自2021年4月28日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特别处理,变更为“*ST西域”。此时距离西域旅游上市仅过去8个月,西域旅游也被股民戏称最快获得*ST的A股上市公司。不过2021年,西域旅游实现营业收入1.49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2695.10万元。根据相关规定,西域旅游已经达到符合申请撤销股票退市风险警示的条件。

H股退市潮

始于2018年,由新经济公司引发的赴港潮在过去3年曾一度成为市场关注的焦点。从2018年6月到2020年1月,先后有美团、同程旅行、复星旅文、开元酒店、海天地悦旅、飞扬集团、途屹控股、瀛海集团、信基沙溪、驴迹科技等10家涉旅企业递表并成功登陆港交所。

摄图网_500583128_wx_退市(企业商用)

©摄图网

实际上,对于赴港上市的涉旅企业而言,2020年已经关闭了大门,形成了分水岭。即便是多次递表未果甚至更名的中国文旅集团(现更名为“大湾区文旅”),依然未能如愿上市。导致分水岭形成的主要原因是,本次赴港潮针对的是以互联网、生物和科技等企业为代表的新经济公司,而不是传统旅游企业。在此阶段上市的涉旅企业中,除美团、同程旅行和驴迹科技外,其余上市主体均为构成现代旅游业三大支柱的旅行社、酒店(含度假村)和旅游交通。显然,这与港交所追求新经济公司的想法并不一致。

同时,这些在港成功上市的非新经济类旅游上市公司不得不面对交易流动性差和低估值等现实问题。2021年11月,全球最大的旅游零售集团中国中免通过港交所聆讯。即便是有“免税茅”之称的中国中免在港上市之路也会突生变数。同年12月,受新冠肺炎疫情等因素的影响,全球经济受到较大冲击,资本市场持续低迷,中国中免暂缓H股发行上市的进程。

2020年10月,金茂酒店(06139.HK)接受中国金茂(00817.HK)私有化要约退市。2021年1月,在港交所上市不足两年的开元酒店(01158.HK)接受由鸥翎投资(Ocean Link)牵头,联合红杉中国(Sequoia China)组成收购财团的私有化退市要约。2022年5月,在港交所上市16年的锦江资本(02006.HK)接受锦江国际私有化条件,耗资43.14亿港元,从港交所退市。值得关注的是,正是由于港交所股价和流动性的原因,锦江资本自2006年在港交所上市以来,没有公开发行过股票或者债券集资。

当然,疫情既是阻碍传统旅游企业在业绩等硬性指标方面难以赴港上市的原因,同时也是造成大环境对旅游企业不友好的外部因素,但不能否认港交所长期以来对传统旅游企业股价和流动性所造成的困扰。因此,多方因素交织,造成了赴港潮逐渐演变为旅游上市企业的私有化退市潮。

中概股“预摘牌”

5月4日,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再次公布中概股“预摘牌名单”,将包括携程、华住、途牛等在内的88家中概股公司列入名单。88家被列入“预摘牌名单”的原因是,无法检查这些公司的审计底稿。随后,途牛作出回应称:积极探索可能的解决方案,将继续遵守中美两国适用的法律法规,力争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保持在纳斯达克的上市地位。

值得一提的是,进入“预摘牌名单”并不意味着一定或者立即退市。这既涉及到中美两国的监管部门之间的博弈,同时根据SEC在《外国公司问责法》中的相关规定,在理论上会有大约两年左右的退市准备期。

但不能否认的是,一定程度上受此影响,途牛、携程和华住在美国的股价均出现不同程度的下滑。

此外,2020年9月和2021年4月,华住集团和携程先后实现二次赴港上市。但途牛的危机并非仅有“预摘牌”,更受到股价低迷带来的“退市警示函”。

华兴资本在《中概股回归港股市场:标的、方式与影响》中提到,从目前已在港二次上市的中概股交易数据来看,二次上市在港股市场的成交量和换手率均低于美股。为了吸引投资者,大部分赴港二次上市公司都会选择折价在港上市。同时指出,中概股如果扎堆回归港股市场,有可能对港股市场的流动性、交投和估值水平带来一定压力。目前已在港交所二次上市的公司中,交易高度集中在头部的阿里巴巴、京东、网易和百度互联网公司中,占日均交易量的86%,而且换手率显著低于港股整体水平。

此外,根据华兴资本的预测,对符合港股上市资格的在美上市中概股来说,未来两年尤其是未来一年,将会是回归港股的高峰期。相比较获得从美股回归港股的机会,对中概股的旅游企业们而言,更需要的是时间,特别是留给旅游业复苏的时间。对途牛如此,对华住集团、携程甚至是尚未被SEC提及的格林豪泰酒店也是如此。(品橙旅游梁青)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意见。

【郑重提醒】本文为品橙旅游独家原创内容,如需转载请加微信:Pc18611752735 获取授权,并注明来源,否则视为侵权。

转载请注明:品橙旅游 » 旅游上市公司的退市危机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