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品橙 | 旅游产业链的新视角,每天带来及时、专业的旅游行业资讯,欢迎查找并添加微信公众账号pinchain

软银“割肉”,ofo“消失”,共享经济敌在内部?

作者:品橙旅游

红极一时的ofo小黄车“消失”了。从ofo官网、公众号、App客户端到公司办公室和供应商,几乎所有公开渠道都已经无法联系到ofo公司。曾经遍地都是的ofo小黄车,如今在街上也已鲜见踪影。牵一发而动全身,“风口已过”“集体涨价”“割韭菜”……共享经济再次成为众矢之的。

【品橙旅游】红极一时的ofo小黄车“消失”了。从ofo官网、公众号、App客户端到公司办公室和供应商,几乎所有公开渠道都已经无法联系到ofo公司。

近日有报道称,ofo仿佛“人间蒸发”,用户待退押金也依然遥遥无期。曾经遍地都是的ofo小黄车,如今在街上也已鲜见踪影。

牵一发而动全身,“风口已过”“集体涨价”“割韭菜”……共享经济再次成为众矢之的。

gongxiang200806a

共享单车或重新三分天下

在共享单车的滚滚浪潮中,有成功崛起的,也有黯然倒下的;有后起直追的,还有被后浪拍死在沙滩上的。在ofo之前,悟空单车、3Vbike、町町单车、小鸣单车、酷骑单车、小蓝单车等等,出局者的名单可以列出长长的一串。

截至8月1日的数据显示,在ofo App上排队等待退款的用户有1667多万。若只按99元最低押金金额计算,ofo待付的债务也已超过16亿元。ofo不是第一个撑不下去的,当然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彼时拼尽全力对垒的摩拜和ofo,都曾努力地想要盈利,但均以失败告终。在更庞大的资本力量入场之后,美团、阿里和滴滴成为全国共享单车行业大浪淘沙后剩下的玩家,而对应的黄、蓝、绿也开启了共享单车新一轮的“三色大战”。

美团2019年财报扭亏为盈,部分源于共享单车亏损大幅收窄。2020年,共享单车成为其核心投资领域之一。

对于滴滴和美团这对老冤家来说,青桔单车和美团单车则是二者全方位“生态”竞争的另一个战场,他们在车辆投放上的努力不亚于当时的“橙黄大战”。

而目前市场占有率在50%以上的哈啰出行,正通过人事组织架构调整和业务融合进行保守的反击。2019年是哈啰现金储备最多的时候,他们借机探入美团的领地,发展出地图、到家服务、车主服务、消费信贷和理财业务等服务类型,欲成为一个以出行为基础的生活服务平台。

想要摆脱共享单车的盈利难题,似乎最终还是要综合生活服务的流量入口,承载越来越多的功能,这个趋势也将重新定位两轮出行的下半场战役。

相比之下,把App变成返利网购平台,公众号变身营销号的ofo,已成为明日“黄”花。

gongxiang200806b

受伤的愿景基金和心碎的孙正义

要论谁是被共享经济拖累得最惨的冤大头,非软银集团董事长兼社长孙正义莫属。

软银旗下的愿景基金在共享出行、共享办公和共享住宿等业务中投入了大量资金。但随着市场环境恶化,软银2019财年(2019年4月1日到2020年3月31日)巨亏约126亿美元,创下自1994年上市以来最大的年度亏损。而新冠肺炎疫情的到来无疑是雪上加霜。

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软银愿景基金,一个寄托了多少愿望和野心的符号,现在不仅自身面临巨幅亏损,所投的多家公司也估值暴跌。

3月23日,软银披露了规模达4.5万亿日元(约合410亿美元)的资产出售计划,所筹集的资金中2万亿日元(约合180亿美元)将用于回购股票,并偿还债务、购买公司债券和增加存款。

此时的孙正义终于表露出悔意,称软银本身受困于财务吃紧的状况,又逢疫情拖累全球经济,愿景基金投资的88家公司中至少有15家恐将破产。而他最后悔的可能还是踩中了WeWork这个“惊天巨雷”。WeWork上市失败、资金链告急,以及OYO负面新闻缠身,让投资者们对共享经济颇有微词。

品橙旅游查阅企查查数据发现,截至目前,软银已经联合其他投资者,向OYO注资超过30亿美元,并在2018年领投对OYO中国10亿美元的融资。在全球业务经历了一系列亏损、裁员和扯皮之后,8月3日,OYO终于合并了其非常重视的日本业务,并任命了一位新的首席执行官来领导合并后的实体。

要知道,软银投资的Uber也使其受损不小,手心手背都是肉,花钱容易,“割肉”难。

不过,软银最近宣布了近1000亿美元的全新股票回购计划,将在2021年7月底之前最多回购12.3%的自家股票,金额为1万亿日元(约合960亿美元)。在此之前,软银已经通过股票回购计划提振了今年的股价。

自3月份低点以来,软银股价已累计上涨近160%。鉴于其在股票回购和债务削减项目上执行迅速,银行分析师仍然看好软银的风险回报前景。

gongxiang200806c

网约车江湖风云再起

随着国内疫情逐渐稳定,最近几个月,滴滴、美团和高德在出行方面的大小动作不断,新一轮共享出行大战一触即发。

此前有传言称,美团、滴滴以及双方的投资方已经就并购一事进行了接触,投资人正在推动美团和滴滴的并购,美团有意收购滴滴,但滴滴希望独立发展。

而后,美团加大了对用户的补贴,用户只要通过美团打车的专享入口打车,每一单可以获得20%到30%的优惠。

虽然大家对补贴与价格战已经见怪不怪,但这发生在收购传闻期间,就很令人玩味了。

品橙旅游发现,早在5月,就有美团打车平台的司机反映,其平台抽成上涨了一倍。美团这样做可能是因为毛利最多的到店、酒旅业务在疫情期间深受打击,于是为了平衡各项业务收支,不得不临时救急。况且养兵千日用兵一时,低抽成不可能永远存在。

事实证明,在共享经济领域,单打独斗的业态往往会落败。颇为吸睛的共享充电宝,一直以来都因收费乱象丛生和盈利模式单一而为人诟病,落得一地鸡毛。曾经备受资本宠爱的共享办公企业们也遭遇了折戟IPO、盈利模式存疑、回报周期长,甚至被资本抛弃的窘境。

目前,在国内市场中,恢复速度相对较快的共享出行和共享住宿的龙头企业,背后都有互联网巨头、大量资本和全方位“生态”引流的综合助力。若想站稳脚跟,天时、地利、人和,缺一不可。

归根到底,共享经济最大的敌人还是自己,如果不能克服先天不足,找到真正可持续发展的道路,就永远无法成为最好的自己。(品橙旅游 Cathy Liu)

【郑重提醒】本文为品橙旅游独家原创内容,如需转载请加微信:Pc18611752735 获取授权,并注明来源,否则视为侵权。

转载请注明:品橙旅游 » 软银“割肉”,ofo“消失”,共享经济敌在内部?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