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品橙 | 旅游产业链的新视角,每天带来及时、专业的旅游行业资讯,欢迎查找并添加微信公众账号pinchain

有一种“玩命”,叫网红游乐项目

作者:品橙旅游

前不久,网红热搜常客重庆奥陶纪景区又亮相了。很遗憾,这一次是因为发生安全事故。据悉,景区涉事的速滑项目已全部停运,但关于网红景区的安全问题再一次登上了风口浪尖,更被称之为“有一种玩命,叫新型网红游乐项目”。

【品橙旅游】近日,市场监管总局办公厅印发《关于加强中秋国庆期间景区特种设备安全工作的通知》。

前不久,网红热搜常客重庆奥陶纪景区又亮相了。很遗憾,这一次是因为发生安全事故。据悉,景区涉事的速滑项目已全部停运,但关于网红景区的安全问题再一次登上了风口浪尖,更被称之为“有一种玩命,叫新型网红游乐项目”。

wanghongjingqu200928

一场“玩命”的游戏

9月20日,重庆市万盛经济技术开发区文化和旅游部发展局官方微博“万盛文旅”发布通告称,重庆奥陶纪景区一工作人员乘坐景区速滑线拍摄宣传视频时发生意外,经抢救无效死亡。近些年,“网红景区”重庆奥陶纪景区可以说是盛名在外。位于海拔1300米的奥陶纪景区,到2019年已经拥有60多个高空项目,且绝大多数项目都修建在300米悬崖之上,相当于100层楼高,被称之为中国最全“高空刺激项目集合地”。悬崖秋千、极限荡绳、天空悬廊、高空速滑等项目,光从名字就能感受到浓浓的刺激感。

正因为此,从2017年营业至今,吸引了诸多喜欢冒险、追求刺激游客的纷纷打卡,真正的实红。

惊险、刺激的同时,也意味着潜藏着巨大的风险。可以想象,只要任何一个环节出现疏忽,后果将不敢想象,从频频发生事故,也能窥探一二。在奥陶纪景区开业三年多的时间里,已经多次出现安全事故。

2018年10月,游客在体验极限飞跃项目时保险扣突然脱落;2019年8月,景区十八米悬崖秋千出现故障;这一次事故是发生在今年9月18日。极为讽刺的是,事故发生的同一天,奥陶纪景区还举办了“2020重庆市大型游乐设施应急救援演练”。

更值得引人注意的是,出现类似安全事故的又何止奥陶纪景区一家,从2019年至今,全国各地网红游乐项目已发生多起安全事故:

  • 2019年6月,广西贵港市平南县佛子岭景区发生一起玻璃滑道事故,造成1人死亡6人受伤;
  • 10月,山东烟台马家沟景区一氢气球绳子断裂飞向空中,两名游客坠地后死亡;
  • 11月,湖南常德枫林花海景区,一名游客不慎从桥上跌落,经抢救无效死亡;
  • 2020年4月,中原福塔“高空秋千”项目出现严重失误,导致游客撞上护栏;
  • 5月,辽宁大连棠梨乐游谷“步步惊心”高空游乐项目突发意外,一名游客从廊桥摔落到树林;
  • 8月,辽宁本溪桓仁满族自治县虎谷峡景区一处玻璃滑道发生事故,造成一人死亡。
如此多的惨痛教训,不禁令人发问:这些新颖、刺激的网红项目,还能玩吗?游客的安全到底该如何保障?犹然记得2019年初,奥陶纪景区还曾因推出临场“后悔药”大火了一把。然而当危险真正来临的时候,是没有“后悔药”的。

网红景区名利场的灵魂三问

对这几起事故进行梳理,不难发现,有的是因为工作人员的疏忽,有的则是设备设施出现问题等。2017年有一组数据显示,旅游景区因为旅游设施引发的人身伤害事故共有19起,占全部人身伤害事故总数近20%,居于首位。

一问:为何此类景区事故频发?

相关保险从业人员透露,在旅游保险中明确,热气球、速降、蹦极、攀岩、漂流、徒步等非竞技类户外运动都属于中高风险项目。

成也萧何败也萧何。旅游景区专家、中景信集团总经理助理方言表示,新奇刺激跟安全稳定本身就是相互矛盾。因为产品足够“新”,整个行业对此类极限游乐项目都处在一个前期探索阶段,明显经验不足,不能完全掌握其运营规律,以及摸清潜藏的安全风险所在,就导致了很多景区并不具备充足的安全预案。

为此,方言提出了两点建议:首先是要明确相关的职能管理部门。很多旅游景区面临的情况是九龙治水,但具体到这种新型的极限游乐项目时,又不知谁来管。同样,应该有一套行之有效的行业规范与标准。据了解,目前,河北省正在积极地出台玻璃栈道等方面的标准。

其次,疾病应该用“猛药”。既然已经是屡次发生如此重大安全事故。那么,对于出现问题的企业、景区、相关负责人,以及硬件设施生产厂家都应该重罚。不仅仅是经济上,更应该设立行业黑名单,只有足够严厉的惩罚才会起到威慑作用。

二问:为何如此热衷打造“网红概念”?

其实,从近期引发广为传播的B站《后浪》视频中也能找到一些蛛丝马迹,投其所好。

《后浪》视频中,跳伞、攀岩等极限运动旅游项目频繁闪现。的确,新型惊险、刺激的旅游游乐体验项目正在被新生力量追捧着。而“网红”已经成为社交圈乃至时代最具号召力的词语,“网红打卡”更成了一种趋势。

以奥陶纪景区为例,位列2019年抖音播放量最高的景点TOP10中第五位。正因为备受年轻人的喜爱,2019年3月,奥陶纪景区开始走出重庆,将2.0版落户浙江柯城,更提出了更刺激、更精彩、更梦幻的“2.0版悬崖高空极限景区”的概念。

不难发现,“中毒”的又何止是游客?

热闹场子的背后,紧随着一众追风者,既有寻求刺激体验的游客,也有盲目效仿的企业。特别是近两年,一大批打着“网红”“刺激”“极限”等口号的景区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出来,参差不齐。就如此前翻车的“天空之镜”一样,只是一味地抄表面作业。

祥源控股集团负责拓展总经理周文杰表示,现在很多文旅项目的最大问题是过于急功近利。众所周知,文旅项目的投入周期长见效慢,又看到了有些景区尝到了“网红经济”带来的“甜头”,便开始效仿学习。同时在项目建设中,部分景区会有意的降低成本,安全就是最容易被忽视的问题。如此一来,那工程建设、项目运营能不能够达标,恐怕要打个问号了。

同样值得深究的问题是,在游客体验这些较高风险的项目前,其服务人员是否具备专业的服务和指导技能,以及一旦发生意外事故,景区具不具备专业的救援能力和条件。但从这几起事故中不难发现,景区各方面能力需要提升的太多。

三问:还能打造网红景区吗?

当然,对于网红景区,同样不能一刀切。

值得肯定的是,“网红经济”作为诞生于互联网时代下的经济现象,更促进了一种新型商业模式的诞生,并得以广泛应用。数据显示,2019年我国网红经济市场规模超过5000亿元。

同样对于景区来说,“网红经济”不仅可以为其创新模式提供方向,还可以作为营销利器来精准触达目标客群,利好影响自然不言而喻,但真正用好“网红经济”很重要。

周文杰认为,当下,国家层面正在大力地倡导“去门票化”,倒逼景区向休闲度假转型,现在正处在转变过程中,难免会有一个阵痛期。“网红经济”对于景区的有利影响有目共睹,但好的文旅产品不应该是个以“网红概念”为前提。

“如果网红景区得到了市场的认可,在全国各地铺开也不是一件坏事,但最怕就是昙花一现。做文旅产品和打造IP是一个道理,往往都是需要经过市场的考验,时间的积淀,这才会成为一个优质IP,然后实现溢出效应。目前来看,整个行业对网红景区的热忱,恰恰反映出来的是文旅企业的无所适从。”周文杰说。

网红景区想要延长生命力,就要长期保持创新活力。中国旅游研究院战冬梅博士表示,以各种新奇事件迭出、各种靠无底线来吸引眼球一夜蹿红并不难,紧跟别的景区来简单复制也不难,问题在于红过之后,如何保持热度,如何拿出内容来,拿出持久吸引游客的产品拉伸产业链,如何把流量变成实实在在的消费,这个才是最重要的。

“网红经济”本身没有问题,新颖、刺激的玩法也没有错,但是任何的体验都是建立在保障安全的前提下。近些年,热门的民宿和网约车行业,也曾因各种乱象而备受困扰,都是在出现问题之后,才进一步走向规范化。目前来看,这些网红景区也正经历着这个阵痛期。往往问题的发现,也意味着解决问题的可能。(品橙旅游 Cici)

【郑重提醒】本文为品橙旅游独家原创内容,如需转载请加微信:Pc18611752735 获取授权,并注明来源,否则视为侵权。

转载请注明:品橙旅游 » 有一种“玩命”,叫网红游乐项目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