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品橙 | 旅游产业链的新视角,每天带来及时、专业的旅游行业资讯,欢迎查找并添加微信公众账号pinchain

杜一力:旅游业观测“新经济”要用“新工具”

来源:一心一力

旅游业的现实就是生于“突破和撕裂”当中,“跨界”是客观的经济现象。对于旅游业者需要的不是账房的账本,需要的是观测,需要的是把握趋势,需要的是适应和引导发展。所以寻觅新工具的探索一直都有进行。

看业内把“旅游业经济测算”等同于旅游统计,莫名所以。简单质疑者多,然并没有什么用;深度讨论,缺乏一个安静的环境,还缺乏共同的工具。一说到“观测新经济要用新工具”,接下来就是“什么是新经济”,“什么是新工具”,一下子就扯远了。

恰好参加一个跨界的研讨,讨论“麦肯锡”和“汤森路透”两个国际咨询机构对中国创新发展的评估预测研究,对他们反复运用的“多要素生产率”追根到底,提问、理解、再提问、再理解。结果是,哈哈,原来国际国内、一流二流专家学者,对于“新经济的新工具”是这么认识,这么运用的。OK!我对我们旅游的“新工具”立增更多底数和底气。

我要问的是,这份非常严肃的咨询报告说,中国近年来创新对于经济增长的贡献不断减少,过去贡献了40%-48%的GDP增长,近五年仅仅贡献了30%的GDP增长。人家是怎么算出这个贡献率的呢?专家解释说,这是依据“多要素生产率”算出来的。那么,“多要素生产率”又是怎么算出来的?“这个简单呀,把GDP总增长减去能源、劳动力、资本三大生产要素,剩下的就是多要素生产率了?”哇,剩下的与生产率有关的事情多了,比如说,我们是社会网上办公,成本减少效率提高,这算什么要素啊?有人回答:说的好,这就是“组织机制创新”的效率!举一反三,我知道了:用分工精细优化产业供给链,就是规模生产的效率;用“阿法狗”不下棋去扛活,就是“技术创新”的效率。这个测算方法,真心不复杂,只要有国家统计提供的GDP,大致减去资源、劳动力和资本几个大项的投入,就是大名鼎鼎的“创新贡献率”。这活儿不难干,几个国际一流咨询机构的大结论,其实来的全不费劲,不就是对国家统计发布的“TFP”的简单改造,灵活使用么。

麦肯锡不是偷懒,它的研究告诉一个思路:在已知的数据世界中,只要你有驾驭能力,完全可以挖掘到你希望要的东西。回到体系和制度中,我们国家统计部门和制度其实一直有“全要素生产率”(TFP)的数据。就是早年间没有,个体研究者根据每年的GDP核算表,用总产量和全部要素投入的比,也不难生成“TFP”。问题是我们拿着这个“TFP”,始终也没算出40%,30%这样的创新贡献率。这就是运用数据的观念差距。要不说“观念决定思路,思路决定出路”,其实观念也决定用什么工具,怎么运用这个工具。

麦肯锡的结论还说明一个问题:作为使用者你的数据诉求是不是真的清晰。我一直叨唠“新经济要新工具”,潜在的对话对象是传统从事统计核算的专家学者。很多“老专”认为如果某一个行业的核算,跨越行业算到人家“院子”里去了,岂不使井井有条的“国民经济核算体系”被撕裂被突破,这个账还怎么算?账房先生没有错,因为它的责任是算账。但是旅游研究不是,旅游业的现实就是生于“突破和撕裂”当中,“跨界”不是优点和缺点的问题,是客观的经济现象。对于旅游业者需要的不是账房的账本,需要的是观测,需要的是把握趋势,需要的是适应和引导发展。所以,寻觅新工具的探索,一直都有进行。

如果你清楚地知道你要什么,也许工具来的更加容易。旅游界正在张罗建立和已经宣布建立的有很多“数据库”“大数据库”,其中有业者理解,要在旅游行业建立一个庞大的、包括国民经济各行业在内的大的国民经济核算体系的数据库,这样就可以拿到和国民经济相关的各种数据。这个当然做不到,也不必要。像麦肯锡以“多要素生产率”一个数据,去说明科技创新和国民经济的关系,足矣。也不用质疑“多要素生产率”缺乏分行业的数据支持,没有必要的。观测创新对经济增长的贡献,“多要素生产率”提供的是宽泛、非直接的方法,可以衡量,可以国际“对标”比较,有明确的结论,可以为我发展创新性经济提供方向,够用了。

麦肯锡的工具好用,但是好用的方法并非简陋,并非没有伟大的科学支撑和高度的学术价值,“TFP”就是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罗伯特·M·索洛(Robert Merton Solow)对新经济的研究最高成果。他提出“具有规模报酬不变特性的总量生产函数和增长方程”,也就是通常所说的全要素生产率,并把它归结为是由技术进步而产生的,由此找到了新经济条件下分析经济增长源泉的重要工具。麦肯锡使用的多要素生产率方法,也不是对TFP的严格操作或者随意改变,TFP减去“劳动、资本、土地”等要素投入之后的“余值”,主要是科技进步的因素,这是由索洛研究出来的,号称“索洛余值”。度量上的误差始终存在,但是有什么关系?

旅游业是现代经济潮汐中的暖洋流。我们钱塘观潮,所立足之点决定观潮和摄影效果;同样,用“裸眼观潮”还是借助观测工具,自然也决定你看到的是面上“影像”,还是“数字成像”“全息成像”。在一个各个学科高度融合互相跨界的现阶段,如果我们局限“数人头“的统计年代,相当于我们一直在”裸眼观潮“。你认为你看到的最真实,但是面对涌来的大潮,太不够用。

旅游业喊我们借鉴理论,提供新工具!

转载请注明:品橙旅游 » 杜一力:旅游业观测“新经济”要用“新工具”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