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品橙 | 旅游产业链的新视角,每天带来及时、专业的旅游行业资讯,欢迎查找并添加微信公众账号pinchain

南峪村的变形记

作者:品橙旅游

南峪村位于河北省涞水县三坡镇东南部,东临北京市房山区十渡景区,西接野三坡风景名胜区,地处拒马河畔,张涿高速野三坡出口。据了解,2014年,南峪村共有213户,人口636人。如今,在政府、企业、社会公益组织和村庄合力帮扶下,南峪村不仅脱了贫,还成为各地贫困村学习的样板村。

【品橙旅游】清晨,在“麻麻花的山坡”民宿12号院里,管家李阿姨已经在厨房忙碌起来,为熟睡中的客人准备当地的特色早餐。前一天晚上,李阿姨和客人约定好八点用早餐,她提前过来做准备。据悉,李阿姨是“麻麻花的山坡”第三期培训的民宿管家,至今有一年多的时间。她说:“每个月除了基本工资1850元,还可以按比例提成。守家在地的挣点钱挺好。”

fupin191206a

南峪村旧貌

南峪村位于河北省涞水县三坡镇东南部,东临北京市房山区十渡景区,西接野三坡风景名胜区,地处拒马河畔,张涿高速野三坡出口。全村有北峪、南峪、南坡、大坑4个自然庄组成,山场面积20000亩,土地近400亩。

据了解,2014年,南峪村共有213户,人口636人。其中,贫困户183户,贫困人口521人,2014年人均年收入仅为2600元(2014年中国贫困线标准为农民人均年纯收入低于2736元),全村82%的人是贫困人口,是环首都地区的典型贫困村。

南峪村整个村子坐落在山腰上,由于土地贫瘠,一直没有支柱型产业。早些年,有的村民依靠养山羊来维持生活,村里的植被遭到了严重的破坏。还有一些村民选择外出打工,使南峪村也逐渐成为空心村。涞水县南峪农宅旅游农民专业合作社理事长段春亭回想起1999年当选党支部书记时的南峪村,村里没有一米的水泥路,更没有集体收入,真的是贫穷到不可想象的地步。

看着周边十渡和野山坡的旅游发展越来越好,附近的村庄也跟着富裕起来,段春亭开始动起了旅游的心思。他说:“来旅游的客人,不会赊账,住一晚就是一晚实实在在的收益!”

fupin191206b

涞水县南峪农宅旅游农民专业合作社理事长段春亭

三大发展机遇   

想要发展旅游业,摆在段春亭面前首要的问题就是交通,他开始寻找解决的办法。

拒马河上的简易木桥曾出现在央视版《西游记》续集片尾曲中,它也是南峪村通往外界的主通道,因为担心被洪水冲毁,只能在汛期时将其拆除。如果没有了这座桥,村民想要走到隔河相望的公路上就要从山上绕行。由于简易木桥既不安全也不方便,段春亭于2000年的时候,自己垫资将其改成一座小型漫水桥。

相信很多人都会对2012年“7·21特大暴雨”记忆犹新。在这次暴雨中,也让距离北京不远的南峪村道路受到了严重损坏。虽说是一场天灾,但也让段春亭嗅到了一丝机会。在段春亭心中,早就有了改造南峪村道路的想法,由于牵扯到村民的土地问题一直难以开展。借着这场自然灾害,他把村里道路都改成了6米宽的水泥路。

村内交通解决了,段春亭怎么样想不到,还有另外一个更好的消息在等着他。根据张涿高速的规划,“都衙出口”出口就设在南峪村村口,将南峪村距北京市中心的车程缩短到1小时,这令段春亭和村民们都兴奋不已。

眼看着大交通、村里内部都交通解决了,但是依旧没有客人来,这下可愁坏了段春亭和其他村干部。

2015年,中国扶贫基金会和中国三星联合启动的“美丽乡村——三星分享村庄”产业扶贫项目要在河北省选择一个项目村,计划用3年时间,将项目村建成环境优美、生活富裕、活力焕发的旅游休闲度假村。

当时,河北省共有22个贫困村来竞争这一个名额。从最初开始选择项目村,到最终选定南峪村,经历了3轮考察评审和1轮现场答辩的终极PK,整整花了一年的时间。

“我们真的是拿出了北京申办奥运会的劲头来争取这个名额。”段春亭至今回忆起自己曾经在金山岭长城宾馆中现场演讲的情景都记忆犹新。熟悉段春亭的人介绍,那时候,他每天对着镜子反复练习自己的语言表达,真的是下了不少心思和功夫。

2016年初,中国扶贫基金会百美村宿项目团队派驻到南峪村。扶基会进驻村后的第一件就是协助南峪村组建了合作社。合作社建立了“三级联动,五户联助”管理体系,三级联动为14位骨干联动43位联助代表,43代表联动224户村民,五户联助为每5户村民自愿组合为一组,其中最少有一户为贫困户,在实现有效管理、政策宣导的同时,倡导大家互通有无,互相帮助,产生了良好的凝聚效果。

合作社成立了以后,如何做到共享发展、精准扶贫,又成了南峪村需要思考的问题。最终,在中国扶贫基金会的帮助下,南峪村决定把发展乡村民宿作为脱贫攻坚的主要抓手,并联合恒观远方打造了“麻麻花的山坡”民宿品牌。

fupin191120d

民宿成了支柱产业

2016年的某一天,恒观远方创始人陈长春来到南峪村。陈长春调研了一番以后,便和南峪村签订了托管协议,每幢民宿年保底收入10万元。陈长春说:“我们一般都找资质比较平庸,但很有潜力的地方。村子里很和谐,邻里之间又很和睦,村干部也很愿意努力改变现状,就是我们要掘的类型。”

因为不了解民宿市场,段春亭专门派了一名村干部去延庆考察了网红项目“山楂小院”。村干部回来向他反映情况:“他感觉很平常,没有特别惊艳的地方。一个很普通的农家小院里有一棵山楂树,晚上也没有夜景。”这让原本就不放心的段春亭一听更觉得不踏实了。后来,经过村干部和基金会讨论后,决定还是坚持做下去。

在前期的建设过程中,也遇到了诸多的困难。南峪村地处山坡上,开发难度非常大,工期经常会遇到延期的情况。此外,协调当地村民也是一件非常不容易的事情。比如,首批民宿规划的是2套小院,和村民签订了合同,图纸也设计好了,在准备施工时,其中的一家房主改变了主意。现在的网红2号院,并不是在最初的选址上改造的。

2016年11月,首批“麻麻花的山坡”民宿开始正式运营,客人陆陆续续地走进南峪村。南峪村从以前的旅游“中途站”变成旅游线路里的重要节点。

据了解,“麻麻花的山坡”民宿里的每个小院都会指定配有一名民宿管家,大多都是南峪村在家待业30~45岁的妇女。她们经过礼仪、烹饪、卫生等规范培训后择优上岗。对于村民来说,这是个难得的在家门口就业的机会。2018年第3期民宿建设时,由于施工进度推迟了近半年的时间,很多管家宁可在家等着,也不愿错过机会。

段春亭说,2017年春节时感触特别深,很多游客来南峪村过年。村民们都非常惊讶,原来乡村生活真的可以发展旅游。这样一来,更是让所有人的信心倍增。

fupin191120c

南峪村旅游红火起来以后,处理好游客和村民就成了村委会工作中的一项重要任务。有一次,游客的狗把村民的鸡咬了,双方发生了争执。后来,由村干部出面,先安抚好游客,又由村委会对村民进行了赔偿。段春亭说,在处理这些问题中,村委会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既要给游客留下好印象,又要让村民满意,对村干部的协调能力有了更高的要求。

目前,随着民宿小院的不断扩建,已经增加到15套小院,依旧是供不应求的盛况。与此同时,村里的其他农户也看到了民宿的可观前景,纷纷自己经营起了的农家乐。

找到了支柱性产业,必须要有合理的分红机制。南峪村的分红集机制是按照“一个基本,三个原则”的分配方式,“一个基本”指的是全体村民共享,每人都有“人头股”;三个原则是“多投多得、多劳多得和帮扶贫困”的原则。合作社形成一致决议,产生的收益50%,用于给全体村民分红;30%用于合作社发展基金;10%用于乡村公共事业或帮扶弱势群体;最后的10%作为公益传导基金,用于帮扶其他小村。股民凭卡分红,一般户分一份,贫困户分两份。

2018年底,南峪村人均收入达到7200多元,脱贫人口建档立的卡52户85人全部脱贫。2019年10月,段春亭荣获由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颁发的“2019年全国脱贫攻坚奋进奖”。段春亭感慨道:“我们真的靠这么几套民宿看到乡村旅游的美好未来。如果换作是农业的话,不会来的这么快。”

如今,在政府、企业、社会公益组织和村庄合力帮扶下,南峪村不仅脱了贫,还成为各地贫困村学习的样板村。(品橙旅游Cici)

【郑重提醒】本文为品橙旅游独家原创内容,如需转载请加微信:Pc18611752735 获取授权,并注明来源,否则视为侵权。

转载请注明:品橙旅游 » 南峪村的变形记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