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品橙 | 旅游产业链的新视角,每天带来及时、专业的旅游行业资讯,欢迎查找并添加微信公众账号pinchain

南航“退群”背后:一场航空三大联盟的多年暗战

来源:腾讯棱镜

南航不仅引入了美航的投资,而且早已和澳洲航空、日本航空以及英国航空等寰宇一家成员达成合作关系,但是加入寰宇一家的前提是要得到国泰航空的点头。

南航与天合联盟十一年的合作就此画上句号。

11月15日,此前一直盛传的南航将退出天合联盟的消息被坐实。南方航空(600029.SH)发布声明称,决定从2019年1月1日开始不再续签天合联盟的协议,而这是公司根据自身发展战略需要以及顺应全球航空运输业合作模式的新趋势作出的决定,并且计划于2019年完成各项过渡工作。

nanhang171102a

天合联盟(SkyTeam)是全球三大航空联盟之一,中国的成员公司包括南方航空、东方航空、厦门航空以及中华航空。另外两大联盟是拥有中国国航的星空联盟(Star Alliance),以及拥有国泰航空的寰宇一家(Oneworld)。

去年年初,作为寰宇一家创始成员之一的美国航空投资南航,不久之后就有消息称南航将离开天合联盟的大家庭,转而加入寰宇一家的怀抱。当时,南航并没有给出正面回应,但是不少人对于南航的离开已经做好心理准备。

“当时看到广州南航大厦在装修的时候就猜到了,里面到处都有南航的logo,但是唯独不见天合联盟的字样,这不是让人浮想联翩么?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了。”一位与南航有工作往来的业内人士对腾讯新闻《棱镜》表示。

尽管如此,此次“官宣”仍让不少消费者觉得惊讶,他们更关心的是自己辛苦积攒的权益和积分将何去何从。目前,南航明珠会员的数量已经超过3600万。

而业界的疑问则是,作为亚洲机队规模最大,国内航线网络最完善的航空公司,南航会加入寰宇一家吗?国泰航空是否会投出自己的否决票?或者,南航会和阿联酋航空 、阿提哈德航空一样,不投靠任何联盟,而是通过代码共享、航线联营甚至是股权合作的方式形成自己的利益共同体?

一场“南航去哪儿”的好戏就此拉开帷幕。

一山容二虎

2007年11月15日,北京人民大会堂,南航举办了一场声势浩大的新闻发布会,到场的包括国务院副总理、国资委主任、民航局局长,以及天合联盟成员公司的CEO。当天,南航正式成为国内第一家加入国际航空联盟的航空公司,比国航加入星空联盟要早一个月。

众所周知,没有任何一家航空公司的航线网络可以覆盖到全球的每一个角落,成立航空联盟的意义就在于取长补短。联盟成员在不需要投入大量资源的情况下可以拓展航线网络、增加运力、提高航班密度,并且使得乘客在国际枢纽转机时更加方便。如果联盟伙伴之间的航线网络存在高度互补性,可以有效提高客座率,降低成本。

除了利用代码共享和航线联营等手段拓展网络之外,成员公司还可以通过资源共享(航站楼、贵宾室、值机柜台等)、地勤合作、航班衔接、积分互通、甚至是联合采购等手段为更多旅客提供更好的出行体验,同时也提升品牌影响力。

正是因为这些潜在的利益,三大航空联盟成立之后吸引了大量航空公司加入。天合联盟于2000年6月22日由法国航空公司、达美航空公司、墨西哥国际航空公司和大韩航空公司联合成立,2004年9月与“飞翼联盟”合并后,荷兰皇家航空公司以及美国西北航空公司亦成为其会员。目前,天合联盟拥有20名成员;另一家星空联盟拥有28家成员,寰宇一家则拥有13家成员,三大联盟成员的运力约占全球的60%。

加入天合联盟之前,南航已经是国内客运量最大的航空公司,但国际航线屈指可数,网络不够完善,在国际市场上的竞争力也不如国航和东航。

时任南航集团公司总经理的刘绍勇接受采访时表示,“加入天合联盟,将弥补南航自身国际航线网络不足、航班密度低的缺陷,南航将利用天合联盟的国际航线网络将自己的航班延伸到世界”。

2008年,刘绍勇北上担任东方航空董事长,在他的极力推动之下,东航也成功入盟。2011年6月21日,同样是在北京的人民大会堂,东方航空和旗下的上海航空共同宣布加入天合联盟,“两虎容于一山”的局面由此形成,这也为南航如今的“退群”举动埋下了伏笔。

放眼全球,除了中国之外,同一个国家的两家大型航空公司加入同一个航空联盟的现象实属罕见。

以美国为例,美国联合航空、美国航空以及达美航空分别属于星空联盟、寰宇一家和天合联盟。在欧洲,汉莎航空与国航同属于星空联盟,法国航空与荷兰皇家航空同属于天合联盟,而英国航空则是寰宇一家的创始成员。

被冷落的南航

南航想要退出天合联盟并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

国际航空杂志《航空周刊》去年11月份的一篇报道指出,南航的管理层曾给下属发放一份调查问卷,询问加入联盟是如何帮助他们工作的,并且让他们评估退出天合联盟对公司的影响。

当时的背景是,同属于天合联盟的东方航空、达美航空以及法荷航集团刚刚完成一笔股权交易。东航集团和达美航空各自出资约3.75亿欧元(约合人民币29.6亿元)参与法荷航的定向增发,最终分别持有法荷航约10%的股权。

某种意义上,加入同一个联盟就已经意味着合作,而联盟成员之间的股权合作属于“锦上添花”。但在这场横跨三大洲的交易中,南航作为最早加入天合联盟的国内航空公司却不幸沦为看客,被晾在一边。

事实上,南航早在2010年就已经和法国航空在广州-巴黎航线,和荷兰皇家航空在北京-阿姆斯特丹航线上实现航线联营,而东航直到2016年才和法国航空以及荷兰皇家航空实现三方联营。论交情,南航和天合联盟成员的关系更深,但因为上海坐拥两大航空枢纽,且国际航线的客源更多,东方航空借此后来居上,将南航挤到了一边。

航空公司之间的合作基本分为三种,层层递进:最简单的是航班代码共享,也就是在自己的订票系统上出售由其他航空公司实际运营的航班机票,实现共同营销;其次是联合定价、成本共担、利益共享的航线联营,比如中国国航过去两年分别和汉莎航空以及加拿大航空在中欧和中美航线上实现联营;最高级的合作方式自然是股权合作,实现利益捆绑。

早在2015年,达美航空就和东方航空宣布达成战略合作伙伴关系,成为东航最大的外部股东。中国出境游当时正处于爆发期,国际航线四处开花,而利润丰厚、航权有限的中美航线则是各大航空公司争夺的焦点,东航和达美形成利益共同体,借此对抗国航和美联航。

然而,达美航空至今都没有开通前往广州的直飞航线。

“达美航空入股东航达成战略合作伙伴关系,而达美航空此前已经和大韩航空成立合资公司,给人一种感觉,天合联盟是达美航空和它小伙伴的联盟。对达美航空来说,南航已经沦为一个二流合作伙伴。”亚太航空研究中心前分析师Will Horton认为,随着其他成员之间加深合作,南航明显觉得自己被忽略、被孤立了。

直到南航引入了同样在中美航线争夺战上落后于竞争对手的美国航空,这种孤立的状态才被打破。

2017年3月,南航宣布引入美国航空2亿美元的投资,而美国航空恰恰是寰宇一家的创始成员,同时也是全球第一大机队的拥有者,双方决定共同深耕中美航线。而合作的第一项成果就是,南航和美国航空达成联运协议,而美航也拿下从北京往返洛杉矶的黄金航线,并且将值机柜台和登机口挪到南航所在的首都机场T2航站楼。

根据《航空周刊》的报道,虽然三大联盟对于成员公司和“外人”(outsiders)合作都留有空间,但是南航和美航的合作协议超出了联盟规定范围,天合联盟总部曾告诫南航他们不会同意这种做法,南航因此被迫砍掉一部分代码共享的航线,但这一做法依然被视为“越界”。

“在联盟里,大公司的话语权比较大,其他成员都是追随者。”一位在航空业从事二十余年的资深人士对腾讯《棱镜》表示,随着东航和达美结盟,天合联盟对于南航的价值也不如以前,南航想要和其他航空公司一对一谈合作,天合联盟成员的身份反而限制了其对外合作的广度和深度。

也许,是时候重新选择了。

联盟格局松动

南航退群消息被坐实之后,外界开始纷纷揣测南航何时会拥抱寰宇一家。

寰宇一家是1999年由美国航空、英国航空、国泰航空、澳洲航空、原加拿大航空等5家分属不同国家的大型国际航空公司发起的结盟,从联盟的角度来看,虽然寰宇一家拥有13家会员,但是缺乏中国大陆的成员,这也导致其在中国的布局缺乏地方性网络的支持。

作为南航的股东之一,美航也在11月15日发布了一份声明,表达了对这一事件的态度。

“对美国航空来说,这个消息(南航将退出天合联盟)是我们和中国最大的航空公司扩大双边关系的绝佳契机。随着北京大兴机场即将在2019年投入使用,以及我们和南航的全面合作关系,我们对于在中国市场的未来感到兴奋。”美国航空称。

北京大兴国际机场位于北京南边,距离天安门向南直线距离46公里处,新机场计划在明年下半年正式投入运营。根据计划,东方航空和南方航空等天合联盟成员将会进驻新机场。

在东航已经与达美航空达成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同时又和吉祥航空达成交叉入股的情况下,上海市场留给南航的想象空间已经不大,南航更希望将自己的资源重新转向北京市场,通过成立雄安航空,从而推进自己广州-北京的双枢纽战略,而这也是寰宇一家乐见其成的。

从南航的角度来看,它不仅引入了美航的投资,而且早已和澳洲航空、日本航空以及英国航空达成合作关系,这些公司无一例外都是寰宇一家的成员,成为一家人似乎是时间早晚的问题,但是加入寰宇一家的前提是要得到国泰航空的点头。

国泰航空是寰宇一家的创始成员之一,也是亚洲最大的国际航空公司之一。由于背靠香港黄金枢纽,它是寰宇一家中最有话语权的公司之一。但香港距离广州只有150公里,两家公司在国际航线上存在明显的竞争关系。

海南航空早年间曾经试图加入寰宇一家,但是一直没有得逞,外界猜测很有可能是因为国泰航空从自身的利益出发没有同意——因为海航集团旗下的香港航空与国泰航空以及港龙航空属于竞争对手。

在加拿大国际航空退出后,国泰成为寰宇仅有的四位拥有否决权的创始成员之一,之后加入的大型航空公司如日本航空和卡塔尔航空等都没有否决权。从理论上来说,即便南航入盟获得大部分成员的同意,但仍可能被国泰一票否决。

“假如国泰航空退出,南航才有可能加入寰宇一家。”南航一位内部人士对腾讯新闻《棱镜》分析称。

国泰航空虽然是寰宇一家的创始成员,但是近年来和星空联盟成员走的很近。除了和中国国航交叉持股之外,还和深圳航空、新西兰航空、加拿大航空以及汉莎航空都达成了诸如代码共享和常旅客计划这样的合作关系,因此也增加了外界对于国泰未来重新结盟的猜测。

“寰宇一家对于南航入盟可能是持欢迎态度的,比如美国航空和英国航空,但是南航需要考虑是不是值得,有些利益不是非得加入航空联盟才能获得的。正如大家现在所注意到的,随着航空公司根据自己业务的发展需要寻求更深入的合作,航空联盟的重要性已经今非昔比。”Horton告诉腾讯《棱镜》。(原题《南航“退群”天合背后:一场航空三大联盟的多年暗战》罗松松)

转载请注明:品橙旅游 » 南航“退群”背后:一场航空三大联盟的多年暗战

登录 后发表评论!