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品橙 | 旅游产业链的新视角,每天带来及时、专业的旅游行业资讯,欢迎查找并添加微信公众账号pinchain

失速的一年,12家景区上市公司的艰难求生

作者:品橙旅游

2020年的旅游业,可谓刻骨铭心。如今,又到了一年一度年递交成绩单的时刻,品橙旅游统计了12家景区上市公司2020年业绩预告。与往年最大的不同是,几乎每家公司都悬着一颗紧张的心。

【品橙旅游】2020年的旅游业,可谓刻骨铭心。如今,又到了一年一度年递交成绩单的时刻,品橙旅游统计了12家景区上市公司2020年业绩预告。与往年最大的不同是,几乎每家公司都悬着一颗紧张的心。

shangshigongsi210203

亏损梯队:一片愁云待酒浇

从下方表格中不难发现,黄山旅游、张家界、桂林旅游、长白山、三特索道、曲江文旅、峨眉山A、西安旅游八家公司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亏损。

shangshigongsi210203a

来源:品橙旅游综合

2019年,老牌自然景区类上市公司黄山旅游的旅游人数终于止跌,实现了3.57%的增长。重新燃起的希望,却又被2020年的疫情再次打击。业绩预告显示,2020年全年黄山风景区进山游客151.15万人,同比下降56.82%,叠加折旧摊销等固定成本和刚性支出等因素,导致业绩亏损。

同样深受其害的三特索道,为了缓解业绩和现金流造成的冲击,不得不开启了一轮卖卖卖的自救之路。其将旗下崇阳项目公司100%股权湖北柴埠溪旅游股份有限公司 46.84%股权、贵州三特梵净山旅游观光车有限公司和贵州武陵景区管理有限公司 100%股权进行出售,共形成收益约17000 万元。即便如此,三特索道仍然不能摆脱扣非净利润亏损的局面。

2019年,峨眉山A提出“扭住转型目标,不断优化产业布局”来突破业务增长所面临天花板。显然,2020年并没有给它大展拳脚的机会。据悉,峨眉山A主营的峨眉山景区自2020年3月重新开放,但进山人数大幅下降,对业绩造成了较大冲击。

西安是较早宣布景区重新开放的城市,由于从2月29日,曲江文旅所辖多个景区实施三个月预约免费入园的政策,从而致使景区门票收入大幅减少,叠加大唐芙蓉园等景区新春灯会等前期成本均已投入,对最终业绩造成了较大的影响。

同为西安曲江新区管理委员会旗下西安旅游也没能逃脱亏损的宿命。其预计亏损13500 万元至17500万元。值得注意的是,2020年9月,西安旅游表示,已收到渭水园100% 股权转让交易全部款项1.78亿元。变卖资产也依然没能扭转亏损的宿命。

在净利润和扣非净利润已连续三年下滑后,长白山好不容易于2019年扭亏为盈,却不承想,2020年更为艰难。作为长白山主业的旅游客运业务,较2019年同比下降了70%。

此外,桂林旅游的业绩情况也不容乐观。其业绩预告中表示,公司扣非净利润为亏损37223 万元。公告中提及,除了营业收入同比下降58%以外,丹霞温泉公司破产清算使公司净利润减少8010万元,以及公司投资收益同比减少约780万元。

但值得注意的是,桂林旅游还通过子公司通过土地转让获得收益1796万元,以及2020 年度政府补助约 1881万元,但依然没能扭转局面。

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中国文化和旅游产业研究院副教授吴丽云表示,从整体财报数据来看,受疫情影响,大多数景区上市公司的2020年业绩并不理想。但相较于酒店、航空等其他旅游业态来说,景区上市类公司的抗风险能力还是要强一些。景区暂停运营后,主要的成本支出在于日常运营管理、设施设备的折旧、人员工资造成的成本消耗,且一般情况下,当地政府针对大型国有的景区上市公司,都会有相应的补贴政策。

盈利梯队:半缘修道半缘何

云南旅游、九华旅游、丽江股份、天目湖四家公司能够在如此艰难的环境下,实现盈利实属不易。但仔细了解发现,处境也不容乐观。

shangshigongsi210203b

来源:品橙旅游综合

从表格中可以看出,云南旅游是唯一一家净利润和扣非净利润实现双增长的公司。1月30日,云南旅游发布2020年业绩预告修正公告中明确,修正后的扣非净利润为盈利9700~14500万元。

业绩修正原因中提到,公司积极发挥旅游文化科技、旅游综合服务以及文旅综合体运营业务板块之间的协同效应,提高公司整体效益;受益于国内疫情良好的管控情况,公司传统旅游业务恢复情况好于预期;以及非经常性损益对公司净利润的影响金额约为 5500 万元,主要为出售子公司的投资收益以及政府补助等。

云南旅游还表示,预计恐龙谷公司2020年度业绩承诺无法实现。不仅如此,由于恐龙谷公司经营业绩急剧下滑、现金流趋于紧张,日常经营的资金缺口较大。云南旅游还曾向恐龙谷公司提供财务资助 6884 万元。

同样因下半年旅游市场逐步恢复受益的还有丽江股份。随着疫情呈现可控趋势及暑期长假旅游旺季的到来,在严控成本费用的同时,丽江股份的经营业绩逐步好转。不得不承认,每年的暑期长假,都是丽江股份业绩增长的重头戏。

此外,九华旅游的业绩预告中称,从下半年开始,公司采取强化市场推广、严格控制成本费用、争取有利的政策支持等手段,业绩稳步上升,实现了公司业绩扭亏为盈。

不可忽视的是,九华山因毗邻我国经济最为发达的长三角地区,近几年客流量实现了快速稳定的增长趋势。与其他公司买买买来自救的方式不同。今年1月,九华旅游还曾以1.05亿元收购了弘愿旅游。而此前在2020年初,九华旅游投资1亿元入伙安徽省中安旅游大健康产业基金合伙企业。

据悉,弘愿旅游位于九华山风景区柯村新区,主要从事住宿餐饮等旅游服务业务。九华旅游表示,收购弘愿旅游的目的在于扩大公司产业规模,丰富多元化产品结构,提升产业协同优势,进一步巩固公司在九华山区域旅游的市场竞争力和议价能力。

作为景区上市公司“后起之秀”的天目湖,同样也没能逃脱疫情的重击。据了解,直到下半年,天目湖才通过丰富产品序列,延伸经营时长,迭代优化产品等举措,有效拉动了全年业绩。天目湖扣非净利润与上年同期相比,同比下降70%到80%。如此算来,根据2019年天目湖扣非净利润12145万元来估算,2020年扣非净利润约为2429万元~3644万元。

走向未来:能否绝地反击

根据相关行业数据显示,国内旅游已经开始逐渐复苏,2021年里只要疫情不出现大面积的反复,在整体形势上,国内旅游行业的发展还是能够扭亏为盈和值得期待的。

中国旅游研究院测算,未来5年,国内旅游市场空间有望达到100亿游客人次,市场消费规模达10万亿人民币。不可否认,国内旅游市场仍然有着巨大的发展潜力。

从目前旅游市场恢复情况来看,出于多方面原因考虑,山岳型景区、开放型景区依然会成为接下来游客首选的旅游场所。吴丽云认为,2021年,随着疫苗的逐渐普及,国内疫情逐渐完善监管和防控机制,以及过去一年旅游业对预约、流量控制等管理制度的探索,国内旅游复苏情况势必优于2020年。

同时,疫情倒逼传统景区加快转型速度,2021年也将是景区类上市继续探索转型之路的重要年份。目前,很多景区意识到了转型的迫切性,且已经付诸行动,只不过是有些景区转型的速度比较慢,有一些还没有找到合适的转型路径。

品橙旅游特约分析师周易水说,近些年,不少景区已经遭遇了一些经营困境,但是变革创新和转型升级的动作并不明显,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其寻求改变的外在压力和内在动力都不足够强大。疫情之下以及之后,很多景区要想有更好的未来,就必须在信息化、数字化、智能化做深文章,在宣传推广、创意营销做好文章,在二消产品开发、人力成本控制做大文章。“对于有些景区而言,更要拿出绝地反击的勇气和智慧,不破不立、大破大立,争取绝处逢生。”

显然,经历了疫情冲击、门票降价等重重困难,这12家上市公司能否在2021涅槃重生,扭转局面?拭目以待。(品橙旅游 Cici)

【郑重提醒】本文为品橙旅游独家原创内容,如需转载请加微信:Pc18611752735 获取授权,并注明来源,否则视为侵权。

转载请注明:品橙旅游 » 失速的一年,12家景区上市公司的艰难求生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