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品橙 | 旅游产业链的新视角,每天带来及时、专业的旅游行业资讯,欢迎查找并添加微信公众账号pinchain

宋瑞:《旅游绿皮书No.14》主报告内容发布

来源:社科院旅游研究中心

中国社会科学院旅游研究中心主任、研究员宋瑞做了《旅游绿皮书》主报告内容发布,对2015年中国旅游发展以及未来旅游发展的观察和思考包括四个方面:发展环境、发展趋势、重要问题和未来展望。

中国社会科学院旅游研究中心主任、研究员宋瑞在由中国社会科学院财经战略研究院、中国社会科学院旅游研究中心及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共同主办的《2015~2016年中国旅游发展分析与预测》(《旅游绿皮书No.14》)新闻发布会上做了《旅游绿皮书》主报告内容发布。

以下是宋瑞发布内容:

感谢刚才两位领导的致辞。我想大家一定与我一样有深刻的体会:他们不仅作为研究方、出版方的领导,对这本书寄予了深厚感情,同时也是作为专家学者就旅游发展提出了深刻见解。听完他们的致辞,我感觉到两个“大”:一个是旅游确实大有可为,二是我们确实责任重大。很巧合或者说很深长意味的是:高院长是著名经济学家,他提出旅游不仅要从经济角度来看;谢社长是一个社会学者,而他提出要关注旅游作为消费红利的未来前景。我们之前没有就学术观点进行过具体沟通,从他们的发言中确实感受到了共识,那就是我们要从更高的、更宽、更综合的视野来看待旅游发展。

下面我就这本《绿皮书》的主报告给大家作一下汇报。

我们对2015年中国旅游发展以及未来旅游发展的观察和思考包括四个方面:发展环境、发展趋势、重要问题和未来展望。

一、发展环境

在国际环境方面,全球经济的增速是低于预期的,2015年是2.4%,显然低于2014年,而且低于一些国际机构之前所作的预测。值得关注的是,新兴市场国家增速放缓,中国经济增速为6.9%,南非持续疲软,俄罗斯更是出现了急剧衰退,这是值得关注的现象。以前新兴市场国家是全球经济增长的一个重要支撑,现在已经有所变化。而从旅游来看,旅游的表现好于全球经济,2015年全球国际旅游人次的增长是4.4%,比2014年要高。同时也需要关注一个变化,就是全球旅游发展中,发达国家的增长实际上是高于新兴经济体的。前几年人们一直关注到,亚太板块、中国、发展中国家等等新兴经济体是重要支撑,但是我们也应该看到,欧美市场正在快速增长,而且增速更快。这也是一个新的、值得关注的变化。

在国内环境方面,大致可以分为这样一个方面:一是全面深化改革。这显而易见是贯穿2015以及未来一段时间社会经济发展的一个主线。在此过程中,不仅有明确的发展目标、五大理念,还有具体的改革任务总台帐,就是要落实到各个部门,落实改革主体责任。此外,经济新常态不仅体现在增速从高速向中高速的放缓,还体现在结构的变化。比如消费的增速超过了投资的增速,GDP里服务业增加值占据了半壁江山,服务业税收占总税收比例超过54.8%,服务业税收的增量占全部税收增量的80%,这都是值得关注的一些变化。当然我们还可以从区域发展的层面、对外开放的层面,都可以看出开放的、创新的、绿色的新格局正在逐步形成,这是旅游发展所至深的、不可忽视的、重要的国内环境背景。

二、发展趋势

在这样的国内环境背景下,旅游呈现出四个显著特征:

第一,从政府角度来看,各级政府高度重视,出台了一系列跨产业领域的政策。政府的重视可以从各个层面来看,比如从中央层面,大家去年也关注到,旅游有很多历史上的第一次。简单举两个例子,比如说新中国成立以来第一次组织了全国省部级领导干部旅游专题培训,国务院第一次针对旅游发展政策的第三方评估。这些都是历史上的第一次。很荣幸地,在这个过程中中国社会科学院都有深度参与。围绕旅游发展,也出台了投资、消费、用地、购物退税等方面的政策。在地方层面,几乎所有省市区都把旅游业作为一个重要的支柱产业,很多省市区在旅游发展的地方条例和政策方面都有新的举措。从具体的政策领域来看,围绕土地政策背景下旅游用地政策,去年三部门共同出台了重要文件;今年 “五·一”以后全面推开的营改增也成为旅游行业关注的热点问题;自然资源管理体制改革背景下的国家公园建设;国有企业改革背景下旅游企业的混合所有制;大家非常关注的职工休假制度的完善;城乡规划体系改革背景下的多规合一等等……在这些政策中,旅游都占据了非常重要的地位。

第二,在发展旅游过程之中政府做什么,怎么做,也是这几年大家一直在讨论和思考的问题。正如高院长所言,旅游管理体制改革是一个热点。除了国家层面的努力外,在这个过程中,地方政府也有很多的创新,6个省(区、市)成立旅游委,近10个省(区、市)积极筹备,部分省区建立旅游产业协调(领导)小组。各地试图通过从“旅游局”到“旅游委”的调整,强化旅游部门在产业促进、资源统筹、发展协调、服务监管等方面的职能,实现旅游管理从单一部门推动向部门综合联动的转变,形成对旅游业统一领导、统一规划、统一管理、统一协调的综合管理体制。除“旅游委”之外,部分省区(如内蒙古、安徽、重庆等)则通过旅游产业协调(领导)小组等形式加强对旅游相关事务的综合协调。与此同时,旅游行政管理部门简政放权步伐加快,国家旅游局仅保留“旅行社经营出境旅游业务审批”和“导游人员从业资格证书核发”2个审批事项,国家旅游局和地方旅游局加快协会脱钩工作。在简政放权的同时,如何适应旅游发展形势要求,更好地履行政府职能,各地也做出尝试。例如,山东省政府将旅游发展纳入17个市的科学发展综合考核,由省考核办、旅游局对综合考核旅游指标运行情况进行督查;广西自治区实施旅游部门权力清单制度,向社会公布旅游委的权力事项和责任事项以及事中事后监管制度。另外,在简政放权这种大的背景之下,旅游的简政放权也进一步放宽,包括协会的脱钩等等。在这个过程中,一方面是简政放权的要求,另外一方面希望政府更加有所作为,所以就需要对行政管理的方式、思路进行创新,在这些方面,近年从国家旅游局到地方政府都有一系列的探索,包括不合格景区摘牌、建立“不文明旅游记录”系统、建成“全国旅游投诉举报和案件办理管理系统”、发布各地旅游市场秩序综合水平指数(TOI)等等。

第三,从行业来看,投资并购、旅游金融成为热点。2015年再次成为旅游投资年。全年旅游投资额超过万亿,同比增长42%,增速非常显著。旅游投资增速是全国第三产业固定资产投资增速的4倍,房地产企业、金融企业、其他行业大型的企业集团都开始投资旅游业。旅游成为一个投资的热土。与此同时,旅游业内外的企业,针对这个行业的兼并收购也进一步加速。2015年,以携程、万达、京东、腾讯、众信等为代表的知名企业围绕旅行和旅游服务的诸多环节加快兼并收购,其中在线旅游成为热点。而且值得关注的是中国旅游企业的海外拓展的步伐也在加快。海航、复星、港中旅、众信等在全球范围内展开多起投资并购,携程、途牛等在线旅游企业也加快在全球目的地的布局。中国旅游企业海外拓展的领域不仅是投资传统的酒店、景区、影院等,也在向旅游航线等其他的方向拓展。在地域上,除了传统像亚洲、欧洲以外,现在中国旅游企业对北美,包括非洲的投资也在明显的增加。此外,各种旅游金融创新手段也成为一个热点。

第四,从市场需求角度来看,国民旅游消费需求旺盛。2015年近40亿人次出游,出境游达1.2亿人次。入境旅游,虽然有止跌为升的趋势,但是我们更加关注的是,其中外国人来华依然是负增长,这是未来需要解决的一个问题。

三、重要问题

除了对旅游的发展形势进行展示、总结以外,我们还对如下三个问题进行了思考和探讨。

一是“旅游+”。旅游已经广泛地渗入到经济、社会、文化、外交以及整个社会生活各个方面,所以提出来 “旅游+”。不管是“+”还是“被+”,或者有人说是“乘”,这说明了旅游的影响已经非常广泛。在此背景下,我们认为,需要有三个方面的支撑,才能实现“旅游+”的思路。

第一,对旅游的定位要有所调整。这与高院长的观点不谋而合。就是不仅要强调它的经济功能,还要强调它的非经济功能。在统计测算时不仅测算旅游的经济性指标、数量性指标,还得要关注非经济指标和质量性指标;在评估旅游影响的时候,就要考虑旅游的综合影响。当然,要推动这样的一个政策,还要需要对我们的政府政绩考核体系作出相应调整。在推动“旅游+”的过程中,我们认为,需要同时以来市场和行政的力量。近几年,市场的力量是非常有力的,且是自主的,而行政的力量相对是比较弱的,在一定程度上处于被动地位,在未来需要加强。可以考虑:更好地发挥国务院旅游工作部际联系会议制度的作用;将旅游发展纳入各级政府的经济和社会发展规划、财政预算和年度工作报告;将支持旅游发展列入各级政府相关部门的权责清单,并通过第三方评估加以督察;明晰旅游发展目标任务的责任链条,将涉旅政策的制定和落实情况作为考核相关政府部门及其负责人的重要依据。

第二,关于旅游供给侧改革,报告里有详细的阐述。实际上旅游一方面要参与整个经济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更重要的是实现自身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要通过产业升级来解决现在产业结构、产品结构和国民的需求结构不匹配的问题,通过提质增效,解决旅游业的增长,主要靠要素投入来实现增长的问题,通过补齐短板来解决公共产品供给不足的问题,公共产品除了公共设施、公共服务之外,更重要的还有公共政策。具体来说:一是 通过“产业升级”解决旅游产业结构、产品结构与旅游需求结构不匹配的问题。目前,我国旅游产业结构、产品结构与旅游需求结构的不匹配至少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方面,景区及旅游吸引物、住宿餐饮及相关旅游接待、线上线下旅行社与旅行服务、娱乐及旅游演艺、旅游购物、旅游交通体系等各行业内部的现有结构,在内容、档次、时间和空间分布等方面,与现实和潜在的旅游需求不甚匹配;另一方面,上述旅游供给所形成的组合也尚不具备“对需求变化的适应性和灵活性”,所提供的旅游产品结构不能灵活地适应多样、多变的旅游需求。未来要提高这两个方面的匹配度,除了企业自身加强对市场需求的深刻洞察和及时响应外,政府部门也要深入研究,加强引导,搭建产业升级所需要的信息平台和制度平台。二是通过“提质增效”解决旅游业主要依靠要素投入增加实现增长的问题。按照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索洛的研究,经济增长的源泉有两类:投入增加和效率提高。前者包括劳动力、资本等要素,后者涉及技术进步、知识累积、政策制度优化和管理提升等。就劳动力投入而言,我国经济增长的人口红利已然消失,旅游业此前拥有的近乎无限的劳动力供给亦不复存在,劳动用工短缺、用人成本攀升、高技能人才匮乏等趋势加剧。就资本投入而言,近年来旅游投资的急剧增长,一方面的确推动了旅游业的增长,另一方面也存在投资泡沫和潜在风险,未来不可能过度依赖投资的大规模扩张。显然,旅游增长的第一类源泉已面临瓶颈,必须着力于第二类源泉的挖掘,必须通过提高全要素生产率(TFP),实现旅游增长从投入驱动向效率驱动转变。通过分析全要素生产率的构成可见,我国旅游业的技术进步与全要素生产率排名世界第一的美国不相上下,但受管理、制度、政策等方面的制约,旅游业技术效率低下;同时由于带动性和创新性强的大企业不多,规模效率不高。未来要提高旅游业增长的质量和效率,就必须从产业政策优化、企业能力提升以及包括制度创新、组织创新、服务创新等在内的综合创新和集成创新上着手。三通过“补齐短板”解决公共产品供给不足的问题。目前我国旅游公共产品供给不足,难以满足人民群众的旅游需求和旅游发展的现实需要。这里所说的旅游公共产品至少包括公共设施、公共服务和公共政策等。具体包括但不限于:游客服务中心、集散中心、咨询中心、旅游厕所、交通基础设施及相关服务设施等;面向游客的信息服务、咨询服务、投诉服务、安全保障等;服务于行业和社会的旅游宏观数据、产业及分行业、分地区统计数据;公民休假制度安排;旅游人才等。

第三,中国在国际上的影响力不断扩大,中国旅游在国际上的影响力也不断扩大,迫切需要从全球角度来分析和研究中国旅游。我们在近三年专门设置了“世界与中国”的专题板块。通过这三年的系统研究,我们发现,在旅游发展方面,世界规律与中国国情既有共性也有差异。共性包括但不限于:旅游综合性带来的旅游管理协调不易、旅游产业统计和影响测算困难等。差异包括但不限于:中国人口规模大、密度大造成旅游运行管理更加困难;社会文明程度相对不高导致游客管理成本较高;条块分割的行政管理体系使得旅游资源难以统一管理;分税制和GDP绩效考核下的地方政府竞争导致目的地旅游发展导向单一;处于转型时期政府和市场的关系不清引发资源要素的错配和权责的错位;城乡差异、群体差异、区域差异使得旅游需求和供给层次的差异化问题较别国更大、更复杂……从全球视野出发,中国旅游未来需要实现三个转变:旅游发展方式从投入驱动向效率驱动转变;旅游发展格局从“单点突进”向“全面提升”转变;旅游治理体系从行政主导到社会治理转变。

四、未来展望

2016年全球GDP增长率将达到2.9%,2016年全球国际旅游接待人次增速可达4%。2016年及未来五年,中国将继续深化改革,通过大力推动市场化改革,尽快构建起新的可持续增长模式。中国旅游应围绕小康社会决胜阶段战略目标,以改革为手段,夯实“旅游+”的理论基础和制度基础,做好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文章,通过综合创新和集成创新,实现旅游的“产业升级”、“提质增效”和公共产品的“补齐短板”,实现旅游发展方式从投入驱动向效率驱动转变、旅游发展格局从“单点突进”向“全面提升”转变、旅游治理体系从行政主导向社会治理转变。

从2016年以及更远的“十三五”来看,中国经济可能会进入一个新的阶段,改革会成为主线,实现小康社会的目标会贯穿始终。在这个过程中旅游大有可为,我们也责任重大。谢谢大家!

转载请注明:品橙旅游 » 宋瑞:《旅游绿皮书No.14》主报告内容发布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