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品橙 | 旅游产业链的新视角,每天带来及时、专业的旅游行业资讯,欢迎查找并添加微信公众账号pinchain

公务机会成为疫后航旅业复苏突破点吗?

作者:品橙旅游

在持续低迷了两年之后,2020年亚太地区仍然迎来了两家新FBO(Fixed Base Operator,固定基地运营商)的开业。其中一家是于7月2日在印度新德里的英迪拉甘地国际机场开业的Bird ExecuJet FBO,另一家是于9月24日在中国,由亚太地区机队规模最大的公务机运营公司华龙航空与江西机场贵宾公司联合成立的南昌FBO。

【品橙旅游】疫情还未过去,但公务机市场似乎展现了一丝曙光。

在持续低迷了两年之后,2020年亚太地区仍然迎来了两家新FBO(Fixed Base Operator,固定基地运营商)的开业。其中一家是于7月2日在印度新德里的英迪拉甘地国际机场开业的Bird ExecuJet FBO,另一家是于9月24日在中国,由亚太地区机队规模最大的公务机运营公司华龙航空与江西机场贵宾公司联合成立的南昌FBO。此外,Jetex联合庞巴迪公司在2020年10月宣布计划在新加坡开设一个新的FBO,以满足该地区不断增长的公务航空需求。

TAG澳门FBO总经理Rita Tam表示:“主要的挑战是不同国家的旅行禁令和旅行限制。新冠疫情对行业已造成重大影响;与去年相比,公务和商务航空航班都有所下降。但未来FBO和飞机库增长潜力很大,特别是中国,因为其在新冠疫情期间经济恢复得较好。”

jichang201221

©摄图网

中国内地已成亚太地区第一大市场

报告显示,尽管中国内地的包机机队数量从2018年的95架减少到2020年的78架,中国内地仍然是区域内最大的包机市场。而中国也是亚太地区公务机基础设施第二大市场,澳大利亚是亚太地区通用航空基础设施最为发达的国家。

gongwuji210202a

公务机包机机队数量示意图  数据来源:亚太地区公务机包机报告 2020

近两年来,中国公务航空市场连续处于低谷期。首先是航班量下降,还有部分经营遇到困难的客户选择出售飞机、不再持有,对国内航司的直接影响就是飞行量和托管飞机保有量的下降。

但在疫情前期,经港澳或日韩,由境内外运营商接力完成的包机飞行一时兴起。

据一站式私人飞机服务平台爱飞嘉数据统计,2020年第一季度公务机飞行小时出现了三位数的增长。其中,1月到2月中旬,中国境内飞往全球各地的公务航班同比增长了39.2%,3月全球飞往境内的公务航班同比增长了227%。在新增的公务机包机预订中,71%的用户是家庭出行,尤其在疫情期间考虑到带老人小孩乘坐公务包机更安全;12%的用户是企业公务出行,规避地区性疫情风险并保障公司团队及时复工;9%的客户是受大航班临时取消导致滞留而最终选择了公务包机回家。在2020年一季度咨询的用户中,超过80%是过去从未接触过私人飞机、公务机的客户。

爱飞嘉CEO周高洁认为,中长期看来,公务航空已经也一定会被来自更多地区,以及更加广泛的用户群体所认知和接纳。

在疫情持续的情况下,为了保护乘客以及机组人员,多个公务机公司也在试图用技术来消除消费者的顾虑。如华龙航空不断提高安全保障措施,推出了更加严格的飞机消毒和安全指南,包括体温检测、穿戴个人防护装备,以及在使用抗菌产品对飞机进行整机消毒,优化机上服务流程、对客户上机前后的行程及健康信息进行管理等。SkyLady则安装了电离系统,用来杀灭病原体、细菌、孢子和包括新冠肺炎在内的病毒。这个系统使机舱内的空气更加纯净,所有乘客都可以享受一次安全舒适的飞行。

动荡波折中的公务机出行

新冠肺炎的爆发产生了诸多影响,其中之一则是扰乱了世界各地的飞机运营。隔离和边境管制政策对航空界的影响已经深入到航空界的每一个转变的短暂阶段。随着各国政府针对旅行而颁布的疾病管控措施,航空业为了配合国际运输方面的诸多变化而承受了巨大的损失。

在整个新冠疫情期间,公务机包机的目的各不相同,但大多数包机似乎是个人回国。排在第二位的仍然是商务或VIP包机。

亚翔航空曾俊英总结说:“在新冠疫情爆发的早期阶段,我们看到许多超高净值人士从亚洲飞往欧洲和北美,希望能够远离这场疫情。从4月到现在,旅客包机需求正在下降, 因为大部分针对超高净值人群的撤侨航班已经完成,旅行限制也变得更加严格。”

据某高端旅行业内人士表示,公务机旅游在疫情期间表现不尽如人意,“疫情后,除了包机回国的,公务机出游的凤毛麟角”。

中青旅旗下高端品牌耀悦相关负责人对品橙旅游介绍说:“从我们的实际工作来看,高净值用户有定制公务机旅游的相关需求,我们也收到不少咨询,但最终能成行的还是比较少,其中涉及的原因比较多,其中国内散发性和反复的疫情有很大程度的影响。”

疫情的出现对于所有人,所有行业来说,都是非常大的灾难,不能说这是某一个产业的发展机会。

对此,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赵巍对品橙旅游表示,疫情对于旅游的冲击是全面的封锁,全面封锁就不存在旅游机会。疫情之下各国的旅游封锁政策并没有因为高端、低端而歧视或者独特。这也符合公众防疫的基本原则。公务机旅游属于私人定制的小众市场,无论疫情如何发展,即使疫情之后也是小众市场,市场规模非常小,不会太大。

安全私密、灵活便捷是公务机的最大优势,在新冠肺炎这个特殊背景下,大家对于安全出行的需求变得更高,公务机拥有单独的候机楼和通道,可以最大程度保持安全距离,可以更好地满足这方面的需求,也让公务机这种原本相对小众的出行方式越来越多地走进大众的视野。

2020年,在疫情的冲击下,华龙航空机队规模和飞机运行数据仍在稳健提升,并获得全球唯一的“世界领先公务机”最高荣誉。即便是这样业务发展良好的公司,也并没有把重点放在旅游方面。

华龙航空相关负责人认为,目前公务机仍以商务出行为主,此次疫情后,有越来越多有需求的企业家客户开始尝试利用这种全新的出行方式来高效完成必要的商务往来。对于未来公务机在旅游上的应用,还需要等待整个旅游市场的复苏。(品橙旅游 Lisa)

【郑重提醒】本文为品橙旅游独家原创内容,如需转载请加微信:Pc18611752735 获取授权,并注明来源,否则视为侵权。

转载请注明:品橙旅游 » 公务机会成为疫后航旅业复苏突破点吗?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