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品橙 | 旅游产业链的新视角,每天带来及时、专业的旅游行业资讯,欢迎查找并添加微信公众账号pinchain

途牛的至暗时刻

作者:品橙旅游

2019年,途牛净收入为23亿元人民币(合3.276亿美元),较2018年同期增长1.8%;打包旅游产品收入为19亿元人民币(合2.71亿美元),较2018年同期增长3.1%。但2019年第四季度净收入为4.513亿元人民币(合6480万美元),较2018年同期下降4.2%。

【品橙旅游】由于批露的是2019年财报,各大旅游企业的数据并不那么难看,旅游企业也没有拖延太久,财报纷纷出炉。

4月9日晚间,途牛旅游网(NASDAQ:TOUR)公布了截至2019年12月31日未经审计的第四季度及2019财政年年度业绩报告。

财报显示,2019年,途牛净收入为23亿元人民币(合3.276亿美元),较2018年同期增长1.8%;打包旅游产品收入为19亿元人民币(合2.71亿美元),较2018年同期增长3.1%。但2019年第四季度净收入为4.513亿元人民币(合6480万美元),较2018年同期下降4.2%。

财报一出,途牛股价应声而落,开盘不到一个小时,跌幅高达10.13%,只有可怜的0.8840美元,即使大盘上涨,连备受争议的爱奇艺等中概股都上涨了5.21%,途牛依然跌落7.08%。而面对2020年的疫情,途牛还在苦苦挣扎。

tuniu200410a

2020年第一季度预期缩水,CFO离任

难看的不仅仅是数据。

在途牛财报披露的同时,途牛发布公告称,因个人原因,辛怡辞任途牛首席财务官(CFO)一职,自2020年5月31日起生效。途牛方面表示,公司已开始寻找新的首席财务官。

辛怡的离开并不令人意外,公开资料显示,辛怡在美国上市公司有超过10年的工作经验,并一直从事金融和资本市场相关工作。2013年加入途牛后历任多职, 2017年11月,当途牛联合创始人、总裁兼首席运营官严海锋及首席财务官杨嘉宏因个人原因辞去现有公司职位时,辛怡临危受命,接任途牛CFO。曾在华兴资本资产研究部任职的辛怡并没有使“跌跌不休”的途牛重现活力,面对疫情的严酷打击,“辞职”成为必然。

上市以来,途牛的表现差强人意。数据显示,相比2014年5月每股9美元的发行价,截至2020年3月25日,途牛股价跌幅已近90%。近12个月内途牛股价下跌80.4%。4月9日美国时间上午9:40,途牛股价再度跌落10%。

tuniu200410a

有业者表示,面对疫情,途牛“天时地利人和”皆有所亏,局势不妙。

而对于2020年第一季度业绩的预期也不容乐观。途牛旅游网预计,2020年第一季度,净收入为1.142亿至1.599亿元人民币,同比下降65%至75%。这一预期反映了在行业和公司运营基础上途牛旅游网当前的初步看法,未来可能进行调整。”

当下,应该是途牛的至暗时刻,唯一的曙光是国内游重启带来新的业务。“国内疫情防控形势持续好转,对于旅游的影响将相对短暂。目前,本地游、周边游已逐渐复苏。为抓住复苏机会,我们也在为用户推荐酒店、门票、自驾游等产品,我们遍布国内的随往地接社也在为国内旅游产品需求的增长做准备。” 途牛旅游网创始人、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于敦德先生表示。

4月9日晚间,中央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工作领导小组在《关于在有效防控疫情的同时积极有序推进复工复产的指导意见》中表示,“全国性文体活动及跨省跨境旅游等暂不恢复”。这为所有旅游企业的复工复产带来新的变数。

反思:持续亏损亏不出未来

据金融财经人士分析,途牛走到今天这步,有几大重要因素:创始团队离职,严海峰以及CFO频道换帅,对发展有一定的影响;创新不足,导致核心产品单一,竞争力下降;品牌影响力锐减,难以吸引新的客户。而对于公司的发展来说,“持续亏损”成为重大硬伤。“降本根本解决不了扭亏为盈。裁了几百个技术,就是解决一时的报表好看,解决不了实际问收入问题。”该人士说。

此外,从业务类型来看,途牛的核心业务主要依靠团游业务,团游业务基本占据途牛整体应收的80%以上,而这部分业务需要较多的人力成本,整体毛利并不高;而在酒店、机票、目的地消费等领域,途牛整体表现都比较弱势。

最新财报显示,2019年,途牛打包旅游产品收入为19亿元人民币(合2.71亿美元),较2018年同期增长3.1%。这一增长主要源于跟团游收入的增长。而疫情开始后的团队游禁令,对于途牛的打击可想而知。

反观刚刚于2019年10月25日正式更名为“ Trip.com Group Limited”的携程集团,2019年第三季度财报显示扭亏为盈的主要原因,是业务板块的丰富,其中住宿预订收入为人民币41亿元(约合5.76亿美元),比2018年同期增长14%,运输票务收入为人民币37亿元(5.21亿美元),比2018年同期增长3%,旅游套餐收入为人民币16亿元(2.29亿美元),比2018年同期增长19%业旅行收入为3.35亿元人民币(4,700万美元),较2018年同期增长26%。

“围绕核心产品打造不同的板块,要比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安全得多。相信途牛高层也有此想法,但似乎没有找到方向和方法,这么多年,好好的途牛除了‘牛人专线’以外,很难听到其他新产品的声音。”某业者表示。

更为要命的是曾经在OTA发展模型中风靡一时的“以亏损换空间”并没有在途牛身上有所体现。

据悉,自途牛2014年上市以来,公司便一直处于亏损状态。其中,公司营收于2014-2016期间快速增长后,于2017年一季度始便快速滑落并维持低位。归母净利润方面,除2018年三季度实现3102万元盈利外,其余季度均处于亏损状态。据可统计数据,2013年至2019年近7年时间内,途牛净利润已累计亏损57.31亿元人民币,归母净利润累计亏损57.07亿元人民币。

研究报告显示,2019年上半年携程占在线旅游交易额的55.7%,超过其他所有平台之和。此外,美团旅行及飞猪分别在交通票务上发力迅猛,市场份额不断提升。曾经的OTA三驾马车之一途牛已经跌出OTA第一阵营。

虽然途牛现在处于“至暗时刻”,但创始人于敦德的韧性可能是拯救途牛的最终力量,于敦德近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会保持乐观的希望,同时也做好充足应对准备。旅游业一直在变化中发展,时时刻刻面对挑战和压力,这种情况更能激发团队的斗志。”

“曾经有一段时间,我感觉途牛团队的专业性比其他OTA更胜一筹,如果真的就这样‘倒下’实在令人遗憾。”某旅游企业领导对品橙旅游说。

温斯顿·丘吉尔曾经说过,没有最终的成功,也没有致命的失败,最可贵的是继续前进的勇气。(品橙旅游 Lisa)

【郑重提醒】本文为品橙旅游独家原创内容,如需转载请加微信:Pc18611752735 获取授权,并注明来源,否则视为侵权。

转载请注明:品橙旅游 » 途牛的至暗时刻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