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品橙 | 旅游产业链的新视角,每天带来及时、专业的旅游行业资讯,欢迎查找并添加微信公众账号pinchain

国资入场帮忙,“园林第一股”怎么就活不下去了

作者:品橙旅游

经历多次质押、发债遇冷、欠薪风波后,抵押续命的东方园林开始探寻引入国资之路,2019年6月3日,东方园林针对媒体报道发布公告,称东方园林自2018年10月,就一直在筹划引入国资战略投资者计划,目前正与部分战略投资者接洽、商讨中,截至目前尚未签署正式协议。虽然消息并未被正式确认,但此番澄清还是被视为是东方园林“自救”的一环。

【品橙旅游】经历多次质押、发债遇冷、欠薪风波后,抵押续命的东方园林开始探寻引入国资之路,2019年6月3日,东方园林针对媒体报道发布公告,称东方园林自2018年10月,就一直在筹划引入国资战略投资者计划,目前正与部分战略投资者接洽、商讨中,截至目前尚未签署正式协议。虽然消息并未被正式确认,但此番澄清还是被视为是东方园林“自救”的一环。

dongfangyuanlin190618

负债、欠薪,东方园林命运多舛

东方园林会正式发出公告回应,正是因为几天前业界传出消息,称东方园林正在积极推进与央企的重组,力图通过引资,减缓负债欠薪压力。

东方园林的持续负债早就不是新闻,据报表显示,截止到2018年三季度末,公司负债合计高达292.40亿元,创上市以来新高;雪上加霜的是,公司2019年一季度报告显示,东方园林一季度营业收入较同年下降了60.10%,净利润同比亏损2.69亿元,负债虽有所减少,但仍有249.01亿之多。

持续的负债正让东方园林苦不堪言,今年3月底,一则《请东方园林正视欠薪问题,尽快解决员工合理诉求》的文章又在微博热传,给了东方园林迎头一击。文章控诉东方园林拖欠员工工资近半年未发放,报销、奖金等工资同样拖延支付,甚至在员工离职时还要被迫签订带霸王条款的离职协议等。一时间,东方园林再次登上了舆论的风口浪尖,目前,微博上#东方园林欠薪#话题阅读已经达到325.4万之多

事件被曝光后,东方园林曾承诺将在5月内解决全部欠薪问题,但截至6月中旬,问题仍未完全解决,在文章发布之初,仍有大批员工在东方园林北京总部挂横幅讨薪。据东方园林已经离职的高层人员表示,欠薪事件爆发后,大部分员工已经从理解公司困境变为了十分不满,目前,正有大批员工和高层纷纷离职。

“拖得越久,欠薪风波的影响就会越深,这将使东方园林长时间处于被动,对公司的企业形象有很大的负面影响,甚至会牵扯到目前在建或是准备开工的项目。” 国家发改委ppp专家,圣华安造价师事务所董事长,中设泛华副总经理任兵说。

dongfangyuanlin190618a

园林第一股,积极自救

在2015年之前,东方园林是一家典型的从事园林建设的建筑企业,在房地产市场处于低速发展时期时,东方园林毅然选择转型,对接PPP业务,向生态环保全产业链转型。由此,东方园林正式进入发展的快车道,狂揽PPP项目,2018年上半年,东方园林接连中标36个PPP项目,中标金额同比增长18.65%;其中全域旅游项目共中标11个,业务范围覆盖8个省份,项目总投资额已接近2017年全年额度。至此,东方园林被赞誉为“中国园林第一股”。

在PPP领域“呼风唤雨”的东方园林此时怎么也没想到,2018年中旬,等待着的是何种难关。

2018年5月20日下午16时,东方园林贴出公告,公司计划发行的规模10亿元的公司债券,实际最终发行规模仅5000万元。公告一出,震动市场,有业内人士将这次发债称为“史上最冷发债”,这正是东方园林资金危机的直接导火索之一,在这之后的数月间,东方园林承受着巨大的资金压力。

于是,东方园林开始采用各种方式积极自救,补充流动资金。

在“史上最凄惨”的债券发行后一星期,5月29日,东方园林公告称,公司实际控制人何巧女于5月25日向第一创业证券质押了2324万股,占其所持股份比例2.09%;向五矿证券质押了122万股,占其所持股份比例0.11%;向华创证券质押了300万股,占其所持股份比例0.27%;向国海证券质押360万股,占其所持股份比例0.32%。上述4笔质押合计为3106万股,占其所持股份比例2.79%,质押目的均为个人融资。

而在这之前,何巧女已经质押数次。公司公告显示,1月24日,何巧女将其持有的2380万股质押给中信证券;2月8日,何巧女将2759万股质押给五矿证券,2月14日,将406万股质押给恒泰证券;3月6日,将3315万股质押给银河证券,20日将2341万股质押给安信证券;4月16日将3970万股质押给中信证券,4月24日将4011万股质押给中信建投证券;5月8日将2930万股质押给东兴证券,5月15日将4110万股质押给国海证券。2018年8月30日,东方园林再次发布公告,称何巧女和唐凯又向多方质押了6742万股,占总股本比例达2.51%。

不仅是积极质押股权,为缓解流动资金压力,东方园林正多方调动银行层面的支持。

同月,东方园林又与农银投资达成总额30亿元的“债转股”合作,增资后农银投资持有环保集团35.71%的股权。同期,东方园林又先后与民生银行、兴业银行、广发银行达成战略合作。其中,兴业银行、广发银行为东方园林提供了合计40亿元的授信额度;后东方园林又通过民生银行发行了规模12亿元的超短融。同年10月,东方园林再度与华夏银行签订银企合作协议获24亿元意向性融资服务,11月又发行了10亿元超短融债券。

东方园林还通过退出项目、处置旗下资产等方式积极自救。数据显示,东方园林先后退出了在贵州、湖北等的部分PPP项目,又注销了部分分公司。

此外,东方园林推崇的PPP项目正在减缓增长。2017年年报显示,东方园林中标PPP订单数量为50个,中标金额为715.71亿元,同比增长88.30%。东方园林2018年年报显示,2018年下半年,公司根据政策导向和资金情况,主动降低了PPP项目的拿单节奏,增加付款条件较好的EPC项目。2018年全年,公司中标的PPP订单数量为45个,中标金额约为408.05 亿元,中标节奏较上年同期放缓。

dongfangyuanlin190618b

引入国资,东方园林的背水一战

东方园林正式与国资委合作是在2018年底。2018年12月,何巧女和其丈夫唐凯将合计5%的东方园林股权转让给了北京朝阳区国资委下属的盈润汇民基金管理中心。转让所获得的9亿元资金,用于补充东方园林的流动资金,由此,东方园林开始与国资委建立联系,但这时的东方园林还处于民营主导。

“东方园林一直在积极引入国资,问题在于实际控股人不想放权。如果2018年就全部引入国资,也许公司情况不会越来越差。”从东方园林离职的某高层表示。

没有国资帮忙的东方园林真的活不下去了吗?照目前来看,这似乎已经成为事实。伴随《财政部关于推进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规范发展的实施意见》和《关于梳理PPP项目增加地方政府隐性债务情况的通知》的出台,以东方园林为首的PPP项目运营公司正在举步维艰。如棕榈股份2019年一季度净利亏损达1.66亿元,同比骤降3307.21%;碧水源的净利润也同比下滑46.06%至8242.5万元。

任兵解释说:“因为接连推出的PPP相关政策,使得国家层面对PPP项目的把控越来越严,这种形势下,以东方园林为首的PPP项目运营公司在推进PPP项目时就会面临很多新增要求。比如未融资未建成的项目可能会增加融资时长,甚至有些项目可能无法融到资金;对于正在融资和正在建设的项目来说,各级政府财政和审计部门的检查和审计也会在无形中增加很多PPP项目公司的工作压力,影响工作效率等等。”

为了在市场上生存下去,已经有部分民营企业开始考虑吸引国资入主。如棕榈股份引入河南省财政厅成为公司实控人、国资川投集团接盘碧水源、盛运环保与川能集团签署并购协议后又终止合作……

正因为大量PPP项目企业开始与国资合作,虽然东方园林并未明确引入国资,但还是让东方园林的股价大涨。数据显示,在公告发布的当天,东方园林开盘便呈现上涨趋势,中间虽出现波动,但在收盘期间再度上升,最终股价收涨6.64%,盘中最高涨幅则一度达到8.26%。

“作为创业者,谁都不想把自己辛苦打拼的公司拱手让人,但现在的东方园林确实经营困难,国资的力量必然能帮助东方园林缓解短期资金压力,且国资的信用能力较强,对公司提升信用度也会有帮助,这会在一定程度上让东方园林重新‘活’过来。”任兵认为,引入国资后的东方园林必将迎来新机遇。

东方园林“更朝换代”似乎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但目前的问题是,国资委与东方园林并未签署正式的收购协议,收购必然存在变数,如川能集团停止收购盛运环保的新闻就给期盼国资入股,解救东方园林于水火的人泼了一盆冷水。

川能集团停止收购盛运环保的直接导火索是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被证监会立案调查,不过,据盛运环保公告显示,财务资助、债务到期不能清偿等问题也是导致川能集团反悔的一大因素。这证明,雪中送炭的国资并不能成为欠债公司的杀手锏,更不是无偿付出,巨大的负债压力可能会让国有资产望而却步,本就危机的东方园林不能将鸡蛋全部装在一个篮子里。

同时,相关业内人士纷纷表示,国资的注入很难根治东方园林的市场问题,想彻底摆脱困境,光靠国有资金肯定是不够的,东方园林本身的战略方向、业务体系、赢利模式十分重要。而在国资注入后,东方园林的动向也将成为市场关注重点,是否会改变企业发展方向、怎样处理长期中期短期债务、质押品会如何收回……一切还都是未知数。(品橙旅游 Yangqi)

【郑重提醒】本文为品诚旅游独家原创内容,如需转载请加微信:Pc18611752735 获取授权,并注明来源,否则视为侵权。

转载请注明:品橙旅游 » 国资入场帮忙,“园林第一股”怎么就活不下去了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