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品橙 | 旅游产业链的新视角,每天带来及时、专业的旅游行业资讯,欢迎查找并添加微信公众账号pinchain

大风起兮云飞扬:旅行社还是一门好生意吗?

作者:品橙旅游

日前,A股三大旅行社——中青旅、众信旅游、凯撒旅游都陆续发布了Q3财报,形势不容乐观。叠加前期全球旅行社鼻祖——托马斯库克宣布破产,活了178年,在2019打了一个无比心酸的终止符。是寿终正寝,还是揭示一个行业的无奈甚至没落,需要更审慎地去复盘。

【品橙旅游】日前,A股三大旅行社——中青旅、众信旅游、凯撒旅游都陆续发布了Q3财报,形势不容乐观。叠加前期全球旅行社鼻祖——托马斯库克宣布破产,活了178年,在2019打了一个无比心酸的终止符。是寿终正寝,还是揭示一个行业的无奈甚至没落,需要更审慎地去复盘。

近来,业界不断在追问:旅行社还是一本好生意吗?未来几年的日子怎么过才能熬来春天?也或者,还有春天吗?

这三个问号的声音正越来越大。

lvxingshe191106a

1

真实的数据,是最具价值的分析物。

中青旅2019年前三季度实现归母净利润5.45亿元,同比下降0.33%;实现扣非归母净利润4.21亿元,同比下降5.43%。与其他两家相比,中青旅还算是净利润同比降幅最低的。这与它手上的两个小镇、以及做整合营销的中青博联的良好表现有较大关系。

凯撒旅游2019年前三季度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16亿元,同比下降30.65%;Q3当季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54亿元,同比下降34.60%。

众信旅游2019年前三季度,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15亿元,同比下降45.09%;而Q3当季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455.81万元,同比下降93.54%。

中国国旅由于将国旅总社剥离出去,已经不具有对比价值。但是前两年的数据,也显示了上市公司体内旅行社业务的尴尬境地。

笔者曾经写过《一个行业的悲伤:中国国旅退出旅行社,all in免税打了谁的脸?》上市公司“中国国旅”放弃了两大主营业务之一的旅行社业务,剥离旗下的国旅总社,撸起袖子加油干的是免税业务。

文中称,上市公司“中国国旅”发布的《转让子公司股权涉及的关联交易暨所持募投项目转让的公告》,对于旅行社利润空间直言不讳的“交代”以及投资成本和风险的担忧。一些表述显示出了它对放弃国旅总社的大背景的判断:

 

事实上,近几年,中国国旅体内的国旅总社,其营收增长持续放缓,并在2017年首次出现收入负增长。中国国旅2017年年报中,以国旅总社为主要依托的旅游服务业务实现营业收入122.78 亿元,同比下降 2.98%。

可没等化悲伤为力量,托马斯库克的破产,更是让悲伤逆流成河。是寿终正寝,还是揭示一个行业的无奈甚至没落,需要等待更长时间去复盘审视。

产业如此,近年来,连学界的研究队伍都在急遽缩减下去。第一代旅游科班出身的杜江等人开启了第一代旅行社研究,《旅行社管理比较研究》、《旅行社经营与管理》等名作到现在仍有阅读价值;随后出现了一批知名旅行社研究专家,将产业和理论的结合进行了更深入的探索,一度旅行社研究在旅游学界成为“显学”;然而风流云散后,全国现在依然坚守旅行社研究的名家屈指可数,也只有天津南开的姚延波、北京二外的李宏、山东旅院的魏凯、浙江旅院的邓德智、中青旅的李广等几位影响力人物还在守卫这一流派的基本尊严。

都说逐利的资本市场对于风向是最灵敏的,什么项目热起来、什么项目不行了,随时就能做出调整和反应;有时候,研究领域的“敏感度”也并不比资本市场的“风向感”差。

2

国旅、中旅、中青旅、凯撒旅游、众信旅游,这些品牌或曾经或现在是中国旅行社行业的顶级阵容,它们的反应并不慢,在积极地左右奔突,找寻突围之路。事实上,这么多年它们经历过太多的风浪,也是在这样的搏击斗争中不断壮大起来的。

国旅总社从上市公司中国国旅剥离出来,除了上市公司的盈利考量外,母公司中国旅游集团也想更好发挥旗下旅行社业务的协同效应,国旅总社和中旅总社顺势进行深度整合融合,成立中国旅游集团“旅行服务事业群”。

近期,中国旅游集团甚至把“旅行服务事业群”总经理岗位、以及其下各个业务部门总监、总经理等十个高管岗位面向集团内外部公开招聘,号称“史上旅行社业最重磅招聘”,这也是两总社第一次全方位公开向社会招聘。既透露了客观上需要找对对合适的人,带领旅行社团队开启新征程;也主观上展现了母集团不破不立的决心,高管岗位不因整合稳定所需必须是内部消化,而是通过级别岗位设置真正给企业带来新动能。市场大势如此,必须能者上、庸者下,否则耽误的是更多人的饭碗。

未来,国旅总社、中旅总社会不会回归A股整体打包上市,利用三四年或者再稍长的时间,都是值得期待的。毕竟,当年直接负责推进中国国旅上市的就是其时的国旅副总裁陈荣,他也是现在旅行服务事业群的董事长,其对资本市场的运作轻车熟路。

凯撒旅游伴随Q3财报的发布,还发布了关于拟变更公司名称的公告称,由“海航旅游集团有限公司”拟变更为“凯撒同盛发展股份有限公司”,显示了凯撒终于回到凯撒手中。

值得庆幸的是,凯撒旅游本轮反倒是产生了更大的振作动能,在核心的旅游业务、金融业务、免税业务、航食铁路餐饮有了更清晰的梳理、谋划和整合,尤其是与中出服合作的免税业务想象空间很大,包括对海南免税市场的深耕。

这几年,数家大型旅行社都在积极探索,在大变局中谋求安身立命之本,考验着各企业的“应变能力”。

3

虽然问题不断,但好在与很多其他领域主管部门相比,40年来,旅游主管部门的形象一直比较“开明”,不像是权力机关,更像是服务部门。据业界消息反馈,相关部门也在开展调研活动,比如定制旅游、品质旅游的利润重视等。

为什么旅行社尤其需要得到“关护”。因为它一头连着所在城市最基本的消费需求,另一头连着远方子女上学、父母赡养甚至一家人的生计,让他们不失业,就是最好的社会稳定器。

曾经在旅行社做导游是一个颇为光鲜的职业,台阶也很高。后来,随着大大小小的各类旅行社入场,这个群体变得更接地气。如今,3万8千家旅行社吸纳着来自社会基层的大量劳动力,他们身后连缀的也是无数个家庭。2015年的数据显示,全国旅行社直接从业人员334030人。

沉沉一线穿南北,那些顶级旅行社的经营状况尚且如此,一些中小旅行社的日子,可能也不会太好过。只有2%—5%的平均利润,旅行社的微利难以想象,稍微出点天灾人祸的事,一家中等规模的旅行社就能倒闭。辛苦钱、血汗钱、卖命钱,是旅行社营收的代名词。多位一线旅行社人士说过,以前是赚多赚少的问题,现在是亏多亏少的问题。

但是那些不断奔突的奋斗者给业界留下了浓重的一笔,一些模式创新获得了肯定。比如华程国旅近几年通过信息化手段等途径在成本控制上有明显的成绩,其董事长郭东杰在社科院旅游研究中心成立20周年研讨会就做了经验分享发言,值得业界找来一读。

对于旅行社而言,最好的办法就是自救,这当然很困难,但再难也要往前走。给一瓢清水就能吟唱出沧浪之歌的行业,这一次也一定能够化危为机。

只是,规模扩张,请你审慎;游客好评,请你加油;成本节约,请你重视;业务创新,请你考虑……抱歉,要求你们做得太多,也被教育过太多的道理,原本那么努力的你们配得上有更好的回报。

不过,一个行业的没落或者遭遇暂时性困境,很多时候与自身是否足够努力并没有太大关系甚至必然联系,这恐怕是命运最残酷的地方。(品橙旅游 周易水)

【郑重提醒】本文为品诚旅游独家原创内容,如需转载请加微信:Pc18611752735 获取授权,并注明来源,否则视为侵权。

转载请注明:品橙旅游 » 大风起兮云飞扬:旅行社还是一门好生意吗?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