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品橙 | 旅游产业链的新视角,每天带来及时、专业的旅游行业资讯,欢迎查找并添加微信公众账号pinchain

刘思敏:合理的“有偿搜救”,亟须法律来支持

来源:中国旅游报

在法律没有明确规定之前,就目前来看,有偿搜救是合理的,但也要看到这在人道主义上毕竟存在一定的争议,地方政府究竟能不能免责,包括能否先无偿救援,再将救援成本以罚款的形式让责任人承担?这些都亟须国家或省级层面立法加以明确。

最近,山东籍驴友石某跟随团队从四川木里违规穿越至亚丁,途中受困遭遇危险,但石某未选择亚丁景区提供的有偿搜救,最终不幸遇难。该事件引发舆论关注,不少网友对“有偿搜救”感到不解,直陈生命不应用金钱衡量。遗憾的是,这并非孤例。仅刚刚过去的国庆长假,驴友遇险、遇难事件就有多起。

随着收入增长,人们选择外出旅游的方式越发多元化,自发到偏远地区探险的驴友群体不断增多。生命救援的背后,必然导致大量人力物力的投入,这应该由当地政府或百姓来承担吗?“有偿搜救”又是否合理呢?是否需要法律的支撑?

需要肯定的是,驴友一族是旅游者的一个特殊群体,他们的探险旅游行为正面意义巨大。他们践行的是一种健康、积极的生活方式和充满好奇与求知欲的人生态度。政府既没有法律依据、也没有必要去限制、约束驴友的行为。

至于意外出险,各个行业、各种行为都是在所难免,差别只在概率大小。任何因噎废食的行为都是不应该的。迄今为止,没有证据表明探险旅游、户外运动出险的概率明显大于交通事故。

其实,城里人进山,与中国游客去新加坡,本质上是一样的,都是进入陌生、未知的领域。关键是如何把“未知”尽可能变成“已知”。为什么习惯随地吐痰、乱扔垃圾的国人到了新加坡却很守规矩?那是因为旅游团队出发之前,领队会反复给游客宣传新加坡对随地吐痰等行为实施的“严刑峻法”,有关的报道也经常见诸媒体,“未知”就变成了“已知”,“悲剧”才基本上得以避免。

由此观之,对于驴友的探险旅游、户外运动,堵不如疏。政府应该发动媒体力量,加强对公众的信息传播,使驴友明白探险旅游不是冒险旅游,仅有冒险精神是远远不够的。探险旅游是有门槛的,每个有意做驴友的人,都要量力而行——对自己的野外生存能力、身体素质、专业知识、探险旅游目的地的信息,都应该有充分的了解,要有自我负责的精神,避免因为盲目、鲁莽的行动给自己的生命财产带来威胁,同时增加社会的负担。

驴友们必须认识到,旅游只是一种权利,而不是一种福利。旅游作为一种消费行为,是我国民众随着改革开放,生活水平提高而出现的消费升级。从理论上讲,国家和政府有义务为游客包括驴友打造良好的安全的旅游环境,提供安全服务、保障服务、救援服务,但在我国目前的发展阶段,政府财力是有限的,必然对教育、科技、养老等有一个轻重缓急的深度权衡,旅游恐怕无法排到前列,特别是西部地区的经济社会发展相对落后,地方政府的财政收入捉襟见肘,其大部分日常财政支出都需要依靠中央政府和省级政府的转移支付,更无力在城镇、村落、景区之外为保障难度最大、保障成本最高的小众探险驴友提供全面周到的搜救服务。

当然,在景区范围内,游客买了门票,等于跟景区形成合同关系,景区有义务为游客提供安全保障服务,如果游客遇险需要救援,则不能收费。因此,地方政府对未经许可的驴友穿越探险旅游活动不提供无偿救援的合理性是显而易见的。

在西部偏远山区,救援成本主要包括马匹、后勤物资、救援队的补助和人力数量。旅游旺季时,仅一匹马一天的成本就在500到1000元之间。面对越来越多未经许可的探险旅游遇险导致救援费用支出大幅上升的现实,探险事故多发地政府或有关部门开始了应对的相关探索。据媒体报道,10月4日,12名违规穿越九寨沟的驴友获救之后被景区要求补票,并承担救援所产生的费用——每人200元。目前九寨沟尚未建立有偿搜救机制,依旧是无偿救援,但会对责任人给予处罚,要求他们补齐门票以及少量的服务费,200元的救援费用不是硬性要求。。10月7日,亚丁景区正式发布《关于禁止在四川省甘孜州稻城亚丁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进行非法穿越活动的公告》,这是第一次以官方公告的形式,再次明确禁止非法穿越活动。公告明确:因非法穿越活动造成的人身伤亡等事故,责任由开展非法穿越活动的单位或个人承担。因非法穿越者自愿请求保护区管理局搜救的,实施有偿搜救。

在法律没有明确规定之前,就目前来看,有偿搜救是合理的,但也要看到这在人道主义上毕竟存在一定的争议,地方政府究竟能不能免责,包括能否先无偿救援,再将救援成本以罚款的形式让责任人承担?这些都亟须国家或省级层面立法加以明确。同时还应明确鼓励建立政府支持的市场化救援机制,充分发展商业救援队伍、支持有关商业保险的探索。如何平衡外来的探险游客与探险地政府的利益,做好风险管控,法律不能再留灰色地带(原题《合理的“有偿搜救”亟须法律支持》刘思敏)

转载请注明:品橙旅游 » 刘思敏:合理的“有偿搜救”,亟须法律来支持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