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品橙 | 旅游产业链的新视角,每天带来及时、专业的旅游行业资讯,欢迎查找并添加微信公众账号pinchain

凯撒众信换股大猜想:谁是最后赢家?

作者:品橙旅游

6月14日傍晚,“凯撒拟换股吸收合并众信旅游”的消息传来,行业群被炸出“黑洞”。短短两个小时,百度搜索网页20600余条,很多业者对此的评论只有两个字“我去”,惊讶的程度可见一斑。

【品橙旅游】在端午吃粽的旅游人,忽然吃到了“瓜”。

6月14日傍晚,“凯撒拟换股吸收合并众信旅游”的消息传来,行业群被炸出“黑洞”。短短两个小时,百度搜索网页20600余条,很多业者对此的评论只有两个字“我去”,惊讶的程度可见一斑。

在专家看来,这样的合并还是第一次出现,不知道监管、换股方案如何处理转债的问题。但无论如何处理,都是转债史上的第一次。

此次“拟合并”带来的冲击并非这一件,很多网上留言认为,此次事件是旅游业的一次重大“内卷”,即使资本市场通过,两公司还将面临多个挑战。

shougou210316

©摄图网

猜想一:冯滨去意已决?

品橙旅游第一时间联系了两公司市场部负责人,均表示:感到“突然”,当天未能回应,只是“以公告为准”。

kaisa210615a

图片来源:凯撒旅业公告截图

据双方公告,双方均“自2021年6月15日(星期二)开市起停牌,预计停牌时间不超过5个交易日”。

kaisa210615b

图片来源:凯撒旅业公告截图

但详看细节,可知6月11日,双方已签定“合作意向协议”,同时,凯撒旅业表示:“本次合并预计将不会导致公司实际控制人变更”。而众信旅游则称:“本次合并预计将会导致公司实际控制人变更”。

对此,某证券交易师认为,毕竟这次合并的主体是凯撒旅业,所以他不换实控人比较正常,众信旅游基本上还是作为被合并的一方,可能会有一些变动,冯滨如果是要退场的话,从我们的视角来看也正常,在资本变动时创始人即使走也是正常的。

其实,一年多以前对于旅游业内的传奇人物、众信旅游董事长总经理冯滨的动向就一直是令人关注的。

2020年9月30日,众信旅游发布公告称,冯滨与阿里巴巴(中国)网络技术有限公司(阿里网络)签署了《股份转让协议》,冯滨以8.46元/股的价格向阿里网络转让其持有的众信旅游5%股份,转让价款总额约3.85亿元。股份转让后,冯滨持有众信旅游24.25%的股份,仍为众信旅游第一大股东。根据众信旅游的公告,这笔转让股份的价款,冯滨拟全部以借款方式提供给公司经营使用,以推动公司各项业务更好开展。

但这次换股让股民们十分担心,而股价也应声而落。

今年6月4日,众信旅游发布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冯滨将其所持公司股份的980万股进行了质押延期,延期至2022年2月28日,占其所持股份比例为4.84%。

可见,在疫情的重压之下,众信旅游的现金流十分紧张,而冯滨除了质押股份难以找到更多的方法。

据2020年财报显示,众信旅游报告期内实现营业总收入161,339.07万元,较上年同期下降87.27%;实现营业利润、利润总额、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179,180.86万元、-177,465.43万元、-141,215.95万元,较上年同期分别下降1621.85%、1629.03%和2158.19%。

较凯撒旅业2020年表现(归母净利润-7亿,上年同期为1.3亿元,未能维持盈利状态。报告期内,公司毛利率为18.7%,同比降低1.7个百分点,净利率为-43.7%,同比降低46.3个百分点)略逊一筹。

此外,被寄予厚望的众信旅游与阿里网络的合作也迟迟没有下文,各方纷纷猜想,这让曾想借力电商转型的冯滨也十分失望。

“内忧外困”,出境游开放遥遥无期,对于众信旅游57岁的创始人来说,萌生退意也在所难免。

猜想二:兄弟联手,能否断金?

对于此次“换股”事件,众多判断均为:抱团取暖。

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旅游科学学院副教授吴丽云对品橙旅游表示:“从公告看,凯撒通过换股方式合并众信应该是双方已经初步达成的协议,最终合并的深度还有待后续进展。从众信的业务构成看,其90%左右的收入靠出境旅游业务,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出入境业务基本停摆,且恢复日期尚难以判断,在这种背景下,众信谋求新资本的注入也是企业先生存下去的必然之举。作为旅行服务业务的两大品牌企业,双方的合并能进一步整合各自的资源优势,形成更多业务上的整合,也会进一步加速旅行社市场的集聚。”

2020年疫情对于旅游企业的打击巨大,没有了出境游市场,旅行社的生存空间十分狭小,业内专家多次表示,旅行社如果不能做出改变,消亡在所难免。但做惯了包团、批发业务的旅行社要怎么改?往哪改?特别是大型出境批发商,国内市场没资源,又不想去抢“蝇头小利”(出境批发本来也利润微薄),调头不易。

进入2021年,两家起色不大。

一季财报显示,凯撒旅业实现营收2.4亿元,同比下降67.91%,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9409.47万元,同比下降46.52%;众信旅游实现营收8517.01万元,同比下降92.54%,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7463.69万元,同比下降156.82%。

虽然凯撒旅业较众信旅游来说,业务板块较为丰富,但无论是免税还是餐食,也受到疫情影响,表现一般。

“现在来看,只能说把各自优势结合一下,然后抗风险能力加强,但是后续怎么发展是看不太清楚的。不过,对于凯撒旅业来说,起码在二季度财报时有新的利好放出,对股价拉升可能会有一定的正向影响。”不愿具名的证券交易师说。

无论如何,对于中国两家最大的民营旅游企业来说,合并抱团取暖总比单打独斗更有利于自身与行业发展,最起码“保壳”的任务暂时可以无虞。

猜想三:谁是最大赢家?

据内部消息,理论上两者都将参与运营,但因为还涉及到各自投资方——阿里、京东,双方也会考虑怎么样进一步整合。

对此,有分析师表示,此次合并成功,京东或成最大赢家。

2020年4月,京东参与凯撒集团旗下上市公司凯撒旅业的定增计划,开始了双方在资源、投资、品牌及营销等方面的合作。

对于入股凯撒旅业,京东方面表示虽然2020年年初以来在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下,旅游行业受到了一定程度的冲击,但是公司始终坚定地看好中国旅游业全面复苏的潜力,并持续推进旅游板块业务的布局。

此后的5月间,凯撒旅业子品牌旗舰店入驻京东平台,成为双方战略合作的进一步落地生根。同月,凯撒集团宣布与京东达成合作意向,京东愿意将其下属公司持有的全部途牛股份转让给凯撒集团,由此开启了三方合作的序幕。

但也有分析认为,京东“明修栈道,暗度陈仓”,表面是加持旅游,实际上只是想要甩掉途牛。

途牛虽然曾经贵为OTA三驾马车之一,但近年来发展并不顺利,多年未实现赢利,多位股东、创始人相继离开。京东投资6年,两次投资现金(3亿美元)大约加上资源(1.1亿美元),总价值4亿美元,退出时手中筹码仅余7000万美元,可谓铩羽而归。但是也要看到,即使经过惨烈的疫情期,途牛并没有倒下,保留了核心资产,也算是有其独特优势。

2020年11月,凯撒集团下属公司Hopeful Tourism Limited与京东下属公司JD Investment HK, JD Investment BVI完成途牛78,061,780股A类普通股的交割(包括直接持有的12,436,780股途牛A类普通股及间接持有的65,625,000股途牛A类普通股)。本次交割完成后,京东出清途牛股份,凯撒集团成为途牛第二大股东(合计持股比例达21.1%),仅仅次于海航系(持股27%左右),且Hopeful Tourism Limited可以向途牛董事会委派一名董事。

此后,途牛股价一路上扬,从2020年11月19日的2.12美元/ADS,涨至11月26日时的3.53美元/ADS,4个交易日就大涨60%。

“此次最大赢家说不准是途牛。”某研究员表示。

的确,美国时间6月14日,途牛收盘价报3.03,上涨7.83%。算是在低迷期来了一波小高潮。

tuniu210615a

除途牛外,凯撒旅业董事长刘江涛本就在资本市场长袖善舞,曾经靠易食重组凯撒获得高倍盈利率,直到现在仍被人津津乐道。

2021年2月,途牛旅游网(NASDAQ:TOUR)宣布,自2021年2月9日起,刘江涛被任命为公司董事会董事。作为凯撒集团CEO、凯撒旅业董事长,刘江涛先生还将担任途牛旅游网薪酬委员会的成员。

到底京东是最大赢家,还是凯撒将笑到最后?真正的未来会怎么样,也许要等到5天、乃至更久之后才会见分晓。

而当合并成真,真正的挑战才刚刚开始。(品橙旅游 Lisa)

【郑重提醒】本文为品橙旅游独家原创内容,如需转载请加微信:Pc18611752735 获取授权,并注明来源,否则视为侵权。

转载请注明:品橙旅游 » 凯撒众信换股大猜想:谁是最后赢家?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