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品橙 | 旅游产业链的新视角,每天带来及时、专业的旅游行业资讯,欢迎查找并添加微信公众账号pinchain

刘思敏:从美国经验看我国国家公园试点工作

来源:中国旅游报

完善公众参与制度,建立健全公众参与系统,加强家庭、学校和社会的全方位生态教育体系结构,通过新闻媒体和各种宣传手段大力宣传有关国家公园和生态文明建设观念,是未来的一项重要工作。

中美已就关于开展国家公园体制建设合作签署谅解备忘录。备忘录的签署对于深化中美双方国家公园体制建设合作、更好地借鉴美国国家公园管理体制方面的经验、进一步拓宽中美合作领域、加强中美双方交流等具有积极意义。

2015年12月9日,习近平总书记主持召开中央深改组第十九次会议,审议通过了《中国三江源国家公园体制试点方案》。今年全国两会期间,习近平总书记在青海代表团参加审议时指出,要搞好中国三江源国家公园体制试点,统筹推进生态工程、节能减排、环境整治、美丽城乡建设,筑牢国家生态安全屏障,使青海成为美丽中国的亮丽名片。

习总书记的讲话再次引发媒体和旅游业界对于我国国家公园体制建设的高度关注。3月21日,青海省委书记、三江源国家公园体制试点领导小组组长骆惠宁主持召开三江源国家公园体制试点领导小组第一次会议,研究部署三江源国家公园体制试点相关工作。

其实,中国国家公园建制问题一直以来受到公众的热切关注,两会期间,全国政协委员解振华在回答记者提问时提出,建设国家公园体制是针对我们国家的情况非常有必要的政策措施。

中国国家公园体制建设试点从2015年开始,为期三年。首批列入试点的省市包括福建、云南、湖南、湖北、浙江、青海、北京、吉林、黑龙江。2015年6月,为科学推进中国国家公园体制建设,加强中美双方交流,在习近平主席访问美国期间,国家发改委与美国国家公园管理局签署了《关于开展国家公园体制建设合作的谅解备忘录》。备忘录的签署对于深化中美双方国家公园体制建设合作、更好地借鉴美国国家公园管理体制方面的经验、进一步拓宽中美合作领域、加强中美双方交流等具有积极意义。

据了解,2017年底,根据试点期间的各种调研,国家发改委将会同其他中央有关部委制定出一个国家公园体制建设的总体方案,并上报国务院和中央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由此,中国的国家公园终于不再是“只闻楼梯响”了,在党和政府的大力推动下,即将成为真切的现实。

根据各方的研究,发达国家特别是美国国家公园体制的精髓可以总结为三个要点:一是由联邦政府(中央政府)对国家公园的开发、建设、管理和服务的支出“兜底买单”。二是企业和慈善机构提供经费赞助。三是社会志愿者参与,积极提供免费的劳务。

国家公园是美国所有保护地类型中保护措施最为严格、最受美国人民热爱的一类。现在,美国拥有类型多样的国家公园体系,风情各异、规模不等,包括国家公园、纪念碑、战场、军事历史公园、名胜古迹、湖边、休闲区、风景优美的河流和步道等,占地约3400万公顷;拥有2万多名永久性、临时性和季节性的专业雇员,每年有约14万名公园志愿者志愿服务500万小时。仅去年一年,就有近2.93亿人次参观了这些公园,其中旧金山金门公园接待了1500万游客,成为美国最受欢迎的公园。

国家公园不但有效地保护了美国最重要、最具代表性的自然、历史和文化遗产,而且也是美国人民接受爱国主义教育和陶冶身心的最好场所。鉴于国家公园对国家和民众的重要性,联邦政府(也就是中央政府)为国家公园的建设和管理提供主要的资金来源,每年国会批准给国家公园管理局的预算约为25亿美元(2014年),用于国家公园体系的管理和运营,占到了国家公园开支的70%。

美国政府也非常重视发挥私营企业促进国家公园体制的作用,为达到促进公共利益的目的,也不避讳私营企业的盈利和扩大声望的诉求。美国国家公园在发展之初,其运营资金几乎全部由联邦政府承担,后受经济危机影响,政府为节省开支,在1965年通过了《特许经营权法》,允许私营机构采用竞标的方式,缴纳一定数目的特许经营费,以获得在公园内开发餐饮、住宿、河流运营、纪念品商店等旅游配套服务的权利。1985年,里根总统在任期间进一步加大了特许经营的力度。私营企业参与国家公园经营管理的途径主要有两种:一是参与特许经营项目,二是参与公益捐款,两者均通过国家公园基金会的渠道进行,形成公私结合的机制。目前,全美58个国家公园内约有630个特许经营项目,许多著名企业(如佳能、福特等)都是特许经营项目的运营商。特许经营权的收入为国家公园提供了20%左右的运营经费。另外,企业的直接或间接公益捐款——例如通过非政府组织——也为国家公园的运营提供了可观的资金支持。

实行国家公园体制的国家和地区民众是国家公园的主要受益者,同时也对建设国家公园表现出极大的热情。在美国,个人可向国家公园基金会申请成为志愿者,并在国家公园基金会官网上按照指定程序捐款;也可通过加入相关非政府组织成为志愿者,或直接向国家公园管理局申请成为志愿者。每年通过各种途径进入国家公园管理局系统的志愿者,为国家公园的正常运营提供了主要的人力基础。大量志愿者是维持国家公园治理活动有序开展的主力。其中,私人机构是国家公园管理局获得志愿者的主要渠道,每年都有数以万计的志愿者通过这些机构进入国家公园管理局的系统中,为国家公园服务。在新西兰也是如此。

由此可见,在美国,联邦政府、企业和社会公众三方都是国家公园体制不可或缺的重要力量。如今,党中央和国务院已经坚定推动国家公园体制的建设。“众人拾柴火焰高”,我们的企业和社会公众是否准备好了承担自身的责任呢?

完善公众参与制度,建立健全公众参与系统,加强家庭、学校和社会的全方位生态教育体系结构,通过新闻媒体和各种宣传手段大力宣传有关国家公园和生态文明建设观念,可能是未来的一项重要工作。

转载请注明:品橙旅游 » 刘思敏:从美国经验看我国国家公园试点工作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