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品橙 | 旅游产业链的新视角,每天带来及时、专业的旅游行业资讯,欢迎查找并添加微信公众账号pinchain

江西:破解“一山多治”后,庐山能赶超黄山吗?

来源:南风窗

整合,就是把庐山的归还给庐山,这有利于大庐山的规划、保护、建设和发展,对重塑庐山作为世界名山、人文圣山的历史地位,有深刻影响和推动作用,方向无疑正确。

整合大庐山不是要做存量的转移,而是要做增量的井喷式增长。这是判断大庐山整合成败的关键。

lushan170519a.webp

今年5月是江西庐山建市一周年。从区划上看,目前的庐山市已包揽庐山所有山体资源,不再是过去几个县区和管理局自设山门,各自“划地而食”的局面。

整合,就是把庐山的归还给庐山,这有利于大庐山的规划、保护、建设和发展,对重塑庐山作为世界名山、人文圣山的历史地位,有深刻影响和推动作用,方向无疑正确。

不过,好的方向和动机,并不必然带来顺利的改革进程。

与区域上的划拨、整合相比,庐山建市的人员安置以及体制机制的建构和理顺,是更难的整合。当然,我们要给改革足够宽容和信心,过去几十年都没能解决的问题,不要指望短期内就可化解,但在整合过程中,如果只顾及自己而不站在庐山未来的角度考虑,庐山整合的效果,一定不会比我们想象的好。

lushan170519b.webp

大整合思路

4月29日上午,庐山市政府大院里,一群退休的老干部正在打门球。对整合庐山一事,他们表示赞成,但认为进展太慢。一位要求匿名的老干部告诉《南风窗》记者,“上世纪八十年代,庐山的境外游客是黄山的十倍,如今,庐山境外游客只有黄山的四分之一……”这些数据是这名老干部从《江西日报》上读来的。

那是去年5月庐山市挂牌成立前,《江西日报》为大庐山改革和整合“鼓与呼”的一篇“自揭家丑”式报道。这篇报道提到,“2015年,黄山接待游客是4665.87万人次,旅游总收入400.7亿元。而庐山在2015年的接待游客只有1503.9万人次,旅游总收入为151.3亿元,均只是黄山的三分之一左右。”境外游客的情况,则如前述老干部指出的那样。

人们喜欢把庐山和黄山比较,是因为它们都属第一批国家级风景名胜区。“成绩”上的巨大落差,往往折射出管理上的差距。

庐山伫立于长江之滨、鄱阳湖畔,三面环水,山水相依。水路时代,很多文人骚客通过长江、鄱阳湖登上庐山,并留下3000多首颂扬名山大川等方面的诗词,其中和庐山有关的脍炙人口诗词,就有大家熟悉的李白《望庐山瀑布》,还有苏东坡的《题西林壁》,“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

从2000多年前起,庐山山名延续至今,其持续不断的影响力,和区位优势有关。

在皖、赣、闽相交处,有庞大的群山体系,庐山是这个体系中的一部分,她与黄山、三清山、龙虎山、武夷山等一起,在方圆百里,敛聚起巨大的山势和氛围。当鄱阳湖的水汽遇到庐山山峰偏低的气温,就形成大量云雾,云雾沿着山谷升腾,缭绕山间,成为庐山气象的一大景观。

据统计,一年中,庐山雾日达到192天,有雨日168天,即便在夏季,庐山的平均气温也不会超过25度,因此夏居于此不用开空调,是避暑胜地。民国时期,庐山被称为南京政府的夏都,夏天,很多高级官员到这里避暑。

更早前,庐山上聚集着很多国外传教士,他们在清凉的庐山上建别墅群避暑,高峰时的别墅有1200多栋,现存的也有600多栋,并在庐山上形成了商业。因此,别墅群所在庐山山顶,取了个和“清凉”有关、很洋气的镇名叫牯岭,这源自英文的Cooling。

从历史人文,到自然景观,庐山都有厚重的历史积淀。也因此,她被称为世界遗产地,是世界地质公园。

但厚重的历史和独特的自然景观,如果用现代眼光来看,似乎称不上成功。从对经济的带动,从游客数量和旅游收入上看,在和同类甚至较差的“同行”比,庐山属于“其实难副”的那一类。所以重振庐山地位,一直是九江执政者,特别是江西执政者一直想推进的工作。

庐山的问题在哪里?从官方到民间都将问题结症指向庐山的“一山多治”。所以,问题的破解就从大整合开始,从解决庐山“一山多治”的困局做起。

lushan170519c.webp

整合进程

谈到“一山多治”的问题,得先从庐山被行政区划“瓜分”的现实说起。

对错过过去工业经济发展机遇期的中西部地区而言,拥有丰厚旅游资源,是拉动地方经济的一大“救星”。江西就是这样,在经济发展的新常态下,江西把“旅游强省”作为一大发展战略。

有不低知名度的庐山,自然被赋予实现和提升江西“旅游强省”这一战略的重要支撑板块,庐山的改革成败至关重要。

但拥有282平方公里山体面积的庐山,在过去的行政区划中,分属庐山管理局、庐山区、星子县、九江县管辖,他们依次分享庐山33.8%、28.6%、33.1%和4.5%的庐山山体面积。因此,庐山被称为“一山四治”。

“一山四治”一直持续到2016年5月底前,但这已是庐山不错的局面了。她是2005年,在九江市内进行的一次小整合的“成绩”。2005年以前,庐山还属“一山六治”,除了上述提及的庐山管理局、庐山区、星子县、九江县外,她还被庐山自然保护区、庐山垦殖场分而治之。

由此带来的问题正如江西省社科院院长梁勇指出的那样,“由于管理分散,各方的开发和建设大多从局部利益来考虑,缺乏长远的统一规划、宣传和营销,低层次的重复建设较多,景点之间缺乏衔接,线路设置不合理,客源互不流通,难以整体运作、发挥整体效益。如庐山东、南、西三面均有高架缆车和索道,它们之间的建设缺乏统筹与协同,没有发挥整体作用。”

过去,庐山被“分而治之”的结果是大家“分而食之”。因此,整合成大庐山,把庐山的归还给庐山,这无疑正确。否则,每个地方自设山门,自己开发、运营和宣传,庐山的整体品牌、影响力和保护力度,都将大打折扣。

早在上世纪80年代初期,就有专家向江西省委省政府提出建议整合庐山,但整合之路不顺畅。作为当下大庐山方案整合的制定者之一,江西省社科院经济研究所所长麻智辉告诉我,“庐山的整合经历30多年,历经6任省委书记,非常不易。现在基本上把所有资源都归入庐山市,下一步是体制、机制上的梳理和整合。”

根据2016年3月国务院的批复,原星子县改为庐山市,原庐山区改为濂溪区。在区划上,我注意到,庐山市除了包括原星子县的地盘外,还包括从濂溪区(也就是原庐山区)拿走了一个牯岭镇和原海会镇的一半。

这样,就基本把属于庐山的地盘,都统一划入庐山市的区域范围内,新设立的庐山市面积增大到913平方公里,人口27万。这有利于大庐山今后进行统一规划、整合、建设和发展。

不过,理想和现实总是有不少差距。

lushan170519d.webp

碰到的难处

2016年5月30日,庐山市隆重举行成立大会。如今,庐山市挂牌成立一周年了,相关的人事调整和安排还难以落实。以庐山管理局为例,它是江西省政府派出机构,属于副厅级单位。

自1984年成立以来,经过30多年发展,庐山管理局在这次改革整合前,在岗的就有74名副处级以上干部,包括2名厅级干部。此外,还有大量科级干部和普通员工需要安置和分流,这确实不是个小问题。

按照之前拟定的办法,对庐山管理局需要安置和分流的人员,由江西省、九江市和庐山市各单位安置,省、市、县(县指现在的庐山市)各承担三分之一的人员安置。

根据方案,庐山管理局获准保留,但处级机构将由41个减少到13个,减幅68.3%。此外,其行政编制也将减少43.4%,处级领导职数减少38.1%,科级领导职数减少49.5%。

不过,截至今年4月27日下午3时许,记者来到庐山管理局了解安置和分流进展时,庐山管理局宣传部副部长崔小毅承认,除了个别领导调动外,管理局的处室、机构设置以及绝大部分人员,都还按照以前的模式运转,几乎没什么变动。

因为现实中,很多单位已满编甚至超编,只好求助于“临时工”来帮忙,这种背景下,再接纳这些分流出来的人员,是存在难处的。

以新建的庐山市为例,其市委书记由庐山管理局书记杨健担任,杨健属于副厅级干部,也是九江市委常委,但庐山市绝大多数的工作部门都还是正科级单位,对74名副处级以上干部的安置,压力很大。

在庐山市,很多单位的牌子都把“星子县”换成了“庐山市”,但旅游局没有换。局长陈敏休产假生小孩去了,其他领导,两个退休了,另外一个去政协了。这个单位在过去一年里,似乎已无事可做。因为究竟要整合到庐山管理局还是要单独成立一个大的旅游部门,现在没人知晓。

4月28日,庐山市委宣传部一名副部长向记者坦言,改革不是件易事,否则就不叫改革了,他说他目前也在为建市一周年而寻找一些新闻亮点而发愁。

由此看来,大庐山整合,绝非一划了之,更大的困难和问题,将伴随着改革出现。但当然不能因此就不改革、不发展,否则,所有的努力将化为乌有。庐山要实现赶超发展,更需要在这个时候将问题逐一破解。

lushan170519e.webp

整体提升

按照庐山市的定位,未来重点构建“环庐山、大庐山、泛庐山”旅游经济圈,强攻大旅游、决战新工业、打造魅力城、建成小康市,把庐山打造成“全省龙头、全国示范、世界知名”的山水文化旅游名城和国际旅游度假胜地。

记者留意到,这次区划调整和旅游资源划拨中,得到最多的是星子县——也就是现在的庐山市。失去最多的是庐山区——也就是现在的濂溪区。

4月27日,在濂溪区旅游局,办公室的一位负责人告诉记者,“除了青岛啤酒九江梦工厂和南山公园,我们已没有什么旅游资源了。”青岛啤酒九江梦工厂是让游客参观啤酒制作流程的,属于国家级3A景区,但不收门票。南山公园属国家级4A景区,但公园绝大部分都是免费开放,只有山顶有的景点收10~20元不等的门票。

失去最重要的旅游资源后,在政府工作报告里,濂溪区也对未来的预期有所调整。今年1月13日,濂溪区区长容长贵作濂溪区政府工作报告,人们发现,GDP、财政总收入、城镇居民和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等主要的经济指标,都被调低了。

对九江市来说,整合后的大庐山要考虑的,不只是庐山市本身的发展,还有整个九江市是否有较大增长?因为整合大庐山不是要做存量的转移,而是要做增量的井喷式增长。这是判断大庐山整合成败的关键。

庐山建市后,存在的问题还有:过去,游客已经习惯了从北门或南门上山,因为南门、北门有公路上山。但北门属于现在的濂溪区所在地,南门属于现在的九江县。

在星子县,则没有车子或旅游巴士可以直接上山。所以,即便原星子县拥有庐山60%的山体面积和庐山30%的景点,但很多游客习惯从南北门上下山,到星子县游玩的不多。

其实,星子县距离九江市仅30多公里,距离南昌市也就100多公里,但新成立的庐山市在发展中,如果交通基础设施和轻轨等,没能和九江市区乃至和南昌市做好对接,出于便利性或习惯,游客还是习惯从南、北门上下山,然后在九江市濂溪区、浔阳区或九江县居住、消费,这意味着,整合后的大庐山只是门票转移到庐山市统一收取,这无疑是失败的。因为,她的整合没有真正实现景区和城区联动,没能带动庐山市的消费,而吃、住、购等,才是旅游消费的大头。

这方面,从目前整个庐山市的景观和建设来看,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她又不能生硬地把游客从南昌或九江市“截流”过来,让游客必须到庐山市领域走一趟、消费一遭,再上庐山。当下,山岳型旅游竞争特别激烈,很多地方都在打造全域旅游,目的就是除了景点外,在城市其他方面也照顾和尊重到游客的体验,否则难以发展好。

过去很多年,庐山的园门管理处放了很多车辆上山,导致很多车辆堵塞在狭小的双向两车道上,车子游龙一半蜿蜒挪动,好不容易到了山上的牯岭街,游客在山上步行、旅游、购物,就像在闹市里躲开车辆一样,加上喇叭声不断,很让人心烦。

遗憾的是,庐山建市整合至今一年里,放车上山的问题仍然存在。今年五一期间,在庐山上,记者就感受到放车上山带来的混乱和无序。

问题是时代的声音,所有的问题,都需要庐山市去正视和化解。但我们也要给他们足够的时间。(原题《破解“一山多治”后,庐山能赶超黄山吗?》韦星)

转载请注明:品橙旅游 » 江西:破解“一山多治”后,庐山能赶超黄山吗?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