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品橙 | 旅游产业链的新视角,每天带来及时、专业的旅游行业资讯,欢迎查找并添加微信公众账号pinchain

刘思敏: 中国人游南极 既是炫耀更是认知世界

来源:思敏非常观

刘思敏说:“以前大家还没出门旅游的时候,我去旅行,就跟一般人区分开来了。现在大家都旅游了,我就去南极,这花费更高、对体能的要求也更严格,才能显示我跟其他人的不同。”

张健早在2010年就与夫婿到南极旅游,当年的心愿是在冰川融化前,趁早去看看这片还未被人类开发和污染的净土。

中国未来研究会旅游分会副会长刘思敏说:“以前大家还没出门旅游的时候,我去旅行,就跟一般人区分开来了。现在大家都旅游了,我就去南极,这花费更高、对体能的要求也更严格,才能显示我跟其他人的不同。”

“到南极看企鹅去!”这个话题在中国的中产群体中日渐流行,但中国人到南极旅游,是出于追潮流的心态,是为了满足了解大自然奥秘的好奇心,还是要加深对环境保护的认识?

中国未来研究会旅游分会副会长刘思敏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分析,旅游可以是一种“炫耀性消费”,是一个人宣扬自己经济和社会地位的方式。

他解释说:“以前大家还没出门旅游的时候,我去旅行,就跟一般人区分开来了。现在大家都旅游了,我就去南极,这花费更高、对体能的要求也更严格,才能显示我跟其他人的不同。”

刘思敏指出,还有更高层次的旅游心态,是为了追求自我实现。具体体现在一些游客并不在乎他人怎么看,他们的目标就是从旅程中达到自我充实。

不论游客出于什么原因造访南极,随着游人纷至沓来,南极脆弱的生态必将面临更大压力。

有媒体指出,前些年有中国游客在南极追逐企鹅等不文明现象在社交媒体曝光,引起舆论对南极游过热的担忧。

六年前到南极旅游的张健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坦承:“去了南极的人,都会有不同程度的收获。但毕竟那片净土太纯净了,就算采取了保护措施,但人的脚印都已经给当地环境造成了破坏。”

她说“这是很矛盾的。我非常理解人们渴望探索大自然的心情,但从环保角度来看,过度旅游和开发,终究还是会导致一些问题。”

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旅游科学研究所副研究员林越英向本报分析,南极生态系统是地球上最脆弱的,一旦遭到人为破坏,就极难甚至无法自行恢复。他建议,实行保护为主的限制性开发,是南极旅游发展的核心。

林越英认为,应控制游客的数量,以减少污染和影响。此外,也应加大环保培训和教育力度,确保游客全程的旅游行为都符合环保要求,达到通过南极行来唤醒游客环保意识的目的。

每年游客限制在4万人。实际上,国际南极旅游组织协会(IAATO)已经制订了许多保护南极环境的规则,包括不能靠近企鹅五米范围内,登陆下船、游玩返回上船都要清理鞋子,以避免生物侵袭等。

此外,每年登陆南极的游客也限制在约四万人左右,每一个登陆点每一次也不能允许超过100人上岸。

IAATO在网站上说,游客的第一手经验将促进人们对南极保护的认识,他们回国后,也都会成为南极的亲善大使。

不过林越英提醒:“在游客的环保意识尚未提高、法律和技术等外部条件尚未成熟之前,过分鼓励旅游带来的仅仅是短期利益,势必会损害南极地区的可持续发展。”(来源:新加坡联合早报)

附录:2014年刘思敏博士接受《华商报》专访

游南极 不好说就是“土豪行为”

2014年02月22日

这些年来,每一个旅游热点区域的出现,都将引来国人蜂拥前往,类似扎堆现象,又经常在我们身边出现:扎堆跳广场舞、扎堆抢盐,甚至走上国际视野的中国大妈。南极是否会成为国人“扎堆”旅游的下一个热点

价格高不代表消费方式很“土豪”

问:南极离我们的生活很遥远,但为什么有那么多人愿意花高价前往那里

刘思敏:提到南极游,人们的第一反应可能是“土豪游”,毕竟很少有人能花那么多钱去一趟南极,这就好比LV包和宝马、奥迪轿车,某种程度上成了身份的象征。因为这种差异化的标签存在,很多人就愿意去关注它。但要强调的是,南极游的数量与年游客量已达8000万人次的出境游相比,人数简直微乎其微。因此,南极游实际只是新闻热点,还称不上旅游热点。

“仓廪实而知礼节”,旅游是兼具物质与精神双重特征的消费,是吃饱喝足以后的事情。参加国内旅游的人群就是相对富裕的人群,出境旅游的人群又是国内旅游人群中高端的部分,南极游不排除存在土豪消费的可能性,但也不应该把它理解成为一种土豪行为,毕竟财富差异出现后,富起来的人们更愿意花一些钱,出去走一走、看一看。在欧美发达国家,旅游也是中产阶级乃至富人们最钟情的生活方式,可见是一种人类的共性。

扎堆游像春运 人多假少是主因

问:国内旅游业走到今天,究竟经历了哪些阶段

刘思敏:我国旅游业的发展也就是改革开放后短短30多年的过程,一开始,只有少数有海外或港澳关系的人,进行港澳探亲游,少数人能利用工作等机会出国。

随着国民收入的增加,尤其是我国开始实施“黄金周”长假制度,人们的旅游热情才被真正调动起来,但这个时候,国内游景点人满为患,旅游质量也不高,于是,一些游客开始选择出境游。

问:最早的中国外景地旅游起源于上世纪80年代热播的电影《庐山恋》,许多人都纷纷前往庐山旅游。如今,中国人好像无论在国外购物,还是旅游貌似都喜欢扎堆

刘思敏:我并不认可这种说法。在国内外舆论中,中国人具有超强购买力,却将更多的目光集中在国外奢侈品上,住差酒店,不懂得享受旅程,“钱多人傻”。其实,这些都是对中国游客的误读。受消费主义影响,富裕起来的人们很容易产生购买奢侈品的需求,如果这种需求是刚性的,而且国外的价格比国内便宜很多,国人当然热衷在国外买,这本身正说明是一种理性消费,只是因为太便宜了,买得太多,买得太直接,给人造成一种土豪消费的感觉。

现在,我国出境游高速发展,但一些旅行社的组织能力有限,对游客出境培训和引导等工作相对不足,再加上一些目的地国家和地区也没有做好接待中国人的准备,才导致国人的不文明行为被放大。而且,长假短缺已经成为中国旅游消费释放的最大瓶颈,每年,大多数中国人的中远程旅游都只能集中在两个黄金周以内,出游的人多,目的地又集中,人满为患在所难免,扎堆儿如同春运,这种出游不是被迫的,完全是自愿的无奈的理性选择。

呼吁管制中国人游南极是矫情、因噎废食

问:有人说,国人去南极旅游影响了科考站正常运行,希望成立专门的机构,出台规定管理游客

刘思敏:这种说法太荒谬了。全世界的游客去南极都不需要事先审批,难道就只限制中国游客南极不是一个主权国家或行政区,根本不可能适用中国公民出境旅游目的地管理办法。

每年去南极旅游的也就几千人,到了南极,看到了祖国的科考站,一定是倍感亲切,合影、留念怎么了我想,去草原的蒙古包前,牧民都会亲切地送来酒水、酥油茶,更别说合影了∑考站的大多数科研人员长期孤独工作生活在荒凉的南极大陆,应该比草原上的牧羊人更想看到同类吧何况是偶尔、少量来自祖国的亲人呢这些游客都是商业性的旅行,食宿行都有旅行社全程安排,谁也不会强求科考站设宴招待呀。在科考站门口照张相,与科考队员合个影,在不影响科研的前提下参观一下,盖个邮戳,对中国的南极科考事业能有啥实质性影响呢?可以说,因为南极长城站“应接不暇”就呼吁对中国公民赴南极旅游进行行政管制,既是矫情,更是因噎废食。

热点景区“热”在性价比高 绝非扎堆 

问:一个旅游热点区域的兴衰发展是否有规律可循还是纯粹的扎堆、非理性的行为

刘思敏:旅游热点的形成,必然是由参与者的数量、集中度决定的。如果这个旅游产品,市场反响比较好,旅游产品比较独到,受众比较广,像东南亚一样,它是冬季旅游的聚集地,价格又比海南岛便宜,华人比较多,语言上没有太大的障碍,自然就成为了国人出境游的热点地区,再比如马尔代夫,它有特色独到的度假酒店,离中国比较近,成本、价格又比夏威夷和地中海便宜,因此它也成为热点。

还是那句话,老百姓心里有一杆秤,他会选择货比三家,像中国人近几年出境游的热点地区——马尔代夫、巴厘岛、泰国,它们之所以成为热点,共同性在于旅游产品的性价比高、独到性乾产品本身又迎合了中国人的口吻,所以它热,绝非是扎堆。经常出国的人,愿意去寻找新的目的地,如果首选的这些目的地都去过了,他们也愿意开发新的目的地。旅游就像潮水一样,一波一波不断扩大,有梯次推进的规律,从陌生到热点,一定遵循着目的地由近及远、接待设施水平的需求由低向高,由小众旅游逐渐向大众演变的过程。

问:根据国外旅游业发展的经验来看,您觉得,“私人订制游”能否取代团队游和自助游,成为未来出境游的一种重要方向呢

刘思敏:从目前来看,常规的团队游仍然占据出境游的主要角色,但随着人们出国次数的增多、旅游经验的不断丰富、外语水平的不断提高,有一定消费能力的国人,必然会更乐于选择自助游的方式,进行深度旅游。团队游价格便宜,但走马观花,缺乏个性化追求。自助游虽然有了个性化追求,但却没有旅游单位进行后勤服务,因此私人订制游是介于团队游与自助游之间的一种旅游方式,但它的价格可能是最高的。

我认为,团队游、自助游和私人订制游三种方式,作为“三驾马车”,都是未来出境游的方向,三者缺一不可,满足不同游客的需求,或者可以相互交叉地供游客选择(原题《刘思敏: 中国人游南极,既有炫耀心态,更是认知世界》)

转载请注明:品橙旅游 » 刘思敏: 中国人游南极 既是炫耀更是认知世界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