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品橙 | 旅游产业链的新视角,每天带来及时、专业的旅游行业资讯,欢迎查找并添加微信公众账号pinchain

刘思敏:旅游过年或成为春节假期主流方式

来源:刘思敏-非常观

从文化和旅游的视角来看,越来越普遍的异地过年、旅游过年现象,毫无疑问是社会的一种进步,在未来的社会,旅游过年完全可能发展成为欢度春节的主流方式,我们乐见其成。

猴年春节刚过,你是否又一次觉得过年就是放个假、蓦然回首无年味呢?是啊,记忆中那火红的对联、喜庆的爆竹、热闹的春晚、丰盛的年夜饭、不厌其烦的走亲访友,在城市里已经分别被分不清上下联、禁止随意燃放烟火爆竹、边看春晚边吐槽、全家都去大酒店以及各选各的旅游景点而取代,仿佛唯有春运汹涌的人群和商场里循环播放的背景音乐《恭喜发财》还在提醒我们——春节来了。

中国人过春节,据说是从4000多年前虞舜时代开始的。作为我国最盛大的传统佳节,春节承载着的不仅是丰富的物质内容,更是传承千年的文化盛宴。可如今,记忆中的年味,究竟都去哪儿了?于是,越来越多人开始关注“年味淡了”的原因和影响,也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呼吁“让年味回归”,更有甚者指责是旅游消费的兴起消解了春节的年味儿。殊不知,“年味淡了”也有其自身的必然规律,并且蕴含了丰富的积极内涵。

众所周知,春节是以农历计算的。农历是农耕文明靠天吃饭总结出来的节气历法,是农人在自然变化的规律中提炼出来的农耕智慧。古时春节曾经指节气中的立春,“万年历”仅用四句,便为自然立法——“日出日落三百六,周而复始从头来。草木枯荣分四时,一岁月有十二圆”。因此,春节本身是农耕文明的生活方式,是上一年的总结和新一年的开始,是大自然与人类生产、生活节奏的和谐统一,是农耕文明“天人合一”的完美表达。

然而,现实是我国目前很多地方和主流社会已经不再是农耕文明的时代了。《2012年社会蓝皮书》指出,2011年中国城镇人口占总人口的比重已经超过农业人口,达到了50%以上,近几年的城镇化进程更是日渐加速,东部不少地区甚至已经进入后工业文明时代。所谓工业文明,主要对应的便是城市生活,其与自然界的对应感较之农耕文明大大降低。农村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而城市里有了电,不用介意昼夜,还有丰富多彩的夜生活,因此城市的年味与农村相比自然早就差远了。相当多的城市居民之所以还看重春节,与他们大多数人三代以上都是农民有一定的关系,算是文化基因的传承,也是一种文化惯性甚或只是一种文化记忆。有人问,为何西方的圣诞节能够成为全民性节日,日复一日经久不衰呢?其实这恰恰是因为圣诞节是一个持续将近两千年的宗教节日,与文明进程没有直接关系,所以我国作为农耕社会文化遗存延续的春节,毋庸讳言,“味道”越来越淡是社会发展的必然。

在社会发展过程中,文化和风俗不会一成不变,文化、风俗的变迁从来都是社会变迁的重要内容。建国以后至改革开放前这段时间,新中国从爱国卫生运动开始逐步推进移风易俗,主动去除繁文缛节、积极改变旧有风俗。其实是基于人定胜天的思想。比如,提倡红白事的新事简办,反对索要彩礼,反对大操大办,提倡勤俭节约,某种意义上也是与时俱进的体现。当然,采取行政命令或立法的方式强行移风易俗,却未必是妥当的。然而,如果径直走向移风易俗的反面,盲目保护甚至固守所有的节庆和习俗,想让中国“年味”越来越浓,也未必就是积极的体现。综观世界各个国家,在社会变迁中无不存在着文化丢失的问题,从文化多样性、文化基因保护的角度可以做一些拯救工作可以理解,大部分也是必须的,但若排斥变化、一味强调无条件保护,则是不现实的,甚至是一种妄想。在社会发展进程中,人们的生产方式、生活方式发生了改变,对于“年味变淡”也应该坦然接受。

从社会的视角看,随着经济的发展和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小孩子没有了以往穿新衣服、攒“压岁钱”的期望,大人们想要的一年忙到头的“休闲”也不再那么难实现,很多人反而过年背负着看望长辈或领导、参加聚会吃大餐、被催问婚恋与否等压力,自然少了过年的轻松心情。同时,也有一些人因为工作忙、春运挤等原因无法回家,除夕之夜不能团聚,家里氛围自然也高不到哪里去,而这些,很难因为人们怀念“年味”就倒回去。

即使抛开文化、社会不谈,单从现今很多人选择旅游过年来看,“年味”变淡也是题中应有之义。改革开放之初,人们更多关注基本生活保障,伴随经济向前发展,人们要求自我实现,过有品质的生活,旅游业蓬勃发展起来,旅游消费日渐成为城乡居民的刚需。换言之,农耕文明主要解决的是温饱问题,旅游则体现的是以物质消费为载体、以精神消费为诉求的文明进步。目前,我国有保障的长假有两个——国庆和春节,其中春节原本是用来探亲的,但在长假极其短缺的情况下,也必然越来越多地承担起旅游的功能,进而导致春节外出旅游成为越来越普遍的现象。而且,中国人重视“天伦之乐”,核心家庭的集体出游,全家在路上也是一种团聚,不一定按照以往的方式,非要聚在老家这个“点”团聚才算是过年。更何况,这创造了一起“在路上”过年的新体验,也让春节变得别有一番风味,这种“转基因式”的过年也逐渐被大家喜闻乐见。

此外,如今,互联网、移动通讯工具不断刷新着“在一起”的概念,使得人们不一定要回到家里,就可以通过各种方式找到“团聚”的感觉,拜年的方式也不局限于传统的“走亲串户”了,踏上旅途一点也不妨碍亲朋好友找到春节“在一起”的感觉。例如,手机短信、视频电话、微信、QQ或电子邮箱等都可以传达对彼此的问候,全民一起抢红包、全家一起玩游戏、网上互赠电子礼物、快递传送网上购买的新年礼物等,都已经是亿万网民再熟悉不过的“小把戏”。日常沟通的便利与频繁、节日祝福的随性与简单,让固有的过年“节目”不再那么必需了,“在一起”也有了全新体验,随之而来,传统的“年味”自然日益变淡。

总之,从文化和旅游的视角来看,越来越普遍的异地过年、旅游过年现象,毫无疑问是社会的一种进步,尽管对文化基因、民俗文化有必要做一些保护的工作,但也要看到大势所趋,主动的移风易俗未必是必要的,走向反面更是不符合历史发展潮流。在未来的社会,旅游过年完全可能发展成为欢度春节的主流方式,我们乐见其成。(本文原载《中国旅游报》2016年2月19日第3版,作者:刘思敏,系社会学博士、北京旅游学会副秘书长)

转载请注明:品橙旅游 » 刘思敏:旅游过年或成为春节假期主流方式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