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品橙 | 旅游产业链的新视角,每天带来及时、专业的旅游行业资讯,欢迎查找并添加微信公众账号pinchain

巨型关公“搬家”,谁还会为世界之最买单?

作者:品橙旅游

近日,湖北荆州市委书记吴锦公开表示:“我觉得雕像的每一块铜片,都是抽向我们一记响亮的耳光。”为什么“一把手”会有如此感受?原来荆州高达57.3米的巨型关公像开始了拆卸转移工作。

【品橙旅游】近日,湖北荆州市委书记吴锦公开表示:“我觉得雕像的每一块铜片,都是抽向我们一记响亮的耳光。”为什么“一把手”会有如此感受?原来荆州高达57.3米的巨型关公像开始了拆卸转移工作。

guangong210914

投资1.7亿建成的巨型关公雕像,如今又要花1.55亿元搬走,代价巨大、教训深刻,巨型建筑已不再是城市景观、景区营销的宠儿,所揭示的问题引发深思。

巨型关公“搬家”了

前几年,作为国家首批历史文化名城之一的荆州市政府想借助旅游业推动当地经济发展,经过考察,他们发现有华人的地方就有关公热,而关公又与荆州有着很深的渊源,因此决定大打关公牌。

关公雕像建成于2016年,坐落在荆州关公义园内文化展示中心上方,属于古城历史城区的开放空间内。

荆州关公义园又称为荆州关公文化园,该项目是鄂旅投公司为支持荆州文化旅游精心策划的重大项目,是2014年重点推进的头号工程,也是在湖北省范围内着力打造的六大百亿级项目之一,由旗下荆州旅游投资开发集团有限公司作为项目承建方开工建设。

项目建设前,建设单位向荆州市住建部门和规划部门提交了施工许可和规划许可的申请,当时申请的内容是雕像基座建设,关公雕像没有任何的报批许可手续。

2020年11月,荆州关公雕像被央视《焦点访谈》栏目点名批评。节目中,荆州市文化和旅游局副局长张弘表示,可能那时候有一些想冲击吉尼斯纪录的冲动和倾向。在这样的情况下,策划、设计越做越大。

的确,雕像建成后,大体量一直是当地吸引游客的宣传点,不管是在网络上还是在关公义园景区的指示牌上,都写着:全球体量最大的青铜雕像。

住房和城乡建设部通报称,湖北荆州市在古城历史城区范围内建设的巨型关公雕像,高达57.3米,违反《荆州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规划》有关规定,属“未经规划许可”,系“违法建设”。此后,荆州市成立项目专班,推进项目整改。

日前,巨型关公像正式动工拆卸,雕像的头部已经拆解下来。拆解后的关公雕像将在荆州城郊的点将台重新组装。

其实,这类事情并非个例。2004年,广东肇庆将军山上违规建设巨型关公雕像,被群众举报后拆除。2012年,广西柳州欲建设可旋转、高达68米的柳宗元铜像,该项目于2013年停工,2014年拆除。这次,与荆州巨型关公雕像一同被通报的还有投资达2.56亿元的贵州省独山县水司楼,如今已成为烂尾工程。

市场会买单吗?

不知何时起,很多景区建设中兴起了一种现象,打着地标的名义,建设各种世界之“最”。有网友打趣道,好像谁家没有个拔地通天的建筑,都不好意思跟人打招呼。

中央财经大学文化经济研究院副院长、副教授戴俊骋认为,从学理上理解,“求大”“求最”“求世界第一”以及其他建设景区文化地标的做法,是塑造地方性的重要手段,即试图通过人工建造手段来打造有别于其他地方的特色所在,这在早期的城市以及景区建设中是较为常规的手段,旨在面向游客建立令人震撼的地方感,进而产生心理学层面对地方较为积极的“首因效应”。

在网红城市重庆也有一这样一处备受争议的建筑,叫“飞天之吻”,宣称是全球唯一的双子互动飞行岛。

juxingjianzhu210914a

来源:网络截图

“飞天之吻”是重庆白马山天尺情缘景区的核心大型娱乐设施,由白马王子和仙女一男一女两座雕塑组成,游客乘坐在两侧观景台上。随着两个雕塑在千米悬崖边缓慢旋转,最终两台飞行岛大臂交叉,仿若空中接吻。

据悉,两台飞行岛雕塑修建花费5780万。最初设计者想的是契合520主题,吸引更多情侣一起来游玩。真金白银的投入,游客真的会买单吗?答案显然是否定的。体验过的网友吐槽道,不仅颜值辣眼睛,体验更是一言难尽。

同样,有一组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底,作为投资建设方的荆旅集团在关公义园项目中的投资已达8亿元。但截至2020年,已开业四年的关公义园经营状况十分惨淡,总收入不到1300万元。

戴俊骋表示,这种方式背后最大的问题,在于这种求大、求最的建筑景观往往是以财政投入为主导,不考虑投入产出比,不考虑对游客的切实吸引力和对当地民众的文化认同建构,容易成为非常典型的“面子工程”。

因此,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于2020年出台了《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关于加强大型城市雕塑建设管理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通知》中指出,按照《城市雕塑工程技术规程》(JGJ/T399-2016),将高度超过10米或宽度超过30米的大型雕塑作为城市重要工程建设项目进行管理,严格控制建设高度超过30米或宽度超过45米的大型雕塑,严禁以传承文化、发展旅游、提升形象等名义盲目建设脱离实际、脱离群众的大型雕塑。

《通知》中也指出,一些城市雕塑存在尺度过大、品质不高、题材不适宜以及与周边环境不协调等问题,特别是一些地方对于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认识和理解存在偏差。

景区需要蜕变和成长

当下,正值观光游向休闲度假游转型,在产品和服务快速迭代的当下,景区正面临着迭代升级的严峻考验。创意、创新也成了摆在景区面前的一道考题。

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中国文化和旅游产业研究院副教授吴丽云表示,景区建设巨大体量的标志建筑思维诞生于观光游时期。国内旅游处于发展初期,这种简单粗暴的建筑的确在短时间内对景区人流了形成强有力的推动。但如今信息爆炸的时代里,游客们不仅具备了丰富的旅行经验,且已都拥有一定的见识和阅历。很显然,这种形式已不再具备吸引力。

那么,景区还需要标志性建筑吗?戴俊骋表示,景区需要地标,但不一定求全、求大、求最,而需要的是真正挖掘在地景区或者城市内涵,能够产生绵延生命力的地标建筑。

无论是瑞士卢塞恩的狮子纪念碑、新加坡的鱼尾狮等绝不是靠规模取胜,相比于巨大的地标性建筑,更能够迎合当下“镜头经济”“打卡经济”导向下更为适合的人像拍照构成比例需要,也更能从文化内核层面真正契合景区特征和地方精神,从而产生可持续的吸引力。

一个令人唏嘘的结局,希望其他景区可以引以为戒,摈弃一味追求“面子”工程的心态,脚踏实地地打造出真正的高品质景区。(品橙旅游 Cici)

【郑重提醒】本文为品橙旅游独家原创内容,如需转载请加微信:Pc18611752735 获取授权,并注明来源,否则视为侵权。

转载请注明:品橙旅游 » 巨型关公“搬家”,谁还会为世界之最买单?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