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品橙 | 旅游产业链的新视角,每天带来及时、专业的旅游行业资讯,欢迎查找并添加微信公众账号pinchain

观察:平台弄潮者们如何搅动风云开辟天地?

来源:国际金融报

平台思维成为互联网时代中的热门话题,打造更为客观透明的平台,不仅可以为更多的企业“开源节流”,更可以直接提升市场规模。然而,要打造一个可以吸引更多人气,具有得天独厚优势的平台并不容易。

一人独大一市场,这样的商业模式在如今的竞争社会早已过时,聪明的企业家懂得要喂饱自己的同时,还要让市场里的其他“兄弟”们都有饭吃,这样的商业模式才更可持续性。于是,平台思维成为互联网时代中的热门话题,打造更为客观透明的平台,不仅可以为更多的企业“开源节流”,更可以直接提升市场规模。然而,要打造一个可以吸引更多人气,具有得天独厚优势的平台并不容易,现在来看看这些平台打造者们的故事。

曾攀云:想当移动票据管家

一款刚刚上线3个月的App,就拿到了天使轮千万级的投资。创始人说,他们要成为票据界的京东。

这个App,名为“票据管家”,7月20日上线,10月份拿到投资。一手打造了“票据管家”的80后女生——上海睿银金融服务有限公司总经理曾攀云颇有些自豪。她称:“说明市场对这个模式及潜力非常看好。”

在一段时间的热闹之后,针对各类移动互联网创业项目的投资近来有明显降温迹象,甚至一度有人称,“资本寒冬”已然到来。在这个背景下,“票据管家”如何能够迅速赢得资本的青睐?

去中间化

顾名思义,“票据管家”服务于票据领域。票据的签发和贴现与实体经济紧密联系,随着中国经济持续发展,票据市场的规模也伴随着经济上升、信用扩张而迅猛扩大。

数据显示,全国票据签发量由2004年的3.4万亿元增至2014年的22.1万亿元,年均增速20.6%;票据贴现量由2004年的4.44万亿元增至2014年的60.7万亿元,年均增速30.0%;2014年全国票据承兑余额和贴现余额分别为9.9万亿元和2.9万亿元,同期年均增速分别为20.8%和11.2%。

所谓的票据贴现,也就是贴息取现,持票人在需要资金时,将其收到的未到期承兑汇票,经过背书转让给银行,先向银行贴付利息,银行以票面余额扣除贴现利息后的票款付给收款人,汇票到期时,银行凭票向承兑人收取现款。

在当下实际的经济运行中,曾攀云说,企业用现金支付的比较少,多是用票据作为预付款,一般有3个月或6个月账期。为了更好地实现现金流运转,拿到汇票的企业也多会采用贴现的方式。但是不同的机构、不同的地区,票据贴现价格往往不同,因此企业贴现时往往要先询价。而尤其对于中小微企业来讲,由于票据额度不是很大,到银行贴现时议价能力低,非常被动。

“所以票据中介就来了,他们会利用信息不对称向企业收取中介费用。比如银行的贴息价格是3.5%,中介可能给到企业的价格是4.8%,一层层的中介在其中增加了企业的财务成本。”曾攀云说,她甚至听过一张票据最多经过十几手的中介转手贴现。

于是,曾攀云萌生了做一个票据贴现信息平台的想法。“就是实现票据行业的去中间化。现在中小企业生存环境本来就很艰难,我们要让企业可以直接对贴现机构完成交易,如果是3.5%,就不用4.8%。”

一款名为“票据管家”的APP应运而生,其核心功能是询价和交易。持票人可以在这款APP上,在“我要询价”这一功能里输入地区、承兑行类型等基本信息,就能查到每天全国各地金融机构的实时贴息价格。

“因为价格随时波动,我们还根据历史数据,制作了贴息价格的周期K线图,持票人可以选择合适的时间进行交易。”曾攀云说,比如月末、季末或者年末的时候,银行资金相对紧张,贴息价格就高,持票人可以相对避开这些时间交易。

如果找到贴现价格适合的地区,有贴现需求的企业主也可以选择“我要贴现”,录入一些基本的票据信息并上传票据照片,然后即能“生成订单”,贴现机构会看到这些贴现需求,如果订单状态显示“已确认”,就表示会有贴现机构和该用户联系贴现事宜。

交易是在贴现机构和持票人之间完成,票据管家并不直接介入,曾攀云说,“票据管家”的定位很清晰,就是要做信息平台。

目标中小微

从“票据管家”上线至今,曾攀云说,已经成功推动交易100多亿元,200多笔,最小的票据只有3万元,大的也有5000万元的单张票据,单笔贴现最大金额达到1.1亿元。

“这个金额,相对于全国目前的票据贴现金额而言,只是很微小的数字,但我们相信这是一个有前景,而且有价值的事业。”曾攀云说。

作为信息平台,“票据管家”关键是要吸引更大量的金融机构和持票人,而吸引力的关键,在于贴现价格的精准有效。

为了解决这一问题,曾攀云在深圳、广州、郑州、上海、杭州、北京、武汉等地都设立了自己的询价团队,团队人员均有金融行业10年以上从业经历,对于银行每天的价格调整,都可以做到实时掌握。同时经过相应的数据整合,最终给出一个单一的均衡价格供持票人参考。

曾攀云说,单纯依靠信息不对称作为盈利模式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去中间化是必然的趋势。而互联网+的到来,则让“去中间化”更为切实可行。

毕业于上海音乐学院的曾攀云,戏称音乐带给自己的帮助,就是思维比较跳跃,能够让自己拥有对金融和商业不同的嗅觉。

离开音乐领域后,曾攀云先后在银行、券商领域工作,然后接触到票据市场。2013年5月,她和在上海交大安泰商学院读书时的几个EMBA同学一起创办了上海睿银金融服务有限公司,然后自己摸索出了票据管家的模式。

她相信,当下宏观经济下行压力大,企业现金流吃紧,因此会更多采用票据而非现金交易。“票据管家”作为交易撮合平台,通过解决信息不对称的问题,还能切实帮助一些有需求的企业,直接降低融资成本。

也正因此,当曾攀云跟投资者沟通的时候,能够迅速得到投资者的认可:这是一个全新的商业模式,又能够解决中小微企业根本性的需求。

当被问及是否有同类型的企业成为竞争对手,曾攀云笑称,目前还没有,但是一定会有。不过,票据管家已经有了先发优势,第二期也将很快于明年3月上线,以解决就快就近完成贴息的问题。“现在有订单上来,但是当地无法完成交易的情况。”

曾攀云说,在解决了贴息的价格透明性和交易便利性问题后,未来的第三期将聚焦于解决企业的融资难题。“我们现在帮助解决企业的节流,降低它的财务成本,今后就是开源,以票据为介质来解决企业的资金问题。”

“我特别渴望有同类的企业一起竞争,这样可以大家一起培育市场。”曾攀云说,对于这个行业,自己谨慎乐观:乐观在前景,谨慎在自己的能力。她希望,“票据管家”未来能够成为票据界的京东。

Mirza:“小众定制”酒店平台有“钱图”

“我们不需要喜来登、万豪、希尔顿这样的知名连锁酒店,我们要的是和志同道合的小众精品酒店,大家在”凯世界”这个平台上为热爱艺术设计、饕餮美食与精品旅游的住客提供更个性化的定制服务。”

面对采访,凯世酒店集团全球首席执行官Alexander Mirza发表了这样“独特”的宣言,”凯世界”将由第三方创新技术开发公司研发而成、分销渠道成本较低,因此能为酒店与短租住宅业主带来更多收益。”

突围OTA市场

由于巨大的市场容量,如今在线酒店预订平台数不胜数,商业模式和运作方类型也各有不同。

第一类是各连锁或单一酒店品牌的直销网站。国内大家比较熟悉的有如家、汉庭等酒店品牌;国外的则有洲际、喜来登、香格里拉、四季、希尔顿、凯宾斯基等品牌。这些国外品牌也并不全是“高大上”,很多品牌也有自己的经济型酒店品牌。

第二类是人们更为常见的OTA(Online Travel Agent)平台。即各种综合性旅行社或单一酒店预订代理商的在线平台,这也是目前占据最大市场份额的一类。按照企业规模和所覆盖酒店资源比较,就国内背景的供应商而言,属于第一梯队的自然是携程、艺龙(今年5月22日携程战略性收购艺龙37.6%股份,总价约4亿美元)这南北两大巨头;属于第二梯队的则有以苏州为基地的同程,以南京为基地的途牛,以港中旅为靠山的芒果,以及以北京为基地、专注于城市酒店的住哪网等等。

来自海外的跨国平台,第一梯队有Booking(缤客)、 Agoda(雅高达),分别覆盖全球40万多家酒店。第二梯队则有hotels.com(好订网)、 HRS全球订房网,各自覆盖全球约20多万家酒店;Venere(为你)以预订欧洲特色酒店、民宿和公寓见长,覆盖13.5万家资源。

在这些起源于欧、美、亚不同区域的国际平台背后,其实主要是美国两大在线旅游巨头的角力:Booking和Agoda都归属全球第一大在线旅游公司Priceline旗下,hotels和Venere则都属于全球第二大在线旅游公司Expedia,似乎只有HRS暂时保持着独立状态。今年4月,全球第三大在线旅游公司携程以2亿美元注资前几年曾对它造成不小挑战的同程,使其更强调休闲旅游定位,以避免同质竞争。至于各类团购网站上的酒店预订渠道,实际也可归入OTA这一类别,此处不再赘述。OTA之所以目前占据最大的市场份额,就在于其酒店覆盖面广、网络预订方便。

要在看似市场格局已经非常明显的OTA行业中突出重围并不容易,2015年10月27日, 凯世酒店集团(CHG)正式对外宣布旗下首个在线创新平台——凯世界。

作为一个呱呱坠地的新平台,凯世界如何吸引到足够的酒店呢?对此,Alexander Mirza表示 ,“以目前OTA行业最典型的的携程为例,它对于在其平台上销售的酒店收取的佣金费率大约在15%左右,而凯世界的佣金费率仅为5%,这样可以为酒店节约更多的销售成本,将这笔钱更多地花在提升服务质量上。”

专注“精品”生活方式

当然,光靠价格取胜并不长久,具有丰富业界经验的Alexander Mirza自然明白这一道理。

现任凯世酒店集团首席执行官的Alexander Mirza在酒店开发和旅游管理咨询方面有20多年的经验。最初任职管理咨询公司时,他曾为国家首脑、世界经济论坛及全球500强的CEO提供金融、旅游及酒店行业的咨询服务。

而在离开管理咨询行业后,Alexander Mirza加入喜达屋国际酒店集团担任战略规划部总裁,直接向首席财务官和首席执行官汇报。在喜达屋任职期间他主管W酒店和威斯汀酒店品牌,负责产品创新,并向董事会建议董事长的公司战略。

之后,Alexander Mirza担任了希尔顿集团企业开发部高级副总裁,直接向希尔顿全球总裁和首席运营官汇报,负责监管价值20亿美元的餐饮部门及希尔顿全球餐厅合作商事宜。在希尔顿任职期间,他还参与建立华尔道夫豪华酒店品牌,成功和世界知名主厨及餐饮品牌达成25宗交易,并促成了和路威酩轩集团(LVMH)的豪华Spa合作项目。

此后,Alexander Mirza还曾在凯撒娱乐集团董事长 Gary Loveman 手下担任秘书长。随后被任命为凯撒娱乐集团高级副总裁,负责非博彩部门和酒店相关业务,并成功达成了凯撒娱乐在华第一个酒店项目。

而如今的“凯世界”在Alexander Mirza心中,便是一个专注于生活方式的创新平台,用户可在此搜索并预订遍及世界各地的精品酒店、生活时尚酒店及高档住宅。

来自世界各地热爱时尚设计、前卫艺术、饕餮美食、潮流科技与精品旅游的旅行者与专家们可在平台中发布点评、分享照片、视频及旅行途中的轶闻趣事。而在个性定制方面,宾客可根据个人喜好定制客房内的床上用品、沐浴用品、护肤用品及其他客房内用品,甚至可根据设计风格、厨房用具及家电设备等筛选理想的出行住所。同时,平台将通过手机短信与宾客保持及时的信息沟通;宾客则可运用手机应用程序办理登记入住、退房、调节室内温度、开关电视及其他娱乐设备等。平台还可以根据个人口味推荐周边特色餐厅、客房餐点、酒店特色餐饮及宴会场地。

因此,私人订制才是Alexander Mirza手中的“王牌”,Alexander Mirza也表示,希望平台的低佣金可以让酒店有更多的资本投入到订制服务中去。

转载请注明:品橙旅游 » 观察:平台弄潮者们如何搅动风云开辟天地?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