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品橙 | 旅游产业链的新视角,每天带来及时、专业的旅游行业资讯,欢迎查找并添加微信公众账号pinchain

拆解三大上市旅行社2020年报:巨头分道扬镳

作者:品橙旅游

经历疫情一疫,以凯撒旅业和众信旅游为代表的民营上市旅行社和以中青旅、中国中免(原中国国旅)为代表的央企上市旅行社两大阵营分化趋势更加明显。民营上市旅行社纷纷站队拥抱巨头;央企上市旅行社业务则要么因主业聚焦而更名,要么被剥离或边缘化。

【品橙旅游】受疫情影响,2020年旅游产业遭遇重创,尤其对从事出入境旅游业务的旅行社而言,几乎遭遇“灭顶之灾”。

经历疫情一疫,以凯撒旅业和众信旅游为代表的民营上市旅行社和以中青旅、中国中免(原中国国旅)为代表的央企上市旅行社两大阵营分化趋势更加明显。民营上市旅行社纷纷站队拥抱巨头;央企上市旅行社业务则要么因主业聚焦而更名,要么被剥离或边缘化。

shangshilvyouqiye201029

©摄图网

上市旅行社巨头年报数据见真章

中青旅(600138.SH)2020年年度报告显示,报告期内,中青旅实现营业收入71.51亿元,同比减少49.12%;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2.32亿元,同比下降140.85%。

众信旅游(002707.SZ)2020年度业绩快报显示,报告期内,众信旅游实现营业总收入16.13亿元,同比减少87.27%;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14.12亿元,同比下降2158.19%。

凯撒旅业(000796.SZ)2020年年度报告显示,报告期内,凯撒旅业实现营业收入16.15亿元,同比减少73.25%;实现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亏损6.98亿元,同比下降655.74%。

shangshilvyouqiye210409a

来源:中青旅、众信旅游与凯撒旅业2020年度报告

此外,随着中国国旅更名为中国中免,全力all in免税旅游零售业务,暂不将中国中免纳入到上市旅行社行列。

从营业收入上看,2020年上述三家旅行社均未突破百亿元大关;在2019年,中青旅和众信旅游营收分别达到122.65亿元和126.77亿元。从下降幅度看,中青旅下降幅度要小于众信旅游和凯撒旅业。

从净利润上看,中青旅、众信旅游和凯撒旅业均出现不同程度亏损,且中青旅亏损幅度要远小于众信旅游和凯撒旅业。亏损最大的是众信旅游,其次是凯撒旅业。

中青旅的业务主要由旅行社、整合营销、景区、酒店、IT产品销售及技术服务组成。2020年,中青旅旅游产品服务实现营收5.96亿元,同比减少87.35%;整合营销业务营收11.74亿元,同比减少55.98%;景区业务实现营收5.96亿元,同比减少55.83%;酒店业务实现营收2.99亿元,同比减少34.84%;IT产品销售与技术服务实现营收41.37亿元,同比增长7.48%。IT产品销售与技术服务是中青旅2020年唯一正增长和营收最大的板块;景区经营是中青旅2020年毛利率最高的业务板块;旅游产品服务是除房地产销售外,中青旅在2020年下降幅度最大的业务板块。

凯撒旅业的业务主要由旅游服务和配餐业务两部分组成。2020年,凯撒旅游包括公民批发、公民零售、企业会奖在内的旅游服务,实现营收10.39亿元,同比减少64.38%;以航空、铁路配餐为主的配餐业务,实现营收4.69亿元,同比减少29.02%。

众信旅游的业务主要由出境游批发、出境游零售、整合营销服务三个部分组成。对比2019年众信旅游各板块收入情况以及国内疫情防控政策来看,2020年其出境业务基本处于停滞状态。2019年,众信旅游收入为126.22亿元,其中出境游批发为89.92亿元,出境游零售为23.58亿元,出境游整体占比达到89.82%。因此,不难知晓,众信旅游在2020年出现规模性下降主因是出境游暂停所致。

总体而言,中青旅的业务结构要比凯撒旅业和众信旅游多元化。在抵御突发性风险上的能力,多元化业务结构要比专一业务占有优势。同时,旅行社业务要与本地生活服务相融合,要做精长距离小众旅游市场,更要做专本地游大众市场,进而实现提升旅游产品毛利率目的。

拥抱巨头与挤进免税队伍的民营旅行社

实际上,凯撒旅业也已经由单纯的旅游为主,转向旅游、食品、新零售等多维方向发展。其中,凯撒旅业在2020年引人关注的是深度布局免税新零售业务。面对旅行社平均10%-15%毛利率的处境,免税的毛利率却能超过40%,因此免税领域散发的诱惑,显然是难以抵御的。免税作为特许经营行业,没有免税牌照自然难以分到一杯羹。对此,凯撒选择了拥有免税牌照的中出服作为合作方,与中出服在南京的免税店、天津的免税店以及2020年3月中标的北京免税店达成合作。2021年3月底,凯撒旅业耗时一年完成注册地址变更,由陕西宝鸡迁址到海南三亚。其中,凯撒旅业对北京国人市内免税店的投资在2020年获利301.84万元。

对深谙资本运作的凯撒旅业而言,仅有业务方向的调整,是远远不够的。在2020年,凯撒旅业通过非公开发行股份方式拟引入三类投资者,第一类是具有央企背景的专业化金融投资机构建投华文,第二类以三亚市国资委为代表的地方政府,第三类是以京东、阿拉丁控股为代表的互联网产业集团。当然,凯撒旅业的资本运作远不止于此,凯撒旅业子公司收购海南凯撒世嘉饮料有限公司100%股权,将海航饮品(872009.OC)收入囊中,向资源端延伸,完善餐食业务布局。此外,2020年11月,凯撒旅业股东方凯撒集团受让京东持有的途牛股权,并成为途牛第二大股东,由此双方实现深度捆绑。

反观众信旅游,与凯撒旅业的资本运作及免税布局相比,难分伯仲。同样,众信旅游对免税这块“蛋糕”,也是觊觎已久。2020年,众信旅游在免税领域的三部曲是:2月,众信旅游与中免集团在投资免税店、旅游购物零售门店等方面达成深度合作。继而随着海南免税政策的颁布,众信旅游又与海南文旅厅签署战略合作协议。10月,众信旅游再度傍上年内获得免税牌照的“新兵”王府井(600859.SH),宣布与王府井免税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并计划在市内免税店领域及海南自由贸易港联合开展“旅游+购物”业务。

选择拥抱巨头的并非只有凯撒旅业,众信旅游也做出了同样选择。2020年9月,众信旅游控股股东、实控人冯滨以8.46元/股的价格向阿里网络转让其持有的0.45亿股,总价款为3.85亿元。至此,阿里网络持有众信旅游5%股份,成为第三大股东。该笔款项随即被以借款方式用于众信旅游日常经营使用。作为利益捆绑的手段之一,众信旅游与阿里旅行出资成立合资公司。一方是推崇技术与新零售的阿里,一方是传统与批发的众信旅游,两种不同的商业模式,究竟能摩擦出多大火花,短期来看,两家的优势互补显得较为扑朔迷离。

在被剥离与边缘化徘徊的央企旅行社

央企上市旅游企业中含有旅行社业务的企业以中青旅、中国中免(601888.SH)和香港中旅(00308.HK)为主。与之对应的老牌旅行社分别是中国青年旅行社、中国国际旅行社(或国旅总社)和香港中旅。

其中,国旅总社原是中国中免的重要组成部分。在2018年12月,中国中免将国旅总社100%股权作价18.31亿元,转让给中国旅游集团。转让完成后,中国中免上市主体剥离出旅行社业务,国旅总社将不再纳入上市报表,进而实现聚焦免税主业。2020年6月,原中国国旅更名为中国中免。2020年,中国中免收入为526.18亿元,同比增长8.24%;净利润61.17亿元,同比增长32.07%。

中国中免并非唯一一家在上市主体中剥离旅行社业务的央企上市旅游企业。香港中旅自2009年开始至今,就一直在剥离旅行社业务。2009年6月,香港中旅向港中旅集团出售内地13间旅行社以及港中旅(杭州)25%股权,作价2.05亿元。2014年3月,香港中旅的全资附属公司港中旅在线与港中旅集团的全资附属公司DeanSuccess达成协议,DeanSuccess以6.02亿元收购芒果网。

2019年8月,中旅总社以513.00万港元受让香港中旅旗下的港中旅港澳游100%股权;同时,香港中旅下属全资公司 Alton、港中旅航空以及香港中旅社将包括CTS澳门、CTS日本、CTS加拿大、CTS德国、CTS韩国、CTS新加坡、CTS英国和CTS美国等在内的旅行社出售给港中旅港澳游。目前,该事项尚在推进中。

央企背景的旅游上市公司将旅行社业务剥离出上市主体,主要原因在于央企在容忍旅行社亏损和盈利方面是有限度的,如不能达到预期,被剥离或边缘化只是时间问题。

实际上,央企不仅对盈利有较严格的规定,对营收规模也有相当严格的要求。既要规模化,又要盈利。近年来,市场对中青旅较高的关注度在乌镇和古北水镇组成的景区板块。2020年,中青旅景区业务收入首次超过旅行社业务。这次反超会给中青旅的旅行社业务未来的发展带来什么样的反思,颇为值得期待。毕竟,中青旅旅行社业务同样面临规模大,但利润低的处境。

除了中青旅、中国中免和香港中旅外,康辉国旅也曾在东胜旅游(00265.HK)上市主体的边缘徘徊了数年。2020年3月,东胜旅游附属子公司将持有的康辉旅游集团49%股权转让给东胜文旅集团。自此,康辉旅游集团自2015年重组后,距离上市最近的机会就此破灭。康辉旅游集团被剥离出东胜旅游上市主体的原因同样是持续亏损所致。(中博文旅 梁国庆)

【郑重提醒】本文为品橙旅游独家原创内容,如需转载请加微信:Pc18611752735 获取授权,并注明来源,否则视为侵权。

转载请注明:品橙旅游 » 拆解三大上市旅行社2020年报:巨头分道扬镳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