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品橙 | 旅游产业链的新视角,每天带来及时、专业的旅游行业资讯,欢迎查找并添加微信公众账号pinchain

风雨飘摇的欧洲航空业,正在等一个晴天

作者:品橙旅游

面对经济增长放缓、油价持续上涨、贸易摩擦不断、英国“脱欧”闹剧、航司频繁合并以及波音飞机停飞和交付延迟等一系列因素,欧洲航空客运量增速连续下滑,行业矛盾集中爆发。金秋九月伊始,欧洲航空业就遭遇当头“两”棒。

【品橙旅游】金秋九月伊始,欧洲航空业就遭遇当头“两”棒。先是法国第二大航空公司蓝鹰航空9月6日宣布,自9月7日起取消所有航班。除员工受到影响,1.3万名乘客也因此被迫滞留海外,需要数周时间才能在法航的帮助之下悉数回国。紧接着,英国航空9月9日称飞行员因工资问题进行48小时罢工,不得不取消1700多次航班。工会指责英航在艰难时期以牺牲的员工福利为代价赚取巨额利润,本月27日还将有一次罢工。

面对经济增长放缓、油价持续上涨、贸易摩擦不断、英国“脱欧”闹剧、航司频繁合并以及波音飞机停飞和交付延迟等一系列因素,欧洲航空客运量增速连续下滑,行业矛盾集中爆发。

ouzhou190918a

未来属于个位数玩家

如果说2018年对于欧洲很多航空公司来说是惨淡的一年,那么2019年则是“惨上加惨”。2月初,休闲航空公司Germania首当其冲,申请破产保护,并将此归咎于去年夏天燃油价格上涨以及欧元疲软。Germania一直在寻求融资,但终究没等来现金。同月,Flybmi也走到山穷水尽的地步,成为2019年欧洲第二家宣布破产的航空公司,不再运营往返英国和欧洲境内的任何航班。

目前的环境将使行业在未来几个月内出现更多的航空公司倒闭和整合。近一年来,欧洲有超过10家航空公司破产,而像意大利航空这样的品牌仍在苦苦挣扎。航空公司倒闭通常有多种原因,每一家都不尽相同,但目前短途市场普遍具有挑战性。欧洲最大的几家航司把这视为一件好事。多年来,他们一直认为,对于如此庞大的单一市场,运营商还是太多,进一步整合将有助于更强大的玩家,并在市场上创造更多的平衡。根据长期预测,欧洲航空市场的航空集团数量或将降至个位数。

大洋彼岸的美国已完成航空业的整合,目前只有11家主要航司,而欧洲仍有几十家航司,可以说,现在的并购重组历程是必经之路,核心竞争力不强、品牌认知度不高、机队规模不大、市场份额不足和运营效率较低的航司,在近两年市场需求下滑的情况下很容易被淘汰。行业高管们常常谈到整合的重要性,这将使三家全球性欧洲航空集团的规模更大、定价能力更强。美国五大航空公司拥有其国内85%的市场份额,而欧洲五大航空公司的市场份额约为一半。

易捷航空和瑞安航空等低成本航空公司不断壮大,也在很大程度上痛击了竞争对手,同时让汉莎航空、法航和英航等老牌航司如临大敌。但现在一系列的挑战正给整个市场带来压力。今年5月,尽管官方出台了防止航班中断的措施,但仍有五分之一以上的欧洲航班被延误。包括瑞安航空在内的多家航空公司的交通管制员和员工罢工,导致5月和夏季的大量航班延误和取消。

hangkong190918a

汉莎航空在德国和奥地利的本土市场要面对易捷航空和瑞安航空等的激烈竞争,并重新定位自己的低成本品牌,持续警惕成本增加和收入减少的问题,甚至在夏天之前叫停了其低成本航司欧洲之翼的产能扩张。

自2004年法航和荷航合并,总部位于法国的法航荷航集团一直是欧洲最大航空公司。德国汉莎航空在2017年收购陷入困境的柏林航空部分股份,目指成为欧洲最大航司。去年,得益于其收购瑞士、奥地利和布鲁塞尔等小品牌航司以及欧洲之翼航空(Eurowings)的发展(去年客运量增长近四分之一),其客运量提高了9%,流量超过法航荷航集团,达到了有机增长的顶峰。

相比之下,因员工反对改革计划,法航荷航集团经历多年内部冲突,连续导致多次管理层改组,而且其法国国家股东有时会因劳工动荡而犹豫不决。法航去年也受到了空中交通管制罢工以及全球范围内的“黄马甲”反政府抗议活动的影响。

hangkong190918a

汉莎航空客运量在2018年首次超过法航荷航集团

两种浪潮

老牌旅行社托马斯•库克(Thomas Cook)在半年报中表示,“反对航空旅行的环保运动”正在影响其北欧业务部门的消费者“到海外度假的愿望”。随着关注气候变化开始成为人们更重要的优先事项,越来越多的活动和组织质疑飞行的必要性,而且Trainline和Loco2这些提供欧洲火车旅行的公司使欧洲铁路旅行越来越方便。

大多数欧洲国家都拥有相当不错的铁路系统,通过更快、更舒适的列车升级服务,旅程所耗时间正在缩短。随着车载Wi-Fi愈发完善,商务旅客可以在列车上工作。法航受到广泛的高速铁路网络的压力,重组其区域性航空公司Hop,以更好地与铁路竞争。

斯堪的纳维亚航空集团SAS也发生了类似情况,瑞典国内航线的需求疲软,企业说服员工使用火车完成三四个小时以内的旅程。人们的环保意识比以往更加普遍,世界各国政府正逐渐意识到他们需要采取行动应对气候变化。

尽管很难证明某些航班的合理性,但这并不是说欧洲内部的短途飞行都是不必要的,比如人们要去爱尔兰。短途航空旅行不会在一夜之间消失,但这项业务目前正面临相当大的挑战。欧盟迎来了激烈竞争的时代,同时越来越多的人想乘飞机旅行,航司互相争斗,提供最便宜的机票。

在年景不好的时候,更没有人能忽略已在江湖中占据一席之地的低成本航空。虽然瑞安航空最近的年度税前利润下滑41%,但它的低成本竞争对手易捷和Wizz Air较为乐观。易捷航空Q2达成利润目标,而Wizz Air表示,在关键夏季期间的业务水平“令人鼓舞”。

Wizz Air设法克服欧洲航空市场的一些阴霾,获得创纪录的3.252亿美元(2.916亿欧元)年度净利润,预计到2020年,集团净利润将在3.57亿美元(3.2亿欧元)和3.9亿美元(3.5亿欧元)之间。它拥有欧洲市场成本最低的基地,或将成为航空业困难时期的赢家之一。目前较高的燃油价格支撑了更强的票价环境,随着实力较弱的航司开始取消航线和减少班次,它将把增长目标从16%提高到20%。意大利航空Alitalia、Lot 波兰航空和罗马的Tarom航空都在苦苦挣扎,若其中任何一家倒闭,Wizz Air将准备好介入分一杯羹,就像它在英国君主航空(Monarch)和柏林航空倒闭时所做的那样。

Wizz Air声称自己是中欧和东欧地区的市场领导者,在那里成功地挑战了传统航司,特别是与西欧相比,东欧地区经济持续强劲增长,推动消费者购买力增强,旅游倾向增加。Wizz Air还致力于通过更大的辅助服务增收,包括在预订期间和预订后的快速通道和休息室服务,以及Wizz Priority产品在出发前40分钟的“最后一刻”销售。

hangkong190918b

2013-2017年欧盟内的航空客运量

地缘政治影响航司业务和兼并

今年早些时候,荷​​兰政府悄悄购买了法航荷航集团14%的股权,希望在公司拥有与法国政府(拥有14.3%的股权)一样多的发言权,这是“保护主义”的明显标志。航空业在国家发展和国家经济发展以及国家连通性方面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尽管荷兰人口仅有1,700万,但阿姆斯特丹的主要机场进出港旅客超过7,000万人次,这种连接是许多跨国合作将其欧洲总部设在阿姆斯特丹的原因。

地缘政治格局的变化导致许多政府更加关注国家利益,保护国有航空公司。比如芬兰航空(Finnair)的多数股权所有者是芬兰政府,芬兰政客长期以来明确表示他们不希望出于国家和战略原因出售该公司。政治家不太关心低成本航司或休闲航司的潜在合并,但如果他们国家的传统航空公司已经存在了五十年以上,有些人倒是可能对此感兴趣。

按照传统的经济指标,苦苦挣扎多年的意大利航空可能不是一个完美的收购目标。但是意大利是一个很大的市场,意大利航空有着悠久的历史,所以汉莎航空和达美航空这样的竞购者对它很感兴趣。但即使部长们明白需要具有运营航司经验的外部投资者,政府也希望将该航司留在意大利人手中。

但这并不意味着不会发生更多整合。一些欧洲航司高管表示,较大的航司集团更有可能吸收那些没有这种充满活力的历史的低成本和休闲航司。在欧洲,破产的航司通常会倒闭,而不是重组。去年,六家欧洲航司倒闭,大型航司介入其中“收拾残局”。虽然芬兰、意大利和荷兰的政府采取更保守的做法,但其他国家可能不以为然,比如挪威出售其在SAS的股份,瑞典也一直在考虑这样做。

在这个九月,身处是非漩涡的其实不止欧洲航空业。受原被征劳工问题和加强出口管制等的影响,日韩两国争端和对立持续,两国之间的旅行来往减少,直接影响了航司业务。据统计,从5月到6月,从日本前往韩国的日本游客数量下降1.3%,6月到7月下降2.7%。7月份赴日旅游的韩国游客为561,700人,同比下降7.6%。8月,往返韩国釜山与日本的航空旅客同比骤减30%以上,釜山飞至冲绳航线旅客同比减少62.6%。由于香港发生一系列扰乱社会秩序的行动,国泰航空与国泰港龙航空在8月份合共载客290.7万人次,较2018年8月下跌11.3%,上座率下跌7.2%至79.9%。预计九月份的情况仍不乐观。

距离英国10月31日的“脱欧”期限还剩一个多月,英国航空业或将发生重大变化,乘客在通过英国的航空公司飞离英国时可能会失去一些保护。这一切最终取决于英国和欧盟所达成交易的具体细节,并确定之后欧洲航空旅游业的样貌。尘埃落定之后,希望欧洲航空业能迎来一个晴天。(品橙旅游 Cathy Liu)

【郑重提醒】本文为品诚旅游独家原创内容,如需转载请加微信:Pc18611752735 获取授权,并注明来源,否则视为侵权。

转载请注明:品橙旅游 » 风雨飘摇的欧洲航空业,正在等一个晴天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