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品橙 | 旅游产业链的新视角,每天带来及时、专业的旅游行业资讯,欢迎查找并添加微信公众账号pinchain

在新三板4年的广州塔4A级旅游景区谋求IPO

作者:品橙旅游

2021年1月15日,广州塔旅游文化发展股份有限公司发布关于上市辅导备案的提示性公告。同时,据广东证监局网站显示,广州塔正接受中信建投证券股份有限公司的上市辅导,辅导材料已于1月14日在广东证监局受理并备案。

【品橙旅游】2021年1月15日,广州塔旅游文化发展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州塔,870972.OC”)发布关于上市辅导备案的提示性公告。同时,据广东证监局网站显示,广州塔正接受中信建投证券股份有限公司的上市辅导,辅导材料已于1月14日在广东证监局受理并备案。

guangzhouta210119a

图:广州塔接受辅导备案登记受理公示 来源:广东证监局

广州塔作为“羊城新八景之一”,素有“小蛮腰”美誉。广州塔的上市辅导备案,无疑为在国内资本市场拟上市的旅游企业中增添一支生力军。据品橙旅游不完全统计,目前国内约有13家旅游企业拟在国内资本市场上市,综合各旅游企业上市进程与登陆的不同资本市场板块以及政策上来看,其中上市辅导阶段居多。造成此种现象的原因与近年来国内资本市场的持续改革密切关联,特别是注册制的实施。

一座年均营收过6亿元,净利润1亿元的“电视塔”

广州塔自2005年开始兴建,于2009年10月对外售票营业。2013年,广州塔被评为国家4A级旅游景区,并于2015年首次扭亏为盈。2017年2月,广州塔在广州市推进国企改革中的浪潮中挂牌新三板。

  • 2003年12月,广州市政府常务会议原则通过《关于加快广州市文化基础设施建设的意见》,提出“由市建委牵头负责,广州电视台配合”,正式启动广州新电视塔建设工程。

  • 2004年,广州塔进行全球设计竞标,建筑设计高度450米。
  • 2005年11月,广州塔正式动工兴建。
  • 2006年4月,广州塔基坑工程验收完成,开始主体桩基础工程施工
  • 2008年8月,广州塔454米的主塔体完成封顶,成为广州最高建筑。
  • 2009年9月,广州塔建成对外开放并于同年10月正式公开售票接待游客。
  • 2011年5月,广州塔被评选为“羊城新八景”之一。
  • 2013年,广州塔入选国家4A级景区。
  • 2015年,广州塔实现开业以来首次扭亏为盈(净利润)。
  • 2016年8月,广州塔完成股转并申报新三板(扣非净利润首次盈利)。
  • 2017年2月,广州塔在新三板挂牌,成为广州旅游景区行业首家挂牌企业。
  • 2021年1月,广州塔接受中信建投上市辅导并备案。

guangzhouta210119b

图:广州塔股权结构

广州塔建设的出发点是作为广州市新电视塔使用,因此在广州塔建设和使用过程中,贯穿着广州市人民广播电台和广州市电视台合并为广州市广播电视台这一历史事件。电视广播塔作为旅游观光景点的并不在少数,比如上海东方明珠塔(5A级景区)、郑州中原福塔(4A级景区)、天津电视塔(天塔旋云)、央视电视塔、澳门电视塔以及黑龙江电视塔(龙塔4A级景区)等。广州塔自开建以来,股权结构稳定,股东由广州城投和广州市广播电视台组成,实控人是广州市国资委。在2017年2月,广州塔挂牌新三板时,广州塔有四个子公司和两个分公司。在广州塔挂牌新三板四年间,经过注销和业务扩张后,其已经拥有七个子公司。

其中,云星餐饮(2011年)主要负责旗下三家餐厅,即位于106层的璇玑地中海自助旋转餐厅、位于105 层的卢特斯法国旋转餐厅以及位于负一层的筷子荟餐厅。城港旅游(2015年)是与广州广州港集团合资设立,主要从事广州塔珠江黄金水岸旅游产品,代售珠江游与广州塔的联票。

广州塔除了本身肩负的电视台作用外(该部分不计入),其提供的旅游服务是根据广州塔自下而上不同高度设置 A(游客服务中心)、B(3D及4D动感影院)、C(休闲区)、D(户外螺旋式空中云梯)、E(旋转餐厅等)五个功能区及塔顶游乐区(488摄影观景平台等)。

位于广州塔D、E和塔顶游乐区的观光游乐门票业务是其最核心的业务组成部分,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超过60%。其次是休闲及高端餐饮业务、商铺租赁业务(一楼的汇礼轩)、婚庆及会展业务(二楼)以及广告和纪念品销售业务。总体而言,广州塔已形成以广州塔为品牌,集合旅游景区、特色餐饮、珠江夜游、会展服务、酒店管理以及纪念品文创业务为一体的多元发展体系。

guangzhouta210119c

来源:品橙旅游综合

2017-2019年,广州塔实现营收分别为55,509.04万元、62,728.97万元和69,060.64万元;净利润分别为11,812.34万元、13,894.73万元和14,375.32万元。从广州塔近三年主要数据来看,促使其业绩持续向好的主要原因是其客流量增加所致,进而带动门票、餐饮以及旅游商品三项主要业务收入增长。2017-2019年,广州塔共接待登塔游客分别为223.4、 230.4 万人次和250万(预计)人次。广州塔开业以来至2019年,累计接待游客达预计1557万人次。

三大拦路虎:较高负债率,低运营资金,疫情大亏损

虽然,广州塔在新三板四年间业绩表现优异。但同样也遇到绝大部分挂牌景区在融资方面的处境,即广州塔没有获得过一次直接性融资行为,即便广州塔近三年净利润均破亿,但这并不代表广州塔不缺钱。

新三板是国内仅向合格投资者开放的市场,面向的投资者门槛较高。此外,新三板采用做市商、协议转让或投资者竞争转让交易机制,仅在2020年新三板改革后新增的精选层可采用非连续竞价交易机制,这对处在基础层的广州塔并不友好,因此造成通俗意义上的交易流动性不高。此外,广州塔在新三板没有获得直接融资与其本身的股权结构有一定关系。广州塔仅有的两大股东,均为地方国资。从新三板现有挂牌景区获得直接融资情况来看,国资实控的景区外部资本几乎均难以进入,获得融资的项目多以民营为主,造成这种现场的原因,很大程度上受“防止国有资产流失”要求的约束。

对广州塔而言,其盈利能力是毋庸置疑的,即便存在小幅升降。广州塔的成长性也是不错的。但在疫情面前,文旅企业的抵抗力还有待进一步提升。2020年1-6月,广州塔共接待登塔游客25万人次,同比减少77%。广州塔实现营收10,167万元,同比减少67.57%,亏损6454.69万元,同比减少193.97%。可见,疫情对广州塔造成的损失较大。

2016年,广州塔申报新三板挂牌时,尚有向广州城投集团的9.80亿借款未偿还和4.03亿元广州塔建设工程款未结算。在2020年6月末,广州塔的长期借款为15.66亿元。其中,9.80亿元作为广州塔向广州城投集团的保证借款在2020年底到期。导致2017-2019年,广州塔的运营资金分别为-5.82亿元、0.21亿元和0.25亿元。整体而言,广州塔的运营资金较小。

高负债率也是广州塔需关注的一大问题。2016年6月末,广州塔资产负债率(母公司报表为基础)是72.49%,其在新三板四年间,负债率虽然一直下降,但仍然在55.11%(2019年合并报表)。与其对标的东方明珠相比较而言,具有较明显不足。

可以预见的是,以广州塔为代表的景区类上市公司,在未来一段时间的上市过程中将不可避免的面临受疫情因素导致可持续盈利能力的质问。与此同时,作为景区类上市公司存在的盈利周期长,借款金额较大、负债率高导致的运营资金低等内部自身问题,也亟待解决。

2021年会是旅游企业扎堆上市的大年么?

虽然,广州塔已进入首次公开发行股票辅导备案阶段,但并不表示广州塔未来就一定会向证监会递交上市申请,不可避免的存在变数。这种变数不乏先例,比如2019年6月在港交所上市的飞扬集团(01901.HK),其在2015年12月挂牌新三板,在2017年1月至2018年7月间接受光大证券上市辅导,但在向创业板最后递表的最后时刻选择了放弃,并最终于2019年1月向港交所递交招股书,并成功在港交所上市。

飞扬旅游虽没有直接指出放弃国内资本市场上市的原因,但其对选择港交所给出了解释:即相比之下,联交所作为国际金融市场的主要参与者,可为飞扬集团提供直接进入国际资本市场的机会,增强其集资能力和渠道,并扩大其股东基础;中国内地与香港直接的沪港通计划也可使飞扬集团获得国内投资者的资金。

目前,公开提出申请国内上市或者进入辅导期的旅游企业主要有以下13家:

  • 2021年1月15日,黑龙江监管局披露,哈尔滨冰雪大世界股份有限公司正接受申万宏源上市辅导。双方于2017年9月签署上市辅导协议。

  • 2020年12月31日,成都市青城山都江堰旅游股份有限公司与中信建投签署上市辅导协议并报四川监管局备案。拟上市交易所为中小板。
  • 2020年12月23日,海南呀诺达圆融旅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呀诺达”)向深交所创业板递交上市申请并被受理。目前,呀诺达处于受理阶段。
  • 2020年12月18日,华强方特文化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在(简称“华强方特 834793.OC”)向深圳监管局报送了上市辅导备案材料,辅导机构为招商证券。此前,2018年5月28 日,华强方特接受招商证券辅导,并于2019年5月30日通过证监会深圳监管局的辅导验收。2019年6月20日,华强方特向证监会报送在深交所创业板上市的申请。但在2020年6月24日发布公告称,暂缓上市。
  • 2020年12月11日,浙江南方文旅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与财通证券签署上市辅导协议,并在浙江监管局备案。
  • 2020年10月16日,新疆燕海九州旅游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燕海旅业”)与申万宏源签署上市辅导协议,并向新疆证监局递交辅导备案材料。
  • 2020年8月,开封清明上河园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清园股份,836986.OC”)与中信证券签署上市辅导协议,并向河南监管局备案。同年10月,清园股份完成第一期辅导报告。目前,清园股份正处于上市辅导阶段。
  • 2020年7月24 日,恐龙园文化旅游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恐龙园 833745.OC”)向证监会报送在深交所创业板的上市申请并获正式受理(受理编号:深证上审〔2020〕451 号)。目前,恐龙园处于问询阶段(第一次问询已回复)。
  • 2020年6月30日,浙江君亭酒店管理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君亭酒店 835939.OC”)向创业板递交上市申报并被受理。2017年2月23日,君亭酒店与安信证券签署上市辅导协议,并向浙江监管局报备。2017年2月至2019年3月,君亭酒店接受上市辅导并通过验收。目前,君亭酒店处于问询阶段(第二次问询已回复)。
  • 2019年11月29日,陕西旅游文化产业股份有限公司(简称“陕西旅游 870432.OC”)与华泰联合证券签署上市辅导协议并在陕西证监局进行辅导备案登记。2020年1月至9月底,共报送4期辅导工作报告。目前,陕西旅游已完成上市辅导工作。
  • 2019年5月17日,深圳市活力天汇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活力天汇,871860.OC”)向深圳监管局报送上市辅导备案,接受上市辅导。截至2021年1月,活力天汇披露了关于接受申万宏源首发上市辅导第六期进展情况。
  • 2017年5月,新疆喀纳斯旅游发展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喀纳斯,834264.OC” )与海通证券签订上市辅导协议,并报新疆证监局。目前,喀纳斯已完成13期上市辅导,仍处于上市辅导期。

此外,2020年6月29日,武夷山文化旅游有限公司公布香港H股上市券商、会计师事务所、律师事务所服务采购中标结果。

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国内约有13家旅游上市公司处于上市辅段或者受理、问询阶段,其中上市辅导阶段居多,接受辅导的最短时间在9个月以上。值得关注的是,在13家拟上市旅游企业中,有超过半数曾(含至今仍在)在新三板上挂牌。这是不是意味着,新三板旅游企业直接转板上市的机会已经来临了?恐怕尚需时日。一方面,新三板为转板设置的精选层,不仅很难有旅游企业达标,而且旅游企业对此的认可度也偏低;另一方面,疫情因素会导致对拟上市旅游企业可持续性发展程度的质疑增加。

综合各旅游企业上市进程与登陆的不同资本市场板块以及政策上来看,造成此种现象的原因与近年来国内资本市场的持续改革密切关联,特别是注册制的实施,虽然一定程度上缓解了上市排队造成的“堰塞湖”,但上市之路依然充满坎坷与未知。(中博文旅 梁国庆)

【郑重提醒】本文为品橙旅游独家原创内容,如需转载请加微信:Pc18611752735 获取授权,并注明来源,否则视为侵权。

转载请注明:品橙旅游 » 在新三板4年的广州塔4A级旅游景区谋求IPO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