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品橙 | 旅游产业链的新视角,每天带来及时、专业的旅游行业资讯,欢迎查找并添加微信公众账号pinchain

圆桌论坛:乡村旅游建设与扶贫

作者:品橙旅游

11月10日第二场圆桌论坛:乡村旅游建设与扶贫,江西旅游研究院院长洪文艺、途家别墅运营中心总经理周磊、原乡度假创始人杨诗兵、婺源乡文化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李春富、游多多客栈CEO苗湾儿各抒已见,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品橙旅游】2016智慧旅游产业高峰论坛暨品橙旅游峰会(ITIS2016)于2016年11月9日至10日在上海召开,来自海内外的800余名旅游业者与政府、机构、学界、媒体及相关行业代表一起,共同探讨和交流旅游发展与共赢。

11月10日第二场圆桌论坛:乡村旅游建设与扶贫

主持嘉宾:品橙旅游首席商务官 杨晓明

论坛嘉宾:

江西旅游研究院院长 洪文艺

途家别墅运营中心总经理 周磊

原乡度假创始人 杨诗兵

婺源乡村文化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 李春富

游多多客栈CEO 苗湾儿

以下是根据现场速记整理内容:

主持人:旅游,很重要的是住,有的人说住得不舒服,不习惯睡大炕,没有Wi-Fi等等,大家对乡村旅游的住宿环节是什么样的看法?

洪文艺:乡村旅游住的问题,是乡村旅游转型升级重要的槛。但是对这个槛的认识有一个问题,我们如何看待?广大的游客,基本上家里的住宿都已经达到了四星、五星的标准,特别是像上海这样的大城市。乡村住宿提供者很难理解类似四五星级如此高品质、高标准的内容。这就是供给方和需求方出现了强烈的认知碰撞。企业可能要更多关注这方面,特别是做乡村旅游、做住宿的企业,如何引导当地的乡村产品适应这种市场需求?

主持人:就像几十年前大家出差住旅馆觉得很好,但现在让出差的人住旅馆,会觉得实在受不了。

周磊:住宿角度来讲,应该是多元化满足不同角度的需求,根据不同的年龄阶层和不同的出游方式来满足不同的需求。例如提供客栈、房车等特色产品,来满足不同的客户需求。现在很多都是家庭出游,别墅就可以在目的地呈现,作为多元化的住宿方式之一,多元化才是乡村旅游住宿的合适方式。

主持人:因地制宜,客户需求为导向。

苗湾儿:我是游多多客栈的CEO苗湾儿,游多多是客栈民宿的连锁品牌。在国内,已经有一百四五十家店,上线运营100家店左右。游多多客栈覆盖景区内及景区周边,古村、古镇、乡村旅游都会覆盖到。之前,乡村住宿很多是农家乐,随着消费升级,很多乡村都在进行消费升级改造,把之前的家庭旅馆、农家乐,升级为精品民宿。对于整个中产阶层消费升级的大趋势来说,后续的乡村旅游,包括很多地方政府,也会要求我们去看他们在做的乡村规划,民宿是住宿很重要的一环,整个体验还是要符合出发地客群对住宿体验的需求。我们的定位,主要是300到800元,核心价位是300到500元,也就是很多地方三星、四星的价格,房间数量不多,但因为个性化、多元化,有不同的调性,不同地方有不同特色,能够吸引不同的旅游人群。住宿本身的个性化配套,也会点亮乡村旅游当地很特色的东西。这个,还是有很多可以挖掘的地方。

李春富:我们追求真正乡村的住宿,不是真正的原生态。比如,不能上面是竹楼,下面再养猪。我们主要注重两个方面,第一是采光,我们在民宿客房里面,天花板上开一些天窗。第二是冬天潮湿,我们增加了地暖。

主持人:关于扶贫,我们常说,授之以鱼不如授之以渔。乡村旅游,从民宿角度应该如何着手?

洪文艺:扶贫和旅游可能息息相关。我个人的观点,旅游是最能解决扶贫的平台、支撑。很多现在做旅游的人,做企业的人,虽然说这件事和他的产品联系不是很准,政府系统关注这件事,又不知道做企业的人是怎么想的,所以现在是“两张皮”。所谓的“贫困”,是相对的概念,要全面消灭贫困不可能,因为这是一个比较的结果,不可能在全球把贫困完全消灭掉,理论上是不可能的。

目前乡村贫困,真正贫困人口主要是三种形式:1、因智致贫。2、因病致贫。3、因懒致贫。改革开放这么多年,乡村没有组织管理,很松散。很多人懒,你给了他钱,花完了他又贫困了。基于普通扶贫的模式,这三类人,要想永久的消除贫困很难。扶贫到了“攻坚阶段”,需要一个东西来托、来支撑。各种旅游企业,包括在座的每一位企业家、乡村旅游开发的同志,通过“扶强带贫”,这是很好的方式,也是一个关键。

苗湾儿:乡村旅游和客栈民宿的结合,是拉动当地经济非常好的一点。在台湾民宿做得很火、很好,也经历了10多年的时间。真正服务于各地旅游观光的人,都是台湾当地的原住民。他们经过10多年的培养、培训、讲故事,来宣传他们的民宿、台湾旅游。我觉得这可以拉动当地就业,给经济发展带来很好的机遇。客栈民宿,传导的就是当地文化。老阿婆、老阿公讲当地的故事,可以讲得非常生动。作为旅行者,通过真正的原住民传递出来的东西,是真正有底蕴的东西。这些东西,经过一些培训、引导,是可以产生商业价值的,也是可以作为乡村旅游的配套支撑。原住民不需要很高的学历,只需要把自己知道的东西传递出来。外来投资者,引导他们发觉自身的美,然后进行管理培训,带动上来。

乡村旅游和客栈民宿的结合,拉动当地经济、拉动当地就业,让当地人参与到自身的乡村建设、服务,爱上自己的家乡。通过这个过程和后续的包装,反而可以凸显当地特色。我觉得,这些是非常有价值的。我碰到很多台湾民宿圈内人,好会讲故事,真的是发自内心爱着自己的家乡,通过民宿的过程,发展当地的美食、美景,把当地原住民的水平一步步提升起来。中国大陆有各种乡村,有各种文化,安徽有徽派文化,少数民族也有自己的文化,最最原住民就是农民,他们是有很厚重底蕴的人群。如果他们可以参与到建设当中,可以发挥出不同的光彩。我觉得这是很有价值的事情。

主持人:让我想到一个很好的话题,很多乡村旅游,造房子很容易,但是运营的时候,好的民宿需要有一个好的老板娘。请问途家别墅运营中心的周总,从运营的角度来讲,你们有多少老板娘?

周磊:运营角度来讲,从当地培养村民自主当老板,是培训、培养的过程。通过标准化的流程,引导他们结合当地文化做,先有标准,再有个性化,这才是乡村旅游能够提升的高度。我很难去表述。

主持人:这个话题,还想问一下洪院长,您会因为一个老板娘而选择一个客栈、民宿吗?

洪文艺:我们给婺源做了民宿的标准,做的过程当中发现了一个问题。民宿,作为非标准住宿业,在中国如果真的要吸引远途的客人,花那么高的价格去消费,一般会高于当地五星级酒店的价格,甚至是2、3倍,没有情怀是不会去的,老板娘非常重要。有几家酒店,是非常好的设计师做的,但是请的这个管理者,没有我们认为那种意义上的情怀,只是当地的一个人。他摆一个花都不能摆得很好,管理了半年、一年,就成了一个“装修高档的农家乐”。所以,老板娘的确是民宿的灵魂。

杨诗兵:民宿,本身就是小众的。所谓的民宿,主人的情怀或者说主人呈现的生活方式非常重要,吸引的也是志同道合,喜欢他所呈现的生活方式的人,才会到这个地方去。比如,我很喜欢茶,我有一个民宿,肯定以茶为主题,我吸引的也是一批喜欢茶道的人到我这里品茶、聊天,这是民宿经营的核心。

主持人:您讲的跟苗总讲的很一致,一定要因地制宜、有特色化。李总,以婺源目前实际经营的状态来看,您觉得你们的客户最感兴趣的是什么?

李春富:客户最感兴趣的是“晒秋”和徽派古文化的体验。我们那里和几位老总谈的有些不同,我们是在景区内古村寨的别墅、老宅。我们那里数量比较多,刚才谈到扶贫,今年国家旅游局给我们发了一块牌子,旅游扶贫示范基地。旅游扶贫主要是两个方面,一是原来这个古村落缺水、交通不便、地质灾害严重,我们做了整体搬迁,从山上的老屋搬到山下的新居。第二部分是“扶持”,我们扶持了豆腐坊、酒坊等等人文方面的内容,给来到这里的客人提供传统文化的体验。

主持人:刚才您讲到人文因素的时候,我看到苗总在点头,苗总也是讲到不同的民宿客栈都有不同的特点。我们知道,游多多是比较好的民宿客栈平台,以我们目前平台上的大数据来看,您觉得我们的客人最关注的是什么?

苗湾儿:客栈民宿,非常适合自助游人群。游多多最开始是自助游社区平台,到客栈民宿的预订平台,到现在成为客栈的连锁品牌,整个客群就是围绕自助游展开的。我们的用户画像当中,吸引哪一类人群?就是吸引自助游人群,包括自驾人群、亲子旅行人群。他们真正喜欢的不是到某个地方拍个照片,上车睡觉下车拍照的传统模式,他们喜欢的是慢节奏的方式。所以客栈民宿传递的更多的是慢下来的生活方式,游客可以在客栈发呆,也可以在附近景点转转,也可能就在民宿看看书、喝喝茶,发呆发很长时间。这一类人群崇尚深度旅行,深度体验当地的民宿特色、文化,包括工匠、非遗类、工艺品等等。乡村旅游开发过程中和客栈民宿街建设中,吸引了一群做乡创文旅的人,做出来很有意思的工艺品,很有地方特色。这些在扶贫、解决就业的同时,也带给自助旅行者带来不一样的发现,真正了解当地特色的可能,这些是亮点。

主持人:民宿客栈人文特点非常重要。很多的民宿客栈的确想做好,但是发现和其他人还是有差异的,钢铁不是一日炼成的,老板娘也不是一日炼成的,途家会提供怎样的服务,帮助民宿客栈提高?

周磊:我们也是立足于公益事业的,包括也和政府合作“爱心书屋”,“爱心书屋”的后续运营业是我们帮助的,通过我们的志愿者关爱留守儿童。我们想通过途家网大平台,导入流量,推动当地旅游。线下,我们给予一定的支持。

主持人:一层是书店,上面是民宿,有志愿者提供服务,把扶贫项目做得比较火。有的时候,非常好的设计师做的项目,出发点非常好,但一段时间的运营之后,会发现残破不堪或者是背离了愿意。洪院长这边是否有好的建议,可以改变这样的现状?

洪文艺:我们一直致力于这种服务。我想,如果想要改变这样的状况,可能有几件事要做。首先,要创造一个专业化企业进驻乡村的机制。不管做民宿还是搞景区,还是农业、渔业和乡村结合的东西,在中国,乡村旅游,规模化、专业化的资本进入不了,里面有槛,核心的东西是产权边界十分不清晰。资本走到你门口的时候会打盹,边界不清晰,会造成很多麻烦,大企业大资本不好进入。比如我们江西解决比较好的有两个景区,黄陵景区一开始就预计到了这样的情况,100多户都牵到山下,给他们做好房间,整个村落搬下来,老百姓安置好再进行开发。这样一来,做出来的东西比较专业,可以持续发展。否则,乡村旅游会火2、3年,之后就没有了。所以,我尤其想提醒想进入的资本或者老板,这方面要想清楚。

第二个问题,文化资源、社会资源、经济资源怎么转化为旅游产品?这才是今天在座的企业家要重点考虑的。并不是要农民干什么、要成为什么主体,真正的乡村旅游,农民永远不可能成为乡村旅游发展的主体。乡村旅游和扶贫结合起来,最主要是解决了农民的就业、兼业和现金收入的问题。你可以带给他现金收入,可以扶贫。就业问题一部分解决比如50岁以上不能在城市打工的人群,另一部分解决老弱病残的就业。兼业要解决妇女的问题,在乡村没有女人就没有家,但是很多女人走不出农村,如果乡村旅游可以提供一个服务平台,她可以兼业。这些做好,才是乡村旅游的转型。

杨晓明:院长抛出了橄榄枝,要企业共同参与进来,台上有两个典型的企业,一个是途家,一个是游多多;大家对院长说的方向有参与的兴趣吗?供应链的整合也有很多整合的方式。

苗湾儿:如果这个乡村有待开发的潜力,我们还是会有兴趣参与。企业商业责任和社会责任的问题,在这个过程中,如果你有商业的价值,又可以连带完成一些社会责任,大家会愿意一起做这件事。我前面提到的,外围的投资客和企业带给当地,很多都是思路和想法,也可以一定程度上带动原住民在整个事情方面的就业,这样才会有价值。我不同意有些时候的一些做法,原住民都赶走。可能那里重新建了会很漂亮,把专业性的人员放进去,打造一个人造经典、乡村旅游。这种做不长久,因为缺乏当地的很多东西。原住民的介入,可以发挥出他的价值。真正的乡村旅游,可以让城市年轻人返乡创业,再带动自己周边的亲戚朋友,带动力会更强。

主持人:PK开始,李总有什么要回应的?

李春富:前段时间业界也有这样的事。一位旅行家发出一声感叹“一生一次”,认为这种地方一生来一次就可以了。我们没有怕自黑,首先把他的文章进行了转发,转发之后再和他对话。当他了解我们全过程,或者一套步骤之后,变成了“一生一世”的约定。

为什么我们会搬迁?09年,我们去看项目的时候,它已经呈现了半空心化:缺水、交通不便、自然灾害。政府想做这件事,但是没有资金,村里最有实力的,已经自发搬下去。这时候,只能借助外力维护和开发。

主持人:需要借助外力,用新的方式来做。

李春富:搬迁是第一步,第二步就是精准返迁。刚才我说的手艺人,要让他们返回乡里。原住民,永远是村子的活力之源。

主持人:下次眼见为实,您必须要邀请苗总带队体验一下。

苗湾儿:其实手工艺人返过来,再回到村里就是很好的例子。外围的投资客,很难在那边长期待着。有可能是基于企业发展呆1、2年。一定要有原住民的介入,才可以有长期的乡村发展。

李春富:我们不是重新建,128幢房子,保持了全村的基底,坍塌的地方请最好的师傅进行修复。

主持人:院长刚才抛了橄榄枝,您有什么合作意愿?

周磊:企业来讲很愿意加入到乡村旅游,但还需要政府政策扶持。做乡村旅游,不仅是搞民宿、客栈,还要有相应的配套,比如包装当地的特色,做好交通的引流。政府和企业如果可以相互的配合,相信乡村旅游一定可以做好。

主持人:台上的嘉宾可以组合成一个很好的团队,规划、设计、运营等全包,其实可以把乡村旅游和扶贫做得很好。乡村旅游和扶贫,不是一个人可以做成,也不是一个企业可以把节点都做完的,大家结合起来才可以做好。大家对于乡村旅游,来发出一个美好的希望,或者说你可以发出一个愿望,希望自己可以做出什么样的东西。

洪文艺:我们是这么做的,也是这么想的。我是来自江西的,乡村旅游一定会成为江西旅游的主体。

周磊:乡村旅游,是一个新的业态,途家网本身做民宿的分享平台,我们希望可以在其中发挥自己的力量,把乡村旅游的建设推动起来。

主持人:院长也可以和周总好好聊一下,他们对运营非常有经验。做好房子之后,交给他们就可以了。

苗湾儿:游多多做客栈民宿连锁品牌,对乡村旅游来说,我希望乡村建设,包括地方政府、外来资金介入不要太猛。因为现在很多城市都是一个样,乡村还有原貌存在。如果乡村旅游做建设的时候,要考虑当地的特色,进行持续性的开发,而不是破坏性的开发。现在可能会有资源侵占,老房子如果做得不当可能会破坏。游多多也愿意介入,一起做持续性的开发。

主持人:讲到保护和持续性发展,也让我们认识到乡村旅游的接待能力有限,虽然美好,但不能无限制的增加接待人数。

李春富:未来的乡村旅游,应该是诗意化的场景:田园风、山水画、生活曲、梦幻情。

杨诗兵:乡村旅游,未来一定会成为整个旅游当中非常重要的细分市场,这是毫无疑问的。还是那句话,投资需谨慎。不是每个乡村都可以做乡村旅游,不是拥有老百姓的老房子就可以做民宿。乡村旅游和民宿,需要集群效应,而不是单独的、孤零零的在山上或者某个地方。如果大家要进入这个市场,一定要做好准备。首先,你要有美好的希望,也要有承担失败的耐力。其次,做乡村旅游,要有几个尊重,尊重当地老百姓、尊重当地自然环境、尊重当地的农民。最后用原乡的广告语来说:“让我们一起回家”。

主持人:由于时间关系,论坛就先到这里,虽然这部分的圆桌论坛结束了,但话题还可以延续下去,也希望大家可以有更多的合作。

转载请注明:品橙旅游 » 圆桌论坛:乡村旅游建设与扶贫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