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品橙 | 旅游产业链的新视角,每天带来及时、专业的旅游行业资讯,欢迎查找并添加微信公众账号pinchain

多彩贵州:“被摘牌”的背后

作者:品橙旅游

2019年7月10日,多彩贵州发布公告,称其因未在6月28日前披露2018年年报,或将被股转系统于7月18日起强制终止挂牌。这一公告的出现让多彩贵州成为焦点,令人困惑的是,多彩贵州的资金充裕,现金流流转顺畅,显然并不能用一般的资金链出现问题解释其为何延期披露年报,因此,这背后的原因值得深入关注。

​【品橙旅游】2019年7月10日,多彩贵州文化艺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多彩贵州)发布公告,称其因未在6月28日前披露2018年年报,或将被股转系统于7月18日起强制终止挂牌。这一公告的发布让多彩贵州瞬间成为焦点,令人困惑的是,多彩贵州的资金充裕,现金流流转顺畅,显然并不能用一般的资金链出现问题解释其为何延期披露年报,因此,这背后的原因值得深入关注。

duocaiguizhou190712c

贵州文旅第一股被摘牌

多彩贵州于2006年成立,是贵州省内唯一被文化部授予“全国文化产业示范基地”的演艺文化企业。2016年9月,多彩贵州正式挂牌新三板(股票代码:839388),成为贵州首家文旅挂牌企业,因此,多彩贵州也被誉为“贵州文旅第一股”。

经过多年的拓展与积累,多彩贵州已经成为省内最大的文化项目服务提供商与文化产业项目投资运营商之一,旗下拥有《多彩贵州风》《蝴蝶妈妈》等多个文旅演艺品牌,其中最受欢迎的《多彩贵州风》已演出近3500场。

在文化产业项目投资运营上,多彩贵州成功运作了北京路影剧院改建工程、多彩贵州大舞台建设项目、贵州雷山大剧院项目、六盘水大剧院《云上凉都》项目、黄果树地质生态博物馆、安顺大型实景演艺《大明屯堡》项目等文化旅游产业项目。

但就是在文旅领域发展的风生水起的多彩贵州,却突然被新三板的一纸公告判了“死刑”。据公告显示,多彩贵州原定于2019年4月17日披露2018年年度报告,实际却屡次延期。第一次延期至4月24日,理由是 “年报编制尚需完善”和“为确保报告质量和信息披露的准确性”等。到期后,多彩贵州又以相同原因向股转系统申请延期至4月29日,但最终依然未能按预定时间披露。

按照规定,若新三板企业未能在2019年4月30日前(含4月30日)披露2018年年度报告,公司股票将于5月第一个转让日暂停转让;如果在6月30日前仍未按期披露年报,股票将被强制终止转让。因此,因其未按期披露年报,股票已经于5月6日暂停转让。6月28日,即6月30前的最后一个交易日,多彩贵州的年报编制工作仍未完成,无法披露年报。这直接促使股转系统在7月10日向多彩贵州送达《关于终止多彩贵州文化艺术股份有限公司股票挂牌的决定》,明确规定,若多彩贵州未在规定期限内申请复核或复核申请未被受理,股转系统将自7月18日起终止多彩贵州股票挂牌。

多彩贵州未来可期

导致年报迟迟发不出来的原因有很多,而对于多彩贵州来说,发不出财报的原因不是“不能”,而是“不想”。

据多彩贵州2018年半年报显示,多彩贵州的营业收入为3732.52万元,同比增长56.38%;净利润为1103.38万元,同比增长124.96%,较好的营收和净利润直接说明多彩贵州并不存在资金问题。

duocai190712a

图:2018上半年多彩贵州营业报告

除此之外,多彩贵州曾在初期进行转让,并签订对赌协议。

duocai190712b

图:多彩贵州签订对赌协议内容

2015-2017年,多彩贵州实际分别盈利1414.30万元、1570.24万元和2425.68万元,截至目前多彩贵州的对赌协议已全部完成。

值得注意的是,在多彩贵州股权图上,除总经理毛晓舟外,贵州省文化产业发展基金(以下简称“文产基金”)和中科贵银(贵州)产业投资基金(以下简称“中科贵银”)分别以11.88%和10%的比例位列第二和第三大股东。

其中,文产基金是由政府引导国有文化企业及其他国有企业等共同出资发起募集的以贵州省文化产业为投资方向的私募股权基金,兼具部分引导基金功能。在交易过程中通过所投资企业上市、股权转让、回购等退出机制,出售持股获利,实现保值增值。它的成立,直接弥补了贵州没有金融文化企业的空白,具有强大的社会意义。

中科贵银是贵州第一家由银行支持设立的产业投资基金,基金规模为10亿元。它不仅是贵州银行构建多元化金融体系的一项重大阶段性成果,也是贵州省深化投融资体制改革的一项重大战略举措。与此同时,中科贵银的总经理毛瑞杰正是多彩贵州的董事。

有两大“保镖”护航的多彩贵州,直接证明了其较好的投资价值和发展空间。不过,多彩贵州也曾有过一次融资失败。2017年11月30日,多彩贵州拟发行股票155.15万股 ,每股价格为人民币8.25元,用于购买贵州自游猫文化旅游有限公司毛晓舟、毛剑青、时英涛、肖昀周、范欢、陈凯、岑静七个自然人股东名下共计64%的股权,并于2018年1月17日发布了股票发行认购公告。

后在2018 年9月18日,多彩贵州发布《多彩贵州文化艺术股份有限公司关于取消股票发行的公告》,终止股票发行,对外的解释是“因公司业务发展需要及长期战略发展规划”。

不过,融资失败的阴影并没有持续笼罩在多彩贵州上空,多彩贵州的资金流依然较充裕。据统计,在登上新三板后,多彩贵州曾多次利用自有闲置资金购买银行理财产品,最近的一次购买理财产品是在2019年4月3日。

坐等“强制摘牌”

显而易见,多彩贵州“被摘牌”并不是公司本身的经营问题,另需要注意的是,除多彩贵州外,4月30日之前披露年报的新三板挂牌公司多达597家,因此不排除部分挂牌公司存在坐等“强制摘牌”的想法。

目前,新三板挂牌公司股份流动性不活跃问题尚未解决。部分公司挂牌之后,融资效应不明显,但继续留在新三板需要付出不少成本,因此有意从新三板退出。

在主动申请摘牌的流程中,有一个关键环节叫异议股东保护,挂牌公司主动摘牌需要按照协议价格回购异议股东持有的股票。如此一来,挂牌公司往往不能在短期内拿出一个让股东都能接受的方案。但当上市公司被强制摘牌,就不用走主动申请摘牌的流程,这个环节会被搁置到摘牌后再解决,这样一来,上市公司不仅能将摘牌过程简化,还能快速“自由”。在这个程序的背后,暴露的是新三板惩罚机制不完善的现状。

这不是新三板第一次暴露其短板,在2017年4月,新三板曾大规模对新三板公司采取自律监管措施,原因正是因为有480家新三板挂牌企业未按期披露年度报告。在这次监管措施后,很多业内人士纷纷表示这将会对新三板市场的各种乱象行为有所遏制,但也有人透露,已经做好摘牌准备的公司再处罚,意义不大。股转公司此举更多的是完善制度安排,以儆效尤。

2016年4月28日,股转系统曾发布的 《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自律监管措施和纪律处分实施办法(试行)》(以下简称“《监管办法》”)第十一条规定,“挂牌公司因违反规则在1年内被多次实施自律监管措施或者纪律处分的,全国股转公司可以限制其变更转让方式、发行融资、并购重组等业务的办理。”

可见,新三板曾经推出过严厉的惩罚措施,但《监管办法》只是强调了“多次”,并没有明确的次数规定,使得监管范围变得模糊。于是在两年后,大规模强制摘牌的危机再度发生,这时候,新三板更新处罚机制已迫在眉睫,因为只有完善了惩罚机制,才能避免越来越多如多彩贵州一样的上市公司寻找监管漏洞,坐等“被摘牌”。(品橙旅游 Yangqi)

【郑重提醒】本文为品诚旅游独家原创内容,如需转载请加微信:Pc18611752735 获取授权,并注明来源,否则视为侵权。

转载请注明:品橙旅游 » 多彩贵州:“被摘牌”的背后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