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品橙 | 旅游产业链的新视角,每天带来及时、专业的旅游行业资讯,欢迎查找并添加微信公众账号pinchain

求生!国际旅企展开“花式自救”

作者:品橙旅游

托尔斯泰说: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当前全球的疫情形势可以说有了很大程度的缓解,近日,多个国家都开始开放边境,迎接游客。但在过去的几个月中,全球企业可谓是经历了一场“殊死搏斗”,想尽办法维持生存,好一点的可折损业务渡过危机,而有些则只能走向破产,让人唏嘘。

【品橙旅游】 托尔斯泰说: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当前全球的疫情形势可以说有了很大程度的缓解,近日,多个国家都开始开放边境,迎接游客。但在过去的几个月中,全球企业可谓是经历了一场“殊死搏斗”,想尽办法维持生存,好一点的可折损业务渡过危机,而有些则只能走向破产,让人唏嘘。

diqiu200601a

政府救助企业,背后并不简单

疫情爆发突然,情况特殊,各国及各地区政府首先采取的措施便是封国,限制人员流动,这自然直接影响到了旅游业,在业务需求突然下降,各企业正措手不及时,政府的救助无疑是最稳定的,同时也是作用最大的。

3月中旬,世界旅游及旅游行业理事会(WTTC)提出旅游业应对当前危机应采取的三项重要措施,重点则是政府必须提供财政援助,并免除旅游业的所有政府税收,应缴款和财务要求。

接受政府救助的企业以航司为主。疫情爆发后,首先受到冲击的是航空业,多国封锁边境,航班被迫停飞,但企业却面临着客机租赁费用、场地费、员工工资等各项支出,然而由于运力削减,收入损失严重,同时还需承担向政府交付的各种税项。

IATA敦促各国政府准备好应对旅游限制带来的经济后果,甚至警告称,政府如果不提供救助,航空业将不复存在。寰宇一家(oneworld)、天合联盟(SkyTeam)和星空联盟(Star Alliance)也联合呼吁各国政府和各利益相关者采取行动。亚太航空中心(CAPA)还表示各国政府之间也需要展开某种程度的合作,秉持命运共同体理念,携手共同应对危机。

疫情爆发以来,各国及各地区政府向航司提供的救助资金总计达到1230亿美元。《华尔街日报》曾报道,达美航空、美国航空和西南航空等多家美国航司集体向政府寻求超过500亿美元的援助资金,美国政府率先提出了《CARES》救助法案,但这些救助中有一半是有偿的,即贷款或贷款担保。法航荷航在4月末获得两国政府提供的97亿美元救助资金,由于政府的出资来自于公民的缴税,所以这些救助资金也是有条件的。大韩航空也获得韩国政府提供1.2万亿韩元救助资金。即使是曾经认为自己的现金流水平足以支撑企业渡过疫情的汉莎最终也与政府就救援基金展开深入谈判,在5月26日,获得了德国政府提供的90亿欧元纾困基金。

虽然政府救助及时有效,但由于是有偿救助,这给今后航司的恢复造成了巨大压力,政府提供的救助资金有超一半产生了新的债务,IATA最新研究数据显示全球航司负担债务达到5500亿美元。这样看来,这些航司似乎在疫情中得以存活,但疫情之后的债务偿还之路又是否顺利,届时又将有多少家企业顶不住压力走向破产?

近日,拉美最大航空公司LATAM申请了美国破产法第十一章保护,即LATAM可在满足债权人债权要求的情况下继续运营,并在此期间进行业务重组,使公司扭亏为盈。

各民宿和OTA企业也遇到同样的困境,此前的预订大批量取消,旅企首先要向顾客退款,同时又不能让房东遭受损失,这使得它们不得不承担巨额成本。4月中旬,全球OTA巨头Booking Holdings向英国和荷兰两国政府申请救助,救助资金用于承担员工的薪资。Uber和Airbnb等共享经济企业也因受到影响而与美国政府谈判,希望当局可出台刺激方案,救助零工经济。

不可避免内耗,最终仍会裁员

外部靠政府,内部则需要企业自己勒紧腰带过日子,双管齐下的办法才能让企业得以应付。当没有收入来源或收入急剧下降时,面临场地租赁、税收、员工工资等各项支出,企业首先要做的便是削减内部成本,所以在疫情爆发的初期,多家企业宣布让员工休假、缩短工作时间以及降薪等多项举措。薪资是最方便可控的成本之一,在业务本来就减少的同时,休假和降薪听起来也似乎合理,但是在艰难时期,彻底放弃部分成本比降低成本要更有效率。

回顾这几个月,大部分企业的裁员决定都是在最近作出的,这也说明了各企业在决定裁员时是何等谨慎。但从年初一直到现在,虽然疫情形势缓和,旅游限制放缓,边境开始开放,谁又能准确预测未来的市场走向呢,旅游需求又将以何种形式和速度恢复,与其考虑未来的种种不确定性,倒不如先进行裁员以保证企业当下的生存。

4月16日,皇家加勒比宣布美国总部裁员26%,且是永久裁员,有人认为这是一个行业信号,邮轮市场其他航司在不久之后也将迈出这一步。果不其然,5月15日,嘉年华邮轮集团就宣布了裁员减薪通知,未透露具体裁员人数,其业务仍在暂停,近日嘉年华CEO表示当前的暂停为其提供了业务改善的机会。邮轮业在疫情中暴露了弊端,多艘邮轮频繁出现感染病例导致整个邮轮市场在3月中旬停航,且复航时间一再推迟,一直到了7月24日,停航持续,而且由于注册地不在美国,全球三大邮轮企业无法获得美国《CARES法案》的政府救助,不知道未来是否仍然有邮轮集团进行裁员。

另一裁员大户是航空公司。4月28日,英国航空CEO Alex Cruz向员工告知了裁员超25%的决定,涉及约1.2万人。Cruz不能一直期望利用纳税人的钱来支付企业员工的薪资。北欧航空也在同一时间宣布可能裁员5000人,占员工总数约1/2,瑞典、挪威和丹麦三个市场分别裁员大约1900人,1300人和1700人。据Aviation Tribune报道,维珍大西洋将裁员3150人,退役747-400客机,撤出盖特维克机场,除了应对疫情危机,这也是为了进行业务重组。卡塔尔航空在本月中旬宣布将裁员20%,且将机队规模削减20%。由于短期内客流量无法恢复,加拿大航空也决定裁员50%到60%,超1.6万人,6月7日生效。美国航空在5月29日也宣布了将在《CARES》救助法案9月30日到期后裁员30%的决定,因为该法案禁止航司进行裁员。

各大旅游企业也无奈按下了“减员”键。全球OTA巨头TripAdvisor为应对疫情采取了裁员措施,其将在全球范围内裁员25%,并关闭波士顿和旧金山办公室,同时压缩了工作时长,削减了员工薪水,公司业务的精简也是为了避免第二次裁员。休闲游企业途易也在本月中旬宣布全面暂停全球活动,进行裁员且暂停招聘,涉及约8000人。Booking Holdings旗下Agoda将裁员1500人,但其CEO承诺这是疫情期间的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已进行了两次融资的Airbnb最终也面临裁员25%,近1900人;凯悦酒店表示也会进行重组,裁员1300人。曾通过外卖业务曲线救国的Uber也抗不下去,决定裁员3700人,其竞争对手Lyft将裁员17%,同时让约300人休假。

破产企业频增,疫情只是最后一根稻草

通过观察近几个月来的市场发展可以发现,旅游市场中实力较雄厚的企业尚可通过政府救助和削减成本维持生存,不至于走向破产,而那些申请破产的企业弊端早已凸显,疫情不过是最后一根稻草,而且破产企业仍然以航司为主。

今年3月,英国区域航司Flybe成为全球首家被疫情拖垮的企业,Flybe在疫情爆发前就出现了航空旅行需求大幅下降的情况,尽管在去年获得政府贷款,业务仍然停滞不前。

另一家备受关注的破产航司便是未得到政府及时救助的澳大利亚第二大航司——维珍澳航,知情人士称,澳政府认为维珍澳航的财务状况足以再支撑一段时间,还有一种观点则是,政府的救助会使维珍澳航股东推迟注资。而维珍澳航在疫情之前就已欠下高达68亿澳元的债务,公司处境岌岌可危。

5月27日,泰国中央破产法院受理了泰国最大航空公司泰国国际航空的破产重组案,该航司的业务在近年来持续亏损,未偿债务总额高达533亿人民币。

还有一家引人注意的破产企业是全球最大租车公司之一赫兹。据悉,疫情导致赫兹的商务游客和休闲游客锐减,公司无法继续支付贷款,再加上赫兹此前的债务危机,走向破产也是意料之中。赫兹的困境始于2012年,当时收购某租车企业价格过高,后又出现会计错误,财务业绩需要纠正。2019年,赫兹又将税前收入高估了2.35亿美元,还要向监管机构支付1600万美元解决欺诈等各项指控。除积压多年的债务之外,由于美国用户并不喜欢紧凑型车型,赫兹也没能实现削减成本的目标。

尽管整个旅游市场开启了早期复苏,但早前也有权威数据显示要恢复到疫情前水平需要数年时间,各企业业务的恢复仍然缓慢且充满不确定性,边境的开放还需要严防二次爆发,现在仍不能说明市场已经稳定,企业的裁员和破产可能还会增加,旅企也依然面对巨大压力,需要使出浑身解术得以获取生存下去的机会。(品橙旅游 Rose)

【郑重提醒】本文为品橙旅游独家原创内容,如需转载请加微信:Pc18611752735 获取授权,并注明来源,否则视为侵权。

转载请注明:品橙旅游 » 求生!国际旅企展开“花式自救”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