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品橙 | 旅游产业链的新视角,每天带来及时、专业的旅游行业资讯,欢迎查找并添加微信公众账号pinchain

死保还是用活:关乎文物建筑命运的现实冲突

作者:品橙旅游

近日,国家文物局印发了《关于鼓励和支持社会力量参与文物建筑保护利用的意见》,其中规定“利用文物建筑开设博物馆、陈列馆、艺术馆、农村书屋、乡土文化馆和专题文化活动中心等公共文化场所,也可利用文物建筑开办民宿、客栈、茶社等旅游休闲服务场所。

【品橙旅游】近日,国家文物局印发了《关于鼓励和支持社会力量参与文物建筑保护利用的意见》,其中规定“利用文物建筑开设博物馆、陈列馆、艺术馆、农村书屋、乡土文化馆和专题文化活动中心等公共文化场所,也可利用文物建筑开办民宿、客栈、茶社等旅游休闲服务场所,为社区服务、文化展示、参观旅游、经营服务、传统技艺传承和文创产品开发等,提供多样化多层次的服务,更好满足人民群众的精神文化需求。”

微信图片_20220803103235

其实,对于古建活化利用很多地区早就有所尝试,浙江松阳县对于民居的保护灵活使用了国家文物基金会的资金,探索出一条活用之路,但是也要看到在文物界还有一些争议,文物建筑的活化利用的现实冲突到底在哪里?民间又有哪些新的做法?

摄图网_502427412_浙江松阳人间仙境(企业商用)

松阳县 ©摄图网

为什么建福宫不行?

2011年5月11日,前央视名嘴芮成钢发表微博称:“故宫的建福宫已被某知名企业和管理方改造成了一个全球顶级富豪们独享的私人会所,现有500席会籍面向全球限量发售”。一石激起千层浪,此事引发了广泛的关注和讨论。

此事激起的碰撞主要是围绕着“能不能商业化”,以及“如何商业化”的问题。

摄图网_500467557_wx_故宫琉璃瓦(企业商用)

©摄图网

当时,中国文物学会名誉会长、著名文物学家谢辰生曾对媒体表示,反对在博物馆和其他名胜古迹中建设会馆,在他看来,文化产业的内容必须是文化,比如出版、讲座、展览、印刷、复制品等,博物馆绝不能产业化,“如果为了挣钱,那绝对错了。为大款服务,我坚决反对。博物馆不能变成百货商场啊。”

而一位不愿具名的文物界人士则认为,商业营销不应排斥,“第一,不存在欺骗。第二,不伤害文化遗产本身。第三,不侵害公众的基本文化权力。第四,不贪污腐败”。按照他的标准,违反其中任何一条底线都将不可容忍。在此基础上,他主张可以进行合理的商业开发,不能轻视自由市场的商业力量,这肯定能给文保和事业带来助力,“卢浮宫大都会也有比较像样的餐馆和咖啡馆”。

不过,建福宫的商业化最终以“整顿”告终,部分对外开放,也终止了商业化运作。

对此,有专家表示,根据《执行〈世界遗产公约〉业务准则》(The Operational Guidelines for the Implementation of the World Heritage Convention)规定,如果世界遗产管理不善,“真实度和完整性”遭到严重的、不可修复的破坏,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将会取消此处世界遗产称号。所以,不应该是该不该“商业化”世界遗产,而是应该在保存世界遗产的“真实度和完整性”的前提下进行商业化。

而由于建福宫改建后的情况比较神秘,据猜测,这一由香港商人出资改建的古建有可能会变动较大。这也是会所关闭的主要原因之一。此外,其只服务于少数特殊人群也违背古建活化利用的要求,所以被关闭。

有专家强调,很多古建筑由于当时的礼仪功能、制度制约,对今天的商业利用也好,公共空间也好,都难以满足需要,我们很多人适应了高大、空旷的商业广场模式,而这些古建达不到这些要求,形不成规模效益,所以,想要利用古建商业化的使用者,也要费一番心思、精力和财力。

可见,建福宫的“翻车”成为今后古建利用活化的前车之鉴。

古建活化利用的边界

除了世界文化遗产、国家级文物,在华夏大地上还保存有众多的市级、县级古建,原文化部副部长、国家文物局原局长、中国文物保护基金会咨询委员会主任励小捷曾透露,目前传统村落中的古建筑已经非常脆弱,这十年是关键节点,如果再不抓紧修缮,我国传统村落的老屋蓄存量将面临重大风险。

俗话说:老屋住人百年不塌,无人居住五年就垮。在保护的名义之下,很多老屋都成为了“废屋”。如被列为世界文化遗产的福建土楼,列入的只有十几座,没有被列入的还有两万多座,无钱无力无人去维护,面临损毁的局面。

摄图网_500387158_wx_福建永定土楼(企业商用)

©摄图网

此次文件的出台,就是对县级古建的一次“解放”与“拯救”。

旅游业资深专家高舜礼认为,这个文件的出台应该说显示了文物界思想的进一步解放,考虑安排得也非常的周密和稳妥,主要表现在四个方面:第一是坚持试点先行,要求根据文物的类型、地域分布、特点等等,选择县一级作为试点,先行先试;第二,要拿出方案来报省级文物主管部门备案,也就是说各地是不能随便去做的;第三,有期限的规定;第四,有检查评估的制度,也就是提了一些要求,包括不违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不违反社会公序良俗,不开设私人会所、高档娱乐场所,不得对文物建筑本身造成破坏等等。这四条措施,应该说会让这一项工作的部署比较稳妥。

他建议,可以提供多样化、多层次的服务,以便更好的满足人民群众的精神文化的需求。

2021年8月,“北京古建音乐季”首发。在智化寺听一场“京音乐”,在宏恩观来一场中西音乐快闪演出,在国子监听一阙琵琶曲……13场演出,既是音乐的聆听,也是古建的再生。

古建筑1

在宏恩观,采取动线式的方式,请音乐家、建筑学家、音乐乐评人、文保事业从业者与邀请的观众共同体验了一次建筑+音乐之旅。

活动策划人杨小一说:“宏恩观是去年我们团队最喜欢的建筑之一,原本一处接近废墟状态的古建,由建筑师朱启鹏为大家当导游,讲解宏恩观的‘前世今生’,再由两位中西方乐器的艺术家吴蛮共同即兴创作现场演绎音乐,最后乐评人刘雪枫与大家一起共同讨论、呼吁遗产空间与艺术发展的重要性,整个活动带给大家的感动、启迪是十分不一样的,是古老建筑与音乐的一场对话。还有太多籍籍无名,因为被忽视,因为差钱,因为层级不够,然后可能就没了。对于建筑而言,生命的存在是它依然矗立,而一旦轰然坍塌,就永远没了。我们把最重要的‘在北京’单元放在宏恩观,我们想把很多艺术家请到还是有脚手架的宏恩观,希望他们能带来更多的关注,传达出我们的真实内心。这就是做古建音乐季的意义。”

古建筑2

作为活动主办方,这已经不是第一次将古建与艺术、生活、旅游结合在一起了。

古建音乐季发起人、厦门鼓浪屿美院空间运营负责人姚瑛说:“我们在北京的智珠寺从开办瑜伽体验,到现在不断的做音乐、艺术、餐饮和看日出日落的一些艺术装置,无论是在文化的传播性、品牌的效应上、热烈的市场反响,还是和政府共处的模型方面,都可以说是实现了多赢。”

据悉,现在姚瑛的古建团队与鼓浪屿美院合作,也在做着将古老的建筑与艺术相结合的工作,通过大量的文化活动,如市集、音乐会、脱口秀、艺术展览、露天电影等,让用年轻人喜欢的方式在遗产空间里做出更多有意思的一些东西。当看到多年不上岛的厦门青年因为这些艺术活动而重返岛上的时候,姚瑛觉得一切付出都是值得的,而这个方向也是对的。

古建筑3

欧洲的经验和我们的困扰

说到遗产活化,不得不说到欧洲。

西班牙安达卢西亚大区的首府塞维利亚(Sevilla),到目前为止有2700多年的历史,曾经的皇家宫殿阿尔卡萨宫是一座文化混合性丰富的宫殿,被评选为“欧洲十大最美城堡”之一,同时也是迪士尼灰姑娘城堡的原型。

摄图网_501193662_西班牙阿尔卡萨城堡(企业商用)

阿尔卡萨宫 ©摄图网

这座城堡因历史悠久,它的建设经历了从罗马式到哥特式到文艺复兴风格的变化,还融合了浓重的穆德哈尔风格。“你在阿尔卡萨尔皇宫里面去体验的时候,包括住他旁边的遗产酒店的时候,对你的感触是不一样的,入住的感受使得游客对于这个国家的文化的体验是极为深刻的,这和住一个标准的五星级酒店或者民宿的体验完全是不一样的。”姚瑛说。

也正是在欧洲的游历,让姚瑛思考,为什么我们的建筑不能够做到古老和现代并存?“我们说中国的传统的文化的自信,它并不是靠我们喊一喊就行,也不是说我们老祖宗怎么样就行,而是要让小孩从小到大,他要有一个特别沉浸的或者是真实的一个体验感,成为血液中的一部分。我觉得这个才最重要。”她说。

因此,她对于此次文件的出台感到十分鼓舞。一方面可以在资金方面解决捉襟见肘的情况,同时也可以通过空间运营,解决有效性保护的问题。

姚瑛说:“因为政府的资金能覆盖的比例并不大,从山西的文物统计的情况,每年都会有一些遗产空间的消失(山西省的古建在两次普查的间隔期消失了5万个),这也从侧面说明了资金的有限。如果可以找到一个符合标准的企业进来,它其实是在用民间的力量,无论是用公益的基金、企业的捐赠,或者是社会组织,我觉得都可以解决一部分资金不足的问题,使得有一定文化和历史价值的建筑得以修缮维护改善。”

但是她也认为,政府在选择企业的时候可能也有几个前提条件需要注意:

首先,做遗产空间,不能成为少数人的特权,而是要面对大众,推出符合大众的精神消费的需求,以及对于大众生活水平的提升、生活方式改变的产品。

其次,参与者一定是具有古建保护的能力,不光是资金,还一定是要有古建的经验和运营的专业性。

再次,一定是要做出丰富的体系,打造出既适合中国发展,又具有国际视野和价值的好的文化内容和产品调性的产品。不仅要使其成为一个体系,有持续性,可以让民众从小到大都可以去感触和感受的一个中国传统文化的学习空间,更要打造成一个大的文化IP。

“我觉得这件事品牌的价值或者文化的价值要远高于商业的价值。可以让更多的民间的力量用市场化的参与手段参与进来,然后让它变成一个政府和民间共同参与合作,用一个可持续的发展的模型去解决可持续维护的一件事情。”姚瑛强调。

当然,社会的运行是个复杂体系,不可能像计算机一样机械式的运行,会有不同的环境、条件和氛围,重点是政策的初衷、行为的效果与之是否相符。高舜礼认为,在鼓励和支持社会力量保护利用文物这个方面,今后步子可以更大一些,比如说不要忌讳民间资本的参与,另外20年的时间是不是短了一些?是不是可以把期限再延长一些,这样对文物保护利用是有好处的。再一个现在是限于县一级的古建,为什么省一级就不行呢?在现实当中其实一些用社会力量渠道去保护国家级文保单位,也是做得很好的。比如云南大理喜洲镇的喜林苑,不仅吸引了很多入境旅游者,还对宣传中国的文物保护、宣传中国的文化树立了很好的形象。

现在这一政策的推出,让散落在中国大地上的古建看到了重生的希望,同时也让文化旅游的融合更为切实,我们期待,中国的古建成为中国人的文化符号,也能成为中国人生活、文化提升的一部分。

中国古建,古而不死。(品橙旅游Lisa)

【郑重提醒】本文为品橙旅游独家原创内容,如需转载请加微信:Pc18611752735 获取授权,并注明来源,否则视为侵权。

转载请注明:品橙旅游 » 死保还是用活:关乎文物建筑命运的现实冲突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